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預防勝於治療!銀髮族組「海馬迴劇團」,走入社區宣導失智預防

2020.10.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銀享全球/文:陳子雲

「我就想要替我們海馬迴劇團以及守護天使做點什麼,把這些人的影響力、生命力傳遞出去。」

訪談快結束時蘭因主任溫柔又堅定地道出她建置社區失智友善網絡 7、8 年下來的願景,期望民眾不再放大失智「症」,而是看見失智長輩「人」的價值。

財團法人台北市立心慈善基金會承辦公辦民營萬華龍山老人服務暨日間照顧中心(以下簡稱:龍老)坐落於萬華夜市旁的大樓,走上 3 樓,各式活動海報張貼於門外,提供附近長輩豐富多元的學習選擇。這裡不僅是長輩服務和集會上課的地點,更是串聯萬華區失智者、家庭照顧者、失智守護天使、失智友善店家的起源地所在。

成立 24 年的龍老,起初並沒有將失智業務納入服務範疇,但隨著服務個案,尤其是獨居老人頻繁出現走失、衣著不整、異常舉止等行為,才讓失智議題逐漸受到重視。然而在當時,大家對失智症的認識還不是那麼熟悉,如何回應與日俱增的失智個案需求呢? 充實自己。這是龍老的回應方式。

2008 年台灣失智症協會在推廣瑞智學堂,希望培養民間單位成為合作辦理夥伴,龍老便派社工前往學習,且日後設立龍山瑞智學堂,從原本社區服務的老人家、疑似症狀的長者、獨居長輩等群體進行招生。蘭因主任看見社工人員日漸掌握失智症狀以及與長輩應對的進步也升起想要進修的念頭,爭取到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簡稱:老盟)舉辦的失智症照護指導員研修訓練進行培訓。

戲劇 + 知識講授 + AD-8 量表,走入社區宣導失智友善

在老盟兩階段 150 小時培訓的過程中,有課程的教授也有實地演練,蘭因主任因此補強了非常多對於症狀的認識、與家屬及民眾的應對溝通,以及資源建置與工作方法等等。其中讓她最有感觸的是:再多的服務都不如往前推一步,做失智預防以及友善支持。

但是失智症這麼生硬的東西,該如何有效地傳達給到社區民眾?就用活潑有趣的方式吸引大家注意力。

蘭因主任應用當初在老盟學習到的戲劇方法,成立龍山海馬迴劇團。藉由每次劇團的聚會讓長輩、照顧家屬、社區大學學生、志工等團員練習肢體、練習聲音,等到每期結束時,就帶著他們走入社區進行展演。

「要創造機會讓他們與民眾互動,減少社區隔離、增加互動友善。失智症雖然是從疾病出發,但是我們不要只看病理,而要從全人的生活模式著眼,找到他們的光譜、有能力的地方,延續原有的能力。」蘭因主任這麼認為著。

除了讓團員在宣導的過程中能參與 15 分鐘的戲劇演出,演出結束後還會搭配 1 小時的失智預防及識能相關講座以及 15 分鐘請民眾現場做 AD-8 量表的橋段。目的在於讓宣導不要只停留在「看表演」,更要觸發民眾對失智議題有所「感同身受」。

一點一滴累積,串聯失智友善網絡

透過每次社區宣導讓民眾進行 AD-8 量表的測試,龍老找到一群對失智友善有興趣且有服務熱忱的民眾,形成守護天使團隊。守護天使每季會聚會一次,一來進行鄰里回報,二來進行教育訓練,學習最新的趨勢發展。這群對失智有敏感意識的守護天使散落在萬華區各個里,各自堅守岡位,又彼此互助交流。

另一方面,因著 AD-8 量表的推動,篩檢出來有失智傾向的民眾後續如何就醫轉介,也就形成另一項專案:失智症社區資源地圖。透過盤點社區的資源,讓同處於失智症脈絡,但握有不同資源的單位,都能清楚自己的角色。對照顧家屬來講,這本資源地圖不但能從病程變化,也就是最初的認知障礙、疑似失智症、確診、到後期重度、臨終時,找到對接的資源,亦能夠在生活照顧面,包含長照資源、輔療性及認知性訓練,安寧臨終的準備等找到對應的資訊協助。

5 年前開始龍老更是積極佈點發展記憶守護站,每年進行兩次 AD-8 量表的篩檢,再扣緊健康中心和共照中心,讓失智友善網絡從頭開始動起來。

做這麼多沒有一項是上級單位要求,但為什麼蘭因主任要做這些?

「身為社工強調人本、友善的在地老化,以及人在環境中的交融感及尊嚴感。這是我工作中很重要的任務。」蘭因主任說道。

將重心放到照顧者支持,讓家屬放心在社區生活

隨著長照 2.0 納入失智者,龍老將原本的失智症早期介入、聯繫網絡等業務進行轉型,將重心放在家屬的支持。「家屬非常的辛苦,能全力支持的地方我一定支持。他們要聚會,我就提供空間;要資源,我就提供講師,但是我們會一起討論主題,一起分享。」

其實從最初的瑞智學堂開始,蘭因主任就意識到在失智者背後默默付出的這群家屬,當失智者在進行課程時,龍老也提供家屬在旁邊喘息的機會。漸漸地,當家屬之間彼此活絡,自己產生領導者,就形成現在非常有凝聚力的一個互助網絡。

另一種家屬支持,是建立失智友善店家,讓失智者能夠在社區自主活動,減輕照顧家屬的負擔。訪談當天蘭因主任也介紹結識超過 10 年、支持失智友善的台北市商圈產業聯合會洪文和理事長。洪理事長因為周遭親朋好友群中有失智者,開始關注失智議題,他希望做的是拋磚引玉,讓其他店家能夠有共識一起參與,達到雙贏的局面。

打造失智友善網絡並不容易,聽蘭因主任分享如何一步步建構團隊、串聯資源,深深感受到她看重「人的價值」,並且凡事親力親為,將每件事情做到好的特質。

全文轉載自銀享全球,原文標題:建置失智友善社區網絡:看見那個人,而非失智症。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雲林虎尾的老藥局,化身銀髮族遊樂園:不只賣藥、賣口罩,更開設 AI 健身房!
>> 以料理傳達人與人間的溫度——名廚江振誠領軍「啊!沒關係啦!」餐廳,與失智長輩歡喜上菜
>> 住進屏東「全齡友善社區」:重新設計沒落的西裝店、理髮廳,讓長者安居、更留住青年

專為力世代設計、史上最盛大的「2020 社會創新嘉年華」,開放免費報名中!
社企流今年度最後一場盛大活動「社會創新嘉年華」,10/31、11/1 在華山文創園區,有論壇、工作坊、社會創新市集等豐富內容。即刻免費報名,還送 100 元市集 coupon 券,渴望在工作中發揮影響力的你,絕對別錯過!
>>>手刀搶票去

我若不在診所,便是在社區患者的家——安寧病房醫師實踐在地終老,成共生社區關鍵推手

2020.10.05
合作轉載

都蘭,一個極早出現人類文明的東部原鄉,卻也是人口消失最快的偏鄉。居民年老病後得被迫離開,如今也是都市高社經退休族的移居首選。曾經,它留不住原鄉年輕人,如今吸引 20 多國青壯年來此旅居。 

城市學/文: 林鳳琪、蔣濬浩

這一切,緣起於在日本找不到認同感的五十嵐祐紀子,以及企圖改變醫療生態的余尚儒,夫妻倆不但在都蘭找到「回家的路」,更打算以宅醫模式築起共生社區,幫偏鄉遊子、退休銀髮、逐夢青年、部落媽媽、在醫院流浪的長輩們,開闢出一條回家的路。

醫師跨出診所,走入社區提供巡迴醫療 

一早,台東都蘭街上仍一片靜寂,都蘭診所醫師賴瑋伶、護理師和志工們,已將「行動診所」化整為零,一箱箱搬上車後,趕往離台東市區約 90 分鐘車程的泰源部落。

趁著診療空檔,主治醫師余尚儒脫下白袍,抓起車鑰匙,趕往患者家。「家屬剛打電話來,患者有狀況,線上暫時無法判斷,看一下較安心,」沿著小路蜿蜒上坡,三合院裡,家屬焦急地站在臥床奶奶邊。「脹氣,暫時沒事了,」安撫家屬後,余尚儒又趕回診所。

都蘭居民都知道,平日,醫師們若不在診所,就是在山上部落,或者在社區某患者家。

都蘭的阿美族語「A'tolan」,意即「開墾過後的砌石之地」,是台灣太平洋沿岸最美麗的村落之一,也是台灣高齡少子衝擊的最前線,連續 10 年人口負成長的失落村。

服務超過 10 年的新港教會牧師劉炳熹悠悠道出,「幾年前,我兒子意外手指撞斷,附近只有內科醫師輪班,無法處理。」「小學今年又有 20 個老師要走,教育資源不足,即使年輕人想回來,也回不來。」「老一輩甚至認為,年輕人返鄉是因為在外面混不下去。」地方創生喊了多年,若根本問題沒解決,仍是徒勞。

直到 3 年前,余尚儒與太太五十嵐祐紀子舉家移居都蘭,失落村的宿命開始出現轉機。

余尚儒原是安寧病房醫生,看盡臨終醫療的荒謬,「居家醫療不便,患者明明想回家,卻被迫躺在醫院,直到剩最後一口氣,才被救護車送回家,」而隨著人口老化,台灣進入「多死社會」,臨終醫療恐拖垮醫療體系。

預見危機,余尚儒夫婦積極尋覓解答,2015 年在日本四國找到解方,唯有協助患者完成「回家」心願的共生社區,才能扭轉危機。

給專業醫療支援,讓長輩安心在家終老 

落實的方法,則是「在宅醫療、在地安老和共生互助」。隔年,余尚儒帶著妻小落腳都蘭,並且成立「在宅醫療協會」。

如臥床多年的阿美族阿嬤,每回從都蘭老家到市區就診,都是漫長又折騰的路,若沒有宅醫幫忙,現在可能還躺在醫院「等死」。

要讓父母孤伶伶在醫院等死、還是「回家」?民宿老闆林明瑾曾痛苦抉擇。父親人生最後一段路,林明瑾只想好好陪伴。她說幸好有宅醫,父親出院回家也不擔心醫療。

分隔多地的手足更因為父親,經常返回台東相聚。「那天,我們一家人都睡在父親房裡,還有第三代,好熱鬧,彷彿又回到兒時,」60 歲的林明瑾回憶。

宅醫猶如一盞燈,點亮遊子回家的路。

離開台東近 20 年的物理治療師鍾泓翊,5 年前父親過世,母親住不慣北部、寧可獨居。他只好桃園、台東兩邊跑。得知余尚儒推廣宅醫,讓他的返鄉念頭逐漸發酵。如今不但能就近照顧母親,物理治療的專長也得以發揮。

另一位志工純真也是阿美族人,因為宅醫才能返家陪母親走完人生。這次她決定不走了,辭去北部工作,打算幫更多族人回到故鄉。

實踐共生社區模式,「四助」缺一不可  

余尚儒分析,實踐共生社區 4 大要件,除了公部門的「公助」,藉由醫療的「共助」,最重要、也最難的是「自助」與「互助」。要做到這,得先串連起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不少高社經退休族選擇都蘭「二地居」,也自發當起診所宅醫志工,「幫診所記帳的是一位金融業高階主管,過去每天經手都是數億元,前陣子義賣蛋糕入帳 3000 元,他說比以前快樂,」五十嵐祐紀子笑說。

回家的漣漪,還在都蘭持續擴散。除了思鄉遊子,前進都蘭的還有渴望兼顧興趣與理想、生活與工作的 Y 世代。

今年,都蘭診所迎來年輕醫師賴瑋伶。脫下白袍,熱愛自由潛水、曬得黝黑的她,就像個時髦的背包客。她原是北部醫師,兩年前,為了最愛的潛水,輾轉苦尋,終於在都蘭找到能兼顧潛水喜好與醫師專業的落腳地。

她直言,比起在大都市醫病疏離感,都蘭人與人之間的互助依存,對她更具吸引力。「薪水大概少一半,但我不在意,對我來說,工作本身就是件快樂的事。」賴瑋伶實踐理想生活,讓學妹看得很羨慕,也喊著想來都蘭行醫。

都蘭,從此不再是留不住醫師的偏鄉。診所從原本僅余尚儒一人,擴展成 10 幾人的團隊。

從未離開過都蘭的蘇惠雯,從清潔人員做到管理員。會說阿美族語、閩南語與國語,如今是診所重要樞紐,不少部落媽媽被她感召、幫忙推廣。余尚儒形容,像蘇惠雯這樣在地原生長出來的「互助」,才是最強韌的共生連結。

日籍「醫生娘」扮推手,在台找到歸屬感  

另一位關鍵推手,是帶領志工與部落媽媽的醫師娘五十嵐祐紀子。來台之前,她曾是「找不到家在哪」的日本姑娘。

「在日本,女生就像聖誕節蛋糕,學歷再高,能力再強,24 歲沒嫁出去,一過期,就不會有人買了。」五十嵐祐紀子一度自我懷疑,擔心若沒踏入婚姻,會被社會視為魯蛇。

她輾轉來台,在台灣生活的自在與認同感,讓她備受衝擊。「30 歲的女生可以自己去看電影,自己去速食店吃飯,自己逛街,不會有人用異樣眼光看她。」「去菜市場買菜,就算什麼都不懂,也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歐巴桑都很熱情,幫我很多。」

她決定留下來,隨先生一路從嘉義、到都蘭。曾被台灣歐巴桑「救贖」的五十嵐祐紀子,也決定發揮自己的歐巴桑力量,串連社區網絡。

蘇惠雯透露,巡迴診療時,醫師娘比誰都投入,廁所衛生紙滿了,她第一個跑進去掃。決定做蛋糕義賣,籌措《回家~在宅醫療是社區的好夥伴》電影公播費,五十嵐祐紀子厚著臉皮挨家挨戶推銷。沒想到短短幾天就成功募資,讓電影能在東河鄉一帶播映。

帶著自己的故事,五十嵐祐紀子與余尚儒在台東都蘭實踐共生,希望翻轉這裡凋零的命運。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在台東挨家挨戶探訪的「宅醫」,替年輕人找回家的路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這裡沒有專家,只有 100% 的信任——讓被社會拒絕的靈魂,在此互助共好
>> 人生尾聲的唯一任務是過得快活:日本安寧機構「和諧之家」裡沒有 SOP,只有注重溝通的照顧服務
>> 在家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醫生娘創辦「卡桑之家」,使末期病患自在終老

專為力世代設計、史上最盛大的「2020 社會創新嘉年華」,開放免費報名中!
社企流今年度最後一場盛大活動「社會創新嘉年華」,10/31、11/1 在華山文創園區,有論壇、工作坊、社會創新市集等豐富內容。即刻免費報名,還送 100 元市集 coupon 券,渴望在工作中發揮影響力的你,絕對別錯過!
>>>手刀搶票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