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給社創者的備忘錄: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世界咖啡館」,從 4 大面向優化經營之道

2019.06.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社企流

社會創業是條漫漫長路,創業家通常會經過觀念倡議、與利害人建立關係、評估自身影響力等階段,中途也會遭遇不少困境和挑戰。而這些經驗的累積,都需要不斷地嘗試、接受失敗並加以調整。

2019 年 5 月 12 日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的第二天議程中,主辦單位邀請國內外論壇貴賓參與「社企世界咖啡館」,讓社創者們能夠相互交流,從彼此經驗中汲取學習養分。該場活動以小組討論的形式,讓參與者針對 4 大主題激盪出解答,為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的發展擘劃藍圖。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率先開場,向來賓介紹世界咖啡館的運作流程:討論分為 4 桌,由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專案經理龍映涵、Impact Hub 全球總監 Gabriela Gandel、亞洲公益創投網絡顧問伊藤健、以及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擔任各桌桌長,分別討論「如何推廣社會創新/社會企業」、「如何與利害關係人建立關係」、「如何評估社會企業的影響力」、以及「 社企創業的挑戰與克服」4 個主題。

推廣社會創新,先鎖定溝通對象

要讓具有社會使命的產品服務進入市場,第一步就是推廣與溝通。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專案經理龍映涵指出,經過眾人的腦力激盪,他們發現推廣社會創新創業時,第一步是確立組織所欲溝通的目標族群(Target Audience,TA)。當 TA 樣貌較明朗後,才能根據鎖定的 TA,進一步評估推廣上可能遭遇的挑戰,以及增加推廣成效的潛在方法。

參與者將受眾以利害關係人區分為:大眾、企業、員工等類別,並根據不同類別,探討可能面臨的挑戰與解方。

其中,針對不認識社會企業的大眾,參與者發現應將溝通重點放在創新創業的本質上,也就是說,向大眾介紹社企如何善用永續經營模式、支持組織解決社會問題,是現階段仍需努力的溝通方向。

而在針對提高大眾的消費意願上者,參與者多認同:先影響意見領袖,便能借重意見領袖的影響力,讓理念傳遞得更遠。例如,環保社企「好日子」推廣重複使用的食物袋時,便與國內知名的環保 YouTuber 金魚腦合作推出使用影片,以擴大產品曝光度。

而社企在推廣理念時所遇的問題,則不外乎是所欲倡議的概念太新、難以解釋,或是難以切入消費者的痛點和需求。練習溝通和呈現、優化組織的傳播能力之餘,參與者也同意, 打造出符合需求、令人愛不釋手的產品服務,是溝通的關鍵基礎。(同場加映:「民眾不只要認識、還要相信社會企業」願景工程執行長:公益揭露是關鍵

創造圓融的利害關係,同理心、說服力是關鍵

除了做好企業與大眾之間的溝通,與重要的利害關係人建立連結,是社會創新重要的一環。Impact Hub 全球總經理 Gabriela Gandel 帶領參與者回顧自家企業與利害關係人溝通的模式,並從中找出痛點、對症下藥。

社創組織推廣產品或服務時,接觸的利害關係人有大眾、服務對象、政府以及企業等。參與者發現,不論是與何種利害關係人接觸,都會遇到「服務理念無法被接受」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也會在不同層面影響組織的營運。

多數參與者都提及,他們旗下的社創組織雖有好服務、好理念,卻無法讓所有利害關係人都理解、並給予支持。具體瓶頸包括:民眾不願意買單產品或服務,以及向企業尋求贊助卻失利等情形。

總結參與者所提建議,Gabriela Gandel 歸納出 3 大要點,供社創者參照。首先,是在面對利害關係人時需懷抱同理心溝通。所謂同理心,即是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使用對方能夠理解的語言去溝通。此外,越是將溝通流程簡化,也就越能降低溝通成本,簡明扼要地將自己的使命和作為傳達給對方。

第二,則是提出證據,也就是建立出適合自家組織的影響力評估方式。參與者認為,若想說服對方,自家公司的產品或服務,的確對受眾有幫助,那麼最有效率、也最具說服力的做法,就是提出具體的數據報告、針對影響力進行調查評估。

最後,則是重視「衝突管理」(conflict management),因為衝突非常有可能會影響經營效率、徒增溝通成本。參與者指出,任何關係中都難免爆發衝突,而組織應該做的,除了妥善避免衝突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善用手腕和溝通技巧,將衝突迎刃化解。

影響力好難評估?善用社會資源協助衡量組織服務效益

當事業成功上路之後,社創組織就會面臨評估影響力的階段。亞洲公益創投網絡顧問伊藤健帶領創業家檢視自身影響力,以及影響力的評估機制。

伊藤健將討論面向一分為三:如何評估影響力、評估時所遇挑戰、以及優化評估方法的可能性。

英國社企育成兼中介組織 Social Enterprise Acumen CIC(以下簡稱 SEACIC)創辦人 Kate Welch 分享,SEACIC 致力協助失業者就業,在失業者與組織接洽時,組織就會透過問卷前測,量化失業者的各項身心狀態,輔導結束後再進行後測,準確掌握輔導成效。

而談及影響力評估的挑戰,不少創業家都指出,缺乏衡量的工具資源常使他們頭痛。台灣年輕病友社群「我們都有病」創辦人劉桓睿表示,該社群目的是協助病友找到尊嚴、改變大眾對病友的觀感。然而,這兩項目的卻很難量化。「我們不會知道有多少人因為看了粉絲專頁,產生了想法上的改變;也不知道『尊嚴』要如何計算。」

IMPCT Coffee 共同創辦人傅聖潔則分享,IMPCT Coffee 的成立目的是將賣咖啡所得,協助偏鄉建設學校。她指出,他們秉持資訊透明化的原則,讓消費者可透過官網查詢到最新的學校間數及學童人數、透過照片了解學校現況,清楚知道自己的購買行為如何幫助偏鄉學童。然而,投資人想看見更具體、細瑣的財務分配數據,使團隊得花更多心力呈現成果。

針對影響力評估的解方,參與者提出不少既有的社會資源,包括: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制度、香港的「社會企業認可」標章、B 型企業認證等。有參與者更建議,可透過與大專院校、研調機構合作的方式,產出具公信力的報告。(同場加映:衡量社會影響力知易行難?解析 3 大門檻,提供解方助組織走向「知行合一」

致力將海洋帶入大眾生活、以潛水連結世界與台灣的「台灣潛水」永續發展夥伴鄭淑仁表示,團隊初期所關注的議題相當廣泛,既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更不曉得如何評估自身影響力。去年底,台灣潛水決定加入 B 型企業認證的行列,成為亞洲第一間通過 B 型企業認證的潛水教育中心。「 有了這套認證機制,可以幫助我們更容易測量自己的社會影響力。」鄭淑仁說。

完善生態系,克服社會創業挑戰

最後一個主題,由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帶領參與者探討社企創業的挑戰,以及克服挑戰的解方。

參與者將討論結果以兩個維度、4 個象限做出區隔:時間上,分為短期、長期需解決的挑戰;難易程度上,則分為簡單、困難兩項。

短期而較易解決的挑戰中,包括「自我準備」和「能力建置」;「資金籌措」則被列為短期需達成,但較為困難的挑戰。最困難、時間軸也拉得最長的挑戰,是「影響政策法規」和「達成損益兩平」。而「找到適任人才」及「準確評估影響力」,也都被列為較難達成的項目。

日本災後婦女培力組織「Women Help Women」代表理事西田治子說,組織目前最大的挑戰是降低對政府補助的依賴。「我們不想再依賴政府補助款了,所以必須開始尋找不同的財源。而目前在日本,最可行又有效率的方式,就是尋找企業合作夥伴。」

致力推動環境永續的「環境友善種子」代表邱韻璇也說,在解決財源籌措的問題上,他們同樣採取與商業組織合作的形式。但她也表示,組織依然希望可以全然獨立運作,如此一來,就可以不必依賴其他組織了。「我們目前正嘗試將服務商品化,其中包括建置線上學習平台,透過數位資源,引導受眾進入野外、接觸自然。」

推廣有機、無痕飲食的「野莧無痕」創辦人傅韻蘭說,公司成立初期既不缺錢、也不缺消費者,但為了尋找適任人才,卻苦等長達 9 個月。邱韻璇則說,他們在與年輕的新進人員溝通組織理念時,往往需要花很大的心力。若年輕員工無法理解組織的願景,就很容易被更高薪的工作機會挖走。對此,SEACIC 創辦人 Kate Welch 也附和:「找到能力好的人不難,找到相同價值理念的人卻很難。」

對此,傅韻蘭認為:「社會企業真的需要大家一同協助建立生態系,營造出良好的就業環境,才能找到優秀、理念相同的人才資源。」

持續嘗試與修正,4 大面向同步提升

不論是理念推廣、建立生態系、評估影響力或永續經營,彼此之間都存在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舉例來說,充分推廣理念,對於求才、擴大市場都有幫助,也就更容易建立永續的商業模式。而深化與利害關係人的關係、促進彼此溝通,在理念推廣上也有加分效果。除此之外,有了永續經營的商模,也才有更多資源去衡量自身影響力、讓評估結果成為自我提升的參考標準。

面對社會問題充斥的時代,全球出現了眾多的社會企業和社創組織,試圖透過可長可久的經營方法,打造一個更好的世界。這群社創者們不只要喚起更多人的關注與支持,同時,他們也正不斷地嘗試修正自我,以建立與社會互動的最佳模式。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打開公益事業的「黑盒子」,尋求更有效率的解方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國際社創領袖呼籲,一同啟動亞洲的「倫理革命」
>> 第二屆亞太社企高峰會:微軟鼓勵社企擁抱數位轉型,善用 AI 放大社會影響力

同樣是影響他人,你選擇 influence 還是 impact?認識關注他人想望的「B 型影響力」

2019.06.25

文:鄭志凱

文字只是一個符號,無法完整表達概念的全貌,因此兩種語言之間的轉換,往往不能形成一對一的關係。例如中文裡的「心」,翻譯成英文有時是 mind,有時是 heart。而英文裡的 train,中文有時是「火車」,有時是「訓練」。

有兩個常用的英文單字 ,influence 以及 impact,意義雖然相近,但不完全相同,中文裡卻一律翻譯為「影響」或「影響力」。中文如果說「去影響別人的意見」,英文大概會說 to influence other's opinion,多半不會說 to impact other's opinion。而 impact investment 這個最近流行的投資概念,標準翻譯是「影響力投資」,還原成英文絕不會是 influence investment。

一人無法完成的任務,便需要運用影響力說服別人共同參與,心甘情願提供各種資源。人的心理總是希望去影響別人,而不是被別人影響(被影響的中性說法是「被說服」,正面說法是「學習」)。既然大家都想影響別人,於是坊間討論影響力理論或技巧的書籍汗牛充棟,其中羅伯特.席爾迪尼(Robert Cialdini)在 1984 年的經典名著《影響力》,談的便是 influence 而不是 impact,副標題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 更清楚挑明:想要發揮影響力,便需要說服他人,將其意志轉換成跟自己的意志一致。

現代組織談願景,目的在塑造眾人意志。領導者靈活運用個人有形或無形的權力,也在努力改變他人心意。人人都忙著學習擴大自己影響別人的能力,卻往往忽略了更基本的問題:為什麼要發揮影響力?運用影響力的方法是否適當?是否需要節制?影響的成果是否為組織或人類帶來最終的利益?

從自我出發,要求他人完成自己期望的「A 型影響力」

20 世紀偉大的猶太教拉比(Rabbi)斯洛維奇克(Joseph Soloveitchik)曾經提出一個二元相對的觀念。他認為人性中有一種進取、擁有、征服的個性,同時也有另一種知足、分享、貢獻的成份。他借用創世紀裡亞當夏娃的故事,將前者稱為「亞當一號」(Adam I),後者為「亞當二號」(Adam II),兩者雖然對立卻也共存。由於有亞當一號的存在,人類勇於冒險,追求名利,成功了,便是人生勝利組的標準寫照。但亞當二號卻一心追求生存意義的實踐,無論世俗名利的得或失,都不會攪動心中的平靜。

也許我們可以借用亞當一號和亞當二號的對比,將現代人熱衷追求的影響力分成 A 型影響力和 B 型影響力兩種。

多數現代人追求的影響力以自我為中心,投射成對他人的期望,然後運用影響力弭平兩者之間的差異,出發點可以算是利己。這樣的影響力,不妨稱之為 A 型影響力。

A 型影響力是一種工具,有它無可取代的機能。缺乏這種能力,現代人無法扮演領導者的角色,組織無法執行任務,任何創新或者變革都難以著床。因此現代人必須學習有效溝通的技巧,嫻熟各種溝通的工具,了解人性中的曲折幽暗,最後完成改變他人心意的目的。

毫無疑問,在現代職場中,擁有影響力是一項重要的資產。不過人人都追求影響力,也就成了影響力氾濫的時代。當各種通訊管道中訊息真假莫辨,相互對立的立場赤裸裸的正面對撞,影響力過度操作的後果不是令人心生疲倦,就是被看破手腳,不能產生發自收訊者內心的共鳴。特別在網路社會,無所不在的影響力編織成天羅地網,現代人生活在外來影響力的重力場中,已經失去了獨立的精神自由,反倒需要追求「免於被影響的自由」。

改善匱乏現狀,完成別人想望的「B 型影響力」

另一種影響力,卻不以自我為中心,關注的是他人的想望或是匱乏,然後結合適當的資源,改變匱乏的現狀,完成他人的想望。這樣的影響力出發點多是利他,姑且稱之為 B 型影響力。

B 型影響力不像 A 型影響力具備明顯的工具性,但因為出於使命感,自有一種感動人的樸素力量。於是更多人能夠產生共鳴,反而造成持久的影響。

任何一項能夠持久的影響,大概都需要 3 個條件:動機純正,手段正當,結果正面(用另一種說法,可以稱為:初善、中善、後善)。 結果若不正面,所有企圖產生影響的努力都是徒然。動機若不純正,利己卻損他也絕不可能持久。手段的正當性最難拿捏,特別在艱困時期,「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誘惑十分強大,跟魔鬼做的交易都在這一時期發生。

因此在這初、中、後三個階段,A 型及 B 型影響力各有不同的作用。 B 型影響力以終為始,可以在造成變革的過程中,一開始便建立健康的心態,決定變革的方向。一個人若具備了 A 型影響力,則可以在變革的過程中掌握變革的速度,增加資源運用的效率。因此 A 型與 B 型影響力具有相輔相成的效果。

人生中的兩座山

紐約時報著名的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近年來屢屢向內省思,從自己的心路歷程反思現代人的人生道路,繼《品格: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後,4 月又出版了一本新書:The Second Mountain: The Quest for a Moral Life

所謂人生中第一座山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的:財富、名聲、成就、社會地位等等。在這登山途中,登山者不絕於途,只有少數矯健的登山手成功地登上山峰,獲得其他人稱羨的快樂(happiness)。然而人生中還有更高的第二座山,登峰者必備的登山杖是:有所不為的操守、為他人作出的自我犧牲等等美德,才有機會攀登山顛,獲得持久不退的喜悅(joy)。

作為一位出名知名的專欄作家,布魯克斯自認已經登上第一座山。可到了山頂,舉目四顧無人,他才發現自己孤獨無助,因而重新探索第二座高山的登山途徑。

A 型影響力和 B 型影響力是否相當於布魯克斯所謂第一座山和第二座山的登山途徑?過度的穿鑿附會自然沒有必要。不過,個人與群體,為人和為己,目標與手段,目的地與旅程,兩兩之間的對立是人類永恆的對話,A 型或 B 型影響力亦可做如是觀。

回到 influence 與 impact 這兩個英文單字。分析它們常常出現的語意背景,諸如 impact investment,或是千禧世代嚮往的 make a positive impact,關注的是影響力的結果;而例如 Robert Cialdini 提倡的 6 Principles of Influence,則聚焦在影響力的技巧。因此我們不妨視 influence 為 A 型影響力, impact 為 B 型影響力。influence 固吾所愛,impact 才是我們最終的追求。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延伸閱讀
>> 如何衡量「企業社會責任」?一次看懂 4 種 CSR 評估標準
>> 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 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保德信人壽與社企流攜手合作,透過專題、論壇與工作坊,線上線下帶領大家一同認識何謂「財務健全」,更盼望助大家一起當自己人生的財務長,掌握人生大小事!
如何做你人生的財務長?>>>專題文章這邊請
如何編織財務安全網?>>>趨勢論壇開放免費報名中
如何在生活與職場中落實財務健全?>>>工作坊免費報名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