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2018.11.26
瀏覽次數:

文:陳一強

由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UNESCAP) 及全球影響力投資策導委員會組織(GSG)首次共同舉辦的「亞太影響力投資工作坊」(Asia-Pacific Impact Investment Workshop)於 2 月 22 至 23 日在南韓首爾市順利進行,受邀請參加的台灣代表共 3 位,除了唐鳳政委推薦的馮燕老師(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之外,還有連庭凱(B 型企業協會 B Lab Taiwan 理事長)及陳一強(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可惜程淑芬老師(國泰金控投資長)、鄭義老師(中山大學財管系教授)、劉子琦老師(亞洲大學國企系教授)及黃正忠(KPMG 永續發展顧問公司總經理)年假後有事未能成行。

這是台灣第一次收到正式的個人邀請得以參與此類型的國際會議,顯示自 2014 社企元年至今,台灣在「社會企業」(需求面)及「影響力投資」(供給面)的社會創新(行動面)受到了國際社會的重視,得以與韓國、日本、澳洲、紐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緬甸、斯里蘭卡、孟加拉、香港及中國約 13 個國家近 50 位代表們共襄盛舉。

很高興唐鳳政務委員透過遠端視訊參加了工作坊,不但與領導全球影響力投資運動的 Sir Ronald Cohen(GSG創辦人)相見歡,同時加入了第二天的分組討論「Practitioner Workshop for Future NABs in Asia-Pacific」(註:NAB 是 National Advisory Board 的縮寫)與馮燕老師兩代社企政委「共聚一堂」為台灣發聲。

分組討論中,馮老師以前政委的經驗分享了 3 年前她推動的行政院社會企業行動方案是為了「營造有利於社會企業創新、創業、成長與發展的生態環境」,恰好與 GSG 所重視的生態系 5 大基石(5 key pillars)不謀而合,包括了:
一、資金供給面(Supply of Capital)如基金會、影響力投資基金及金融機構
二、資金需求面(Demand for Capital)如社會企業及社福機構
三、中介組織(Intermediaries)如微型金融機構及社企創投基金
四、政策面(Policy)如政府官員
五、其他生態系建造者(Other Ecosystem Builders)如媒體、研究單位及育成機構等

這次會議有下列 3 項重大的訊息及啟發,有興趣多瞭解的夥伴歡迎交流:

一、改變全球社會與環境的力量正在全面匯流中

此次各國代表的多元性反映了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SDG(主題面)、社會企業(需求面)、影響力投資(供給面)與社會創新(行動面)實為「四位一體」不可偏廢,例如與會的聯合國開發計畫署亞太總部(UNDP)下設了 SDG Impact Finance 部門其負責人配戴 SDG彩 色胸章,而今年 11 月底在阿根廷舉辦的 G20 峰會亦有可能將影響力投資納為正式議題之一(繼 5 年前 G8 之後),可見這個全球性、多元化、四位一體,持續改變全球社會與環境的力量陸續匯流中且勢不可擋。

二、GSG 有機會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民間社企組織

全球影響力投資策導委員會組織 GSG(The Global Steering Group for Impact Investment)源自 G8 社會影響力投資工作小組(G8 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Task Force)旨在協助各國成立「國家諮詢委員會」( National Advisory Board,簡稱 NAB)邀請前述 5 大基石的意見領袖們建立一個國內對話與國際交流的社群平台,共同推廣各類影響力投資(供給面)的創新工具(如成果導向基金 Outcome Funds、社會影響力債券 Social Impact Bond、影響力批發基金 Impact Wholesale Funds 等)以帶動其他 3 面向:SDG(主題面)、社會企業(需求面)及社會創新(行動面)的大躍進,例如這次工作坊第一天上午即是南韓成立 NAB 的慶祝大會(全球第 17),可惜南韓總統文在寅臨時有事無法致開幕辭。

三、建議台灣可考慮繼南韓之後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

G8 之一的日本最早成立 NAB,主席 Chair 是笹川平和基金會 The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而日本基金會 The Nippon Foundation積 極參與其中,足見 GSG/NAB的 代表性與影響力,而後印度及南韓陸續加入,因此如果台灣可以順利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不但可以傳承前行政院所推動的社會企業行動方案,也呼應了蔡英文總統及唐鳳政委以 3 大方向支持社會創新環境的政策:一、修公司法;二、導入創新法規沙盒案件申請平台;三、提升台灣社企的國際能見度。成立 NAB 將可以幫助台灣展現巧實力(Smart Power),顯著地提高國際能見度,並可應用其他國家的社會創新方案在行政院的社會創新實驗中心及創新法規沙盒平台先期進行實驗,亦有可能成為亞洲社會創新的實驗基地。

目前已有 20 個國家創設了 NAB,在亞洲包括日本、印度及甫於今年二月加入的南韓。若一切順利,「台灣 GSG 影響力投資諮詢委員會」(Taiwan NAB)有機會於明年底前成為 GSG 在亞洲的第四號會員。我們期望 Taiwan NAB 是一個由民間發起,邀請制、非政治、非營利、多元協作、實驗開創且具代表性的聯盟組織,一方面積極與國際接軌、增加台灣的能見度,另一方面導入「兼容共益」(Multi-stakeholder Approach) +「跨部協作」(Cross-sector Collaboration) 的精神與作法,共同探索各類型「影響力投資」的可能性及突破點,讓台灣社企創新創業的生態體系更加完善。為此,我們預計今年底舉辦第一次 Taiwan NAB 籌備暖身小聚,研擬進一步行動。

延伸閱讀
>>「解決社會問題,必須由公私部門協力」看韓國政府如何「錢」進社會企業
>> 政府、企業與社企齊聚,談跨界合作成功心法:建立信任、持續創新、發揮影響力
>> 社會影響力評估並非絕對,「重要的不是比較數字大小,而是檢視影響力是否持續進步」

與你聊聊同性婚姻:「蜂巢行動」走出同溫層,從街頭開啟平權對話

2018.11.2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傅家鈺、蔣亞岑

即將於 11 月 24 日舉行的婚姻平權公投已邁入倒數階段,婚姻平權大平台的「蜂潮行動」仍在持續進行中,透過上街宣傳、對話,讓民眾能知道愛家公投內容裡的幾項要點,期望達到突破同溫層外的溝通,讓更多人重視這項議題,不僅如此,更希望民眾能將重視轉化為行動,參與年底的選舉,在投票日當天投下寶貴的一票。

當蜂潮成為風潮

4 月 17 日中選會通過 3 項反同婚公投案的審議。即使有大法官的釋憲,「相同性別二人之婚姻自由,與異性性傾向者間並無二致,均應受憲法第22條婚姻自由之保障。」同志的婚姻權和性平教育,仍可能因為反同公投案而被限縮。公投是全國人民參與、並決定出的結果,為了讓民眾盡可能在公投前了解反同婚公投裡的幾項要點,婚姻平權大平台於今年 5 月組織了「蜂潮行動」。

婚姻平權大平台成立於 2016 年 11 月,是一個推動婚姻平權法案修民法的平台,由 5 個同志與性別組織所組成,分別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與 GagaOOLala。

而會組織此行動,則是希望台灣在法律上能對同志更加友善,「蜂潮行動」的目標是在年底公投前,於台灣各地招集共 4 千名志工,每一位參與的志工皆為小蜜蜂,走上街頭和民眾對話、交流,一隻一隻的小蜜蜂聚集在一起,期盼能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深耕,吹起一陣平等的風潮。

招募的志工在正式走上街頭宣傳前,需經過專業培訓,包含教導援引各知識領域的論述以及情境演練,志工們也能藉著這個機會互相學習,培訓完後就會讓小蜜蜂們走上街頭,和同溫層以外的民眾溝通,希望民眾能透過對話,更加了解婚姻平權的概念。

在地深耕 不同地區串連方式亦不同

除此之外,針對台灣不同的地區,小蜜蜂們也會順應當地民情,展開不一樣的行動,「蜂巢行動」副總召鄧筑媛表示,台南的行動比較偏向密集的出去外面擺攤、發放文宣,每次出團後志工們也能彼此分享心得,並討論出可以改進的地方,讓下一次的出團更加順利。

台中則有別於台南的行動,位於台中的小蜜蜂們,在過去幾個月就曾開著一部車,途經台中、彰化和南投,沿途尋找友善店家,希望能在店內擺放「蜂巢行動」的文宣品,也試著和店家溝通,了解民眾對於平權概念的接受度到哪裡。「不同的串連方式,在不同的地方會有不一樣的發展。」鄧筑媛說。

不斷的對話討論 解決困難

談起行動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鄧筑媛表示,一般會面臨到的問題是志工人數遲遲沒有上升,或是來參與培訓的人變少等等,「這時候,我們就會開會討論,討論的結果可能是因為現在已經開學了,所以參與的志工減少,或是參與的上班族因為工作繁忙不能出席等等,我認為聚在一起、集體的討論是十分有效的,就像是我們也會面臨到文宣民眾看不懂的問題,我們就會討論出更淺顯易懂的宣傳品,改善情況。」鄧筑媛說。

不論是走出同溫層和外部的民眾對話溝通,讓平權的議題能更加的被了解,甚至是接受,團體內部的小蜜蜂們亦是利用同樣的方法。透過更深層的對話和討論改善每一次的出團經驗,或是大家集思廣益想出文宣品該怎麼呈現最能吸引民眾,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使得「蜂巢行動」的細節得以慢慢修正,朝向更有組織、有效率的方向邁進。

小蜜蜂上街後的改變

志工珮瑜是一位護理師,「以前念護理的時候同學多半是女生,所以身邊也有不少同志朋友。」珮瑜從來不覺得同性戀和異性戀除了性向不同外,還有什麼不同之處,所以對於平權議題一直都有在關注。「一開始是網路關注為主,但隨著近來婚姻平權、公投的事件被更多人所注意、關切後,也有了想成為工作人員,為這項議題付出的想法。」珮瑜說。

志工需要走上街頭,和來來往往的路人進行對話交流,由於護理工作需要常常接觸人群,所以這對珮瑜來說並非難事。「比較困難的大概是怎麼跟反對的人溝通,試著把話題延續下去。」珮瑜說。「以前在面對比較激進的言論時,我會很生氣,甚至是加入筆戰,但當了志工之後,我反而會想要去了解他們為什麼反對。」

珮瑜表示,之前在基隆街頭傳遞平權概念時,遇到年約 5、60 歲的阿伯,阿伯也有說明自己對於愛家公投的想法,愛家公投的第一點為,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ㄧ女的結合?「他支持愛家公投裡的這點,因為覺得同性結婚人口會減少、國家競爭力會下降,這是他根深蒂固的想法,我們沒辦法改變,但後來我們和他說明公投的第二點為,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性教育?他則表示這點他是不同意的,他認為學校仍該教導學生同性教育,校園內才不會因學生不了解同性教育,而出現霸凌、歧視的現象。」

以前的珮瑜知道民眾在愛家公投的第一點是同意一夫一妻並反對同性結婚,就不會想講下去了,但現在的她會聽民眾把話說完,知道他的立場,並且有耐心的講完後面的幾點公投內容,也從過程中發現,其實並非全部的觀點民眾皆是持相反意見的,就像上次遇到的那位阿伯一樣。從生氣、不想溝通到願意了解對方心裏的想法,這是珮瑜談起當了志工後,最大的改變。

為了更友善的未來 仍會繼續努力

「蜂潮行動」的計畫仍在持續進行中,目前在台北、台中、台南以及高雄,皆形成了比以往更加綿密的網絡去推動平權議題,「走上街頭,不僅僅是讓民眾更理解這個議題,我們希望真的可以催動更多人在選舉日當天,走到投票所投票。」鄧筑媛說。

在街頭宣傳,會遇到許多意見和想法不一樣的人們,可能有時候會面臨不友善的言語攻擊,但也有許多支持者在背後為每一位小蜜蜂加油打氣,鄧筑媛說,「曾經台南的夥伴在上街宣傳時,遇到民眾拿飲料給他們喝,並和他們說,謝謝,謝謝他們的付出。」距離最終目標可能還有一段距離,但小蜜蜂們會為了台灣的未來繼續努力下去。

「蜂潮行動」會因為公投的結束而停止嗎?鄧筑媛表示,每一段社會運動皆有一個循環、休息的過程,但這個網絡已經形成了,以後要再重啟就會容易許多,婚姻平權大平台期望這個脈絡能擔任這樣的角色,將此次政治動員的經驗留下,在未來的行動裡串連、延續相同的理念,被社會大眾所看見。

採訪側記

因為年紀的關係,投票這件事,對於以前的我來說是其實是不太在意的,而年底的選舉將會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票,去決定國家未來的事,這樣看來,選舉之於我,莫名的產生了一種我必須得好好關注,才不至於愧對這個權利的關係了。這次的採訪,看到他們願意用自身的力量,來讓這個社會更加關注平權議題,心裏是非常感動的,不論最後的結果怎麼樣,希望未來台灣都能朝向更理性、更多元的環境發展。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婚姻平權在地化 築「蜂巢」引「風潮」

延伸閱讀
>> 同性婚姻究竟該不該合法?從大法官釋憲案看各方說法
>> 關於職場出櫃,一名同志老師的告白:「孩子們想的跟大人不一樣」
>> 蘋果 CEO:「當我們能擁抱他人的不同,創新才能真正萌芽」友善開放的世界從改變職場開始!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2:從數據到行動方案,如何用數據突破事業成長瓶頸?

本次邀請漸強實驗室共同創辦人黃紹航、好日子創辦人簡仲威、團圓堅果創辦人劉家昇,他們如何用數據來看產品設計、社群行銷、規模成長?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交流之夜,邀請想探索新趨勢、新思維、新解方的你!
>>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