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當農村面臨高齡化與少子化夾擊,及勢不可擋的人口外流危機,地方人口削減的問題正日漸加劇。為了讓人口回流、青年返鄉,使地方產業勞動力增長,國發會將 2019 年定為「地方創生」元年,致力使農村成為永續宜居之地。

今年 7 月,關注永續發展的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農村創生」主題式倡議,盼有意參與農村創生的公民、企業、政府等多元角色,可貢獻一己之力,帶著農村創生指南針,一同打造明日鄉郊。

社企流/簡育柔

苑裡特有的沖積扇地形,造就藺草產業的「興」。過去,苑裡婦女們編織藺草,撐起當地經濟、孕育人才。在早期社會重男輕女的文化中,苑裡婦女反而因為從事藺草產業,地位備受重視。日治時期,藺編產品大量外銷日本,成為紅極一時的「台灣奇蹟」。

工業化時代來臨,藺草產業轉興為「衰」。機器取代手工、塑膠取代藺草,苑裡婦女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藺草,進入工廠討生活。至今,都市化更讓苑裡人紛紛出走,不只影響藺草產業,整個苑裡都逐漸凋零,嚴重面臨人口老化與外流的雙重窘境。直到「藺子」品牌的誕生,才為苑裡掀起「藺草文藝復興」的風潮。

青年紮根苑裡,促成藺子誕生

藺子創辦人廖怡雅,學生時期因為參與水保局大專生洄游計畫以及國科會前瞻計畫,因緣際會來到苑裡,認識藺草文化與工藝師婆婆們。這樣的緣分,並沒有因為計畫結束而消逝。「同學們畢業後大多投入科技產品的設計,我卻比較喜歡手作的溫度。」帶著對於手作的執著,怡雅最終紮根苑裡,創辦在地的藺編品牌——藺子。

自 2016 年創立至今,藺子致力於藺草文化的發揚與傳承。以天然藺草為原料,由年輕設計師與資深藺編婆婆合作,交織出時尚與實用兼具的文創商品。團隊成員從行政後勤到藺編工藝師,橫跨 3 個世代,年齡涵蓋 25 歲到 90 歲。

前台灣藺草學會理事長葉文輝,在怡雅甫接觸藺草產業時便傾囊相授,以培養接班人之勢,將所有藺草知識通通傳承給怡雅。怡雅打趣地分享,到各政府機關簡報苑裡藺草產業近況時,葉文輝常常突然「喉嚨不舒服」,順勢把怡雅推上台,讓她有很多實際演練的機會。

「葉老師不是真的不舒服,是希望我能趕快獨當一面。創業所需的能力,幾乎都是當時訓練出來的,葉老師確實是啟蒙我創辦藺子的人。」不只是傳授藺草文化知識,葉文輝更像是怡雅的人生導師,以及創業的領路人。

另一個催生藺子的原因,是怡雅希望翻轉大眾對藺編工藝師的刻板印象。她表示,苑裡的工藝師婆婆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認同」。有一次,怡雅在當地活動中心參與工藝師婆婆們的編藺工事,遊覽車載來參觀的旅客,大多對婆婆們投以同情或輕蔑的眼神,覺得藺編產業又老又窮,沒有多了解藺編技藝與產品價值,便轉身離去。怡雅看在眼裡非常難過,也因此更加堅定留下來復興藺草產業的決心。

「葉老師說,這就是他要改變的事情。他認為這些婆婆從小到大,從事藺編工作、為家裡付出,拉拔許多孩子長大,卻從來沒有人認同他們的價值。他透過學會來發揚藺草文化,就是希望有人為這些婆婆們鼓掌。每次聽到老師講這段話,我都會很想哭。」

在怡雅畢業前夕,接到葉文輝通知,表示藺草學會有職缺,問她是否願意回來,怡雅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後來才發現,原來根本沒有職缺,而是葉文輝希望有年輕人投入藺草產業,便自掏腰包聘請怡雅,為了不讓她為難,才刻意編造了這個善意的謊言。

「他說不管怎樣一定要留住年輕人,年輕人的投入,才能幫藺草創造更多新價值。過去,我常跟老師討論藺草產業的未來計畫。現在的藺子,跟我之後要做的事情,都是把先前的討論具象化的過程。雖然老師去世了,但我還在,我會繼續做。」談藺草產業,怡雅的語氣堅定不移。

敵視到合作,藺子與傳統帽蓆行共創雙贏

「藺子剛開始營運時,當地人常跟我們說『你們很敢!來天下路帽蓆街開店,不就擺明要搶老字號的生意嗎?』可是,我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做一件我們想做的事情,怎麼變得這麼複雜?」

2016 年,藺子初來乍到苑裡,造成傳統帽蓆行極大的危機感,一來因為藺子為了保障工藝師的穩定收入,以高於當地其他帽蓆行的價格收購工藝師的產品,造成傳統帽蓆行工藝師起了跳槽之心;二來,則是傳統帽蓆行老闆們對於藺子的創立初衷不夠瞭解,因此便產生防衛心態與相對剝奪感,深怕藺子搶了自家生意。

對此,怡雅與夥伴們用溝通與理解,化解誤會與衝突。怡雅主動向其他帽蓆行解釋藺子的創立初衷,是為了帶動苑裡整體的藺草產業並鼓勵青年洄游,並非要來寡占市場,經過不斷解釋才終於舒緩藺子與帽蓆行之間的緊張感;另一方面,怡雅也積極瞭解其他帽蓆行老闆們的困境與需求,進一步尋求彼此共好的方式。

傳統帽蓆行的劣勢在於行銷與接單數不足;優勢則是在於獨門技術與悠久的產業經驗。因此,怡雅向帽蓆行老闆們提案合作,由藺子張羅大筆訂單,分流給帽蓆行;帽蓆行則提供拼接、車縫等技術支援,並擔任顧問角色,提供藺子關於顧客經營、售後服務等建議。

怡雅表示:「其實彼此合作是相輔相成的,跟傳統帽蓆行合作,補足了藺子不足的技術,我們也能夠一起承接更大筆的訂單,共同創造更大的市場。」在藺子團隊的努力之下,終於達到與傳統帽蓆行之間的雙贏。

藺編產業復興的兩大挑戰:藺草供給與技藝傳承

挺過兩年陣痛期,藺子銷售量趨於穩定。不過,接踵而來的挑戰有二:穩定藺草供給與培育接班工藝師。

在藺草的供給方面,由於苑裡人口老化與外流,導致藺草田凋零,願意繼承藺草田的人也變少。為了解決藺草短缺問題,團隊在 2018 年租了一塊農地,進行藺草培育與研究,希望達到防蟲害,同時提升藺草品質,未來也盼將技術複製給更多想投入藺草培育的人。

怡雅分享,團隊在培育藺草的過程中,遇見了一位 24 歲的年輕人,他表示過去曾經想過回來繼承阿公的田,希望阿公多年的付出與田地價值都能延續下去。但是,年輕人卻被阿公狠狠阻止:「年輕人做這個沒用啦!種這個太辛苦了又沒錢賺。」雖然嘴巴不饒人,阿公其實還是希望自己努力多年的田地能延續生命。

躊躇之際,年輕人遇見了藺子團隊,知道有一群人也在為了藺草而努力著,了解團隊的藺草田培育計畫後,年輕人更堅定回鄉的動力。今年,在年輕人的堅持之下,他終於在阿公自家農田中,種下第一批藺草。這批藺草,也象徵著年輕人回到苑裡的第一哩路。

此外,工藝師的培育,更是一大挑戰。目前的藺編工藝師,大多是二度就業的中生代婦女,或是早期離開藺草產業,因為藺子又再度復出、年事較高的工藝師婆婆們,若無新生代投入藺編工藝,藺編技術很可能面臨失傳的窘境。

其實在藺子創立初期,怡雅便有醞釀傳承計畫,卻一直苦無合適人選接手進行。愁苦之際,恰巧遇見了一位對於藺編工藝有滿滿學習熱忱的年輕人瑀薰,兩人就像伯樂與千里馬的相遇,瑀薰接下傳承計畫的重任,於藺草團隊中負責記錄藺編工法與教材設計。

「很高興我們讓年輕人願意回來,一起重建並且復興藺草產業。緣分真的很神奇,當你努力在做一件事情時,很多貴人就會出現,這些年輕人也都是我們的貴人。」

起初,瑀薰剛開始向婆婆們討教時,婆婆們都很納悶:「年輕人為什麼想學這個?學這個不對潮流,沒用了啦!」說歸說,但婆婆們仍然耐心地把藺編技巧教授給瑀薰。

自古以來,藺編技藝屬於默會知識,藺編師徒之間以「邊看邊學」為學習要領,要轉換成文字或影像教材,有一定難度。而瑀薰成為邊看邊學的徒弟,並將學習軌跡轉譯成易懂的教材,提升傳承效率。

瑀薰表示,光是入門的基礎技法,就已經頗難理解,好比基本的「馬齒花編法」就讓她學了 3 週才學會。為了理解技法,瑀薰使出渾身解數,像是看婆婆示範長達一小時、錄影後慢動作回放反覆練習、以文字紀錄下來等方法,才終於學成。在瑀薰與團隊的努力之下,藺子目前已有教學團隊雛形,像是種子講師、培訓人員,未來將培養更多新生代工藝師。

藺子盼成為明燈,照亮青年前往農村的路

目前藺子以商品銷售為主,但怡雅的期待不止於此。她表示,團隊夥伴們一路走來累積的經驗與能量,得以讓藺子逐漸昇華成顧問單位或是交流平台。未來,若有青年想前往苑裡、投入藺編產業,便可向藺子取經,成為「小藺子」,小藺子再接著培育更多小小藺子,逐漸串聯起藺草產業鏈。

除了傳統原汁原味的藺編商品,藺子未來計劃推出更多複合材質商品,像是結合布料、木頭與環保素食皮革等等,讓不同的媒材互相激盪出新的時尚感。「我們到日本、香港參加市集的時候,意外發現當地人對藺子充滿好奇,不只藺草質料的關注度很高、商品也很受歡迎。我們未來會試著讓藺子慢慢成為足以代表台灣名揚國際的品牌。」

至於對許多想回到農村但毫無頭緒的青年們,怡雅表示:「我覺得回鄉這件事情,很多人都把它想得很難。很多人會想要回到家鄉,卻不知該從什麼產業切入才好,或者覺得沒有準備好、沒有足夠勇氣去做這件事情。」

「青年們,首先,你必須回到家鄉的土地,好好接地氣,看看這個地方到底需要什麼。另外,當你發現『回鄉』,對你來說是很有熱情的一件事情,就可以去試試看,尤其是剛畢業,最有本錢失敗的時候,仔細想一想,其實也沒什麼好失去的,對吧?」

怡雅期待藺子成為藺草產業界的太陽,讓更多青年向著光游向苑裡。「我希望藺子未來可以成為苑裡的一個典範,而不只是做藺子自己。我希望我們能夠把累積創造的價值跟利益,帶給整個鄉鎮的人,把整個藺草產業鏈串聯起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策展夥伴: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

(此專題由社企流與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共同企劃、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一顆黑糖凝聚全社區的心:新城社區復興甘蔗產業,讓長者安居、青年樂業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 全台最大有機農場「永齡農場」以企業資源帶動地方經濟,創造人、產、地的生生不息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社會創新市場是一片廣大藍海」連庭凱:社創組織應深化使命、合作串連,讓影響力為品牌加值

2019 年 5 月 8 日,台灣經濟研究院、星展銀行(台灣)及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共同發布 2019《社會創新大調查》。該調查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指導,調查台灣「社會企業」市場、「社會創新」發展的狀況。

本文專訪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連庭凱,針對調查關鍵數字進行深度評析,協助社創者更了解市場、釐清經營眉角,並對社會創新提出發展願景。

社企流/梁元齡

氣候變遷、天災頻仍、M 型社會加劇……當全球都在面臨接踵而至的社會和環境問題,透過永續的商業模式改善問題的「社會企業」、以創新方法為人類尋找出路的「社會創新」,已然成為當前的全球趨勢。

過去十多年來,台灣在推動社企、社創上不遺餘力,具有社會使命的企業也不斷增加。究竟他們手中握有什麼樣的機會、又可能遭遇哪些挑戰?

叱吒商界十餘載、近年創辦台灣第一家 B 型企業「DOMI 綠然能源」、並同時身兼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的連庭凱,結合自己對商界的觀察,針對本次《社會創新大調查》結果進行評析,並預測社創市場的未來走向,給社創者作為營運參考。

商業化勢不可擋,社創市場仍是廣大藍海

調查發現,大多數具有社會使命的社創組織皆已走向商業化。相較政府補助、企業贊助或募款,社創組織的營收來源大宗為銷售產品及服務,占比高達 71.7%。連庭凱說,這項趨勢為人樂見,因為這顯示社創組織或正嘗試、或已經成功地向自力經營、永續發展的目標邁進。

參與市場競爭,不論對一般產品或社創產品而言,都會帶來相互較勁、必須不斷提升自我的壓力,否則便容易遭到淘汰。對於著重社會使命、不以營利為唯一目的的社創組織而言,市場競爭著實帶來嚴峻考驗,因為社創組織的營收除需用以優化產品,還得拿來實現其所承諾的使命。

不過,連庭凱卻也從中看見機會。他直言,相較 20 世紀末的市場需求,如今已出現新一波聲浪,呼籲企業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而這也使他相信,社會創新的市場確實存在,是一片廣大的新藍海、有著明確的市場空白點。「世界需要新的經濟模式,與社會、環境相連結,提供更好的社會解方。」連庭凱說。

而帶有社創使命的產品進入市場,不只提供了一個不同的選擇,更在市場中創造出「社會影響力」的競爭場域。當社創產品與其他一般的商業性產品一併陳列、呈現在消費者眼前,無形中便產生出競爭效果,而這也會敦促其他企業開始重視社會影響力。

「這樣的競爭極端重要,因為會不斷迫使企業持續累積產品價值,以面對消費者的比較、檢視。」連庭凱說。

舉例來說,近年來,美國肉品市場出現了對素肉、混合肉的呼聲,因為這些肉品的碳排放量較低,對環境更友善,也可以減少生產端對動物的不人道作為。不少小型速食店開始供應蔬食之後,蔬食商機遍地開花,搶攻速食原本的市場。在這波趨勢下,近期,不僅漢堡王宣布將推出素肉做的「不可能華堡」,連美國最大肉類加工公司 Tyson Foods 也拍板,決議開始販賣人造肉。

社企支持度受挑戰,應「深化影響力」爭取認同

社創組織光譜中涵蓋範圍包含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以及富有企業社會責任之營利公司。根據調查,社創組織以公司佔多數,顯見社創走向商業化、採取社企模式已成趨勢,因此,大眾對其產品、服務的支持程度,便成了社企永續經營的關鍵。

然而,根據本次調查,所有受試者中,認同、支持社企模式的比例,卻較兩年前略為下滑了 3.3 個百分點。

究竟這個現象的背後成因為何?連庭凱觀察,「可信度降低」是社企失去民眾支持的重要原因,也就是民眾開始質疑,社企是否真如自己所承諾地履行使命?除了對於社企產生懷疑,連庭凱也推測,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是民眾認為社會責任本來就是企業應該承擔的。

「大家或許會覺得,這件事情本來企業就該做了,所以不見得非得要去成立一家社會企業來進行,而是一般企業都該在營運中懷抱著社會使命才對。」

綜合上述,我們可以發現,台灣社會對於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標準」提高了——民眾對企業公益作為的深度、廣度,都採取更深入的監督及檢視標準。(同場加映:「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面對檢視,如何提升民眾的支持與認同?連庭凱認為,「深化」公益作為是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在社會影響力上,不應只是單純販賣能帶來社會影響力的產品,而是擴大對自身的使命要求,把營收拿來從事更多具有影響力的作為。

例如,去年登記成為 B 型企業的「台灣潛水」由所在社區大光里出發,藉由軟性溝通,號召社區中的民宿業者一同實踐海洋保育,影響當地經營者的排廢措施。此外,他們也在消費者體驗潛水後,附贈可重複使用的餐具,讓潛水客目睹海中的汙染後,回到岸上便可以身體力行做出改變、在社區內用餐時拒絕一次性塑膠。臺灣潛水從自身服務開始,推廣海洋保育概念;更從社區做起,帶動更多人對於海洋的關懷,如此便是連庭凱口中「深化」影響力的做法。

連庭凱說,如果社創組織皆能如台灣潛水這般,對自我要求提高,不僅更能符合民眾對企業社會責任的期待、提升認同感,同時也能為品牌創造更多價值。「當企業開始探討自己與社會的連結、思考自身的定位,就是加深影響力的開端,而不只是把產品做得更好而已。」

用影響力創造品牌價值,提升消費者支持

除了理念上的支持與認同,如何讓民眾從「精神上支持」轉而產生「行動上支持」,也就是促使其購買社企產品,是商業化之下必須關注的問題。根據調查,超過 6 成的民眾願意推薦社企產品或服務,然而,願意採取溢價購買行動的比例卻不足一半。

連庭凱指出,所謂「溢價購買」,是指產品並不等值,但消費者卻得花費更高金額來購買產品的情形。社會企業的產品價格普遍較高,是因為除了產品本身性能之外,品牌背後的價值也是為產品增值的要素。

因此,如果一項產品具備了充分的價值,便不會讓消費者有溢價購買的感受,而這也是社企可以努力的層面。比方說,B 型企業「茶籽堂」的品牌價值除了產品本身的高品質之外,更包含其深耕社區、復興苦茶油產業的社會影響力。如今,茶籽堂的銷售據點逐步遍及全台,足見消費者的支持度穩定成長。

延續前述「以影響力創造品牌價值」的觀點,連庭凱強調,深化影響力不僅會讓大眾更認同社企品牌,同時也會增加消費誘因。也就是說,社企應該清楚地呈現自身產品或服務的品質與社會價值,提升大眾的理解、進而提升消費意願。

串連民眾關心的議題,加深 SDGs 連結

連庭凱更指出,近年來,關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 SDGs)蔚為國際趨勢,社創組織可將 SDGs 與組織目標連結,成為與大眾溝通的方式之一。

此次調查便根據台灣民眾對於 SDGs 的認知度進行調查,結果顯示,一般大眾關注的 SDGs 前 3 項為「優質教育」、「優質工作和經濟成長」與「消除貧窮」;而社企所關注的則為「優質教育」、「良好健康與福祉」、「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等 3 項。

乍看之下,民眾與企業所關注的指標雖有落差,但連庭凱指出,上述指標之間其實都息息相關。而社創家扮演著關鍵角色,需將企業的使命與民眾關心的議題串連在一起。

「舉例來說,優質工作與經濟成長,還有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這兩件事其實是相互串連的。如果有一家企業能夠負起更多責任,去關懷環境和社會,這些價值也會影響公司的內部氛圍,進而為自家員工提供更好的就業環境。」連庭凱說。

發揚社創品牌,組織合作串連是關鍵

根據本次調查,近兩年來,認識社會企業的台灣民眾大幅增長,相較兩年前 19.9% 的認知度,今年已來到 30.6%,突破新高。連庭凱表示,台灣民眾越來越認識社企概念,強化了社創組織與民眾間溝通的基礎。

不過,調查也指出,缺乏行銷網絡(23.6%)、品牌知名度低(21.5%)以及缺乏消費市場(22.6%),仍是目前社創組織主要面臨的前 3 大挑戰,顯見民眾雖然知道社會企業模式的概念,對於社創品牌的認識卻還有進步空間。

要解決這些挑戰,連庭凱表示,社企、社創組織間的合作串連是關鍵。他說,透過彼此協助、跨領域串連,不僅能夠增加品牌曝光度,也能在影響力上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同場加映:「合作是社會創新的一切」加拿大 CSI 以兼容精神,打造屬於社創者的共享平台

舉例來說,關注優質教育、創新思維的教育型社企「小人小學」,就在近期廣邀不同領域的社會企業投身合作行列,連庭凱旗下的 DOMI 也參與其中,負責為學童提供創新的能源教育。透過這樣的跨域合作,便能借重彼此力量接觸到不同的社群——關心教育的受眾能認識為能源努力的 DOMI、關注能源的受眾也能認識創新教育,雙方受眾也都能因此接觸到另一個重要的議題。

「我認為,這正是社企和一般企業不太一樣的地方。一般企業的營運目標,是要成為市場中最強的那一個,但社企卻並非從純營利的角度出發,而是發現與自身相關的議題,尋找相關領域的合作夥伴。」

連庭凱指出,社企之間的合作模式不再如過去僅是「在商言商」、將獲利擺在第一順位,而是能夠根據彼此的使命微調合作模式。「我覺得這很重要,因為這種對話過去在商場上並不存在。企業也會因此去嘗試更多可能、努力把影響力擴大。」

建立影響力商模,讓 B 型企業協會來幫你

要讓影響力商模深耕台灣,不僅要建立認證模式、協助組織衡量影響力,同時也得從教育著手,讓下一代人才投入社創產業,使影響力商模遍地開花。為了讓影響力商模深耕台灣,亞太 B 型企業協會旗下的 B 型實驗室(B Lab Taiwan)目前正透過不同管道推廣社創價值。

針對社創組織,B型企業協會提供影響力衡量方式,協助企業計算自身的「商業影響力評估」(B Impact Assessment, BIA)分數,將影響力更加具象、數據化。

對於 BIA 分數足夠的企業,連庭凱建議可考慮申請認證、成為 B 型企業。「因為 B 型企業認證是個通過特定標準、全球性的品牌。不但能夠強化自家企業的可信度,也能為自己的影響力把關,如果要走國際市場,速度也很快。」(同場加映: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針對致力投入社創領域的學生,B 型企業協會與輔仁大學、逢甲大學合作,建置「B Academy」產學合作計畫 ,訓練學子成為 BIA 的顧問人才,未來有望進入企業或相關推廣組織,成為社創者,或是提供諮詢服務、助企業深化影響力。

近期,B 型企業協會則舉辦「Business for Good 體驗工作坊」活動,為社創者提供初步知識,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企業經營體質,並找尋改善或優化的機會,走入永續經營的領域。

連庭凱也提及,在全球 B 型企業協會的努力下,他們已向推廣 SDGs 指標的聯合國全球盟約(The 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 UNGC)遊說成功。明年開始,B 型企業認證將首度與 SDGs 連結,企業只要做完 BIA 認證,也能同步獲得實踐 SDGs 成效的分數,作為組織社會影響力之有效證明,有助於組織與不同利害關係人溝通。

鼓勵社企走向規模化、達成長久經營

面對市場機制,社會企業和社創組織欲建立價值、塑造產品的能力深受考驗。除了前面所提,必須竭力深化影響力、串連網路之外,連庭凱也建議台灣社企走向國際化,並導入科技應用,才是長久經營之計。

「國際化的意義,是去思考我們做的事情如何成為別人的資源,以及別人做的事情如何成為我們的資源。因為發生在台灣的問題,有時也會在其他地區出現。」連庭凱說,與國際溝通不但有望拓展市場,對於溝通能力、建立品牌也會有所助益,「因為你必須嘗試用更全球化的語言,去與受眾溝通產品的價值,這會促使企業持續進步、與當代接軌。」

針對科技化,連庭凱觀察,目前台灣社企導入科技的幅度依然不足。「不只是科技化的產品,而是如何借重科技,例如 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業資源規劃系統)等工具,去優化企業內部的營運效率。」

連庭凱表示,他期待台灣的社創組織、社會企業能更重視品牌價值的經營,並透過國際化和科技化的協助,有朝一日邁向規模化發展。此外,他也強調社創生態系合作串連的重要性,「這件事需要非常熱情的人、非常高度地合作。而台灣很幸運,有像是活水、社企流等這樣的中介組織,正不斷透過協力和串連,持續支持社創生態圈的發展。」連庭凱期待,透過完善社創生態圈,台灣的社創組織皆能永續發展、讓影響力更加無遠弗屆。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從《大誌》事件看「共/兼益公司法」在台灣的適用與必要性
>> 永續價值襲捲市場!面對全新消費世代,企業如何實踐品牌承諾?
>> 這是一家好公司嗎?請「BIA」來幫忙,給消費者更透明可靠的品牌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