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黎明昇起

2012.11.21
瀏覽次數:

編譯:賴菘偉

編按:原文為「How to Change the Wolrd」(志工企業家,天下遠見出版)一書的作者David Bornstein所撰寫之文章。David Bornstein另著有「The Price of a Dream:The Story of the Grameen Bank」、「Social Entreprenership: What Everyone Needs to Know」,同時也是專門報導社會創新的網站dowser.org的創始人。


現今的新聞媒體大多專注於問題本身,而非創新的解決方式。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後,我們更發現黨派間的仇隙,阻礙了彼此的合作;政治活動的花言巧語,讓人誤以為非得在政府及商業中做一個選擇才能解決社會問題。但事實並非如此,現在一些解決社會問題的創意都源自於一般人,這些人只是單純地想解決問題,卻往往得到令人驚豔的結果。

這樣的光景是突然發生的嗎?如果是,為什麼會發生呢?

世界上,有些人建立了充滿希望與熱情的組織。在企業領域稱他們為「entrepreneur」(創業家)。當他們的角色慢慢被人們理解,社會上就開始有一連串的行動幫助他們成長茁壯,例如立法創新股份有限公司的概念、創造新的財務工具如I.P.O.(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債卷、創投基金等,甚至是管理顧問以及商學院設立等知識的創新。

在社會領域,幾十年前我們稱這一類人為「人道主義者」或「革命家」,代表人物有Dorothea DixGifford PinchotAsa Philip Randolph…等。一直到最近三十年,甚至是最近十年,「社會創業家」急速增加,我們才逐漸理解他們在社會變遷的角色並且開始研究他們。

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這些改變呢?

由於女性運動、政治自由、教育的普及、開發中國家的中產階級增加…等等因素,上個世代已經大幅增加了有能力改變世界的人數;加上世界快速變化及資訊的革命,讓越來越多人了解到傳統的組織,特別是政府及企業已經無法解決一些環境上、經濟上、教育上的問題。正如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所說:「在充斥著變動的世界中,每天都面臨危急存亡的關鍵。想生存就必須創新!」

如果我們想建立一套系統,來解決這些複雜又不可預期的問題,要如何做呢?

我們可能會試著尋找散落在各社群中的領袖人物,然後幫助這些人儲備領導技能、想法及資源,讓他們能有效率、正向地改變社會。Ashoka(阿育王)的創始人Bill Drayton說:「如果我們希望解決這些前所未有、快速增加的問題,少數的中堅份子應該告訴大家如何更積極地改變世界。」

大約三十年前,Drayton在印度、印尼、巴西…等地發現許多想改變社會的人,這些人捨棄了過去利用政治參與及行動建立組織來解決問題,反而使用創新的教育方式、新穎的脫貧工具(如窮人銀行)和別出心裁的環境保護策略來解決社會問題,更進一步翻轉了政府政策及社會陋習。

從此,「社會創業」成為一個全新的領域,近十年,甚至被廣泛的引用(註:根據Nexis公司的調查,「社會創業」一詞在2001年時,只有389篇報導,到了2011年卻有超過3000篇的報導)。曾著作社會創業教育資源相關書籍的Debbi D. Brock表示,2002年社會創業的相關課程還不多,但到了2008年,有超過35個國家,350位教授或學者正專注於這個主題;校園中,社會創業的社團或會議變成一種風潮;商場上,甚至有因應社會創業的新財務體制在成型;近五年來,政府也逐步制定管理這些社會創新的新法規。

但是,眾人的關注也讓人對社會創業家在做什麼產生疑問。原因在於「entrepreneur」一詞在過去等同於「businessperson」,這好像暗示著這些社會創業不過是另一種名為「使用商業的技巧及工具來解決社會問題」的商業行為。然而深入了解的人會瞭解,社會創業家最大的強項不是建立一個販賣商品或服務的新創事業,而是用全新的架構來「連接人群」,幫助人們可以更有效率的一起工作,進而影響他們的職涯甚至整個人生。

Skoll Foundation的總裁Sally Osberg說:「社會創業家擅長於凝聚人心。」過去她認為社會創業只是個人行為,對改變社會現況提出「破壞式創新」的觀點;但近來她發現「社會」這個字顯示出社會創業家的創業目的及工作方式的特性。換言之,社會創業家不只追求成功的結果,而更著重「共同努力」的過程。Sally認為這種不論稱為「團隊合作」或是「取得共識」的模式,在黨派對立分明的現在更顯重要!

Echoing Green的總裁Cheryl Dorsey也有同感。她說:「社會創業因著傳遞充滿希望的訊息而受到注目,講述社會企業有時就如同講述偉人事蹟一般,令人心生嚮往。但其實社會創業家更重要的本質是「凝聚眾人」之力,並且用嶄新的方式來解決社會問題。」

事實上,我的觀察也是如此。一位大學生發起的LIFT組織就是最好的例子。LIFT聚集數千位自發性參與的學生,與需要幫助的人建立關係,解決貧窮問題,顯示以人為出發點的社會安全網絡是可行的。其中有許多自願參與的學生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有能力可以解決問題並幫助人們改變生活,而這樣的特別經驗也改變了他們自己的人生。

Asoka(阿育王)的創始人Drayton說:「社會創業家就像一塊磁鐵,吸引當地想改變的人。因為他們是大家的榜樣,其他人可能會說,如果他們能做,我也能做,而當他們成功時,常常就會在當地引起一股新風潮」

三個世代以前,美國政府利用立法來解決許多不公義的事情,例如規定一週四十小時的工作時間、最低薪資標準、住宅規範…等等;在教育、健康、環境方面,也有很多新的規範因應而生。然而時至今日,當社會問題越來越複雜,我們的難處是如何重新建構一個創新的方法,解決這些問題。

社會創業充滿了不確定性,但同時也是個很大的機會,特別是現在全球充滿著有利於社會創業的氛圍。而要如何找到、集中、培養、規範這數百萬有潛力改變世界的人才,讓他們能為世界做好事?這不僅僅是未來社會創業家的課題,也和政策制定者、公司主管、教育家、父母和我們自己息息相關。因為我們多半不了解自己擁有改變世界的潛能,當發現自己有能力改變世界時,可能會驚訝萬分。正如小王子的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ery所說:「一件小事就可能喚醒我們心中完全不同的自己。活著就是不斷的成長與學習。」


資料來源

NY Times:The Rise of the Social Entrepreneur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