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走過 10 年的永續設計品牌——繭裹子:買賣關係不該在結帳那刻就終結

文:梁元齡

台灣有不少人聽過「繭裹子」(Twine),就算不一定記得名字,也可能造訪過他們的實體店面。你或許就曾在不經意中,踏進他們位於大稻埕街區的兩家店鋪,穿梭在那些獨樹一幟、細膩精緻的手工織品與器物間,又或者透過店員的介紹,認識這個全台第一家為公平貿易而生的設計品牌。

創立 10 年,繭裹子以不達 30 人的公司規模,在全台展店多達 9 間、版圖遍佈北中南東——對於一家規模不大,且兼具營利與使命的企業來說,是相當不容易的成果。然而,展店成績只是繭裹子眾多里程碑中的一件,這些年間,他們默默耕耘海外的工作社群,獲得不少國際組織肯定,更在台灣方興未艾的永續消費市場中走出一條活路。

這個紮根台灣、串連世界的品牌,一路上有哪些體會?下一個 10 年,對於自身社會使命,繭裹子又有哪些新的思考?

10 年來秉持初心,以公平貿易開啟實踐路

兩位創辦人——楊士翔(Vinka)和蔡宜穎(Liz)皆為建築背景出身,工作一段時間後,兩人接觸了都市更新相關案件,發現了建築業的侷限、以及工作時面臨的掙扎。

「念書(建築)好玩,但工作不好玩。」Vinka 和 Liz 曾在過去訪談中分享,建築師進行設計時,為讓新建設與舊景觀和諧共生,會要求留下的老房、老樹;然而,這些他們認為對社區經營相當重要的元素,很容易在建商與政府單位「利益最大化」的考量下,依然逕遭拆除與破壞。建築師在第一線面臨的種種無奈,兩人都曾經歷過,也為他們踏上另一條路埋下伏筆。

懷抱著這樣「希望不再為世界帶來破壞」的心情,兩人因為一場上海的環保設計展 Eco Design Fair,獲得返台創業的靈感。設計展上,兩人見識到設計與環保結合的眾多可能,發現他們可以憑藉自身的設計專業,打造出具有環境關懷理念的商品。回台後,以環保、手作為理念的「繭裹子」很快誕生。

有趣的是,Vinka 和 Liz 並非在 2010 年投入創業時,便對「公平貿易」概念瞭若指掌。Liz 分享,創業初期,繭裹子一手包辦了衣著的設計與製作,後因人力實在有限,才決定專責設計,將製作外包給生產端。延續創業時對環保的執著,「當時,我們就給自己設下了一些目標,包括不尋求大量生產、堅持手工製作、希望材質能夠環保,還有照顧到生產夥伴等等。」Liz 說。

秉持這些自我要求、在快時尚當道的業內逆流尋覓,繭裹子才一步步與公平貿易理念搭上線,發現公平貿易的整體價值與繭裹子不謀而合,因此正式將其沿用、作為繭裹子的核心價值。

公平貿易的主軸是給予生產者合理待遇、避免資本對底層勞動者的剝削。然而,公平貿易也並不僅止於實踐工資的公平正義,而是一個與環境永續相輔相成的概念。因為唯有顧及環境與生態,才能確保土地和天然資源的永續,也才能更完善地保障生產者。如美國公平貿易組織(FairTrade USA)就針對旗下認證訂定嚴格標準,在土壤、水源等面向都有所要求。(同場加映:為何公平貿易也代表著環境保護

親赴產區溝通細節,走進生產夥伴的生活

歷經 10 年耕耘,繭裹子目前合作的公平貿易生產組織多達 60 個、遍布 23 國,且有高達 80% 為長期穩定的合作。儘管人力有限,繭裹子依然堅持年年親赴產區,尼泊爾、印度與孟加拉等地都有他們的足跡。由於路途遙遠、且許多組織都位於開發中國家,生活環境也大相逕庭,像繭裹子這樣,願意每年千里迢迢、跋山涉水造訪各產區的組織並不多。

Liz 表示,堅持的緣由,主要是希望能夠第一線與生產夥伴溝通製作細節、現場調整設計以利作業。她分享,繭裹子的衣著多為設計款,與一般成衣的形狀不同,開發中國家的生產夥伴未必見過,偶爾會產生袖子縫錯、裙擺易位等插曲。「我們曾經傳實穿照給他們看過,但最後還是多多少少會出錯,索性親自跑一趟、看著他們做出第一版!」

除了與生產夥伴溝通之外,繭裹子也帶上內部員工,甚至開放少數機會、邀請消費夥伴一同前往,為的就是要讓公司裡裡外外都能了解當地生活與文化。無數趟旅程替他們累積不少溝通經驗,更縮短了繭裹子與生產夥伴的距離——住進對方的社區裡生活、實地體會他們一紡一織的辛勞。

但儘管如此,Vinka 依然謙虛地說,要透過公平貿易商品,徹底翻轉生產夥伴們的生活條件並不容易,因為既有的經濟結構一環扣著一環,很難在一夕之間被推翻;而履行公平貿易價值,只是希望能在從事經濟活動時,停止製造更多的不平等。

把認證當「體檢」,嚴以律己、照顧社會與環境

翻開繭裹子的成長軌跡,可以發現這家品牌從未停止自我提升,在社會與環境面上,總是用最嚴格的方式反求諸己。

成立 6 年內,繭裹子先後取得了「世界公平貿易組織」(WFTO)會員資格、棉製品 Fairtrade Cotton 認證,貫徹他們對公平貿易的承諾;2017 年,他們再晉升 1% for the Planet 會員,將營收 1% 繳納「地球稅」,替環保盡一份心。同年,繭裹子正式加入 B 型企業行列,朝企業永續更進一步。

集眾認證於一身的獨立服飾品牌,在全球堪稱罕見,而繭裹子默默地做、默默收穫。Liz 說,他們把認證都視為「體檢」、一種對自我的要求;同時,這些認證也能夠作為與員工、市場溝通的管道,盼望推廣「不過量、不衝動」的消費習慣。

「有時你可能得花比較多的錢買一件商品,但你可以用得比較久、它背後也有著不同的價值與意義,這就是我們想傳達的消費觀念。」Liz 說。

回頭重新檢視使命,打開組織重整的可能

今年 7 月,繭裹子加入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為下一個 10 年開啟新契機。一開始,他們抱著拓展海外市場、建置電商平台的目標,盼望借重 iLab 的資源,學習更多經營管理知識來拓展市場規模,以期能讓營收進一步成長,但最終卻得到意料之外的收穫。

Vinka 說:「進入加速器初期,iLab 導師群就指出,繭裹子原本訂定的使命過多、不夠聚焦。」他分享,繭裹子的使命願景直至 2017 年才確立,內容包山包海,從公平貿易、環境保護到傳遞台灣文化皆有,雖然全面,卻可能導致資源不集中、執行起來難以追蹤影響力等問題。

因此,繭裹子進入加速器後,絕大多數的時間都用於「重新定義使命」——唯有讓使命更清晰、聚焦,才能根據使命來規劃更多後續行動,並且確保達成目標。

Vinka 表示,修改願景是個拉扯的過程,中間他們也一度卡關,但當使命願景與營運策略妥善串連,行動的優先順序便比過去清晰許多。加速器導師並沒有直接指示繭裹子「該做什麼」,而是建議他們「不做什麼」,並協助他們重新審視願景,再將願景、使命和實際行動連結起來。

導師也提供建議,指出提高營收的方式有很多種,除了建置電商平台、拓展海外市場之外,或許還存在能夠以較低成本、且強化使命願景的方式來達成。

「過去,我們的資源分散、每件事情都想做,但當你什麼都想做,可能它們成效就都不會是最好的。」Vinka 坦言,「也許放棄掉一些事情、聚焦在真正能夠達到成長的事情上面,對於實踐使命更有幫助。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重新定位再出發,當責任消費者的「永續設計夥伴」

如今,歷經一番重新定位,繭裹子的使命可以用簡潔有力的一句話來表述:「成為責任消費者的永續設計夥伴。」

所謂「責任消費者」,指的是具備公民責任意識,且主動關心社會問題、進而在乎商品對外界影響力的消費者;他們透過日常消費選擇,來支持具備社會使命的企業,並有望對資本主義經濟帶來變革。

繭裹子不只販售永續商品,更在市場中為責任消費者劃開一道破口、觀望買賣關係的不同可能。

「我們不想把買賣當成單純交易,更覺得消費夥伴與繭裹子的關係,在結帳那一刻就結束是很可惜的事。」Vinka 說,他們希望持續與消費者們建立關係、用更多永續價值感染他們,進而成為改變消費價值觀的推手。

為了貫徹這層理念,他們計劃從門市著手,把店鋪當成溝通橋樑,制定更鮮明、完整的品牌策略。包括店員培訓、商品分眾營銷、各家店鋪的特色主題規畫、甚至開辦永續手作課程……等,都在他們的待辦清單中,不僅要讓消費者的購物經驗更深刻,還要用永續理念感染來店民眾、開啟他們永續生活的契機。

此外,這些作為也有望帶來更多人潮、提高顧客購買意願,估計將對店鋪營收產生加值效果,呼應繭裹子一開始投入 iLab 加速器「拓展市場以提高營收」的目標,可謂一兼多顧。

在全球問題加劇的這一刻,責任消費時代已然來臨,對兼顧商業面與社會面的企業而言,可謂是與公民開啟更多對話的好時機。下一個 10 年,繭裹子還要繼續為消費者提供更多永續設計;而他們一路走來的經驗與成績,也替使命型企業的長期經營帶來更多想像空間。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繭裹子 2017 公益報告書(繭裹子)

【 iLab 加速器開放申請中!】Becoming More,加速成長

針對擴張成長階段的使命型團隊, iLab 加速器提供 3 對 1 的導師策略輔導、成長課程,以及緊密連結的專業夥伴及資源網絡,幫助團隊在計畫期間深入分析營運現況,並共同挖掘出成長動能,進而勾勒出社會影響力與商業營運共同成長策略的藍圖!

了解更多 iLab 加速器
登上加速成長火箭,立刻申請(至 9/25 截止)

延伸閱讀
>> 永續時尚當道!設計師研發「微生物染料」取代化學物質,改善環境污染問題
>> 全球「對世界最好企業」得主揭曉:台灣共 8 家 B 型企業獲獎、蟬聯亞洲第一
>> Taiwan Can Help!B 型企業承諾 2030 年淨碳排歸零,綠藤、繭裹子等 8 家企業加

 

「生物可分解塑膠」不一定能回收?家用可堆肥、海洋可分解塑膠成未來環保趨勢

2019.12.20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孫文臨(2019 年 12 月 12 日)

1860 年代,南北戰爭結束後的美國,在製造業的帶頭下經濟突飛猛進,隨著西進運動進入高峰,美式撞球也開始廣受歡迎,然而當時的撞球皆由象牙所製作,取得不易、價格高昂,也造成非洲殖民地的大象獵殺加劇。

為尋找象牙的替代材質,美國發明家 John Wesley Hyatt,將硝酸纖維素和樟腦合成出一種名為賽璐璐(Celluloid)的化合物,成為世界上第一種人造塑膠,不只成為劃時代的發明,也成為美國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標的。

賽璐璐日後逐步被改良成石油基塑膠,因其價格低廉、可塑性強,被廣泛用在人類生活的各個層面,也快速改變人類的消費方式,提供了便捷、衛生、人人可負擔的生活用品。然而隨著塑膠毫無節制的一次性大量使用消耗,散逸在自然環境需上百年才會分解,因此近年來世界各國開始注意到塑膠廢棄物帶來的嚴峻後果。

塑膠的百年孤寂:全球每年生產逾百億噸塑膠,9 成只使用一次就成垃圾

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的塑膠使用量逐年提升,已經接近百億噸,其中僅有不到一成被回收再利用,其餘塑膠成為了廢棄物若非焚燒就是放置在掩埋場,逸散到海洋等環境之中,破碎成塑膠微粒,進入食物鏈、水循環,塑膠減量成為全球共同面臨的難題。

除了提高回收比例,源頭減量才是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根本方法,然而多年來人類的生活習慣與塑膠密不可分,根據環保署統計,國人年均塑膠用量高達 122 公斤,且年年攀升,我們在外用餐使用塑膠餐具、購物拿了塑膠袋、物流的塑膠包材等等。

為對塑膠垃圾進行源頭減量,今年 7 月環保署公告實施「一次用塑膠吸管限制使用對象及實施方式」,盼能以法規逐步改變國人消費方式,當時制定法規時,環保團體多次認為,一次性塑膠吸管的開放替代材質不該納入「生物可分解塑膠」(簡稱:生分解塑膠),因為國內目前尚無完善的生分解塑膠回收系統,以及末端處理的工業堆肥場,美其名為生分解塑膠,最終仍只能與一般垃圾混雜送入焚化爐或垃圾掩埋場。

然而,環保署綜合評估目前業界技術及替代用品後,仍允許使用生分解塑膠吸管。主因為目前紙吸管供應有限且成本過高,擔憂新法衝擊過大導致社會反彈,環保署也表示,技術日新月異,未來會持續觀察最新技術,進一步調整法規內容。

從國際趨勢來看,傳統塑膠的落日正在加速來臨。塑膠中心總經理蕭耀貴就指出,傳統塑膠幾乎 100% 來自石油,面臨兩個問題,「第一是來源,石油可能很快會被人類用完,雖然美國開採出頁岩氣,但並不能作為塑膠的原料,因此石油浩劫仍在倒數。」

蕭耀貴指出,第二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去化」,因為傳統塑膠太便宜,使用氾濫導致環境衝擊,聯合國會議已經承諾 2030 會大量削減一次性塑膠用品,「這是塑膠產業的危機也是新的契機,現在各國都在大力推動,歐盟、中國等全球市場的測試中心都在塞車,可以看出整個產業正在風起雲湧,各界都急迫的需要更好的替代材質出現。」他說,生分解塑膠就是替代材質。

事實上,生分解塑膠其實早在 1932 年就在杜邦的實驗室開發問世,然而因其成本較石油基塑膠來得高而不受業界重視,直到近年塑膠垃圾成為全球難題後,才有更多資源投入生分解塑膠的研發與運用,然而目前市面上號稱的生分解塑膠百百種,能否成為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答案,仍需要進一步的驗證。

混料王子的背叛?光降解、崩解、氧化生物分解都不是真正的可分解塑膠

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簡稱:塑膠中心)擁有國內目前唯一獲得美國 BPI、德國 Dincertco、環保署三方認證許可的生分解實驗室,因應近年來國內外各大品牌紛紛提出將生分解塑膠取代現有塑膠製品,許多供應商都將自家原料產品送來驗證,分析技術部分析業務組專員黃郁萍說,塑膠中心已於今年完成實驗室的擴建,目前可執行檢驗約 10 來組樣品,但客戶仍需要排隊等到明年 8 月以後,因為送驗的量非常龐大。

黃郁萍指出,全球各國提出的限塑政策多允許替代材質的使用,然而需要經過完備嚴謹的「可堆肥化塑膠」(compostable)認證。

「可堆肥塑膠需經過可生物分解、可堆肥兩個關卡的實驗才能獲得認證。」他說,塑膠的組成為多分子聚合物,非單一材質,因此市面上也有出現光降解性塑膠、崩解性塑膠、氧化生物可分解塑膠,「然而這些都不是生分解塑膠,更不是可堆肥塑膠。」

她進一步解釋,光降解性塑膠(Photodegradable Plastics)是在傳統塑膠材質(PS、PP、PE、PVC 等)中,加上光敏促進劑,利用紫外線的輻射能量,引起高分子鏈斷裂的連鎖反應,促使塑膠產生裂化,外觀上會因為日曬而分裂,但最終仍會殘留下小碎片。

崩解性塑膠(Disintegradable Plastics)則是將傳統塑膠成分與澱粉(Starch)混煉而成,會誘使環境中微生物吞噬、崩解澱粉,但仍其塑膠成分仍會裂成碎片存在不會分解;氧化生物可分解塑膠(Oxo-Biodegradable Plastics)也是在傳統塑膠材質中,加入氧化添加劑,在接觸氧氣、陽光後逐步分解,最後只是碎裂成非常微小,可被生物吸收的粒子,仍不會消失。

「這 3 種塑膠都只是傳統塑膠添加其他物質後的材質,雖然會碎裂但並不會分解也不可堆肥,且碎裂後殘留的塑膠碎片,與不分解的塑膠物性相同,易造成使用者誤解其為「分解」而助長隨地丟棄,造成的環境污染。」黃郁萍說,正如同傳統塑膠可以添加其他物質,生分解塑膠同樣也可能有添加物,「因此生分解塑膠不代表其一定可堆肥,還得經過分解率、崩解度、植物毒性、重金屬等測試條件,才可稱為可堆肥化塑膠。」

你的名字要認證:「可堆肥塑膠」耗時 8 個月,還得要種菜計算萌芽率

黃郁萍表示,除了德國與歐盟 Dincertco(Seedling)的可堆肥標章,美國 BPI 的可堆肥化標章以及國內環保署的生物可分解塑膠環保標章外,國際常見的可堆肥塑膠包裝還有比利時的 OKCOMPOST 可堆肥標章、日本的 GreenPla 可堆肥標章、紐澳的 Seedling 可堆肥標章。

「產品要進入哪個市場,就需要獲得該市場的認證,但標準大同小異,原則上就是要要滿足 180 天內達 90% 分解率、84 天達 90% 崩解度、堆肥不具植物毒性、不含重金屬等條件。」他說,目前業界生分解塑膠的主流原料包含聚乳酸(PLA)、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聚己內酯(PCL)等 10 來種,主要是乙醇二羧酸系的高分子結構,且持續在研發中。

塑膠中心分析技術部分析技術開發組組長許程宇表示,塑膠中心的「生物可分解之實驗室」為全台第一也是目前唯一,通過德國 Dincertco、美國 BPI、國內 TAF 認證的實驗機構,「實驗室所負責的是執行實驗以及出具報告,而頒布認證的仍是 Dincertco、BPI 等認證單位,因此在進行試驗以前,廠商需先與認證單位確認其所需的試驗內容。」

許程宇說,可堆肥化塑膠的判定標準,主要根據歐洲統一標準的 EN13432 與美國 ASTMD6400 的規範,需通過 4 個標準,「材質及重金屬分析」鑑定樣品主材質,並針對 11 種重金屬及氟元素進行限值管制,確認揮發性固體重 >50%;「完全生分解」樣品之有機碳轉換為二氧化碳之比率應於 45 天內達 70%,應於 180 天內達 90%;「應完全崩解」樣品的崩解度(重量損失)應於 84 天達 90%;最後則是「堆肥後不具毒性」堆肥後產物對植物的生長能力不造成負面影響,與空白組比較,能達成 90% 萌芽率及生質重。

他進一步解釋,一個樣品送到實驗室需經過一個月的材質與重金屬分析,6 個月的崩解度與生分解分析,一個月的植物生長試驗,最後才會出具報告,「整個過程最快要 8 個月的時間,試驗過程無法加速,是個長時間的驗證試驗。」

可工業堆肥不夠看,下一步還要「家用可堆肥」與「海洋可分解」

許程宇特別強調,可堆肥化塑膠是指其可在工業堆肥的環境下完成可生物分解,因此堆肥環境有工業堆肥的條件,在其他條件下未必會生物分解,試驗過程中土壤環境的酸鹼值 PH 需介於 7 至 9、氧氣濃度不得低於 6%、水分含量介於 50% 至 60%、溫度更要控制在 58±2℃,「一般的土壤環境溫度不可能到這麼高,需要特殊的工業堆肥才能維持在這樣的條件」。

這也就是環保團體認為生分解塑膠無法根本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原因,因為目前台灣並無工業堆肥場,也沒有回收系統。不過,許程宇也提到,政府目前正致力與國內大企業規劃建置生分解材料的工業堆肥廠,相信在未來幾年台灣的生分解材料回收系統將會更加完備,目前替代材質是以工業可堆肥塑膠為主流,但業界也已經開始在積極研發家用堆肥及海洋分解塑膠。

「因應法國、澳洲等地的政策,家用堆肥塑膠(Home compost)的需求逐漸被重視,家用堆肥的測試條件(25℃)與一般環境較為貼近,使用完畢後民眾可在自家做堆肥掩埋並進行生分解。」

許程宇表示,目前該項技術仍未普遍,全球只有比利時的 OWS 實驗室以及上海的 Dincertco 實驗室可進行家用堆肥的試驗,「不過隨著垃圾減量壓力與日俱增,家用堆肥未來的開發也必然愈來愈普及,因此塑膠中心的生分解實驗室也正著手建置家用堆肥的測試方法。」

許程宇說,可家用堆肥塑膠與現行可工業堆肥的生分解塑膠認證方式大致相同,唯一需改變的就是要把溫度從 58±2℃ 改為 25℃±5℃,「相對應的是分解時間的延長,生分解試驗從 180 天延長到 360 天,崩解試驗從 84 天延長到 180 天。」他表示,目前認為可作為家用堆肥的是更具彈性的分子材質。

此外,可堆肥塑膠進入水中或海中都無法分解,難以解決海洋塑膠垃圾問題。許程宇就表示,「海洋分解塑膠」也會是未來替代材質開發的方向。

「海洋的生物分解的環境為鹽水或天然海水中,同樣針對樣品是否可分解成 CO2 與 H2O 進行量測與監控,分解率要達到 90%,另外生物毒性要求則需對海洋水生生物,包含無脊椎動物、水蚤、魚、藻類或藍綠藻無負面影響。」

無論如何,傳統塑膠由生分解塑膠替代,已經成為主流趨勢,僅是時間早晚問題。除了大家熟知的吸管等餐具以外,黃郁萍也指出,未來可堆肥化塑膠的用途相當廣泛,包含塑膠袋等生活用品、紙尿布等衛生用品、農地膜、漁網等農漁業資材,甚至是近年來相當熱門的 3D 列印原料,還有手術縫合線等醫療用品。

站在環境的角度來看,源頭減量確實才是根本解決塑膠垃圾的方法,然而塑膠製品經過百年的演進早已改變了當代人的生活,以現代的消費模式對於塑膠產品仍有所依賴、無法根除,因此開發可減輕環境負擔的替代材質,不僅可能成為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一線生機,背後也待賴巨大的商機,如同百年前年賽璐璐取代象牙一樣,更好更友善環境的材質,或許將開啟人類與環境永續發展的下個百年。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解開可分解塑膠身世之謎 選對「家用可堆肥、海洋可分解」可以更環保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廚餘變身減塑妙方!英國超商與生技公司新研發,以「蝦殼」製成保鮮膜
>> 全球第一雙純素鞋款:加拿大鞋廠推出「植物鞋」,丟進堆肥桶後 45 天可生物分解
>> 農用塑膠布污染問題有解!「生質農地膜」入土一年全分解,土地無污染、回收無負擔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