跟著綠媒體的腳步,探索全方位的永續生活

跟著綠媒體的腳步,探索全方位的永續生活

Explore green, Experience life
Green Media以「綠的傳媒者」為定位,關注富含「自然.在地.永續」之精神的人事物,帶領讀者一起經驗更自然、更接近本質的生活方式。關注議題從土地、田園、市集到餐桌,藉由數位媒體、實體出版、線下活動等途徑,致力推廣綠色生活的理念與落實。旗下有整合台灣綠色餐飲產業的「綠色餐飲指南」,並偕同台北市文化探索協會,長期支持並實際經營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

專欄文章

12篇)
  • 南非綠色學校——給孩童探索自然的永續校園

    南非綠色學校——給孩童探索自然的永續校園

    綠媒體/文:GASS Architecture Studios
    南非綠色學校(Green School South Africa)是一座佔地 8 公頃、由 GASS 建築工作室設計的永續校園,位於西開普省低窪的帕爾山谷,被北面的帕爾貝格山(Paarl Berg)、東面和南面的德拉肯斯坦山脈(Drakenstein Mountains)、與西南面的西蒙斯貝格山(Simons Berg)所環繞。
    校園內,建築間緊密且接連著出現的空間營造形式,是源自於大自然中常見的樣貌型態,亦與當地周圍的地景景觀巧妙地呼應;校園建築的構造則是仿造山脈的有機地質外觀,更直接地象徵帕爾貝格巨石(PaarlBerg Boulders)。

    將自然景觀帶入設計思維,創造「有機」的空間規劃

    「南非綠色學校」第一階段的工程已於 2021 年 2 月完工,不同功能的建築物分別坐落在果園、菜園、步道、景觀露台之間,包含供幼兒園到 8 年級學生使用的 16 間教室、Sangkep(峇里語中的「多功能空間」)、行政大樓和學校中心。各棟建築通過景觀美化和一系列有機形狀的 werf 牆編織在一起,形成一個連貫的整體,以及供學生探索的通道和空間。
    進到校園後,一道景觀石籠牆將拜訪者帶往學校的行政大樓,而行政大樓也與更多的公共建築相連,包括 Sangkep(多功能空間)、市場區、食堂、協作空間和學校中心,學校中心是所有道路交彙的中心區域,該建築由 3 個巨石狀的形狀組成,建築的一側設有餐廳、生活實驗室和廚房;另一側則包括圖書館、藝術和音樂工作室以及盥洗設施。
    學校裡蜿蜒的交通路線經過精心的設計與巧思,讓孩童在行徑時能感受到更多驚奇、冒險的感覺;而通往小學和幼稚園的小徑則一路延伸至景觀庭院,其中幼兒園區被景觀護堤所遮隱,人行道上還覆蓋著手工編織的植物長廊。

    景觀與建築相結合,豐富空間上的層次與感受

    不同區域和建築的位置都經過仔細評估,將被動式建築設計原則、風水和「生活建築挑戰賽」提出的 7 大面向考慮進其中,最終營造出人與自然有所連結的和諧空間。為了進一步加強這一理念,設計師還盡量減少了建築牆體面積,以創造更廣闊的開口,確保室內和室外的視覺連結。
    建築物的視覺和諧不只是將建築與自然的緊密連結,綠色學校裡所有建築都使用當地的天然建材,如泥牆和地板是利用在當地收穫的黏土和土壤製成,從現場回收的鵝卵石用於建造石籠牆,以及從「德拉肯斯坦地區」回收的門扇。這些元素都使建築更好地融入周邊環境,並致敬當地的材料和工藝。
    大型的帆板屋面可用於收集雨水,厚實的夯土牆和磚牆、框景般的開洞設計、凸窗的置入、遮蔭與通風效果兼備的天窗,還有帶有紋理的屏障設計,這些元素都創造了迷人且有趣的空間效果。景觀與建築相結合,豐富了空間的層次與使用感受,也為孩子們提供了一個可以探索和學習的場域。
    Project Info Green School South Africa 位置:南非・帕爾山谷 建築設計:GASS Architecture Studios 建築面積:3,313 ㎡ 景觀面積:81,110 ㎡ 完工時間:2021 年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綠建築】南非綠色學校:以自然為師,創造供孩童探索與學習的永續校園
    閱讀文章
  • 探訪苗栗淺山綠書店,在山中老屋感受植物療癒力

    探訪苗栗淺山綠書店,在山中老屋感受植物療癒力

    綠媒體/文:曾泉希
    時序移至雨水,淺山日光的明度、亮度演繹空氣中的青淨色恰好。微雨與小風從山谷飄過稻埕,漫進屋內,不經意翻飛的書頁,今日落點剛好在約翰・謬爾攀爬大峽谷時審視人類踩踏使用土地時的重量,與即將帶給人們得以觸及自然的大公園建置心願。
    猴群一天 3 次採摘的行動,毫不客氣地收刮當地住民以此為額外生計的心血,嬉鬧聲中夾帶慓悍的勝利之果,夏天龍眼季結束後有冬季柑橘季。過後,大地春雨綿綿一陣,土壤更沉,草木待萌,綠色譜系漸層山頭。
    一頁書是一片葉,是大地造化物心神凝視後的聚光;一本書成了一棵樹,為人遮陰闢涼的,展開的片葉讓葉綠素得以汲光轉能,供給眾多細微生物不可見的養分使其繼續生存、演化。我們得取的知識能源正是從書頁來,而將字句刻入腦裡轉入心海的功夫,依著閱讀者的投注力而幻化。

    一家書店的場所精神

    淺山綠,座落於苗栗苑裡淺山帶,海拔 100,山勢形成一微凹山谷,谷間小徑數條穿梭。書店便設置其中一條微坡小徑上的一座翻新過 3 次的三合院空間,座北朝南,寬闊的稻埕與天空相對應;天之外全是綠意覆圍,登高小天檯,往內山一望,台灣野雜林相標註了淺山特有風景,住家零落鑲在綠裡的花花瓦舍。
    望遠的盡頭是一連串低低的山,屬火炎山系。夜晚山谷家家添起燈火,離書店最近的高處,是一間土地公廟,其發光對柱,暗紅的神祇色,是給山谷住民安心的守護色。
    夜晚蟲鳴,白天鳥啼,眾多生物躲藏在樹花草裡,淺山綠是地處於自然的聲/色場所,環繞屋子四周的原生地樹種有:構樹、櫸木、竹林、桐花樹、人家種的芭蕉、各種果樹、羅望子樹、檸檬桉、蕨類、蘭花、多種開花與觀葉植物們。
    屋內有 7 個大約為 4 米乘以 3 米的空間單位依序成列,隔間門全拆掉,室內呈現 L 型的一鏡到底的行走動線;挑高 4 米多,寬敞,無拘,裡應外合的天然要件,實在很適合作為一個公共空間。因著天然的環境條件以及對一個獨居者來說稍微過大的空間,乾脆就讓這間約 50 年的老屋,還原其開放本性,讓它成為一個可私居也可對外的場所!
    於是把自己本業的寫作與出版編輯工作的軸線,延展成書業上下游,正式踏進賣書第一線:開書店。並以自己多年對植物的栽種興趣,與探究不完的自然深度,走主題式的選書,希冀能集結同好,好維繫對此類知識的翻新。開書店像是引入知識與體驗的活水,讓池子不斷處於流動狀態:書流,人流,交會出生命的流。
    一個有大自然護持的空間場域,以及切合的生活內涵,我想的是,將會有更多愛植物生物的人事物匯集於此,而這就是場所自然喚發的精神。

    從書店裡萌發出______

    我認為閱讀是一種自發性的行為,就算擺了滿山滿海的書籍,不想看就是不想看。想到自己喜歡鑽進咖啡廳的小小角落,面壁才有感。
    書店的營運內容,以植物、親自然為引線拋出的幾條軸線為:新書選購,以書友組群發展的相關課程;其中新書發表的講座盡可能以自然為主題在週末舉行,這發想於以農民居多的本地之需求,例如對樹木花草的種植、養護等等;與延伸的心靈分享(身心靈課程),淺山綠漸漸長成為有機體的伸展空間,納了光,蓄了能的場域,可為人們開闢一靜處,為人圍塑起一種「生」的意念感,可以不斷演化與展露。
    倘若一棵樹成一本書,大地將本來心意傳遞予你,慢慢會發現,知識傳遞是一個介質,讓人有機會處於可靜心的入口狀態,以進入大自然無思維的運作循環,是店主我小小的心意。
    書店裡的風景與陳設原本就有其古厝的基調,我只是順著風格加入了點題的元素,中日古典交雜西方現代語彙,每一小間,略分主題,書本與非制式的座位空間穿插,地板與榻榻米、桌與椅,只要能躺能臥,都是座位區。
    大廳主要為植物與自然類書區,穿插身心靈書籍;大和室為繪本區(媽媽與小孩的搖滾區),與一櫃收集起來有難度的外文植藝書區;看起來像餐廳的空間,有一櫃資深文青們捐的二手書,內容含括建築、設計與文學。
    另一間放著我當文青時的書櫃(貼著私櫃的貼紙),裡面是社會學,設計,文學與身心靈深水區。有些書友,會直接走向我的私櫃,撩進深水區,直接聊起彼此生命狀態。
    這區有一個單人沙發座椅,完全包覆人體的那種,據書店為期不到兩年的市場調查,喜歡單獨的人、有強烈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通常會坐在這把老椅上。
    小和室榻榻米空間,是給友人來借住時設置的,平常也開放給書友,這裡有些日本美學的二手書可供翻閱。幾次看到有人直接睡著,心想著,果然是懂得如何使用此書店空間,真好。
    感覺老屋有靈魂招喚著。我回應它以書店方式運行,週六日是尋常開店日,從早上到天黑;其他日為不尋常日,可預約各種時間,全依書友方便,通常一星期平均會開到 4 天。預約者,通常是遠地而來、對植物自然又有著特殊喜愛的人,有花藝師、園藝專家、小農、作家等等。

    植物系研究生

    書友說:「淺山綠讓人想坐下來慢慢看書與慢慢喝茶,有時想直接坐在稻埕等日落,也偶爾好奇店小二在書店都在忙什麼。」
    在此簡介一下店小二的工作:持續關注市場的新書,不斷選書、看書以及將理解的內容,用簡單的方式呈現,例如在社群媒體貼文章時,還真的需要運用到本行編輯與寫作的技術。因有出版背景,對選書的視角自然會有個人的獨特喜好,對於亂寫一通的書,也會很明快地退書。再來把相關書籍陳列在店內適合的地方,新書來了要擺哪裡?存貨要擺哪裡?二手書則分成寄賣者區域,多掌握友善書業進出貨流程與時間,好在週六日人最多的時候,供給大家豐富書種。
    有時有企劃活動的點子,馬上找對的講師與植物專家合作,設計流程、活動籌劃等等;寫寫非常不熟悉的公部門申請案,有多餘經費可以付給講師費用,可以讓書店運作更寬裕。
    關於植物,若有機會,有土地都要親自種植、觀察、修剪與培育,尤其是書友們送來的植物,每次我都像接受任務般,得要養活也要養美。來訪書店者,臥虎藏龍的人不少,對於具有一身植物技藝的書友們更是不能放過,只能繼續糾纏,請益與挖掘。而對於想親近自然與植物的人,會特別為大家開闢簡單的入門課,激起熱情與降低困難門檻,進而產生興趣(部分得收費)。
    開植物主體的書店,有兩個戰場:店內書本的銷售量與室外的庭園。園子裡的植物若是種不好,還真是說不過去!光是秋天掃落葉,也可以是一門學問,疫情期間累積的可觀雜草量也是需要花時間體力剷平的;偶爾還要去參加同一個鎮上靠海邊「心雕居」生態廚師與手藝的課程,補充一下不同出發點的美學滋養。因此,店小二其實很忙,腦力、體力,與每日需要曬太陽跟散步的心力,同時並存,構成了淺山綠書店店小二的日常。

    淺山綠店小二書籍推薦

    一、《花曆家事生活 365 天》(花ごよみ365日 季節を呼びこむ身近な草花の生け方、愉しみ方) 作者:雨宮 ゆか (アメミヤ ユカ)  出版:株式會社誠文堂新光社 日期:2015.9 發行,2021.2 第 8 刷
    二、《樹木教我的人生課:遇到困難時,我總是在不知不覺間,向樹木尋找答案……》 作者:禹鐘榮 出版:橡樹林 日期:2021.10
    三、《絮語四季:大自然生命的悸動》 作者:Donald Culross Peattie 出版:新雨 日期:2017.12
    四、《樹的祕密生命》 作者: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 出版:商周 日期:2016

    人物檔案 

    2020 年於苗栗苑裡開設「淺山綠」,一間多以植物為主題選書的鄉間合院小書店,邊讀,邊寫,邊賣書。
    愛走草路,嗜種植,著有《植氣生活:植物系女子的山居日誌 》一書。植居生活專欄不定期散見於「綠媒體」、「新活水」、「上下游副刊」。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植物系書店店長|淺山綠:閱讀,以植物為名,苑裡淺山的書店草木物語
    閱讀文章
  • 一個磚塊,找回城市生物多樣性

    一個磚塊,找回城市生物多樣性

    綠媒體/文:張雅雲
    據研究可知,我們有 1/3 的糧食作物仰賴獨居蜂授粉傳播,因此獨居蜂的授粉效率是群居蜂的好幾倍,牠們默默在自然中穿梭,捕捉害蟲、採蜜授粉,是生態環境中的重要一環。

    小小昆蟲,其實關乎人類的存亡

    人類與昆蟲的關係其實十分密切而不自知。在氣候變遷、都市開發,甚至農藥濫用的情形下,蜜蜂的逐年減少已成為生態環境刻不容緩的問題。美國昆蟲學家愛德華‧奧斯本‧威爾遜(Edward Osborne Wilson)曾說:「如果昆蟲消失,那麼幾乎所有開花植物和它們賴以生存的食物網也會消失。這種損失將導致爬行動物、兩棲動物、鳥類和哺乳動物的滅絕,人類也將無法生存。」物種間的關係環環相扣且複雜,砍掉一棵樹,失去的絕不僅一棵樹,而是失去已知及未知的生物。
    這幾年我們已漸漸嚐到這樣的苦果,然而大自然中,尚有許多天然的孔洞與曲折的場所可供獨居蜂生活——這是城市中的蜜蜂所缺乏的,人們往往不會為昆蟲、鳥類或其他動物在城市中創造適合且足夠的生活環境。因此,近年來有些團體發現到這現象,創建出如「蜜蜂旅館」等場地,讓獨居蜂作為棲息及繁衍的場所;但建築設計中的相關裝置似乎很少。

    讓建築變得「有機」吧!

    不同於多以木製的「蜜蜂旅館」,致力於環境與建築議題的英國公司 Green&Blue 設計了一系列可以讓蜜蜂、鳥類,甚至是蝙蝠融入於建築物中的棲息場所,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蜜蜂磚」Bee Brick®。
    這些蜜蜂磚與生態學家合作設計,使用 75% 的再生混凝土製成,與普通磚的尺寸相同,但集合了數個不規則的孔洞,顯得自然而有設計感。Green&Blue 的總監 Faye Clifton 說:「一直以來,獨居蜂在搖搖欲墜的灰泥牆和舊磚房中築巢,而雨燕、蝙蝠等物種則在穀倉和屋簷上建造房屋;但現代建築是如此完美而無縫隙,以至於所有的『洞』都被堵住了。」設計蜜蜂磚也只不過是回歸自然的一種方式而已。
    英國布萊頓霍夫市(Brighton and Hove)更是頒布一項法規,要求 5 公尺以上的新建築中必須包含可以為獨居蜂提供巢穴的特殊磚塊,以及適合雨燕的鳥巢箱。這個法規的目的是為了增加生物多樣性的機會,並為英國 270 種蜜蜂裡的 250 多種獨居蜂增加更多的棲地,也希望引發多年來忽視自然環境而引起的生態問題。

    蜜蜂磚作為暫緩之舉,保護環境才是永久解方

    事實上,在城市中為蜜蜂和鳥類創造築巢地對於維持該物種非常重要。依照獨居蜂的習性,巢穴在春季或夏季建立,每顆卵被產在一個密封的小室中,一次有 6 至 12 顆卵,母蜂會提供花粉和花蜜供幼蟲食用。
    Bee Brick® 可被用於城市空間和沒有其他蜜蜂築巢的地方,在北半球需要朝南放置在陽光充足且溫暖的地方,並且至少高於地面一公尺;它可以建在牆壁或建築物中,也可以單獨放置在花園或特定的區域中。磚塊的背面是實心的,並有模製的空腔,蜜蜂會在其中產卵,用泥土或咀嚼的植物密封入口,幼蟲在春天孵化成長,並再次開始築巢的過程,不斷循環。
    或許有人會有所疑惑,蜜蜂距離人類生活的建築物這麼近是安全的嗎?其實獨居的蜜蜂是無毒無害的,只要不要粗暴地對待牠們,人與蜂可以安全地彼此共存。「然而並不是說蜜蜂磚可以解決一切問題。」Faye Clifton 說,大多數獨居蜂只會在築巢地 100 公尺內的範圍覓食,因此我們必須在附近多行種植,這不僅僅是綠化,而是增加生物多樣性和考慮到自然整體的方法之一。
    (來源:Green&Blue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永續設計】與蜜蜂共居!英國 Bee Brick 讓房屋磚塊變身蜜蜂旅館,恢復都市生物多樣性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閱讀文章
  • 2022 建築界諾貝爾獎首位非裔建築師 Kéré:建築,是創造一個讓人們感受快樂和擁有幸福的環境

    2022 建築界諾貝爾獎首位非裔建築師 Kéré:建築,是創造一個讓人們感受快樂和擁有幸福的環境

    文:綠媒體編輯部
    2022 普立茲克獎(註一)公布了今年得主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他同時也是首位獲得此殊榮的非裔建築師。熱愛家鄉的 Kéré,雖然是在生活困苦與缺乏教育資源的環境下成長,但這些經歷卻深深影響他看待建築的態度,也不斷透過建築的力量,想要讓這些跟他有相同經歷的孩童,能有一個獲得更好生活的機會。

    熱愛土地,將所學奉獻於家鄉

    Kéré 出生於布吉納法索的東南部小鎮甘多(Gando),當地是世界上最貧窮、受教育程度最低的地區之一,缺乏乾淨的水源、電力、基礎建設,更不用說建築。而作為當地村長的兒子,父親堅持讓 Kéré 接受教育,也因為如此,當年只有 7 歲的Kéré就離鄉背井,到 20 公里遠外的城市就讀小學,成為村子裡第一個接受教育的孩子。但就讀小學的過程對 Kéré 而言是場噩夢,用水泥砌成的教室裡,坐滿了一百多位學生,忍受著缺乏通風與採光的空間長達 6 年,這樣惡劣的就學環境讓 Kéré 下定決心,將來一定要讓學校變得更好。
    讓 Kéré 印象深刻的是,每次假期回家時,即使生活困苦,村裡的婦女們仍舊會交給他身上的一枚硬幣,給他最深的祝福,期許他未來會回到家鄉,為社區帶來改變。Kéré 也不負村子的期待,獲得獎學金前往德國就讀高中與大學,就讀柏林工業大學的期間,他便開始為「甘多小學」的建造計畫籌備資金,也就是這件作品讓 Kéré 在 2004 年獲得阿迦汗建築獎的肯定,並在隔年成立了凱雷建築師事務所。
    當 Kéré 籌得資金、回到故鄉建造「甘多小學」,他思考的是「建築」能為社區帶來多少的改變,於是他讓所有居民一同參與建築的過程。建築方式使用傳統製作地板的工法,簡單、容易上手,所以社區的男人、婦女都加入了施工的行列,並使用當地常見的「黏土」作為主要建材,再利用現代工法結合水泥來增加強度。
    「甘多小學」的完成,社區的居民都貢獻了他們的智慧、勞力和資源,也讓學校的就讀人數從原先的 120 名增加到 700 名。這就是 Kéré 所希望的,如同他在一次的 TED 演講中所說:「甘多的工程一向與訓練人們有關,因為我只希望有一天當我倒下,至少甘多還有人可以繼續這項工作。而甘多的人們現在可以運用他們的能力為自己賺錢,不必再離鄉背井討生活,他們現在可以留在家鄉,在不同建地工作、賺錢養家。」

    建築的本質是讓「人」擁有更好的生活

    「甘多小學」是 Kéré 建築理念實踐的起點,隨著更多教育場所與醫療機構的落成,他的作品逐漸吸引到肯亞、蘇丹、貝寧共和國等非洲國家的目光,而一如「甘多小學」的案例,Kéré 的作品總會針對當地氣候作出合適的設計,如面對低緯度、高溫氣候的地區,常常可以看到通風塔、間接光照、交叉通風和遮陽室等設計,更持續使用當地原生材料,再融入文化背景進入建築。
    在德國學習建築的經驗,加上家鄉的文化背景,兩種文化間的碰撞與轉換讓 Kéré 的建築設計總能突破既有的框架,作品中帶有濃厚的人文與風俗氣息,卻又能抓緊創作的本質,將關鍵的元素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2017 年的蛇形藝廊夏季展,Kéré 便用巧妙的形式,以鋼構與木材向上延伸,表現出大樹下聚會的意象,這就是源自於在家鄉甘多時的生活記憶。
    普立茲克獎評審團是如此評價 Kéré:「他對文化的敏感度不僅表現在對社會和環境正義責任的關注,更始終指引著他創造建築的整個過程。因為他意識到,這才是通向社區建築合理性設計的最終出路。他深知,建築關乎的是目標而非實物,是過程而非產品。」
    Kéré 從來不因「永續」而「永續」,他關心的始終是「人」,建築如何讓周遭的人獲得最大且永久的幸福,是他不斷實踐的目標。或許這就是「永續」的本質:用最簡單的方式,建構一個讓人幸福、好好生活的永久建築。
     
    註一:普立茲克建築獎是一年一度由凱悅基金會頒發,以表彰「在世建築師,其建築作品展現了其天賦、遠見與奉獻等特質的交融,並透過建築藝術,立下對人道與建築環境延續且意義重大的貢獻」,於 1979 年由傑·普立茲克和妻子辛蒂設立,由普立茲克家族資助;普立茲克建築獎被公認是全球最主要的建築獎項之一,有「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的美譽。(文字出處:維基百科)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2022普立茲克建築獎】Diébédo Francis Kéré:建築是創造一個讓人們可以感受快樂和擁有幸福的環境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閱讀文章
  • 低碳建築新可能!用 3D 列印打造在地「土房子」

    低碳建築新可能!用 3D 列印打造在地「土房子」

    綠媒體/文:袁瑋辛(原文由 MC A 建築事務所提供)
    日常生活中的每個選擇,都默默地對環境造成了影響,所以我們將每個行為或商品都換算成「碳足跡」,檢視也警惕自己,不造成太多環境破壞,更開始追求「永續發展」與「低碳生活」。
    在義大利的馬薩倫巴達,幾台 3D 列印機器如堆沙堡般,將當地的土壤層層堆疊,一棟含有一室一廳的「土房子」就在 10 天內完工了。或許,這將會是我們未來建築的新樣貌!

    就地取材,200 小時就能完成的綠建築

    TECLA 是由義大利的 MC A 建築事務所(Mario Cucinella Architects)與 WASP 3D 列印技術公司共同實現的實驗性住宅計畫,藉由打造出可循環、低碳排、並能適應環境的新住宅模式,讓新建築的未來性多了一種可能。TECLA 的名稱源自於「科技(Technology)」和「黏土(Clay)」,隱喻著現代科技與古老建築技術的結合,也很貼切地說明了 TECLA 的核心價值。
    你幾乎可以說 TECLA 是永續建築的模範生,徹底的實踐「就地取材、不產生廢棄物」,不僅使用當地土壤與水作為最主要建材,特殊的結構更使 TECLA 不需使用鋼筋混凝土,也不用打地基,僅靠兩台 3D 列印機臂,使用名為 Crane WASP 的創新 3D 列印技術,就能在 200 小時內完成獨立的住宅。建造過程不僅大大地減少人力,就地取材也讓運輸造成的碳排放最大程度地降低,一間 TECLA 平均只會消耗 6 千瓦能量。
    TECLA 的誕生源自於 MC A 建築事務所創辦人 Mario Cucinella 與 WASP 創始人 Massimo Moretti 的共同願景,試圖尋求多個社會問題的應對方式,如貧窮地區的住宅問題、人口不斷增加而衍伸的住宅需求,以及因氣候變遷而導致的氣候災害等等。面對人類活動造成的環境惡化,「永續」是目的,同時也是解方。

    從黃蜂蜂巢取得靈感,回歸建築的本質

    TECLA 的外型充滿有機與原始建築的風格,進入屋內則是無以言喻的空靈感,彷彿置身於科幻故事裡的魔幻洞穴,又像穿越回上古時代的人類居所。屋頂有兩個大大的天窗,可以想像,夜晚時月光從天頂灑下,抬頭仰望會是閃閃的星空。
    TECLA 的特殊外型是從黃蜂的蜂巢結構取得靈感,與常見的建築相比,不僅結構的承受力更強、材料消耗較少,也具有優秀的通風及保溫功能,更不禁讓人讚嘆自然界中處處充滿智慧;建築面積則是約 60 平方公尺的空間,包含有廚房的起居空間和附設衛浴的臥室,可滿足生活之所需。
    是一個願景推動著計劃的實現,又或是現有的資源與技術讓想像發展出可能,因果關係無從得知。但當我們深入TECLA的實驗計畫,看見了不只是永續議題的追求和建築美學的探索,而是讓「建築」本身達到一個更本質性的使命:為人們提供一個可靠安心的生活居所。
    Project Info TECLA 位置:義大利拉韋納省馬薩倫巴達 建築設計:Mario Cucinella Architects 3D 列印技術專案合作團隊:WASP 建築面積:60㎡ 完工時間:2021 年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綠建築】TECLA:低碳住宅的新可能!用3D列印打造在地「土房子」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閱讀文章
  • 你聽過樹的心跳聲嗎?關懷身邊老樹,為家鄉守護一片綠意

    你聽過樹的心跳聲嗎?關懷身邊老樹,為家鄉守護一片綠意

    綠媒體/文:編輯部
    近年不斷傳出老樹無預警倒地,其實樹木早已發出求救訊號,卻等不到人類援手。樹木是人類最熟悉的陌生人,因此,近年屏東縣政府積極推動環境綠美化、樹木保育、樹木安全性檢測等護樹方案,讓生活周遭能有越來越多樹木植栽,成為友善樹木的城市。

    這一回,認真傾聽樹木的聲音

    台灣常見的樹木病蟲害主要為「褐根病」、「靈芝腐朽病」、「白蟻」等,一般民眾不理解,也難以發現近在身邊的樹是否早已生病。屏東縣政府今年出版專書《聽樹-Listening Tree》,透過具溫度的文字,將護樹知識與友善環境的理念推廣至民眾,期待更多人關懷身邊老樹、留意樹木們發出的求救訊號,及早發現並治療,讓老樹繼續陪伴大家。
    2022 年 3 月 16 日屏東縣縣長潘孟安也特別邀請上中下游的林業人在麟洛鄉「柚園生態農場」樹林下,舉辦一場產官學界的對談。透過沉浸式的山林野宴,打開五感,拉近了與樹木的距離,學習與樹木共好共存。
    縣長潘孟安赤著腳,踩在草地上,認識我們生活常見的原生種樹木生態,並戴上聽診器靜聽。一開始,什麼聲音都沒聽到,然後,聽到微微的嘶嘶聲。柚園生態農場園主吳宗憲在一旁解說,「樹齡越輕,天氣越熱,聲音越明顯」,原來是樹木維管束吸收水分的聲音。首次聽到樹木聲音的潘孟安縣長,心跳也跟著快了起來,眾人陸續發出驚嘆聲。

    上場了!人人都是樹木守門員

    樹木可行光合作用、涵養水土,更在食衣住行育樂中滿足人類的需求,當人類從樹與木中取了這麼多,我們到底要還給它們什麼?我們又能如何去理解樹木的需要呢?
    因此,屏東縣政府近年不斷修正各種林業政策,包括推動景觀樹木修剪教育訓練與認證制度;推出「屏東縣樹木風險評估」專案,邀請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陳建璋副教授研究團隊,運用非破壞式的「應力波檢測儀」檢測樹木的健康狀況;也針對第一線土地管理人員辦理「樹木風險評估及病蟲害養護管理教育訓練」強化樹木養護管理的專業能力,2021 年共有 100 人次參加,約有 8 成通過考試取得合格證照。
    屏科大陳建璋副教授表示,相較於目視評估法,透過科學儀器能清楚了解樹幹內部是否有腐朽,「我們針對屏東縣各重要場域,例如都會區公園綠地、縣轄 206 所校園等,進行樹木的檢測,樹幹內部腐朽達30%即為危木,須立即通報主管機關進行處理,以維護民眾安全。」
    除了公部門或研究單位、保育團體所作的專業措施外,一般民眾藉由增加樹木知識,能學習判斷樹木生長的狀態。另外,更是可以透過保種、培育等方式,將生活周遭打造成植物友善的環境,使都市人和樹木的關係更親近、加速邁向友善植物城市的步伐。
    由民間成立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便致力於復育屏東在地的原生種,資深蒐藏經理陳俊銘說,「自己家鄉的植物自己顧!這不只是保育單位的工作,在自家的陽台、鄰里的公園護樹、種樹,也許你就是這棵樹它『故事』的傳播人。」

    拆解樹的一生,轉化成實體的生活美學

    「森林是台灣的命脈,占有全島土地面積近 6 成的比例。但,木、樹、林、森並非遠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路上的行道樹、校園的大樹下、濕地公園的綠樹林……這些與人們息息相關的綠樹就在我們身邊。」屏東農業處處長鄭永裕特別提及,在極端氣候的影響下,如何和樹溝通、對話、共生的「有感森林」已漸成顯學。
    《聽樹-Listening Tree》專書中,除了有樹醫師、景觀樹木修剪師、樹木健康檢測等專業人員說明樹的「生老病死」外,更是跳脫官方窠臼,以樹木為主體,帶領大眾走入充滿綠光的「食衣住行育樂」。探訪屏東在地不同領域的職人,包括木植系耳環的氣質創作家、休間獨木舟的製作達人、探索樹屋的建築家、造炭再生的黑金專家……。
    在專書發表會上甚至舉辦了一場花果野宴,就地取材,採集柚園中的野菜與友善耕作蔬果入菜,並也選用「全世界第一批以太空包栽培、通過 FSC 驗證」的車城永在香菇,以實質的方式,多方面體現林業價值。
    翻開本書,不僅翻開了樹的一生,更像是走入了屏東街巷,雞蛋花甜美的鵝黃、玉蘭花散發的淡香……彷彿自己就站在這些老樹前,擁抱它、感受它。令人不禁回想,孩提時期家鄉的那棵老樹,如今是否仍健康安好?
    全文轉載自綠媒體,原文標題:你聽過樹的心跳聲嗎?翻開樹的生老病死,發現林木與屏東之間的故事!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閱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