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帛琉旅行攻略:想獲得用錢買不到的旅遊體驗,只要夠永續就行!

2022.08.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隨著國際疫情逐步解封,台灣友邦帛琉也在 4 月向打滿疫苗的旅客開放國境。駐台長達 8 年的帛琉大使歐克麗(Dilmei Louisa Olkeriil)在專訪中,向台灣遊客推薦帛琉必訪景點,期待在「旅遊泡泡」的基礎上,台帛還能再強化交流關係。

城市學/文:傅莞淇

在 2021 年,帛琉曾是唯一回台不須隔離的國外旅遊目的地。加上兼打疫苗的吸引力,全年招待了逾 2500 名台灣觀光客。比起疫前,這數目雖然幾乎打了2 折,但已撐起帛琉 2021 全年近半的旅客量。如今,帛琉對打過疫苗的旅客解禁並放寬相關限制,也再度向台灣民眾招手。目前,由於機票價高、航班少又常取消等因素,上半年前往帛琉的台灣旅客人數還未達百。

帛琉駐台大使歐克麗(Dilmei Louisa Olkeriil)認為,台灣與帛琉人民的性格上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善良、好客,也期待雙邊能在旅遊、教育等面向上,有更深入的交流。

全球首見獎勵「永續行為」的旅遊 App

旅遊業是帛琉經濟的重要支柱。在疫前,全國約 1/3-1/2 的 GDP 是來自旅遊產業。也因此,疫情對這個人口約 2 萬的島國帶來嚴重的經濟衝擊。

但帛琉人絕非盲目地追求經濟成長,更不會以賴以為生的海洋環境作為交換。歐克麗解釋,「我們希望我們的島嶼獲得發展,但是要以一個不會傷害到環境、也不會太快改變既有文化傳統的速度進行。」在 4 月主辦「我們的海洋大會」(OOC)時,帛琉宣布了一項新計畫,顯示在面對後疫情的旅遊法規環境中,帛琉守護生態的決心不減更增。

帛琉推出的新 App「Ol'au Palau」,號稱是全球第一個以遊戲積分的方式,鼓勵永續旅遊的平台。註冊後,每當使用者作出一件對當地環境負責任的行動,就可以獲得積分。

例如食用永續來源的海鮮、拜訪博物館等文史景點,或選用不傷害珊瑚礁的防曬乳等。這些積分可以換取一般旅客用錢也買不到的獨特旅遊體驗。依照使用者偏好,這可能是與當地社群長者一同晚餐,或是在本地人才知道的私房釣魚點垂釣、在秘密洞穴游泳等。這也有助於吸引人們延長旅程天數。旅客可在前幾天累積積分,再留幾天分次兌換,更深刻地體驗當地文化。

生態保育的千年傳統,資源留子孫

在保育海洋的恢弘野心上,這不是帛琉首個「全球第一」的紀錄。

多島組成的帛琉總土地面積不到 500 平方公里,但經濟海域(EEZ)超過 60 萬平方公里,且高達 8 成為不可捕魚、採礦的國家海洋保護區。EEZ 全境更是全世界第一個鯊魚保護區。

2017 年底,帛琉推出世界首見的「帛琉誓詞」。所有旅客皆須在護照上承諾不會傷害環境,方可獲准入境。據報導,帛琉誓詞的概念是在 2015 年萌生。當時,在中國旅客數目顯著增加的驅動下,年度總旅客人數來到 16 萬之多;是全國人口的 8 倍。當地民眾感到生態遭逢壓力,尤其是不懂得如何保護脆弱的島嶼生態的觀光客,帶來的長久性傷害可能超過一時的經濟利益。

歐克麗解釋,帛琉有著許多保育法規,人民也相當遵守,這與當地傳統習俗有關。帛琉先祖遵行稱為「BUL」的捕魚禁令,已經有千年傳統。人民會停止在特定地區捕魚一段時間,讓生態得以復原,往後也才能繼續捕得到魚。在文化習慣上,帛琉人也總是記得保留一些食物給同伴,不會獨自將食糧消耗殆盡。歐克麗表示,生態保育的成功,部分是來自於「我們原本就習慣如此」。無論公、私領域,保育海洋已是帛琉人民的共識。

官方不僅透過法規保護特定魚類的捕撈與出口,許多開發建設都需要經過環境品質保護委員會(EQPB)的審查才可放行。在民間,如帛琉保育協會(Palau Conservation Society)等團體也推行許多宣傳活動。

歐克麗舉例,協會曾在當地學校宣傳「海龜是我們的朋友」的保育行動。這簡明易懂的口號相當有效。許多當時的學童長大成人後,也拒絕食用海龜,還會對父母說,「別吃海龜,牠們是我的朋友。」

由於保育觀念深植民心,帛琉的海洋保育步伐開展得夠早,這也為當地的觀光業累積了更多資源。除了超過百種的鯊魚與魟魚,歐克麗指出,在帛琉浮潛,能夠看見許多其他地方看不見的魚種。「帛琉很幸運。」歐克麗說,「因為我們的法規制定得早,在還有(這些)魚時就開始保護牠們。」

疫後再出發,盼台帛合作創新機

歐克麗特別推薦的帛琉景點,分別為洛克群島、其中知名的鹹水湖「水母湖」,與有著大型硨磲貝的干貝城。除了海洋觀光資源,帛琉也保留了二戰時期美日交戰的軍艦、飛機遺骸,對歷史迷亦有獨特吸引力。例如以太平洋戰爭中的「貝里琉戰役」知名的島嶼貝里琉。

歐克麗透露,稍早與帛琉簽訂了海洋文化與永續發展合作備忘錄的澎湖,希望能參考帛琉擴大海洋保護區的經驗。貝里琉則期盼能學習澎湖的供水系統管理,亦加強農業方面的交流。

2015 年以來,中國旅客的劇增與隨後的流失,為帛琉帶來了考驗。但這或許也成為帛琉更加篤定邁向高價值、低衝擊的永續旅遊型態的轉機。

新冠肺炎疫情經驗,不僅讓許多人產生補足兩年封鎖的「報復性出遊」的動力,也使得人們更勇於跨出舒適圈。再加上生態永續的意識提升,南亞、太平洋島國等景點成為坐擁相關資產的理想目的地。教育背景出身的歐克麗期待,在旅遊之外,也能有更多教育層面的交流。目前台灣是許多帛琉學生進修的目的地,而帛琉也能成為台灣學生學習潛水、練習英文的理想地點。

「這些台灣學生們也可以與當地家庭同住,有機會真正地認識我們的文化。」歐克麗說,「就像帛琉學生在台灣所做的這樣。」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大使推薦必訪景點!帛琉開國境用永續旅遊 App、護照誓詞捍海洋

延伸閱讀
>> 入境不丹需收「永續費」,漲幅竟比機票高?
>> 疫情重創全球旅遊業!觀光類 B 型企業卻以這些行動逆勢成長
>> 菲律賓小漁村如何揮別「大馬桶」之稱,變身百大綠色景點?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Patagonia 等時尚品牌為何放下永續光環?

2022.08.18
合作轉載

在 ESG 當道的現在,Noah、Ganni、Patagonia 等,以「永續時尚品牌」自居的先趨,為何陸續撕去「永續」標籤?他們有哪些經驗值得借鏡?本文就時尚產業的經營面與消費面進行探討,並綜合此兩面向,帶出品牌在 ESG 傳播上應該注重的層面與風險。

CSRone/文:鍾筱敏

時尚產業以惡劣的工作條件和破壞環境聞名,根據環境倡導組織 Stand.earth 2020 年的報告,服裝產業是氣候危機的主要肇因之一,因此許多時裝品牌相繼訂下永續(sustainable)目標,甚至自居「永續時尚品牌」。但在此同時,Noah、Ganni、Patagonia 等致力於環保與勞工權益的服飾品牌,卻陸續在官網或媒體投書,表示將不再以「永續品牌」自居。不禁讓人好奇,為何這些品牌反其道而行?

品牌為何撕去「永續」的標籤?

紐約街頭品牌「Noah」由 Supreme 的前創意總監 Brendon Babenzien 自立門戶所打造,在 2018 年即以「我們不是永續公司(We are not a sustainable company)」為題發布新聞稿。內容除了提及品牌在包裝與產品材質做的環保努力外,也承認這份努力的先天限制。Noah 在新聞稿中表示:「永續服裝公司並不存在。真正的永續,代表著倒轉一個多世紀以來的服裝消費與生產趨勢,回到工業化與全球消費經濟崛起前的模樣。」

而以永續材質著名的丹麥設計品牌 Ganni,也在 2021 年的永續報告中指出,「我們並不自認是個永續品牌,因為時尚的核心即是以不斷地創造新鮮感與消費為基礎,而這和永續發展的概念相互矛盾。」

在這波行動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成立於 1973 年,一直以環保形象著稱的戶外服飾品牌 Patagonia,其環境行動與倡議主管 Beth Thoren 竟在 2021 年 COP26 舉行的同時,於《Fortune 財富雜誌》發表投書,表示 Patagonia 不再使用「永續(sustainable)」一詞。

Beth Thoren 在投書中表示,雖然 Patagonia 承諾在 2025 年以前達成全產品使用可再生或回收的材質製作,但經過數年努力,目前這樣的材質僅佔全產品的 68%,顯然這個比例仍然不夠。除此之外,Patagonia 也意識到——大規模植樹、購買二氧化碳排放權等「碳補償(carbon offsetting)」,目的為抵消自身溫室氣體排放,以達成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就長期來說,其實是個永續假象,因為企業所製造的碳足跡仍然存在。

Patagonia 另亦提及,目前所遇到的最大困難,在於高達 95% 的二氧化碳排放來自供應鏈,而 Patagonia 的供應鏈亦同時服務其他更大規模的企業——因此單靠 Patagonia 一間公司能對供應鏈產生的改變並不大。雖然 Patagonia 在意識到這個問題後,試圖透過其他方式來影響生產線,但在努力的同時,品牌也認為有義務未來不再以「永續」的形象誤導消費者,以避免漂綠(greenwashing)。

從務實的角度來看,上述 3 個品牌了解到品牌永續困境,並誠實面對的同時,也不免令人擔心,時尚產業是否在永續變革的浪潮下,面臨無法突破的困境?

永續與時尚產業核心商業模式的矛盾、碳中和的實質意義及供應鏈的影響力等等議題;又或這些品牌將於此拉開與永續的關係,放棄發展永續商業模式?借鏡這幾個時尚品牌褪去「永續」用詞的案例,筆者下述將就先經營面與消費面探討時尚品牌可能面臨的問題。

經營面:產業原罪不克服,永續品牌路途遙遠

時尚業是僅次石化業的高污染產業,每一年的碳排放量佔世界總碳排的 1/10,比起運輸業的空運與航運相加碳排還多。而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丟棄的商業模式造成越來越高的環境負擔,甚至帶來不可逆轉的破壞。直至 2019 年底,時尚產業的碳足跡仍是有增無減。

在環境倡導組織 Stand.earth 的報告中,明確指出,服裝產業在永續面向最困難也影響最大的問題為:

  1. 製造服裝的供應鏈,仍然依靠煤炭發電和供熱。
  2. 97% 原始材料皆由石化燃料製成,因而增加對石化燃料的需求,造成更高的碳排放量。
  3. 快時尚以廢為產的商業模式,加速了消費者的消費行動。
  4. 龐大的全球時裝供應鏈,運輸過程仍高度依賴重污染的航運。

作為代表性的戶外裝備製造商,Patagonia 成立之初即將永續概念全面融入企業 DNA,將核心使命定位於拯救地球,同時也是眾多強烈反對美國前總統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公司之一。再看看其官網所揭露的訊息,幾乎都與地球永續有關。然而,這些都敵不過 Patagonia 對於石化燃料合成材料的依賴程度,重度依賴石化產業,是時尚產業必須共同面對的永續課題。

在永續資訊揭露透明的要求日益增高之下,企業為實踐 ESG 如果沒有清楚地發掘在供應鏈中碳排隱藏的位置,就不可能完整評估實現氣候目標方面的進展。Patagonia 是從定期公開其溫室氣體排放量、能源需求以及與整體價值鏈中可再生能源採購和使用相關細節,同時發布最新供應商名單的領先品牌,進而了解達成減排與使用可再生能源承諾的困難,故而主動將品牌形象撕去永續的標籤,避免漂綠風險。

消費面:消費者對時尚品牌永續作為與道德承諾關注度日益升高

COVID-19 疫情期間,時尚界在面臨衝擊和不確定性中,卻給環境議題帶來了新的希望。根據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於英國、德國針對 2000 多名消費者進行的時尚消費調查顯示:有 1/3 的受訪者表示,降低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變得更加重要;而  88% 的受訪者認為應對於減少污染付出更多關注。

在日常實踐中,消費者已經開始相對應地改變行為。在該調查中,有 57% 的人已經調整生活方式,以減少對環境的影響;超過 60% 的人表示對於回收和購買環保包裝產品不遺餘力。

在此期間,歐洲消費者也深化了對永續發展的參與度,他們希望時尚業者採取負責任的行動,並考慮其業務發展對社會和環境的影響——意謂著消費者將更深入了解品牌在防止地球暖化與永續行動力的落實行徑。

同時有 67% 的人認為,時尚產業是否使用永續材料是影響購買與否的重要因素;另外,即使消費者了解時尚產業發展的困境,仍有 63% 的人認為品牌應繼續努力促進永續發展。另外,接受調查的消費者也希望品牌在 COVID-19 疫情期間照顧好員工以及亞洲的廉價勞工,這凸顯了消費者重視品牌保持道德承諾的必要性。

品牌如何面對 ESG 永續傳播?

SDGs 建構了防止地球暖化與未來美好生活的指標,但是推動的過程卻要面對許多的未知,需要不斷地學習與修正;企業在永續轉型與創新的路程上,也可能是好事多磨、大費周章。上述 3 個時尚品牌就是在實踐路途中發現問題,並誠實面對產業困境,但並不妨礙他們在永續道路上的持續努力,像是 Patagonia 就在碳排與永續採購上的資訊已然更加透明化。

以下提供品牌面對 ESG 永續傳播的 3 個思考方向:

  1. 了解企業或品牌在 ESG 發展的目的:ESG 涉及的範圍非常廣泛,從碳足跡、勞工政策到治理等,涵蓋在 SDGs17 項目標 169 項細項目標內。品牌操盤者必須了解企業如何看待 ESG 發展——是從永續發展的角度出發,還是面對法規的步步逼進,而不得不為之。清楚目的之後,至少可以避免漂綠的風險。
  2. 確認企業在 ESG 目標實踐的可行性:品牌於 ESG 的傳播,必需要確保企業 ESG 的承諾能夠實現。上述先趨品牌,從一開始大膽設定目標、積極投入,逐步發覺受限於產業特質與創新的商業模式,因而在傳播面向轉趨保守,而經營面則更為務實地面對可能風險,這部份的經驗值得參考。
  3. 了解利害關係人的認知與期待:經過 COVID-19 疫情席捲全球,利害關係人的態度已然全面轉變——根據國外資料顯示,與二戰後嬰兒潮世代相比,千禧世代和 Z 世代對雇主的態度截然不同,員工開始要求有目的工作,希望資方在社會問題上採取強而有力的立場;消費者則更關注企業與品牌在永續發展上的參與度與實踐度。另外,董事會的任務也不能只是重視公司獲利策略,更要同時引領企業發展 ESG 永續轉型計畫,這些都是發展 ESG 傳播策略需要面對的情勢。

ESG 的法規與倡議團體的監督將會愈來愈明確與具體,品牌在永續傳播時,溝通內容必須更貼進具體實踐進度與成效;同時風險的揭露與控管也要並進。品牌不再使用永續(sustainable)一詞,不是放棄 ESG,而是更謹慎精確面對 ESG 的溝通。

全文轉載自 CSRone,原文標題:Patagonia 等時尚品牌為何放下永續光環?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在時裝設計師腦袋中嵌入循環經濟 DNA
>>125 家時尚產業每年減碳 300 萬噸 CO2 當量
>>英國新創打造未來服飾:曾用諾貝爾獲獎材質製外套,現要將退役消防裝備變毛衣
>>二氧化碳製衣術!姐妹創業盼降低時尚業污染
>>從鈕扣到面料都採單一材質,台灣品牌「FYNE」打造可不斷循環的環保服飾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