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 70 年竹編技藝,讓風城米粉代代飄香——北埔「竹編世家」挺過工業浪潮的下一哩路

2019.07.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劉迪笙

位於北埔公園路巷弄的李謙宏手工竹編,為全台各地的米粉製造業供應了 30 多年的竹編米粉架。歷經了台灣光復初期的農家時代,以及 70 年代竹編米粉架供不應求的蓬勃時期,李謙宏頂著 87 歲的年邁身軀和 70 年老經驗,持續為需要的業者付出。而他兒子李誠誌,5 年前接下了這份將失傳的技藝,日日超過 10 小時的工作量編織米籮、米粉架和創新的藝術品,為造福更多需要的人努力著。

出生竹編世家 70 年如一日

87 歲的李謙宏從小生長於「竹編世家」,因早年農家社會影響,家家戶戶都會自行以竹子編出乘裝日用品的器皿,像是市場上的扁擔以及裝米的「米籮」。13 歲的李謙宏便跟著父親學習製作竹編器具,從上山挑選適合的竹子砍伐、挑竹下山、劈竹烤竹到竹編技術,70 年不間斷的熟練精進以及堅持的意志,如今成為全台唯一手工竹編米粉架的店;其 40 歲的兒子排行第七的李誠誌在 5 年前辭去了新竹科學園區的工作,回到家中與父親學習竹編技術。

「對我而言這不是大家口中說的偉大傳承,就是一份腳踏實地的工作,並不厲害。」兒子李誠誌感嘆的說到,他回憶起父親的竹編教導,因為這並不是一個處理方式固定的技術,每根竹子的特性都不同,必須透過親手接觸無數的竹才能體會。許多師傅傳承技術時會偷偷留一手,但因為是師傅就是自己的父親,讓他在學習的竹編上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工業化浪潮打倒竹編 米粉架救活傳統技藝

在李謙宏 30 多歲時台灣進入工業化社會,家家戶戶不再使用竹編製品,工廠林立市面上充斥大量的塑膠容器,時代浪潮打倒了各式手工業者,原本大量銷往南部的米籮訂單消失,能用來換取柴米油鹽的竹編幾年之間失去價值,李謙宏回憶道:「第一家工廠出現後,竹編一下子都不見了,以前新竹很多做的人都不做了。」李誠誌提及父親堅持竹編的理由,因為他是一生很堅持的人,沒唸什麼書找不到其他工作,才下定決心一直做下去。

當竹編被塑膠完全取代後的幾年,此行看不到任何希望,大部分師傅轉行、學徒離去,70 年代的李謙宏卻因緣際會下與新竹的米粉業者發現,使用竹編的米粉架風乾的米粉,香味不是其他材質可以比擬的,因此僅存的竹編師傅李謙宏接下了大量的訂單,日夜手工編出一個個米粉架,但因為就算是熟練的他,一個米粉架也需耗時近乎一天,家中成員無論是妻子或是兒女都必須幫忙。「那時候小學國中放假有時不想待在家裡面,因為待在家就要沒日沒夜的幫忙。」感慨提及當年工作盛況,反觀現在的蕭條,李誠誌反而不畏懼的選擇傳承文化。

竹編技藝的關鍵 選竹劈竹到編竹

竹編的製作過程十分講究細節,不同的竹編製品考慮因素皆不同,提手、底座使用的竹都是講究的。而竹編不像木製品可以將木料先行囤貨,竹子講求新鮮。李誠誌說,剛砍下的竹子延展性跟韌性最好,因此每個禮拜就必須上山一到兩次砍竹。而且不是每種竹子都能用,在山上就必須想好要使用哪種竹子,有的竹子軟有的竹子硬,都是經驗去判斷,而沒有教科書。

「山上工作容易讓身體受傷,還常會遇到毒蛇,我跟父親可以控制竹子品質,但控制不了蛇啊!」李誠誌也提到現在年老的父親已經不能負荷上山工作,都是由他一人去山上砍竹,有一次天色暗了為了趕下山導致手腳受傷,因此好幾天都不能編竹。

李誠誌認為竹編技術最困難的地方在「劈竹」,其關鍵在「竹節」。「劈竹」是指將一根竹子以刀削成長長一條而不能斷,並且厚度必須一致,一旦厚度有不同,做出的竹編就不耐用甚至會解體。

「劈竹不能用機器啊,我們也用過機器劈竹,厚度雖然一樣,但是竹節的部分會被壓碎,肉眼看不出來,但竹節受傷之後,凹一下竹子就會斷了啊!」因為機器不能根據每根竹子的型態調整,全部都仰賴肉眼跟經驗判斷,劈出好的竹條才能開始進行往下竹編的步驟。李誠誌也提到:「編竹的時候要讓竹條轉彎,但遇到竹節就彎不了,因此要提前在腦子裡算好竹節出現的時機,算錯只能抽出來重新編。」

純天然環保的竹編 面臨市場及傳承的劇變

對環境而言,竹編做出來的製品是完全天然零污染的,「竹子一天可以長 15 公分,竹子放在土地上會自然分解,一根竹子最多就長 7、8年就會自然衰敗,利用竹子是不傷害環境的!」李誠誌以竹編為例提到現今環保的議題,他說老一輩的人根本沒有環保這個詞,但做出來的東西都是擁有智慧的。竹編製品一旦完成後,使用 4、50 年都不是問題,竹子的顏色還會從原本的鮮綠退成米白色,最後隨時間變成了古銅色,「看顏色就知道這個竹編用了多久,騙不了人的!」李誠誌說。

使用竹編米粉架曬出的米粉雖然味道極佳,但因長時間使用容易耗損,加上台灣米粉業衰落,國人飲食習慣改變,業者開始轉用白鐵跟塑膠網,竹編的生意近一、兩年一落千丈,是 70 年以來最低潮。當訂單大幅減少意味賺不到錢,30 年前因爲有米粉架的需求,讓李謙宏的竹編技藝起死回生,30 年的現在李誠誌接手竹編卻面臨一樣的困難。「我常說做竹編的人最有禮貌最謙虛了,因為無時無刻頭都要低低的。」李誠誌提到這些年人的節奏越來越快,觀光客常常路過只是拍照打卡,願意停下來了解傳統技藝的人已經不多了,但他仍然相信做一天是一天,沒有想過要放棄這份技藝。

近幾年偶爾有設計師或電影劇組委託李謙宏父子製造竹編藝品,像是鄧南光影像紀念館外的竹編路燈裝置或是台灣鄉土劇的道具,但終究杯水車薪。李誠誌說:「我希望未來能以竹編創造更多藝術品,希望是實用的,如果買回去卻不用那是一種浪費。」

面對傳統產業賺不了錢的困境,目前竹編仍找不到轉型方向,李誠誌希望能讓政府跟更多人看見竹編,否則一項傳統技藝將會永遠失傳。「如果有一天有人能學習這項技藝,將竹編傳承下去,那是我很欣慰的事情。」

採訪側記

很多觀光客路過手工竹編,大多數都只是看一眼然後拍一張照。李誠誌師傅說,用得到的東西買才有價值。早上 7 點觀光客還沒湧進北埔老街,李謙宏就起床編竹了,在小小的北埔老街,他的眼神中似乎只看得到竹編,那樣的強大熱忱是很難在一般人眼底看見的,台灣很多傳產都跟竹編很像,該如何將傳統文化轉型是未來大家要好好思考的。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七十年北埔竹編技藝 成就米粉背後功臣

延伸閱讀
>> 一顆黑糖凝聚全社區的心:新城社區復興甘蔗產業,讓長者安居、青年樂業
>>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當農村面臨高齡化與少子化夾擊,及勢不可擋的人口外流危機,地方人口削減的問題正日漸加劇。為了讓人口回流、青年返鄉,使地方產業勞動力增長,國發會將 2019 年定為「地方創生」元年,致力使農村成為永續宜居之地。

今年 7 月,關注永續發展的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農村創生」主題式倡議,盼有意參與農村創生的公民、企業、政府等多元角色,可貢獻一己之力,帶著農村創生指南針,一同打造明日鄉郊。

社企流/簡育柔

苑裡特有的沖積扇地形,造就藺草產業的「興」。過去,苑裡婦女們編織藺草,撐起當地經濟、孕育人才。在早期社會重男輕女的文化中,苑裡婦女反而因為從事藺草產業,地位備受重視。日治時期,藺編產品大量外銷日本,成為紅極一時的「台灣奇蹟」。

工業化時代來臨,藺草產業轉興為「衰」。機器取代手工、塑膠取代藺草,苑裡婦女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藺草,進入工廠討生活。至今,都市化更讓苑裡人紛紛出走,不只影響藺草產業,整個苑裡都逐漸凋零,嚴重面臨人口老化與外流的雙重窘境。直到「藺子」品牌的誕生,才為苑裡掀起「藺草文藝復興」的風潮。

青年紮根苑裡,促成藺子誕生

藺子創辦人廖怡雅,學生時期因為參與水保局大專生洄游計畫以及國科會前瞻計畫,因緣際會來到苑裡,認識藺草文化與工藝師婆婆們。這樣的緣分,並沒有因為計畫結束而消逝。「同學們畢業後大多投入科技產品的設計,我卻比較喜歡手作的溫度。」帶著對於手作的執著,怡雅最終紮根苑裡,創辦在地的藺編品牌——藺子。

自 2016 年創立至今,藺子致力於藺草文化的發揚與傳承。以天然藺草為原料,由年輕設計師與資深藺編婆婆合作,交織出時尚與實用兼具的文創商品。團隊成員從行政後勤到藺編工藝師,橫跨 3 個世代,年齡涵蓋 25 歲到 90 歲。

前台灣藺草學會理事長葉文輝,在怡雅甫接觸藺草產業時便傾囊相授,以培養接班人之勢,將所有藺草知識通通傳承給怡雅。怡雅打趣地分享,到各政府機關簡報苑裡藺草產業近況時,葉文輝常常突然「喉嚨不舒服」,順勢把怡雅推上台,讓她有很多實際演練的機會。

「葉老師不是真的不舒服,是希望我能趕快獨當一面。創業所需的能力,幾乎都是當時訓練出來的,葉老師確實是啟蒙我創辦藺子的人。」不只是傳授藺草文化知識,葉文輝更像是怡雅的人生導師,以及創業的領路人。

另一個催生藺子的原因,是怡雅希望翻轉大眾對藺編工藝師的刻板印象。她表示,苑裡的工藝師婆婆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認同」。有一次,怡雅在當地活動中心參與工藝師婆婆們的編藺工事,遊覽車載來參觀的旅客,大多對婆婆們投以同情或輕蔑的眼神,覺得藺編產業又老又窮,沒有多了解藺編技藝與產品價值,便轉身離去。怡雅看在眼裡非常難過,也因此更加堅定留下來復興藺草產業的決心。

「葉老師說,這就是他要改變的事情。他認為這些婆婆從小到大,從事藺編工作、為家裡付出,拉拔許多孩子長大,卻從來沒有人認同他們的價值。他透過學會來發揚藺草文化,就是希望有人為這些婆婆們鼓掌。每次聽到老師講這段話,我都會很想哭。」

在怡雅畢業前夕,接到葉文輝通知,表示藺草學會有職缺,問她是否願意回來,怡雅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後來才發現,原來根本沒有職缺,而是葉文輝希望有年輕人投入藺草產業,便自掏腰包聘請怡雅,為了不讓她為難,才刻意編造了這個善意的謊言。

「他說不管怎樣一定要留住年輕人,年輕人的投入,才能幫藺草創造更多新價值。過去,我常跟老師討論藺草產業的未來計畫。現在的藺子,跟我之後要做的事情,都是把先前的討論具象化的過程。雖然老師去世了,但我還在,我會繼續做。」談藺草產業,怡雅的語氣堅定不移。

敵視到合作,藺子與傳統帽蓆行共創雙贏

「藺子剛開始營運時,當地人常跟我們說『你們很敢!來天下路帽蓆街開店,不就擺明要搶老字號的生意嗎?』可是,我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做一件我們想做的事情,怎麼變得這麼複雜?」

2016 年,藺子初來乍到苑裡,造成傳統帽蓆行極大的危機感,一來因為藺子為了保障工藝師的穩定收入,以高於當地其他帽蓆行的價格收購工藝師的產品,造成傳統帽蓆行工藝師起了跳槽之心;二來,則是傳統帽蓆行老闆們對於藺子的創立初衷不夠瞭解,因此便產生防衛心態與相對剝奪感,深怕藺子搶了自家生意。

對此,怡雅與夥伴們用溝通與理解,化解誤會與衝突。怡雅主動向其他帽蓆行解釋藺子的創立初衷,是為了帶動苑裡整體的藺草產業並鼓勵青年洄游,並非要來寡占市場,經過不斷解釋才終於舒緩藺子與帽蓆行之間的緊張感;另一方面,怡雅也積極瞭解其他帽蓆行老闆們的困境與需求,進一步尋求彼此共好的方式。

傳統帽蓆行的劣勢在於行銷與接單數不足;優勢則是在於獨門技術與悠久的產業經驗。因此,怡雅向帽蓆行老闆們提案合作,由藺子張羅大筆訂單,分流給帽蓆行;帽蓆行則提供拼接、車縫等技術支援,並擔任顧問角色,提供藺子關於顧客經營、售後服務等建議。

怡雅表示:「其實彼此合作是相輔相成的,跟傳統帽蓆行合作,補足了藺子不足的技術,我們也能夠一起承接更大筆的訂單,共同創造更大的市場。」在藺子團隊的努力之下,終於達到與傳統帽蓆行之間的雙贏。

藺編產業復興的兩大挑戰:藺草供給與技藝傳承

挺過兩年陣痛期,藺子銷售量趨於穩定。不過,接踵而來的挑戰有二:穩定藺草供給與培育接班工藝師。

在藺草的供給方面,由於苑裡人口老化與外流,導致藺草田凋零,願意繼承藺草田的人也變少。為了解決藺草短缺問題,團隊在 2018 年租了一塊農地,進行藺草培育與研究,希望達到防蟲害,同時提升藺草品質,未來也盼將技術複製給更多想投入藺草培育的人。

怡雅分享,團隊在培育藺草的過程中,遇見了一位 24 歲的年輕人,他表示過去曾經想過回來繼承阿公的田,希望阿公多年的付出與田地價值都能延續下去。但是,年輕人卻被阿公狠狠阻止:「年輕人做這個沒用啦!種這個太辛苦了又沒錢賺。」雖然嘴巴不饒人,阿公其實還是希望自己努力多年的田地能延續生命。

躊躇之際,年輕人遇見了藺子團隊,知道有一群人也在為了藺草而努力著,了解團隊的藺草田培育計畫後,年輕人更堅定回鄉的動力。今年,在年輕人的堅持之下,他終於在阿公自家農田中,種下第一批藺草。這批藺草,也象徵著年輕人回到苑裡的第一哩路。

此外,工藝師的培育,更是一大挑戰。目前的藺編工藝師,大多是二度就業的中生代婦女,或是早期離開藺草產業,因為藺子又再度復出、年事較高的工藝師婆婆們,若無新生代投入藺編工藝,藺編技術很可能面臨失傳的窘境。

其實在藺子創立初期,怡雅便有醞釀傳承計畫,卻一直苦無合適人選接手進行。愁苦之際,恰巧遇見了一位對於藺編工藝有滿滿學習熱忱的年輕人瑀薰,兩人就像伯樂與千里馬的相遇,瑀薰接下傳承計畫的重任,於藺草團隊中負責記錄藺編工法與教材設計。

「很高興我們讓年輕人願意回來,一起重建並且復興藺草產業。緣分真的很神奇,當你努力在做一件事情時,很多貴人就會出現,這些年輕人也都是我們的貴人。」

起初,瑀薰剛開始向婆婆們討教時,婆婆們都很納悶:「年輕人為什麼想學這個?學這個不對潮流,沒用了啦!」說歸說,但婆婆們仍然耐心地把藺編技巧教授給瑀薰。

自古以來,藺編技藝屬於默會知識,藺編師徒之間以「邊看邊學」為學習要領,要轉換成文字或影像教材,有一定難度。而瑀薰成為邊看邊學的徒弟,並將學習軌跡轉譯成易懂的教材,提升傳承效率。

瑀薰表示,光是入門的基礎技法,就已經頗難理解,好比基本的「馬齒花編法」就讓她學了 3 週才學會。為了理解技法,瑀薰使出渾身解數,像是看婆婆示範長達一小時、錄影後慢動作回放反覆練習、以文字紀錄下來等方法,才終於學成。在瑀薰與團隊的努力之下,藺子目前已有教學團隊雛形,像是種子講師、培訓人員,未來將培養更多新生代工藝師。

藺子盼成為明燈,照亮青年前往農村的路

目前藺子以商品銷售為主,但怡雅的期待不止於此。她表示,團隊夥伴們一路走來累積的經驗與能量,得以讓藺子逐漸昇華成顧問單位或是交流平台。未來,若有青年想前往苑裡、投入藺編產業,便可向藺子取經,成為「小藺子」,小藺子再接著培育更多小小藺子,逐漸串聯起藺草產業鏈。

除了傳統原汁原味的藺編商品,藺子未來計劃推出更多複合材質商品,像是結合布料、木頭與環保素食皮革等等,讓不同的媒材互相激盪出新的時尚感。「我們到日本、香港參加市集的時候,意外發現當地人對藺子充滿好奇,不只藺草質料的關注度很高、商品也很受歡迎。我們未來會試著讓藺子慢慢成為足以代表台灣名揚國際的品牌。」

至於對許多想回到農村但毫無頭緒的青年們,怡雅表示:「我覺得回鄉這件事情,很多人都把它想得很難。很多人會想要回到家鄉,卻不知該從什麼產業切入才好,或者覺得沒有準備好、沒有足夠勇氣去做這件事情。」

「青年們,首先,你必須回到家鄉的土地,好好接地氣,看看這個地方到底需要什麼。另外,當你發現『回鄉』,對你來說是很有熱情的一件事情,就可以去試試看,尤其是剛畢業,最有本錢失敗的時候,仔細想一想,其實也沒什麼好失去的,對吧?」

怡雅期待藺子成為藺草產業界的太陽,讓更多青年向著光游向苑裡。「我希望藺子未來可以成為苑裡的一個典範,而不只是做藺子自己。我希望我們能夠把累積創造的價值跟利益,帶給整個鄉鎮的人,把整個藺草產業鏈串聯起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策展夥伴: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

(此專題由社企流與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共同企劃、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一顆黑糖凝聚全社區的心:新城社區復興甘蔗產業,讓長者安居、青年樂業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 全台最大有機農場「永齡農場」以企業資源帶動地方經濟,創造人、產、地的生生不息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