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醜蔬果在廚藝教室重生!「Food Shift」 走入貧窮社區,以烹飪課程培育居民一技之長

每逢農曆新年,大家會與親友團圓,享受豐盛的菜餚;但是與此同時,世界上仍有人處於飢餓狀態、難以溫飽。2021 年 2 月專題,社企流回應「SDG 2 消除飢餓」目標,盼能與讀者一同從認識議題到採取更好的飲食行動,讓人人都能吃一頓永續年夜飯。

美國加州非營利組織「Food Shift」每年收集近 12 萬磅剩食,重新料理餵飽 1 萬 2 千人,同時也發起「廚藝訓練計畫」,培力當地弱勢住戶,盼能降低食物浪費、解決貧窮問題。

社企流/編譯:張方毓

每年,位於美國加州的非營利組織「Food Shift」,收集將近 12 萬磅本來會被丟掉的食物,用來餵飽 1 萬 2 千人,同時,亦發起「廚藝訓練計畫」,培力當地的低收入戶,將剩食烹煮成健康的餐點。

Food Shift 創辦人兼執行總監 Dana Frasz 表示,組織的目標是,創造一個結合公共健康、經濟平等和環境永續的模式,而且可擴張、可複製到其他地方施行。

在美國,有 40% 的食物被浪費,卻有 5 千萬名美國人過著吃不飽的日子。Frasz 表示,社會中有一些人資源豐富,卻有許多人掙扎過活,Food Shift 想要做的就是解決這種不平衡現象。

在 Food Shift 所在的加州舊金山灣區,收入不平等的狀況特別明顯。雖然加州繁榮的科技產業加速經濟成長、大幅提升生活成本,當地仍有 150 萬居民生活在貧窮之中。原因在於,許多「窮忙族」需要花更多收入在付房租等成本上,剩下的錢不夠他們吃飽,但他們的薪水又往往太「高」,不符合申請加州糧食券計畫的資格。

為了解決問題,Food Shift 和在地農產品市場合作,收取賣剩、或是因外觀不佳不被販售的農產品。收集來的食物中,80% 捐贈給社區慈善團體,分發給需要的人。另外 20% 則用於 Food Shift 自己開設的廚藝訓練計畫。

Food Shift 也營運外燴生意,收費標準依客戶規模而定,例如 Google 這種大公司付全額,而資源較少的公司付較少,讓整個社區都能受惠於外燴服務。

Food Shift 的廚藝訓練導師是 Suzy Medios,在她的教導下,16 名學徒學習如何用手頭容易取得的食物準備健康的餐點。許多學徒參加 Food Shift 廚藝訓練前,完全沒有工作過;全部學徒都來自「Alameda Point Collaborative」——一個為無家者提供住處的社區,其中 99% 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Medios 表示:「我們不只是餵飽他們,更提供他們工具,讓他們在未來可以自力更生、不須依賴我們就可以自己前進。」

在訓練中學到顧客服務和團隊合作等技能後,許多學徒找到了在長照機構工作的機會,或是回到學校就學;甚至有一人進入電動車製造商特斯拉工作。

Food Shift 也協助在地政府研究如何減緩糧食不安全。2015 年,聖塔克拉拉郡委託該組織撰寫相關報告,Food Shift 在報告中指出:「食物本身不能解決飢餓問題。」並具體建議,市政府、郡政府、食物銀行和非營利組織需要相互合作,開發並改善食物援助以及食物獲取計畫。除此之外,也需要制度化的改變,包括「阻止全國食物過度生產、簡化申請食物援助福利的流程、提供全民營養教育以及提供民眾負擔得起的住房和合理工資」。

2016 年,加州用具體措施打擊食物浪費問題,州長 Jerry Brown 簽署了 SB 1383 法案,目標是在 2024 年之前減少 20% 可食用食物的廢棄。Food Shift 其中一個目標是讓「食物回收」成為市政服務,而不只是慈善事業,這個法案讓 Food Shift 朝此目標更邁進一步。

雖然改變公共政策是 Food Shift 很重要的一環,但 Medios 在小小的廚房中看見更深層、意義非凡的改變正在發生:「我們的廚房非常獨特,不只是一個人們前來學習的空間,更是我們連結、治癒彼此的所在。」

核稿編輯:李沂霖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參考資料
How one nonprofit is fighting hunger, food waste, and poverty with kitchen apprenticeships(Shareable)

延伸閱讀
>> 消除飢餓,從飯桌上開始——5 件實踐 SDG 2 的日常行動 ,讓全世界年年有飯吃
>> 孩子的肚子不能等!台灣「食物銀行」將營養補充包送往偏鄉學校,為學童帶來營養均衡的美味
>> 零經驗踏入農業領域!他為果農覓得新商機,創造小農收益與醜果再利用雙贏

全球第一家氣候超市在瑞典——所有產品皆「以碳計價」,打造食品減碳和金錢的美味關係

2020.11.24
合作轉載

食力/文:蘇楓雅

菲力斯食品(Felix)是瑞典家喻戶曉的國民品牌,前身是 1870 年代埃斯勒夫鎮(Eslöv)上一家製造食醋的小工廠。1939 年,來自捷克的荷伯特・菲力斯(Herbert Felix)加入共同經營後,正式開疆拓土並於 1950 年代成為歐洲最大的酸黃瓜製造商。

之後,菲力斯朝著製造多樣化的食品發展,其中以番茄醬和越橘莓果醬最為出名,如今屬於歐克拉食品集團(Orkla Foods Sverige AB)旗下閃耀的大品牌。不過,歷史悠久、受人愛戴的菲力斯現在似乎又有新藍圖,不僅開設自己的超市,更以空前的模式進行販售:「依商品的排碳量標價」!排碳量愈高,價格愈貴。

從環境污染的角度來看,製造食品所排出的溫室氣體量佔全世界的 1/4。儘管消費者的環保意識提高,想從架上的商品判斷什麼是真正愛地球的選擇,仍然不是一目了然的易事。

以「排碳幣值」進行消費,鼓勵民眾減碳

為解決這個難題,菲力斯正式在斯德哥爾摩推出全球第一家「氣候超市」 (Klimat butiken / The Climate Store),推廣以「排碳幣值」的概念進行消費,並且鼓勵人們在購物的當下就立刻實行「減碳」的力量。

為減少一半的排碳量,菲力斯建議每人遵守一星期 18.9 公斤二氧化碳當量(CO2e, 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註一)的消費原則。當我們在購物現場認知到溫室氣體與金錢的連動關係,應該會更強烈地感受到每一口食物對環境所造成的衝擊。不過,菲力斯倒沒有進一步說明如何計算含「排碳價」的賣價,如此一來,對於其他想跟進的企業而言,無疑是少了一份重要的參考。

產品貼上「低碳足跡」標章,二氧化碳量以 4 色刻度區分

此外,菲力斯 2020 年 8 月中旬開始,全面為產品貼上自家的「低碳足跡」標章(lågt klimatavtryck),其測量涵蓋原料生產、加工、到包裝的過程;參照瑞典國家研究院(RISE)提供的食物及食品碳足跡數據,標示「每份」及「每公斤」的二氧化碳當量,並用 4 色刻度做視覺上的區分。

根據官網的資料,以菠菜菲達起司派為例,一份(210 公克)和一公斤的二氧化碳當量分別大約是 0.7 和 3.3 公斤。若單以菲力斯的食品來安排一人一週的 21 餐:一罐酸黃瓜、一公斤甜菜根罐頭、3 包素肉丸子、3 份義大利筆尖麵、7 份鮮貝湯、2 公斤新鮮馬鈴薯、3 份花椰菜蘆筍派、3 份鮮菇義式水管麵、3 份椰汁雞豆咖哩等,總排碳當量約是 16 公斤,要達成前述的目標是可能的。問題是:考慮到營養均衡、生鮮蔬果等維生素的攝取,一個人不能只依賴冷凍加工食品。

為了愛地球課徵「排碳稅」 ,你願意嗎?

為節能減碳,全球有 40 個政府已實施「排碳稅」,而且 20 年來額度陸續上升,有的是地方政府的政策,有的則是國家級的法規。常見的做法是在燃煤、汽油和瓦斯等能源上額外增加課稅,但實際上許多國家發現,基於政治因素很難設定一個稅額,高得足以帶動明顯的減碳效果。

法國和澳洲都曾因為選民憤怒抗議油價高漲,一度將排碳稅議題束之高閣。另一方面,2019 年加拿大全國性的排碳稅是每公噸 15 美元,政府解釋大多數的稅收會透過退稅歸還給加拿大國民,同時估計可彌補 70% 的高能源成本。2013 年英國針對電力公司課收每公噸 25 美元的排碳稅,促使各家迅速從燃煤發電轉換成較低污染的天然瓦斯,可以說是近年來相對成功的減碳例子。

由此可見,無論是政府的改朝換代,或是人民的抗議聲,愛地球的排碳稅在實踐上困難重重,更何況是從最重要的民生必需品——食品著手,菲力斯果斷的行動力也許是出自對瑞典人的信心。

你可知道,據世界銀行的記錄顯示(2020),全球排碳稅最高的國家就是瑞典,每公噸 137.52 美元。假如用這個數字來猜測菲力斯「氣候超市」的標價:一公斤經典肉丸子的二氧化碳當量約 11 公斤,每公斤的排碳稅是 0.13752 美元,等於購買這個商品需要額外付 1.51 美元(約新台幣 43 元)。身為消費者的你,是否認為可以接受每一樣生鮮蔬果和食品都如此計價呢?

極端的氣候變遷人人有責,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尤其是關係到口袋裡的預算時。在食物上直接追加一層「排碳價」雖然可以將責任落實在每日消費中,卻仍舊與過往的做法一樣給人稅制或罰款的感覺——因爲破壞而給予補償,似乎總缺少一種激勵愉快的元素。

永續環保靠創意,打造食品減碳和金錢的美味關係

近來,澳洲 Woolworths 超市又推出 Ooshies 迷你玩偶收藏系列,包括迪士尼、皮克斯、漫威、星際大戰等,讓大人小孩既興奮又忙碌。為什麼節能減碳不是同樣讓全家大小開心想去做的事?在 Woolworths 超市每消費澳幣 30 元可換一個玩偶,因為包裝而令人充滿期待;還有加碼商品——購買指定商品可多換一個,孩子推著大人消費、再把重複的玩偶拿去跟同學交換,釀成全城活躍的大循環。

收集這些玩偶當然是將來塑膠垃圾的囤積,但是,有沒有可能應用類似的獎勵機制把「減碳系列」推銷出去?每個大人小孩領養一個虛擬的「減碳玩偶」,每次完成「低碳商品」消費後就能累積相對的養分數值,供它成長和變化,不僅外型可以長得像森林、海洋,還可以取得像淨化空氣、水、點塑成土等超能力。菲力斯的創新氣候超市是一個示範,把每樣食品的二氧化碳當量廣為傳播給消費者,高喊用永續環保策略復甦疫情後經濟的企業,則需要更多創意打造食物食品減碳和金錢的美味關係。

註一:什麼是二氧化碳當量(CO2e,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碳足跡的標準測量單位。將不同溫室氣體對於地球暖化的影響程度,以一套標準係數來計算,轉換成相同當量的二氧化碳。此係數計算 100 年內,每種氣體相對於 CO2 所造成的暖化影響力,又稱「全球暖化潛勢」(Global Warming Potential,GWP)。比方說,用於製造網球的六氟化硫,一公斤的排量等同於 23,900 公斤的二氧化碳。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將排碳放融入超市買賣?全球第一家「氣候超市」在瑞典開幕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多做一點,世界更好一些!他們發起「通路革命」,讓你買得安心、對社會環境也有益
>> 從「有塑」到「無塑」只要 10 週!英國超市拋棄塑膠包裝,推出上千種無塑品項
>> 荷蘭連鎖超市減塑創舉:全球第一個「無塑貨架」在阿姆斯特丹問世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