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撕下空間的年齡標籤——建築師潘冀:理想的熟齡宅應老有所用,讓銀髮族走進人群

2019.11.1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蔣德誼

一頭銀髮,說話時不疾不徐,今年 77 歲的潘冀,除了是台灣第一位獲得美國建築師協會(FAIA)院士頭銜的建築師,也是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潘冀做建築,向來強調「以人為本」的風格,讓建築不只是在使用功能上展現便利與舒適,更成為引導人與人之間的媒介。

在高齡化社會中,熟齡、銀髮族對於建築的需求是什麼?潘冀認為不只是「老有所終」,更要「老有所用」,透過設計,讓熟齡族有參與社會的接觸點,而不只是被照顧的一方。

多念兩年大學,型塑一生的人本思維

潘冀的建築之所以總能讓人感受到「人味」,或許來自他留學時期所受的啟蒙。畢業於成大建築系的潘冀,當年在申請赴美攻讀建築所時,收到校方回覆,表示願意接受他的申請,但條件是希望他從大學四年級開始念起。

過去台灣對於理工科系教育,大多只著重在專業科目的訓練,而缺乏人文面的素養。他從建築史、藝術史和社會學中,以更宏觀的角度,了解建築背後的人性與思維,雖然比別人多念了兩年大學,對於潘冀往後的建築觀養成,卻是至為關鍵。

1975 年蔣中正過世,潘冀應費宗澄和陳邁之邀回到台灣,加入由兩位成大學長共同主持的宗邁建築師事務所,並因此參與了著名的中正紀念堂競圖。當時事務所以現代建築風格的設計,在競圖中拿下最高分,未料因為蔣宋美齡偏好中國宮殿式建築,最後並未獲採用。

當年台灣各地公共建設案量龐大,費宗澄的父親費驊是時任行政院祕書長,潘冀不想被認為靠裙帶關係拿到案子,在 38 歲時,毅然決定獨立開業。多年來他堅持不應酬、不靠關係走後門,只憑實力爭取成績。

增加人際互動,「大公小私」的居住空間學

潘冀建築事務所至今累積的數百項建築案,除了近來廣受矚目的各家科技廠辦,不難發現,大多屬於學校、醫院或教堂等公共型建築。「大部分的人沒辦法請建築師為自己量身打造住家,但人人都能使用的公共設施,好建築就能讓更多人受惠。」

早在「長照」概念還沒有風行之前,潘冀就曾經手許多安養照護類型的建築。如 1993 年成立,位於三芝的雙連教會社會福利園區,有別於過去安養設施給人了無生氣的印象,以大量透明落地窗引入戶外景致,也營造寬敞明亮感。

園區參考日本安養設施的做法,讓入住者可以在空間中擺設自己熟悉的物品或紀念性物件,特別有助於失智患者喚回記憶。各樓層均設有才藝教室、交誼廳等空間,讓長者們享有更多活動與社交場所,甚至有另一半過世的阿公阿嬤,在這裡找到人生第二春。

潘冀認為,熟齡生活空間規劃的一個重要原則,應該要盡可能擴大公共區域,私人空間僅需保留基本生活機能即可,「如果整天都關在自己家裡,甚至只在一個房間裡活動,缺乏和外在環境的連結,那人很容易就會退化。」

2016 年,潘冀建築事務所更與勤美集團、璞真建設共同發起「新世代熟齡好宅研究計畫」,透過小型工作坊與實際訪談調查,探究人們對於熟齡空間的想像以及各種可能。

這些可能包括:將家中閒置空間作為 Airbnb 的共享住宿,或是在兒孫來訪時,將客廳中央變為露營場的可變式設計。未來建築設計所考量的將不只是居住者的年齡,而是他們對於空間有什麼需求。

人生最後 30 年才是精華,熟齡更要參與社會

潘冀認為,若將人生長度設定為 90 年,前 30 年是個人接受社會投入資源的階段,中間的 30 至 60 歲則是社會的中堅力量;但最後 30 年,來到人生智慧與經驗累積最成熟的階段,卻往往被浪費了,「年長者參與社會的機會被剝奪,是很可惜的事。」

目前風行的「青銀共居」概念,潘冀就認為是一種不錯的解決方案:「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獨居長輩缺乏生活中的陪伴者,兩個需求同時解決,也可以增加不同世代之間的互動和溝通。」

年長者的活動場域不應被特別區分、隔離,而是設計成不分年齡層都能適用,彼此的生活範圍才會自然的融合在一起。

潘冀笑說:「我們自己的事務所就是這樣!平常我也喜歡和年輕同事討論案子,時時獲取新的觀念,腦袋裡的想法就不會僵化。」儘管早已是可以退休的年紀,至今他仍然活躍於工作第一線現場,更經常參與競賽評圖,給後進指導建議。

以作品傳世,建築師是幸運的職業

潘冀平日生活十分簡約規律,平常除了早上起床做 10 分鐘的柔軟操,晚飯後則習慣繞著仁愛路舊空軍總部散步一圈;他和太太孫寶年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每逢周末,必定上教堂做禮拜。

或許如此,他對建築也抱著「服事」般的態度:將做出好建築視為自己的責任,並且不將成就歸於個人,亦不因此而滿足。

他曾說:「好的建築物是里程碑,壞的建築物是墓碑。」若是善加保存,一座建築可以流傳百年甚至千年,比人的一生還要長很多;而無論好壞,建築師的名字都會永遠伴隨。

「大概沒有一行是像建築師一樣,在每一次的案子中,都要面對全新的業主、環境和挑戰,但也因此,我不斷從中獲得學習與經驗,對我而言,這是十分幸運的事。」潘冀說。

全文轉載自 50+ Fifty Plus,原文標題:何謂理想的熟齡宅?77歲建築師潘冀:好的建築是里程碑,壞的是墓碑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延伸閱讀
>> 當孤獨成為一種病:全球以「共居公寓」作為人際關係的解藥
>> 孤獨相當於日抽 15 根菸——這群奶奶花 20 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 公宅、私宅以外的第三種居住選擇:在「合作住宅」不只一起住,還要共同經營生活

自己的棺材自己做!紐西蘭「棺材俱樂部」將避而不談的死亡議題,化為自在創作的溫暖社群

2019.10.24
合作轉載

「棺材俱樂部(the Coffin Club)」於 2010 年創立於紐西蘭,加入會員可以親手打造自己的棺材。發展至今在紐西蘭已經有15 至 20 個分部,在英國、義大利也有海外分會。很多俱樂部會員還把棺材帶回家,當成書櫃、咖啡桌甚至當床睡。是什麼原因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死亡」議題變成受歡迎的俱樂部?一起來看看「棺材俱樂部」的故事!

文:陳蔚銘

安寧照顧的護士經歷無數生離死別,決定「自己的棺材自己做」

「棺材俱樂部」的創辦人 Katie Williams 退休前從事安寧照護,陪伴許多接近人生終點的人們安詳走過餘生,也讓他經歷過無數生離死別的場面。

退休後,Williams 報名參加「第三年齡大學(University of the Third Age, U3A)」。這是一個推廣終生學習、鼓勵退休人士培養興趣的組織。在一次腦力激盪工作坊中,導師希望學員提出一些大膽的想法,Williams 想起過往職業生涯中,參與過許多缺乏個人色彩的葬禮,他突發奇想,說:「我想自己做棺材」。

「我參加過許多葬禮,卻無法從中瞭解他生前最喜歡什麼?為了什麼開心大笑?如何去愛?」我心裡總想著:「我們的人生旅途值得一場精采、個人化的告別。」

或許這個點子太過驚悚,Williams 笑著回憶起當下:「現場一片沉默,但工作坊結束後很多人來找我,對自己做棺材很有興趣。」

2010 年,雖然一無所有,也不知從何下手,但 Williams 仍召集附近一些有著木工、建築工技能的鄰居帶著工具加入,在自家的車庫發起「Kiwi Coffin Club」。

每週三早上,俱樂部會員會集合到「總部」裝飾自己未來要住的「豪宅」,每個人的棺材由負責木工的會員完成基本結構,確保尺寸、強度符合規格,再各自由會員接手,完成後續的「裝潢」。

俱樂部的模式看似簡單,但很多人一時無法接受。兩年內相繼失去丈夫和女兒的 Jeanette Higgins 回憶起第一次參加聚會,站在一堆棺材前,她被嚇壞了,離開幾個月後,才又再回來。

「雖然剛開始我很惶恐,但我發現只要開始動手做,專心把自己的棺木磨亮、上漆的過程中,你漸漸會把『死亡』兩個字拋在一邊。」

不只減輕兒女負擔,還有溫暖社群陪伴走過人生最後旅途

表面上看來,加入棺材俱樂部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省下大筆費用,尤其是紐西蘭的毛利人通常有龐大的家族,一般市售棺材約 1700 至 5000 紐幣(約台幣 3.3 至 10 萬),而棺材俱樂部會員只需支付約 350 紐幣(約台幣 7 千元)的成本價,足足省下 8 成,也滿足長輩們想為孩子減輕負擔的心態。

俱樂部成員 Hawira 就說:「我的孩子剛成家,也不富有,我不想再增加他們的負擔。」

但 Williams 卻認為,棺材俱樂部帶給會員的並不只有金錢上的價值,更重要的是讓會員們重新找回活力。「每個人都必須面對死亡。」Williams 說:「我認為正面看待死亡會讓一個人重新活起來。」

棺材俱樂部的成員大多是退休人士,或是近期經歷過喪親之痛的人,剛加入時病懨懨、精神不好,他們往往感到與世隔絕的孤獨,也開始擔憂自己走向人生終點時無人陪伴。

但在為自己打造棺材的過程中,他們的精神狀態明顯變好,主要歸功於俱樂部提供的「社交」功能。每週三的聚會中除了做棺材,也有人會帶自製料理、早茶、下午茶和大家分享,工作室裡放著吵鬧的搖滾樂,彼此的溫暖擁抱與關懷點亮了他們的銀髮人生。

而對於家人還在的會員們而言,俱樂部也給了一個機會,輕鬆地與家人談論原本難以開口的身後事。因此,每週三的聚會中,常常見到會員們帶著家人參與。Williams 說:「家人們一起動手裝飾棺木,聊起一生相處的點點滴滴,雖然有歡笑有淚水,卻讓彼此都不再抱著遺憾。」

(The Coffin Club 製作歌舞紀錄片,展現爺爺奶奶自己做棺材的快樂過程。來源:The Coffin Club Movie

化解傳統喪葬業者的疑慮,化競爭對手為親密戰友

除了打造棺材,俱樂部也為會員們出了本小冊子,教會員如何在沒有聘請顧問的條件下,自己安排整個喪禮流程。基於現實考量,自己處理的花費約一千澳幣(約台幣 2.1 萬),聘請顧問則需花費 1 萬 4 千澳幣(約台幣 23.5 萬)。

因此,有許多新創企業看見喪葬產業「去中間人」的機會,提供線上服務,或以「策展」的精神為當事人客製化葬禮,也提供線上選購棺材的管道。

當 Williams 的棺材俱樂部越來越有名,當然就引起傳統喪葬業者的注意。他回想有次打電話給業者想購買一些漂亮的棺材把手,但對方一聽到他是棺材俱樂部成員,馬上就把電話掛了。

但 Williams 不因此感到灰心,反而熱情地持續溝通:棺材俱樂部的初衷並不是想要搶傳統業者的生意。弄明白這點後,這些傳統業者發現他們的客戶也想要多元選擇的棺木,於是反而向棺材俱樂部下客製化棺材的訂單,這些意料之外的收入成為俱樂部永續經營的關鍵;而對棺材俱樂部的會員們,在喪禮規劃上也有了經驗豐富的諮詢對象。

Williams 的熱情與堅持,讓創新與傳統之間從競爭對手變成親密戰友,開啟雙贏的局面。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自己的棺材自己做」?!紐西蘭這間俱樂部正面看待死亡,讓會員重新找回生命

延伸閱讀
>> 孤獨相當於日抽 15 根菸——這群奶奶花 20 年催生英國第一個「熟女共居社區」
>> 隱身南投埔里的照顧咖啡館「厚熊笑狗」.帶銀髮族一同上課、玩團康、互相照顧
>> 人生尾聲的唯一任務是過得快活:日本安寧機構「和諧之家」裡沒有 SOP,只有注重溝通的照顧服務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社企流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