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CO2 竟能做成肉!美國新創 Air Protein 研發「空氣素肉」,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2019.12.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新創 Air Protein 找出一種以空氣和水打造蛋白質的技術,在不失肉類營養成份的前提下,生產比農耕、畜牧更有效率。

數位時代/陳建鈞

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造肉皆是以黃豆等植物蛋白製成的「素肉」,不過目前有一項更新穎的替代肉類技術,能以二氧化碳作為原料,生產出營養滿分、美味的「空氣素肉」,同時為緩解氣候變遷盡一份力。

位於美國東岸的新創 Air Protein 近日發表了以二氧化碳製成的肉,且其蛋白質為完全蛋白質(complete protein),雖然很難以置信,這種「肉」擁有與雞、豬、牛、羊等同等的營養價值,更勝植物蛋白製成的人造肉。

用空氣為原料,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外觀上,空氣造肉看起來就像是全麥麵粉,與一般人所認識的肉一點也不相似,然而它可以再加工成漢堡排、雞肉或任何種類的肉製品。

空氣造肉的原料是二氧化碳、氮、氧等空氣中常見的成份,再與水和礦物質混合成「基底」。Air Protein 利用一種獨特的菌種(Hydrogenotrophs)發酵基底,就像製作優格、麵團般,將這些原料轉化為粉末狀的蛋白質。

除擁有一般肉類所具有的 9 種胺基酸外,這些粉末也富含維生素 B12;這是種主要存在於肉類、奶類的維生素,一般素食者不容易獲取的營養成份。提供動物營養之餘,也免去養殖過程中,可能被注射荷爾蒙或抗生素的疑慮。

技術源自 NASA,太空人的食物成減碳新契機

雖然看似神奇,空氣造肉其實起源於 1960 年代 NASA 發想的一項技術。當時 NASA 便發現了 Hydrogenotrophs 這種細菌,它們會吞食二氧化碳,並藉由水中的氫化合為食物。

這項技術最初的構想是為太空人開發便捷的太空食物,但從未商業化,太空競賽停歇後也一併被世人遺忘。

然而現代環保意識抬頭,「減碳」成為一項普世價值,共同創辦人麗莎.戴森(Lisa Dyson)在得知這些細菌偉大的能力後,便立刻成立了 Air Protein,期望藉此創造更友善環境的肉類。

土地利用效率達萬倍,空氣造肉盼成未來糧食缺乏解方

空氣造肉比黃豆的生產更有效率,戴森估計若採用此法生產肉類,同樣的土地面積,可以生產一萬倍糧食,用水量也能減少兩千倍。另外,Dyson 認為,製程中所需的二氧化碳,可以來自各種碳捕捉裝置,「我們相信當生產規模擴大、碳捕捉裝置越來越多,將是讓這些設施直接為食品供應的絕佳機會。」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料,目前全球 26% 的土地用於飼養牲畜,並有 1/3 的農田為這些家畜耕種飼料。同時溫室氣體排放有 14.5 %至 18% 歸咎於畜牧業。

戴森表示,我們現在可以看見的一件事,就是亞馬遜叢林大火,「它發生火災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生產糧食,不管是作為畜養的牧場,或者耕種農作物的田地。」

且有研究指出,2050 年時世界人口將達到近百億,人類必須增產逾 5 成糧食才能養活全體社會。因此無論從環境的角度,或者食物供給的面向來看,更有效率地利用土地生產糧食都勢在必行。

為減少地球的負荷,眾多企業都在積極開發替代肉類。新創 Beyond Meat 正積極打造更口感、味道更逼真的人造肉,並廣肆拓展與速食業者的合作。另一種細胞培養肉也有 Future Meat 等不少企業致力研發,雖然礙於成本至今尚無商業化的案例。

但這種以空氣為原料製成的蛋白質,具有另一項優勢,它不一定要作為肉類,也可以代替各種蛋白質製品,好比說奶昔,甚至取代部份穀物食用。目前 Air Protein 尚未公開製造肉類的成本,實際商業化前想必這會是最大的考驗。

戴森相信,這項技術不僅具有極大潛力,也是人類未來所必須的,「隨著人口增加,人類生產糧食的基礎必得從土地轉向空氣。」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這塊肉是CO2做的!新創Air Protein開發憑「空」生肉技術減碳愛地球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未來漢堡排」台灣買得到!全家超商開賣 Beyond Meat,全台通路限量發售
>> 人造肉旋風席捲各地,你會愛上哪一種?台美技術比一比,外觀、口感各不同
>> 不必擔憂過度捕撈,也能繼續大啖生魚片!全球新創研發幾可亂真的「素魚肉」,為海洋永續盡一份心

累積 10 年的社會企業實驗:網絡行動科技發起「同額捐贈」計畫,號召民眾與企業「一七捐」

2019.12.10
合作轉載

網絡行動科技(netiCRM)是從數位公益行動出發的社會企業,專注為非營利組織提供資訊科技應用解決方案,例如定期定額線上捐款自動化、電子報行銷、活動報名等需求。

文:網絡行動科技共同創辦人 Jimmy

說好說滿要做社會企業了,但是要怎麼回饋給社會呢?等了 10 年,終於在今年的「企業一七捐」專案實驗這個承諾。核心的想法是,想要回饋社會的企業其實不只網絡行動科技,我們可以拋磚引玉來串連更多資源進公益領域,讓這個領域茁壯,好創造這個正向循環——用網路創造數位公益行動。

社會企業的公益回饋想像

雖然這樣的想法很單純,不過卻花了我們 10 年才走上實踐這個專案的路。最早開始,是從 Wikipedia 上學習到各種不同的社會企業,其中有個條件最讓我們嚮往:公司賺到的盈餘,並不是完全屬於股東,而是將這股力量拿出來改善社會,進而讓社企原本想改善的議題,有更好的發展。

然而苦惱的過程來了,我們想做的是耕耘 NPO 的數位可能,做了這麼多年的 NPO 網際網路服務、創造了 netiCRM 的服務後,怎樣才能更有效的改善 NPO 領域的難題?

這個問題意識一直在公司夥伴心中打轉,即使歷年來我們花了盈餘來贊助 g0v 年會、維持網路星期二(註一)的舉辦、投注盈餘至開放文化基金會的成立基金,但這些對 NPO 領域的「投資」,回過頭來總是少了一點東西,無法真實回到社會企業成立時欲解決的社會議題。

簡而言之,如果只是捐款,一般企業都可以做,何須社會企業來創造呢?我們對自己有這樣的期許,也因此成立公司第十年後,不再像以往僅僅協助特定目標,而是希望將累積的一點點盈餘真實幫助到 NPO 領域,創造新的可能。

企業投身公益的可能

今年的試驗,其實是發想了「同額捐贈」這個概念。國外企業進行同額捐贈行之有年,通常為鼓勵員工回饋社會的一種方式,員工捐多少,企業就捐多少。然而因為這樣的方式比較仰賴員工自主參與社會,並不代表企業能真正認識到新的 NPO,等於多數 NPO 還是在原本的人際網絡中,不見得能拓展觸角。

回頭看台灣的 NPO,往往是各式領域的組織都在默默著力,但觸角有時候難以伸展,更容易受限於社群網路的影響,在「同溫層」裡頭不斷著墨。

而台灣的企業,就算成立時不叫做社會企業,難道就不想幫助社會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台灣非常多的 NPO,仰賴中堅企業支持,網絡行動科技若繼續默默做下去,其實力量很有限,但如果有辦法在可實現的框架下,開拓出不同可能性,是不是更能幫助到公益領域呢?

因此,今年我們的小小實踐,便是透過 SDGs 的框架配對,連由我們找到一共 5 家企業,一起贊助這個計畫,認捐了 90 萬元給 NPO,在在表示企業投身公益的可能性尚待挖掘。而可能性的建構需要良好的橋樑,在扮演橋樑上,我們嘗試了跟國外同額捐贈不同的模式,招募了一群認同企業捐贈理念的企業好朋友,一起加入這個實驗:企業選擇想要支持的 SDGs 領域後,NPO 也設定自己的議題領域,以進行企業 與 NPO 在領域上的配對。

即使今年目標是 17 個配對,但最後只成功配對了 9 組相同 SDGs 領域的企業與 NPO,但很希望這樣的契機能夠讓企業更認識不同領域的 NPO。而 NPO 的觸角也不再受限網路演算法,能夠有不同的創新模式來接觸潛在的支持者。

同額捐贈的期望

這幾年來,我們也發現了網際網路的劇烈變化,這個載體不再像之前容易掌握,取而代之做公共議題、社會服務領域等等,都會因為網路環境的改變碰到巨大的挑戰。

其中之一最讓我們在意的是,原本充當網路「中間人」的服務商,不再扮演資訊媒介的角色,反而扮演起資訊督察,從搜尋、社群、廣告投放到最後的支持者。NPO 組織一個不小心,就會把數年累積的心力通通都交給中間人,自己不再擁有能與支持者直接溝通的管道,而讓這些「督察」去管控是否可以接觸支持者。這些管道被 Facebook、被 Google、被各式通訊軟體佔據著,只能付錢給他們,才能夠取得原本就屬於組織自己的權力。

然而,也因為這樣的過程太過方便,往往讓組織忽視了長遠的不良影響,網際網路已經不像以往那樣親切合用,而是過份權力集中的地方,這也是我們從 10 年前開始這個工作以來,所料想不到的網路最新發展。

透過企業一七捐的實驗,也是為了呼應大環境變化,希望能夠因為企業的同額支持,培植以往沒有積極獲取支持者的NPO,讓他們有更主動的動機去接觸自己的支持者;也希望讓已經有募款經驗的 NPO,可以有更好機會獲取新的支持者,更積極的創新去尋找不同可能。讓與支持者溝通的權力回到組織身上,才可能創造更持續的網路行動。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增添溫暖「人味」的 AI 科技:3 件人工智慧可以協助非營利組織的事
>> 跑 5 公里即可捐出 8 支貓咪疫苗!這款 app 將你的汗水化為善款,至今已捐贈 7.6 億予慈善機構
>> 想集資拯救亞馬遜雨林,如何確定款項被好好利用?美國「GoFundMe」平台教你用 4 招辨真偽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