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Ashoka U:改變者的校園

2013.07.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編譯:吳佳穎

近來媒體常報導大學生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且無法擺脫草莓族的標籤;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讓許多家長已經漸漸改觀,與其一味追求學歷,倒不如擁有一技之長,讓孩子轉向技職教育的懷抱。

追根究柢,填鴨式教育讓孩子只知道考試拿高分,而熱情和興趣卻被壓抑,到了大學也不知自己所求為何,才是最糟的結果。目前大學教育面對的問題,除了學費高漲、資源不均、教學品質參差不齊外,許多大學意識到,目前的經濟模型、企業經營模式、知識傳遞系統及價值判斷等等許多存在已久的觀念,正面臨巨大的挑戰,而社會企業正是此時勢下誕生的創新經營模式,高等教育因應時勢轉型是必要的,也是近年來常被討論的主題之一。

根據調查,70%的大學生表示工作是否能對社會產生影響力,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如果學生帶著滿腔熱情及強烈求知慾的狀況下求學,可想而知的是,這樣的學習成果加倍,且影響力也可獲得加乘效果。大學教育應訓練學生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建立資源分享的社群網絡及培養互助合作的習慣,他們所需的是一種文化氣氛的轉變,一種突破框架的勇氣,而這是一般傳統學校無法提供的服務。

Erin Krampetz和Marina Kim在2008年創辦了Ashoka U,一個透過類似建教合作的方式,將大學校園轉化成社會創新的育成中心,也就是「Change-maker Campus」。

 

 

想要申請成為Ashoka U的合作單位,得經過一連串嚴格的篩選過程,評選委員們不只看重該大學是否有創新的表現,同時也評估他們是否有潛力推動變革。每個學校都必須證明,不論是面對老師或學生、在校內或校外、課堂上或下課,都需充分地貫徹並實踐社會企業的理念。每個學校都有一位總指揮,負責監督管理整個社群,確保團體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並整合校園及外部的所有資源。針對學生的篩選,則希望能找到有潛力的學生,用熱情與知識,解決社會問題,積極地面對阻礙。

Ashoka U也和企業合作,例如ThinkImpact。這專案提供了八周的暑期訓練課程,讓大學生們與非洲當地社區接觸,學習如何找出當地的需求並發想解決方案。著名的西北大學和聖地牙哥大學也都有學生參與,也能從這門課程中獲得學分。這些企業們把Change-maker Campus視為研發部門,樂見他們利用現有的科技與知識透過創新,來解決社會問題。

今年二月的Ashoka U Exchange論壇,展現了Ashoka U與多家大學院校合作的成果,許多學生、老師、管理者與社會企業家齊聚一堂,分享社會創新的想法以及夢想中的未來的發展方向。Ashoka U帶領著一群期許改變世界的莘莘學子,透過熱情的激盪,無私的分享資源與人脈,能在大學時就擁有這一段關鍵性的學習歷程,並在未來將所學發揮,賦予大學文憑開創的價值。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源源不絕的社會創業力:南韓的啟示

編譯:林慧欣

編按:Ashoka是個促進優秀社會企業家交流的國際組織,希望透過此網絡解決世界上迫切的社會問題。自1981年創立以來,Ashoka成功塑造出近3000位出色的社會企業家(Ashoka Fellows),提供他們生活津貼、專業諮詢,還有遍佈70國的同儕人脈。Ashoka在社會創業的領域十分知名,並以「人人都是改變家」為宗旨,鼓勵任何關於社會創新的點子及行動。Ashoka Fellows用熱血與抱負激勵身邊的人,證明每個平凡的人都可以搖身一變,成為「改變家」。本文作者為Ashoka計畫韓國區的負責人Sunyoung Park,以她的經驗與歷練,分享她對於社會創業的觀點。全文以作者第一人稱口吻改寫。


圖片來源

一般人熟知南韓可能是因為Psy大叔的「江南Style」,或是我們與北韓的劍拔弩張,但卻甚少人知道在亞洲,南韓的社會企業算是很發達的。

面臨日益升高的失業率及福利負擔,南韓政府殷切地期盼社會企業能創造出更多就業機會,以及提供弱勢族群更全面的照顧,因此在2007年通過了《社會企業推動法案》。自此之後,有超過700家社會企業以及1700家籌備中的社會企業通過認證,並得到政府在財務及其它方面的支持。政府也鼓勵年輕人創立社會企業,而不要一窩峰擠往大企業的窄門。

最令人訝異的是,雖然南韓在社企的領域起步較慢,前途卻無可限量。我指的並非韓國人天生就愛冒險、愛創業,也不是有其它國家的經驗可參照,而是因為大多數的韓國人都體悟到,單靠政府去解決掉堆積如山的社會問題,是很不切實際的想法──尤其當多數社會企業在政府停止補貼後,都陷入了營運困境。

既然參與政府主導的方案不一定可行,民眾轉而想創造一個沒有政府參與的社會企業生態系,引進政府以外的參與者。例如,私人投資者負責提供資金,學校方面負責教授社會創業的技能,企業則負責提供服務。

但要讓這個生態系變得更有效率,它必須能夠隨時適應問題內部及外部的變遷。社會問題本身就很複雜,特別當它隨著環境改變之後,會變得更複雜。我們需要多元的人才,才有辦法跟上每一個複雜的、變幻的社會問題。如果我們只專注在眼前最迫切的問題,不用多久它就會與社會脫節,甚至變得過時,因為當新的問題浮現時,往往也會連動到舊有的問題。

這也是南韓面臨到的切身之痛,因為南韓變遷速度太快了。我的祖母今年90歲了,她所見證的南韓歷史,在別的國家要花好幾世紀才能完成:先是殖民,再來是戰爭、工業化、軍事獨裁的崛起與沒落,繼而發展出成熟的民主政治。還不只如此,南韓的躍進仍是現在進行式:這個國家現在是全世界家用網路速度最快、無線寬頻覆蓋率最高的國家。

如果說社會創業精神最終是為了解決社會以及環境的問題,南韓最好的機會就是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社會企業生態系,也讓人民練就一身解決問題的好本領,讓問題能一勞永逸。

為了傳承這種精神,我們必須對社會創業抱持不同的看法,它可以是一個職涯的選擇,也可以是一種社會的進步。這意味著,需要建立開放的教育體制,讓下一代練習解決社會及環境的問題;同時,企業要多雇用這種新型的人才,並調整公司的組織文化以適應本質上的改變;最後,整個社會意識到這種改變,並發展出成功的社會企業作為標竿,以鼓勵更多人加入。

去年我有幸認識一位了不起的學生Juwon Lim,她在九年級時發起了「Hopen Project」,鼓勵其它學生捐出多餘的文具,並透過國際性的組織送給買不起文具的孩童,而現在在南韓已有24個學校參與此計畫。我認為我們該著眼的,不是Hopen Project是否是個可獲利的社會企業,或它是否讓Juwon晉身為專業的社會企業家,而是在於:每個像她一樣普通的民眾,是否都能在職涯中發現改變這個社會的契機,並願意跨足去嘗試。


資料來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