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走一段不一樣的青春——她用大學 4 年孵育「部落共學」團隊,伴原鄉孩子探索生涯發展

6 月是畢業的季節,是人生進入下一階段的開始。2020 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畢業生面對市場與未來感到更加不安與焦慮。知名企業家比爾蓋茲鼓勵全球畢業生——在這最差的時代,無論你住在哪裡、你的經歷背景為何,你都有或大或小的能力,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在本月專題中,我們可以看到國內外大學生以自身專長與所學解決問題的案例,那些看似微小的力量,都能讓世界變得比以往更加強大。

鳳凰花開,驪歌響起,當所有畢業生還正計劃未來的工作方向,同為畢業生的郭孔寧幾乎每天都埋沒在提案海中,為自己一手創立、專注於原鄉孩子生涯發展的非營利組織「Ibu 原鄉兒少生涯教育協會」(原為 Ibu 部落共學團隊)爭取更多可運用的經費。

社企流/文:蘇郁晴

22 歲的郭孔寧,剛從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特殊教育學系畢業,採訪當天她身穿 t-shirts、牛仔褲,臉上畫著淡妝,踩著輕快的腳步踏入相約的咖啡廳,全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而當她開口提及自己從高中畢業就開始接觸的武陵部落,與從零到一創辦的團隊,郭孔寧彷彿已是一位身經百戰的領導者,少了一絲同齡層該有的稚氣,面對任何事情都相當果斷、很有自己的主見。

郭孔寧出生於平凡的家庭,家中雖然沒有特別富裕,但父母對孩子的任何選擇都抱持支持的態度,尤其母親的教導對郭孔寧的影響尤深。從小到大,郭孔寧從沒聽過母親以一位家長的身份要求她該做什麼事,反之,郭孔寧的母親會向她一一分析事情的各個面向,包括可能碰到的問題、好處壞處等,最後的選擇仍由郭孔寧決定。

這不但培養郭孔寧解決問題的能力與面對事情負責任的態度,郭孔寧也將相同的教育模式帶入武陵部落中。

18 歲誤打誤撞創立「Ibu 部落共學團隊」

高三畢業的暑假,郭孔寧與一群夥伴期望能透過變換生活環境與模式,尋找各自對人生疑惑的解答,一行人來到台東縣延平鄉的武陵部落打工換宿。那時的郭孔寧不曾想過,高中畢業打工換宿的部落,將成為她人生中的第二個家。

起初,為了能和當地的部落小孩們有更深入的交流,郭孔寧和同行夥伴決定以文化差異為切入點,與部落小孩分享彼此在共同生活元素中的不同。比如說,郭孔寧和夥伴們向部落孩子們分享用電生火的方式,部落孩子們教導他們傳統烤肉的生火,其中共通元素就是「火」。這種相互交流、相互學習的模式奠定了郭孔寧與部落孩子們相處的基礎。

有一天,郭孔寧與當地社區協會的課輔班老師聊天,談及自己對原住民文化的研究與對教育的理念時,老師便鼓勵她將理念化為行動、邀請她協助教導部落的孩子們。滿懷對原住民文化與教育的熱忱,郭孔寧立刻點頭答應。

因此,郭孔寧成立了「Ibu 部落共學團隊」,主要的團隊成員有同是北教大特教系的同班同學王翔暉,和就讀台灣大學社工學系的妹妹郭孔勳。他們將陪伴部落的孩子們讀書、玩樂,又或是聽他們分享心事視為己任,與部落孩子們無話不談,雙方相處像是朋友、也是家人,同時也帶領團隊教導他們社會中可能會使用到的技能,例如,訓練表達、問題解決和領導等。

而那年的郭孔寧只有 18 歲,她並非天才,也沒有十八般武藝,但她非常努力,不將年輕視為行動的阻力。她真誠待人,不以他人的既定眼光看待部落的孩子們;她將學校所學的專業帶入部落的教學現場,不以玩樂的心態看待每位孩子的學習;她認真、積極地面對團隊經營中會碰到的課題,不畫地自限,就這麼一手創辦一個團隊,一走就是 4 年。

「其實每位孩子都想被認同、被理解」

進入武陵部落的第二年,郭孔寧接觸第一批青少年。很多青少年的家庭背景複雜,導致他們學習態度低落,也因生長環境迫使他們早早就要面對現實,許多青少年早開始抽菸、喝酒,部落的大人也總視他們為麻煩人物。不過,這些都沒有影響郭孔寧看待這群青少年的眼光。

郭孔寧分享,她在武陵部落中接觸到的第一位青少年,是一位名為「橘子」的國中生。兩人初見面就讓郭孔寧體驗到青少年的威力,「那時,橘子聯合她的夥伴追著我跑、夾擊我,然後一腳踩在我的鞋帶上,讓我從山坡滾 3 圈。」郭孔寧比手畫腳地分享。

事後,郭孔寧並沒有指責橘子,她自我沈澱一陣子後,向橘子說明自己的感受,也和她討論這樣的行為有哪些不對的地方。經過雙方溝通後,郭孔寧才明白,原來橘子只是想和自己親近一些,才做出這樣的行為。後來,橘子和郭孔寧成為非常親近的朋友。

還有一位染著一頭紅髮、總戴著一副顯眼耳環的青少年「烏懂」,曾是一名讓所有課輔老師頭痛的人物,還有人提醒郭孔寧可適時地「放生」這名青少年。

但郭孔寧沒想太多,她以對待其他人的方式對待烏懂,並沒有將他視為不良少年。

之後,郭孔寧更帶著烏懂去參加由實踐大學副教授方信淵發起的「公路上的公民課」——徒步送愛至偏鄉的活動,不斷推動烏懂去做更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為烏懂撕下他人貼上的標籤,一步步帶著他遠離不良少年的封號。「其實他們也想改變,也想被認同、被理解,但大家覺得他壞時,他就會想變得更壞才能保護自己。」 郭孔寧分享。

部落工作假期結束的最後一天,烏懂對郭孔寧說:「謝謝你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好人。」郭孔寧將這句話收藏在心底,成為推動她繼續為部落孩子們盡一份心的動力。

將學校所學專業帶入教學現場——陪伴部落孩子探索職涯

不只成為孩子們的朋友,郭孔寧與團隊夥伴也陪伴部落的小孩與青少年讀書、考試,甚至教導他們職涯發展的相關技能。

郭孔寧發現,部落的孩子們在國中階段幾乎就會決定自己未來的職涯走向,不外乎就是警察、軍人和護士。然而,這些職業都不是部落孩子們的夢想,而是傳統家庭心中的「正當職業」。

為此,郭孔寧與團隊成員設計一系列的課程,盼能推動部落孩子們持續學習,並培養生涯發展所需的技能。

首先,為了引發部落孩子們的學習動機,郭孔寧與團隊成員採用「文化回應性課程」將課堂搬往部落孩子們熟悉的山中進行教學,希望能將學習融入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例如,數學要計算距離,郭孔寧與團隊成員便帶著孩子們走吊橋計算。

接著,為了讓部落的孩子們覺得學習是對自己有幫助的,郭孔寧也發揮自己在大學課堂中所學的專業,為部落孩子設計合適的教學方法。舉例來說,面對部落孩子們課業程度落差的問題,郭孔寧採用北教大特教系課程中的「個別化教育計畫」——讓成績好的孩子協助其他同學完成任務;讓成績中等的孩子嘗試用更多元的方式解決問題;讓成績較差的孩子規劃前往山中進行課程的路線,使他們都能從任務的達成中獲得學習的成就。

不僅如此,郭孔寧和團隊夥伴還為部落孩子們設計生活化的領導力、創造力、問題解決力等課程。以表達力課程為例,Ibu 團隊會引導部落孩子們以電話聯絡有參加部落孩子們與 Ibu 團隊舉辦的活動的參與者,若是孩子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就請孩子們事先擬定草稿並逐字唸出來,練習幾次後,孩子們就能夠自己與參與者溝通。

又以領導力課程為例,Ibu 團隊會要求青少年在團康活動結束後一一向其他部落孩子們分享自己在活動中的表現與成長,盼能不只培養青少年領導別人的能力,也要懂得領導自己——定位自己在這個社群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去年帶的兩位青少年,本來一個要去唸警專、一個要去讀護專。但最後他們一個上了銘傳的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另一個去讀慈濟大學社工系,都是他們自己喜歡的。」郭孔寧談起部落孩子們現在的發展,彷彿是自己孩子的成就般喜悅。

全力以赴,兼顧「老師」與「學生」身份

身兼部落青少年的「老師」以及台北教育大學「學生」雙重身份,郭孔寧一邊奔波於武陵部落,同時對於自己的課業也絲毫不馬虎。

「我大一的時候還有拿書卷獎耶!當時也有打系籃和校隊羽球、當班代、也參加學校輔導類型的社團。但我就是把我玩樂的時間拿來念書。」郭孔寧說。「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本分還是要顧到,至少學科都要過嘛!」

為了兼顧課業與團隊,郭孔寧大一結束後重新檢視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並決定將心力著重放在團隊相關事宜,開始她的提案撰寫人生。

「我大一就開始寫提案了。當時我們確定要好好經營團隊,就打開電腦把所有台灣的基金會、協會的網站點開來,能投的我們就去投。」郭孔寧說。那一年,Ibu 部落共學團隊獲得廣達文教基金會 IDEAS Lab. 創新教育補助計畫、歐都納圓夢計畫、富邦文教基金會青少年圓夢計畫、青發署夢想實踐家競賽、青年志工服務績優團隊競賽共 5 項經費補助獎項。

不僅如此,郭孔寧自覺不懂的事情還很多,剛創立團隊時也沒有什麼人脈,便逐一寄送陌生開發信件給相關領域的前輩們,希望能有機會向他們當面請益 Ibu 團隊的未來發展方向。郭孔寧目前就已拜訪過「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吳靜吉、「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爸、「Teach For Taiwan」創辦人劉安婷等。

「我覺得年輕就是本錢!」每當聊到這些豐碩的成果,郭孔寧總會大笑說著這句話。「因為我們還年輕,若事前有認真做好準備和功課,大家都會覺得很棒。那就要把握機會好好去做。」

與原鄉青少年一同成長,重新找回生命的著力點

郭孔寧從 18 歲開始進入台東縣延平鄉武陵部落,現在已經 22 歲,剛從大學畢業。4 年來,她接觸約 40 位小學生、30 位左右的青少年,目前也正帶領第二批青少年。

「我常常說,我們是一起長大的。」郭孔寧回想起這些年的點滴,感慨地說。幾乎所有大學生的學生生涯都充滿同班同學、社團夥伴等,但郭孔寧的學生回憶中,武陵部落就佔了一大部分。「我 20 歲生日,是人生第一次和一群人過生日,就是他們幫我過的。」

當年郭孔寧接觸的國小生,都已上了國中、高中,而第一批接觸的青少年也都上了高中、大學,「這個陪伴是需要很多時間的,一個孩子需要 4 年你才能看到這樣的結果,我覺得這個互動是很真實的,且讓你覺得很有動力。」

郭孔寧陪伴部落孩子讀書、尋找人生志向,武陵部落的孩子們也教郭孔寧騎摩托車、陪伴她度過失戀的時刻。「我覺得是他們陪我重新找回生命的著力點。」郭孔寧緩緩地消化這些情緒,述說她心底最深層的感動。

將「在地生涯試探系統」推廣至需要的地區

隨著郭孔寧的畢業,原本的 Ibu 部落共學團隊也於今年立案成為 Ibu 原鄉兒少生涯教育協會,郭孔寧預計最晚於 9 月初搬往台東,全力協助原鄉孩子們探索生涯發展。

在團隊營運的這 4 年中,郭孔寧與團隊夥伴們也已重新建立好「在地生涯試探系統」,欲透過部落共享空間培養部落孩子們的自律毅力、合作信任;透過生涯試探實習培養部落孩子的學習技能、職場通識;透過部落巡禮遊程培養孩子們的社區實作能力。

未來希望可以將這套模組轉移至有需求的部落,並希望可以由對當地已有了解的人來進行。「因為我們外人需要花 4 年的時間才能真正了解部落,並看到成效。但我覺得這是可以培養的,若是由原本就了解部落的人進行,可能只要一年就可以做好。」郭孔寧解釋。

目前,郭孔寧已和台東大學簽好產學約,也安排好辦公室會定在台東大學的校區內。面對這即將到來的日子,郭孔寧開心之餘依然帶著一絲緊張感。「今年要先穩定組織啦!我還要先試試看成為一名正職,目前還無法想像!」郭孔寧大笑說道。

致畢業生們:人生沒有準備好的時刻,想做就去做,不要被社會框架限制!

從自組團隊,到成立協會,郭孔寧經歷、學習了很多同齡層的青年們不曾想像過的事。

「我覺得這個社會對有心人的包容度和接受度很大,你想要什麼就直接去問,雖然不一定能取得機會,但也一定能從中學到很多。」郭孔寧整理這 4 年積極搜羅學習資源的感想,並統整出這一句話。

對於那些對未來職涯感到徬徨的人,郭孔寧也建議,絕對不要被社會框架所限制,不一定要一畢業就要急著找工作,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也可以給自己一年的 gap year 去尋找自己想做的事,若是不能接受自己有空白的時間,那就去找實習、打工等。「不用一定要準備好才行動,先做了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然後從做中學!」郭孔寧說。

採訪的尾聲,郭孔寧分享,晚上回到宿舍又要繼續撰寫提案了,但她的語氣中完全聽不出一絲疲倦,彷彿這才是她的休閒活動似的。就如同她總穿著那件左胸口印有一隻山豬、下方印有布農族語「Kulumaha」(回家吧)的 t-shirts,只要是與武陵部落相關的事物,早已是她最甜蜜的日常。

核稿編輯:李沂霖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全台唯一小米種源庫!青年組織「深活共構」,傳承即將消失的部落文化
>> 英國大學生以廢棄魚皮、魚鱗研發新興包裝材料,贏得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
>> 盼讓弱勢就業普遍化!大學生開餐廳「囍歡樂芽」招募身障者,以連鎖店品質打造高標準服務

讓哲學高牆倒下吧!大學生籌辦哲學展覽,邀上百人共同思考自由、愛情與正義

2020.06.17

6 月是畢業的季節,是人生進入下一階段的開始。2020 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畢業生面對市場與未來感到更加不安與焦慮。知名企業家比爾蓋茲鼓勵全球畢業生——在這最差的時代,無論你住在哪裡、你的經歷背景為何,你都有或大或小的能力,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在本月專題中,我們可以看到國內外大學生以自身專長與所學解決問題的案例,那些看似微小的力量,都能讓世界變得比以往更加強大。

台大哲學系大四生杜威儒、謝璿、梁劭羽、陳宗佑,還有 14 位青年夥伴,透過舉辦 DOXA 哲學展,提供大眾「哲學即生活」的思考練習。他們嘗試打破哲學普遍給人們高不可攀、詭辯或是不實用等相關刻板印象。 DOXA 哲學展短短 2 天吸引 700 人次參展,目前核心成員杜威儒與謝璿,決定延續 DOXA 的價值,持續發揮影響力。

社企流/文:簡育柔

「哲學一直是我自己喜歡、想做的事。我想要讓人們知道哲學並不只是辯論而已,而是可以真的應用在生活中。」在杜威儒的眼中,哲學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哲學不問輸贏,思考以及討論的過程便是目的。

而謝璿則有了不同的詮釋:「我一直覺得自己擅長辯論,因而認為自己可以在哲學領域獲得成就。但是,深入了解哲學領域之後,顛覆了原先的看法。」他表示,哲學是一個透過意見交流,彼此互動、探究真實的過程,並非以自己的論點駁倒對方。

大二時期杜威儒、謝璿接續參加教育部「 Young 飛全球行動計畫」及教育部青年署主辦的「青年迴響計畫」接觸設計思考並嘗試發想解方。從中累積的養分回歸到哲學領域, DOXA 團隊漸漸有了雛形。

我們習以為常的意見不一定為真,但是透過交流得更接近真實

杜威儒分享,團隊與展覽名稱源自於希臘文「DOXA」,表示意見、信仰。哲學訓練讓他觀察到,人們的意見,並不一定為真實。他希望人們身上各自不同的意見,可以透過展覽來進行交流,藉此讓彼此討論的主題得以更加接近真實。

此外,杜威儒表示,大眾普遍認為哲學理論與實用之間存在斷裂,是因為哲學給人一種束之高閣、流於辯論的刻板印象。其實,哲學的本質原本就存在於日常生活之中,只是人們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經歷哲學思考的過程,正因如此,哲學教育顯得更為重要,這也是 DOXA 哲學展的策展初衷。

原先只有杜威儒、謝璿與其他兩位夥伴梁劭羽、陳宗佑籌備 DOXA 哲學展覽。杜威儒透過社群媒體,邀請對哲學思考議題有興趣的青年,一起加入籌備工作。原先他預計參與者不多,殊不知社群力的號召超乎想像,小小的貼文最終吸引了多達 30 位年齡介於 15 到 18 歲的自學生、高職生以及高中生報名投入。

杜威儒表示, DOXA 的工作夥伴與目標客群設定在 15 到 18 歲之間的青年,因為在這個時期為生涯規劃的第一個分水嶺,不論是否繼續升學、科系的選定都可能足以影響後續生涯發展。因此 DOXA 希望透過 提供哲學思考過程,讓青年們在進行決策時有更多的思考方法。

透過面試確認彼此對於 DOXA 的目標與認知一致,最後展覽由 4 位大學生、14 位青年共同舉辦而成。

如何展覽「思考」?

生活中有太多必須思考的事情,主題發散擴及生活、政治、正義、經濟等。DOXA 團隊經過收斂篩選,選定 15 到 18 歲的青年此階段好奇、需要且重要的主題,最後歸納出「自由、愛情、正義」 3 大面向。

而展覽場地選在剝皮寮歷史街區,以開放的空間免費大眾入場,期待除了吸引青年,也能盡可能地觸及到年齡層更廣的民眾。

展覽以互動方式進行,每一個展區都有互動小紙條以及展覽牆。參與者可以隨意索取小紙條,寫下心目中對於展區主題的想法與思考,完成後可將小紙條鑲上展覽牆,並觀看其他人對於展區主題的思考。特別的是,每一區的展覽牆,都有附上一個醒目的「嗎」字,提醒所有參展者,那些原本認為理所當然的現象,都值得不斷懷疑、反覆思考。

謝璿分享,有位媽媽帶著女兒走進 DOXA 展,被主題吸引而在展區停留了一陣子。特別是在「自由」這個主題展區,最後媽媽在互動小紙條上寫下「時間讓我失去自由」。

為期兩天的的哲學展吸引共 700 人造訪,呈現經歷不同階段人生的人,對於這些主題而產生不一樣的思考。

兩大難關:金援困頓與學生身份

在籌備展覽的過程中,杜威儒與謝璿表示,最大的兩個難題分別是:資金與身份。

首先,在資金上,由於展覽完全免費入場,籌備展覽所需的場租費用、佈展所需輸出品、宣傳活動都需要額外資金支援。起初杜威儒、謝璿嘗試申請文化部計畫補助,但是以失敗告終。謝璿說,哲學議題難以呈現成果、報酬,這是最大的困難。

「我們很難跟文化部解釋,人們透過思考議題的過程,所獲得的成果是多麽可貴。」也因此其他補助的申請也以類似原因無疾而終。謝璿說,求助無門最後只好申請「家長銀行貸款」,先跟爸媽預支辦展所需款項,未來再慢慢償還他們。

另一方面,有貴人相助也是克服困難的關鍵因素之一。杜威儒分享,過去參與活動結識了南港高中的英文老師林靜君,同時也是 PHEDO 台灣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的秘書長。秉著同樣想推廣哲學教育的熱情,林靜君提供 DOXA 許多關鍵協助,像是協力宣傳招募青年團隊、推薦內訓工作坊師資等。

而在身份上,杜威儒與謝璿認為,以學生身份做任何事情,都是兩面刃。謝璿表示,因為是學生,外界的期待不會太高,不過都願意給予許多協助。當團隊最終成果超乎預期時,獲得的迴響跟肯定則是加倍的。

「大家一開始都很擔心我們,最後變成佩服我們。」謝璿說道。

同樣是夢想,守護與實現方式各自不同

哲學展的成功讓團隊核心成員杜威儒、謝璿有了更多對於 DOXA 的未來想像。

杜威儒表示,從過去他參與哲學相關營隊,再到這次自行舉辦哲學展;從營隊當中學員的反饋與學習,一路到展覽當中參與者給予的熱烈迴響,他觀察到了哲學教育的可能性。透過引介更多哲學方法、哲學思考,能提供學員更多工具來思考人生中的各項重大決策。

未來杜威儒預計申請哲學研究所,接受更多哲學領域的專業訓練;同時,他也將持續經營 DOXA,嘗試以發想課程和舉辦展覽的方式,讓哲學融入更多人的生活中。

對謝璿來說,他守護夢想的方式則與杜威儒有些不同。他計劃先走入業界,充實專業與經驗,目前謝璿正在系統顧問公司實習,他表示這份實習工作對於發現問題與發想解方的專業訓練很有幫助,他期許累積更多養份,再回來壯大這個美夢,目前暫時以兼職方式投入 DOXA 運作。

iLab 孵化器的奇幻旅程

為了讓 DOXA 走得更長久,組織目前正處於建立商業模式的階段。對此杜威儒與謝璿尋求專業協助,評比與詢問學長姐意見之下,決定加入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

杜威儒表示,參加 iLab 跟原先想像有一點不同。原先以為孵化器就是要加速發想商業模式然後開始設法獲利。但杜威儒首先接觸到的是「自評表」以及「設定 5 年計畫」的課題。他表示,進行自評的過程中,的確產生很多自我懷疑,但也能從中思考,讓 DOXA 的定位與模樣更加明確。

謝璿則分享,他從 iLab 中體驗到的是專業而軟性的協助,而非教條式地施壓指導。「當我們有想法的時候可以預約 iLab 諮詢,他們會提供與我們想法對比的實際現況作為參考建議,但並不會逼迫我們做出改變,而是提供一個思考方向。」

杜威儒與謝璿雙雙提及,藉由 iLab 給予的課題與練習,經過諮詢、思考的過程,能更加踏實而清晰地描繪 DOXA 的未來模樣。他們盼望  DOXA 身為使命型組織,能永保初衷、並開創商業模式,讓組織發揮更深遠的影響力。

「沒有什麼事情是白做的」堅定步伐、邁向未來

隨著畢業季將近,不少學子開始思考自我定位、尋覓未來的方向,杜威儒提及「定錨」的重要性,「我覺得首先要思考:『你是否想產生影響力?』以及『你想對誰、產生什麼影響力?』」唯有先認識自己,才不會迷失自己。

而謝璿則表示,「雖然這麼說很老套,但是真的跟賈伯斯說的一樣,我們過去、現在所經歷的所有事情都是一個點,他們終將結合成為線、面,沒有什麼事情是白做的。」

核稿編輯:李沂霖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大學生組隊赴海外取經:致力優化減塑方案,開啟下一代改變台灣的契機
>> 英國大學生以廢棄魚皮、魚鱗研發新興包裝材料,贏得 James Dyson 設計大獎
>> 從一份課堂作業到拯救 20 萬新生兒,Embrace 創辦人:「為一個大於自己的願景而努力,你就能無所畏懼」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