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創新市場是一片廣大藍海」連庭凱:社創組織應深化使命、合作串連,讓影響力為品牌加值

2019 年 5 月 8 日,台灣經濟研究院、星展銀行(台灣)及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共同發布 2019《社會創新大調查》。該調查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指導,調查台灣「社會企業」市場、「社會創新」發展的狀況。

本文專訪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連庭凱,針對調查關鍵數字進行深度評析,協助社創者更了解市場、釐清經營眉角,並對社會創新提出發展願景。

社企流/梁元齡

氣候變遷、天災頻仍、M 型社會加劇……當全球都在面臨接踵而至的社會和環境問題,透過永續的商業模式改善問題的「社會企業」、以創新方法為人類尋找出路的「社會創新」,已然成為當前的全球趨勢。

過去十多年來,台灣在推動社企、社創上不遺餘力,具有社會使命的企業也不斷增加。究竟他們手中握有什麼樣的機會、又可能遭遇哪些挑戰?

叱吒商界十餘載、近年創辦台灣第一家 B 型企業「DOMI 綠然能源」、並同時身兼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的連庭凱,結合自己對商界的觀察,針對本次《社會創新大調查》結果進行評析,並預測社創市場的未來走向,給社創者作為營運參考。

商業化勢不可擋,社創市場仍是廣大藍海

調查發現,大多數具有社會使命的社創組織皆已走向商業化。相較政府補助、企業贊助或募款,社創組織的營收來源大宗為銷售產品及服務,占比高達 71.7%。連庭凱說,這項趨勢為人樂見,因為這顯示社創組織或正嘗試、或已經成功地向自力經營、永續發展的目標邁進。

參與市場競爭,不論對一般產品或社創產品而言,都會帶來相互較勁、必須不斷提升自我的壓力,否則便容易遭到淘汰。對於著重社會使命、不以營利為唯一目的的社創組織而言,市場競爭著實帶來嚴峻考驗,因為社創組織的營收除需用以優化產品,還得拿來實現其所承諾的使命。

不過,連庭凱卻也從中看見機會。他直言,相較 20 世紀末的市場需求,如今已出現新一波聲浪,呼籲企業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而這也使他相信,社會創新的市場確實存在,是一片廣大的新藍海、有著明確的市場空白點。「世界需要新的經濟模式,與社會、環境相連結,提供更好的社會解方。」連庭凱說。

而帶有社創使命的產品進入市場,不只提供了一個不同的選擇,更在市場中創造出「社會影響力」的競爭場域。當社創產品與其他一般的商業性產品一併陳列、呈現在消費者眼前,無形中便產生出競爭效果,而這也會敦促其他企業開始重視社會影響力。

「這樣的競爭極端重要,因為會不斷迫使企業持續累積產品價值,以面對消費者的比較、檢視。」連庭凱說。

舉例來說,近年來,美國肉品市場出現了對素肉、混合肉的呼聲,因為這些肉品的碳排放量較低,對環境更友善,也可以減少生產端對動物的不人道作為。不少小型速食店開始供應蔬食之後,蔬食商機遍地開花,搶攻速食原本的市場。在這波趨勢下,近期,不僅漢堡王宣布將推出素肉做的「不可能華堡」,連美國最大肉類加工公司 Tyson Foods 也拍板,決議開始販賣人造肉。

社企支持度受挑戰,應「深化影響力」爭取認同

社創組織光譜中涵蓋範圍包含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以及富有企業社會責任之營利公司。根據調查,社創組織以公司佔多數,顯見社創走向商業化、採取社企模式已成趨勢,因此,大眾對其產品、服務的支持程度,便成了社企永續經營的關鍵。

然而,根據本次調查,所有受試者中,認同、支持社企模式的比例,卻較兩年前略為下滑了 3.3 個百分點。

究竟這個現象的背後成因為何?連庭凱觀察,「可信度降低」是社企失去民眾支持的重要原因,也就是民眾開始質疑,社企是否真如自己所承諾地履行使命?除了對於社企產生懷疑,連庭凱也推測,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是民眾認為社會責任本來就是企業應該承擔的。

「大家或許會覺得,這件事情本來企業就該做了,所以不見得非得要去成立一家社會企業來進行,而是一般企業都該在營運中懷抱著社會使命才對。」

綜合上述,我們可以發現,台灣社會對於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標準」提高了——民眾對企業公益作為的深度、廣度,都採取更深入的監督及檢視標準。(同場加映:「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面對檢視,如何提升民眾的支持與認同?連庭凱認為,「深化」公益作為是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在社會影響力上,不應只是單純販賣能帶來社會影響力的產品,而是擴大對自身的使命要求,把營收拿來從事更多具有影響力的作為。

例如,去年登記成為 B 型企業的「台灣潛水」由所在社區大光里出發,藉由軟性溝通,號召社區中的民宿業者一同實踐海洋保育,影響當地經營者的排廢措施。此外,他們也在消費者體驗潛水後,附贈可重複使用的餐具,讓潛水客目睹海中的汙染後,回到岸上便可以身體力行做出改變、在社區內用餐時拒絕一次性塑膠。臺灣潛水從自身服務開始,推廣海洋保育概念;更從社區做起,帶動更多人對於海洋的關懷,如此便是連庭凱口中「深化」影響力的做法。

連庭凱說,如果社創組織皆能如台灣潛水這般,對自我要求提高,不僅更能符合民眾對企業社會責任的期待、提升認同感,同時也能為品牌創造更多價值。「當企業開始探討自己與社會的連結、思考自身的定位,就是加深影響力的開端,而不只是把產品做得更好而已。」

用影響力創造品牌價值,提升消費者支持

除了理念上的支持與認同,如何讓民眾從「精神上支持」轉而產生「行動上支持」,也就是促使其購買社企產品,是商業化之下必須關注的問題。根據調查,超過 6 成的民眾願意推薦社企產品或服務,然而,願意採取溢價購買行動的比例卻不足一半。

連庭凱指出,所謂「溢價購買」,是指產品並不等值,但消費者卻得花費更高金額來購買產品的情形。社會企業的產品價格普遍較高,是因為除了產品本身性能之外,品牌背後的價值也是為產品增值的要素。

因此,如果一項產品具備了充分的價值,便不會讓消費者有溢價購買的感受,而這也是社企可以努力的層面。比方說,B 型企業「茶籽堂」的品牌價值除了產品本身的高品質之外,更包含其深耕社區、復興苦茶油產業的社會影響力。如今,茶籽堂的銷售據點逐步遍及全台,足見消費者的支持度穩定成長。

延續前述「以影響力創造品牌價值」的觀點,連庭凱強調,深化影響力不僅會讓大眾更認同社企品牌,同時也會增加消費誘因。也就是說,社企應該清楚地呈現自身產品或服務的品質與社會價值,提升大眾的理解、進而提升消費意願。

串連民眾關心的議題,加深 SDGs 連結

連庭凱更指出,近年來,關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 SDGs)蔚為國際趨勢,社創組織可將 SDGs 與組織目標連結,成為與大眾溝通的方式之一。

此次調查便根據台灣民眾對於 SDGs 的認知度進行調查,結果顯示,一般大眾關注的 SDGs 前 3 項為「優質教育」、「優質工作和經濟成長」與「消除貧窮」;而社企所關注的則為「優質教育」、「良好健康與福祉」、「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等 3 項。

乍看之下,民眾與企業所關注的指標雖有落差,但連庭凱指出,上述指標之間其實都息息相關。而社創家扮演著關鍵角色,需將企業的使命與民眾關心的議題串連在一起。

「舉例來說,優質工作與經濟成長,還有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這兩件事其實是相互串連的。如果有一家企業能夠負起更多責任,去關懷環境和社會,這些價值也會影響公司的內部氛圍,進而為自家員工提供更好的就業環境。」連庭凱說。

發揚社創品牌,組織合作串連是關鍵

根據本次調查,近兩年來,認識社會企業的台灣民眾大幅增長,相較兩年前 19.9% 的認知度,今年已來到 30.6%,突破新高。連庭凱表示,台灣民眾越來越認識社企概念,強化了社創組織與民眾間溝通的基礎。

不過,調查也指出,缺乏行銷網絡(23.6%)、品牌知名度低(21.5%)以及缺乏消費市場(22.6%),仍是目前社創組織主要面臨的前 3 大挑戰,顯見民眾雖然知道社會企業模式的概念,對於社創品牌的認識卻還有進步空間。

要解決這些挑戰,連庭凱表示,社企、社創組織間的合作串連是關鍵。他說,透過彼此協助、跨領域串連,不僅能夠增加品牌曝光度,也能在影響力上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同場加映:「合作是社會創新的一切」加拿大 CSI 以兼容精神,打造屬於社創者的共享平台

舉例來說,關注優質教育、創新思維的教育型社企「小人小學」,就在近期廣邀不同領域的社會企業投身合作行列,連庭凱旗下的 DOMI 也參與其中,負責為學童提供創新的能源教育。透過這樣的跨域合作,便能借重彼此力量接觸到不同的社群——關心教育的受眾能認識為能源努力的 DOMI、關注能源的受眾也能認識創新教育,雙方受眾也都能因此接觸到另一個重要的議題。

「我認為,這正是社企和一般企業不太一樣的地方。一般企業的營運目標,是要成為市場中最強的那一個,但社企卻並非從純營利的角度出發,而是發現與自身相關的議題,尋找相關領域的合作夥伴。」

連庭凱指出,社企之間的合作模式不再如過去僅是「在商言商」、將獲利擺在第一順位,而是能夠根據彼此的使命微調合作模式。「我覺得這很重要,因為這種對話過去在商場上並不存在。企業也會因此去嘗試更多可能、努力把影響力擴大。」

建立影響力商模,讓 B 型企業協會來幫你

要讓影響力商模深耕台灣,不僅要建立認證模式、協助組織衡量影響力,同時也得從教育著手,讓下一代人才投入社創產業,使影響力商模遍地開花。為了讓影響力商模深耕台灣,亞太 B 型企業協會旗下的 B 型實驗室(B Lab Taiwan)目前正透過不同管道推廣社創價值。

針對社創組織,B型企業協會提供影響力衡量方式,協助企業計算自身的「商業影響力評估」(B Impact Assessment, BIA)分數,將影響力更加具象、數據化。

對於 BIA 分數足夠的企業,連庭凱建議可考慮申請認證、成為 B 型企業。「因為 B 型企業認證是個通過特定標準、全球性的品牌。不但能夠強化自家企業的可信度,也能為自己的影響力把關,如果要走國際市場,速度也很快。」(同場加映: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針對致力投入社創領域的學生,B 型企業協會與輔仁大學、逢甲大學合作,建置「B Academy」產學合作計畫 ,訓練學子成為 BIA 的顧問人才,未來有望進入企業或相關推廣組織,成為社創者,或是提供諮詢服務、助企業深化影響力。

近期,B 型企業協會則舉辦「Business for Good 體驗工作坊」活動,為社創者提供初步知識,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企業經營體質,並找尋改善或優化的機會,走入永續經營的領域。

連庭凱也提及,在全球 B 型企業協會的努力下,他們已向推廣 SDGs 指標的聯合國全球盟約(The 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 UNGC)遊說成功。明年開始,B 型企業認證將首度與 SDGs 連結,企業只要做完 BIA 認證,也能同步獲得實踐 SDGs 成效的分數,作為組織社會影響力之有效證明,有助於組織與不同利害關係人溝通。

鼓勵社企走向規模化、達成長久經營

面對市場機制,社會企業和社創組織欲建立價值、塑造產品的能力深受考驗。除了前面所提,必須竭力深化影響力、串連網路之外,連庭凱也建議台灣社企走向國際化,並導入科技應用,才是長久經營之計。

「國際化的意義,是去思考我們做的事情如何成為別人的資源,以及別人做的事情如何成為我們的資源。因為發生在台灣的問題,有時也會在其他地區出現。」連庭凱說,與國際溝通不但有望拓展市場,對於溝通能力、建立品牌也會有所助益,「因為你必須嘗試用更全球化的語言,去與受眾溝通產品的價值,這會促使企業持續進步、與當代接軌。」

針對科技化,連庭凱觀察,目前台灣社企導入科技的幅度依然不足。「不只是科技化的產品,而是如何借重科技,例如 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業資源規劃系統)等工具,去優化企業內部的營運效率。」

連庭凱表示,他期待台灣的社創組織、社會企業能更重視品牌價值的經營,並透過國際化和科技化的協助,有朝一日邁向規模化發展。此外,他也強調社創生態系合作串連的重要性,「這件事需要非常熱情的人、非常高度地合作。而台灣很幸運,有像是活水、社企流等這樣的中介組織,正不斷透過協力和串連,持續支持社創生態圈的發展。」連庭凱期待,透過完善社創生態圈,台灣的社創組織皆能永續發展、讓影響力更加無遠弗屆。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從《大誌》事件看「共/兼益公司法」在台灣的適用與必要性
>> 永續價值襲捲市場!面對全新消費世代,企業如何實踐品牌承諾?
>> 這是一家好公司嗎?請「BIA」來幫忙,給消費者更透明可靠的品牌資訊

給社創者的備忘錄: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世界咖啡館」,從 4 大面向優化經營之道

2019.06.26

文:社企流

社會創業是條漫漫長路,創業家通常會經過觀念倡議、與利害人建立關係、評估自身影響力等階段,中途也會遭遇不少困境和挑戰。而這些經驗的累積,都需要不斷地嘗試、接受失敗並加以調整。

2019 年 5 月 12 日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的第二天議程中,主辦單位邀請國內外論壇貴賓參與「社企世界咖啡館」,讓社創者們能夠相互交流,從彼此經驗中汲取學習養分。該場活動以小組討論的形式,讓參與者針對 4 大主題激盪出解答,為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的發展擘劃藍圖。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率先開場,向來賓介紹世界咖啡館的運作流程:討論分為 4 桌,由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專案經理龍映涵、Impact Hub 全球總監 Gabriela Gandel、亞洲公益創投網絡顧問伊藤健、以及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擔任各桌桌長,分別討論「如何推廣社會創新/社會企業」、「如何與利害關係人建立關係」、「如何評估社會企業的影響力」、以及「 社企創業的挑戰與克服」4 個主題。

推廣社會創新,先鎖定溝通對象

要讓具有社會使命的產品服務進入市場,第一步就是推廣與溝通。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專案經理龍映涵指出,經過眾人的腦力激盪,他們發現推廣社會創新創業時,第一步是確立組織所欲溝通的目標族群(Target Audience,TA)。當 TA 樣貌較明朗後,才能根據鎖定的 TA,進一步評估推廣上可能遭遇的挑戰,以及增加推廣成效的潛在方法。

參與者將受眾以利害關係人區分為:大眾、企業、員工等類別,並根據不同類別,探討可能面臨的挑戰與解方。

其中,針對不認識社會企業的大眾,參與者發現應將溝通重點放在創新創業的本質上,也就是說,向大眾介紹社企如何善用永續經營模式、支持組織解決社會問題,是現階段仍需努力的溝通方向。

而在針對提高大眾的消費意願上者,參與者多認同:先影響意見領袖,便能借重意見領袖的影響力,讓理念傳遞得更遠。例如,環保社企「好日子」推廣重複使用的食物袋時,便與國內知名的環保 YouTuber 金魚腦合作推出使用影片,以擴大產品曝光度。

而社企在推廣理念時所遇的問題,則不外乎是所欲倡議的概念太新、難以解釋,或是難以切入消費者的痛點和需求。練習溝通和呈現、優化組織的傳播能力之餘,參與者也同意, 打造出符合需求、令人愛不釋手的產品服務,是溝通的關鍵基礎。(同場加映:「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創造圓融的利害關係,同理心、說服力是關鍵

除了做好企業與大眾之間的溝通,與重要的利害關係人建立連結,是社會創新重要的一環。Impact Hub 全球總經理 Gabriela Gandel 帶領參與者回顧自家企業與利害關係人溝通的模式,並從中找出痛點、對症下藥。

社創組織推廣產品或服務時,接觸的利害關係人有大眾、服務對象、政府以及企業等。參與者發現,不論是與何種利害關係人接觸,都會遇到「服務理念無法被接受」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也會在不同層面影響組織的營運。

多數參與者都提及,他們旗下的社創組織雖有好服務、好理念,卻無法讓所有利害關係人都理解、並給予支持。具體瓶頸包括:民眾不願意買單產品或服務,以及向企業尋求贊助卻失利等情形。

總結參與者所提建議,Gabriela Gandel 歸納出 3 大要點,供社創者參照。首先,是在面對利害關係人時需懷抱同理心溝通。所謂同理心,即是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使用對方能夠理解的語言去溝通。此外,越是將溝通流程簡化,也就越能降低溝通成本,簡明扼要地將自己的使命和作為傳達給對方。

第二,則是提出證據,也就是建立出適合自家組織的影響力評估方式。參與者認為,若想說服對方,自家公司的產品或服務,的確對受眾有幫助,那麼最有效率、也最具說服力的做法,就是提出具體的數據報告、針對影響力進行調查評估。

最後,則是重視「衝突管理」(conflict management),因為衝突非常有可能會影響經營效率、徒增溝通成本。參與者指出,任何關係中都難免爆發衝突,而組織應該做的,除了妥善避免衝突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善用手腕和溝通技巧,將衝突迎刃化解。

影響力好難評估?善用社會資源協助衡量組織服務效益

當事業成功上路之後,社創組織就會面臨評估影響力的階段。亞洲公益創投網絡顧問伊藤健帶領創業家檢視自身影響力,以及影響力的評估機制。

伊藤健將討論面向一分為三:如何評估影響力、評估時所遇挑戰、以及優化評估方法的可能性。

英國社企育成兼中介組織 Social Enterprise Acumen CIC(以下簡稱 SEACIC)創辦人 Kate Welch 分享,SEACIC 致力協助失業者就業,在失業者與組織接洽時,組織就會透過問卷前測,量化失業者的各項身心狀態,輔導結束後再進行後測,準確掌握輔導成效。

而談及影響力評估的挑戰,不少創業家都指出,缺乏衡量的工具資源常使他們頭痛。台灣年輕病友社群「我們都有病」創辦人劉桓睿表示,該社群目的是協助病友找到尊嚴、改變大眾對病友的觀感。然而,這兩項目的卻很難量化。「我們不會知道有多少人因為看了粉絲專頁,產生了想法上的改變;也不知道『尊嚴』要如何計算。」

IMPCT Coffee 共同創辦人傅聖潔則分享,IMPCT Coffee 的成立目的是將賣咖啡所得,協助偏鄉建設學校。她指出,他們秉持資訊透明化的原則,讓消費者可透過官網查詢到最新的學校間數及學童人數、透過照片了解學校現況,清楚知道自己的購買行為如何幫助偏鄉學童。然而,投資人想看見更具體、細瑣的財務分配數據,使團隊得花更多心力呈現成果。

針對影響力評估的解方,參與者提出不少既有的社會資源,包括: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制度、香港的「社會企業認可」標章、B 型企業認證等。有參與者更建議,可透過與大專院校、研調機構合作的方式,產出具公信力的報告。(同場加映:衡量社會影響力知易行難?解析 3 大門檻,提供解方助組織走向「知行合一」

致力將海洋帶入大眾生活、以潛水連結世界與台灣的「台灣潛水」永續發展夥伴鄭淑仁表示,團隊初期所關注的議題相當廣泛,既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更不曉得如何評估自身影響力。去年底,台灣潛水決定加入 B 型企業認證的行列,成為亞洲第一間通過 B 型企業認證的潛水教育中心。「 有了這套認證機制,可以幫助我們更容易測量自己的社會影響力。」鄭淑仁說。

完善生態系,克服社會創業挑戰

最後一個主題,由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帶領參與者探討社企創業的挑戰,以及克服挑戰的解方。

參與者將討論結果以兩個維度、4 個象限做出區隔:時間上,分為短期、長期需解決的挑戰;難易程度上,則分為簡單、困難兩項。

短期而較易解決的挑戰中,包括「自我準備」和「能力建置」;「資金籌措」則被列為短期需達成,但較為困難的挑戰。最困難、時間軸也拉得最長的挑戰,是「影響政策法規」和「達成損益兩平」。而「找到適任人才」及「準確評估影響力」,也都被列為較難達成的項目。

日本災後婦女培力組織「Women Help Women」代表理事西田治子說,組織目前最大的挑戰是降低對政府補助的依賴。「我們不想再依賴政府補助款了,所以必須開始尋找不同的財源。而目前在日本,最可行又有效率的方式,就是尋找企業合作夥伴。」

致力推動環境永續的「環境友善種子」代表邱韻璇也說,在解決財源籌措的問題上,他們同樣採取與商業組織合作的形式。但她也表示,組織依然希望可以全然獨立運作,如此一來,就可以不必依賴其他組織了。「我們目前正嘗試將服務商品化,其中包括建置線上學習平台,透過數位資源,引導受眾進入野外、接觸自然。」

推廣有機、無痕飲食的「野莧無痕」創辦人傅韻蘭說,公司成立初期既不缺錢、也不缺消費者,但為了尋找適任人才,卻苦等長達 9 個月。邱韻璇則說,他們在與年輕的新進人員溝通組織理念時,往往需要花很大的心力。若年輕員工無法理解組織的願景,就很容易被更高薪的工作機會挖走。對此,SEACIC 創辦人 Kate Welch 也附和:「找到能力好的人不難,找到相同價值理念的人卻很難。」

對此,傅韻蘭認為:「社會企業真的需要大家一同協助建立生態系,營造出良好的就業環境,才能找到優秀、理念相同的人才資源。」

持續嘗試與修正,4 大面向同步提升

不論是理念推廣、建立生態系、評估影響力或永續經營,彼此之間都存在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舉例來說,充分推廣理念,對於求才、擴大市場都有幫助,也就更容易建立永續的商業模式。而深化與利害關係人的關係、促進彼此溝通,在理念推廣上也有加分效果。除此之外,有了永續經營的商模,也才有更多資源去衡量自身影響力、讓評估結果成為自我提升的參考標準。

面對社會問題充斥的時代,全球出現了眾多的社會企業和社創組織,試圖透過可長可久的經營方法,打造一個更好的世界。這群社創者們不只要喚起更多人的關注與支持,同時,他們也正不斷地嘗試修正自我,以建立與社會互動的最佳模式。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打開公益事業的「黑盒子」,尋求更有效率的解方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國際社創領袖呼籲,一同啟動亞洲的「倫理革命」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微軟鼓勵社企擁抱數位轉型,善用 AI 放大社會影響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