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迪化街上 70 年歷史的台灣製「皂」——「大春煉皂」將米、茶葉、中藥製成肥皂,推廣在地永續的清潔哲學

2019.08.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吳源南、利雪詩

大春煉皂第三代繼承人李國榮,生產的肥皂融入大稻埕迪化街在地元素,將米、茶葉、中藥入皂,向台灣農民購買原料。肥皂的精緻化獲得年輕人的青睞,加上精刻的造型,把肥皂的格調提高,包裝成禮物販售。

昔日的大春

在 1950 年,台灣光復後,李土水從日本人手中接下了大春煉皂,購買了他們的品牌和工廠, 成為李家第一代負責人,開展肥皂生產和銷售事業。在早期,李土水是開雜貨店的,當時店內的香皂是跟前大春購買的,因此結下了緣。從接手到現在,經歷了 70 年,第二代以代工為主,因市場需求改變,到第三代轉型為改良生產、銷售品牌經營。大春煉皂中的「煉」,就是用心琢磨每塊肥皂,最簡單也最純粹。秉持的理念是「與土地共存」,友善的對待人及土地,實行永續、共生、共存。

迪化街的給人的印象是買賣年貨的,李國榮想把爺爺曾經做過的品牌轉型。大春煉皂的店面設於大稻程迪化街,肥皂的製作會融入以迪化街的在地特色,採用米,茶葉,中藥這 3 種元素入皂。肥皂的用料比較符合在地特色,再把肥皂製作成具有特色文化的造型。肥皂包裝是以花磚的形式,把樸素的肥皂以更精緻的方式出售。

大春所販賣的肥皂對環境的影響,相較於液體皂是比較友善的。主要的原因是清潔後沖洗掉的,流入河川中比較容易分解,加上不需要塑膠容器,有效降低塑膠的用量,也是近幾年為何肥皂的使用比例提高的原因。

經營品牌初體驗

李國榮,他做了 8 年的工程師,在 2017 年的時候決定回來幫忙,目前主要負責的是行銷和未來規劃。之所以會回來接手家族事業,是因為家族裡面有個歷史性的品牌,加上人手的不足,作為孫子,想把爺爺的傳承下去。

起初李國榮的專業領域並不是品牌經營,所以對行銷這塊相對比較陌生,並不是很懂得去推銷自己品牌跟產品。李國榮說接手大春後,了解到行銷充滿著挑戰性,所以在這兩年下來,有空的時候會上一些關於行銷的課程、商會、請教一些前輩或是從事這方面的專家,請他們給一些意見如何去做品牌,從他們身邊獲取許多的經驗,到現在會去籌辦一些活動和展覽,來增加知名度。

李國榮有去參加台灣文博會,一個由政府主辦的展覽,大春煉皂的品牌是其中之一,在參加的過程中也有去參訪其他的牌子,吸收他們的特色,獲得更多的靈感。因有參加這次的展覽,有幸參加了一個比賽,在比賽中也獲得了文創精品獎,得獎的是大春「潔顏系列」的「夢中」和「瓜顏」, 「夢中」是淨化毛孔,針對油性肌膚,而瓜顏是保濕面部肌膚,針對乾性肌膚,將其精緻化,這也是大春創立以來第一次得的獎。

兼顧本地及外地消費者

一位台灣顧客,在逛街時偶然看到大春煉皂,想到最近母親節快到了,就進去選購了一些肥皂當作禮物。她覺得這是文創商品,印象很特別也就買給母親。還有一位是日本遊客,是第一次來台灣旅遊,她說很喜歡這些肥皂的氣味,造型上也很可愛,加上她自己不會做肥皂,所以就買了很多。大春的顧客多元,不僅能吸引到當地的年輕人去購買,還能俘獲國際友人的歡心。

製皂的未來

李國榮表示其實現在的消費者還蠻喜歡做所謂的 DIY 課程,所以他們也想把它納入活動之一,希望能夠吸引一些年輕的消費者。讓更多人知道,其實他們的做法跟其他的做法是不一樣的,他們會在肥皂的造型和用料上,投入更多的研發,除了有肥皂的實用性,還加上具有當地特色的元素,使肥皂的格調往上提高,成為一個在家擺設的裝置。

李國榮在未來是想把爺爺的招牌再次擦亮,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春煉皂。今年是大春煉皂 70 週年,他們正在策劃相關活動,詳情未能公開,給大家賣個關子。

採訪側記

一個理工男生轉行到品牌經營是一件難事,尤其背上店內 70 年歷史的品牌,要兼顧過去的長處也要有創新的想法。肥皂要融入年輕人的生活本已不易,但他卻明白品牌的起源有多麼重要,把起源融入皂裏,非一意孤行把吸引消費者的元素都加進去,成就了今天的大春煉皂。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米、茶葉、中藥選用台灣原材 台灣製皂

延伸閱讀
>>「禾乃川國產豆製所」100% 選用台灣非基改黃豆,要給顧客最天然的健康豆製品
>> 盼台灣紡織業盛世再起——紡織廠二代開辦職人課程,打開年輕人接觸紡織的大門
>> 周奕成用「微型創業」開闢大稻埕經濟活路, 7 年內打造一支擁有 30 間結盟店的文創軍團

綠色能源不再昂貴?國際再生能源署預測:2020 年綠電將比燃煤電廠成本還低

2019.08.19
合作轉載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文:王振益

近幾年台灣能源議題吵得沸沸揚揚,有人爭論燃煤造成空汙,應盡速以其他能源取代;有人認為再生能源成本仍高,不應大力推動。但國際再生能源署(IRENA)每年發布的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報告指出,再生能源在世界許多地方上,已經是個便宜選項了。報告甚至預測,在 2020 年(也就是明年),新設大型太陽光電及陸域風力發電廠的成本,將比現有燃煤電廠的運轉成本還低!

再生能源成本下跌快速 已威脅燃煤電廠生存

會有這般趨勢,主要跟科技發展快速有關。2018 年,所有商業綠能電廠的均化發電成本,都已落在化石燃料的成本區間。近年快速下跌的綠能成本,導致許多開發國家傳統電廠的經營岌岌可危。像美國自 2007 年以來,煤炭發電量已經減少逾 40%;而英國於 2013 年燃煤仍占整體發電量 4 成,去年已急墜到 6%,今年更是一整個星期沒有使用燃煤發電,整體來看,綠能發電比例則從 12% 跳升到 28%。

從圖表來看,光是 2018 年,全球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的成本即較前一年下跌 13%,生質能源下降 14%,水力發電下降了 11%,地熱和離岸風電下降了 1%。最令人矚目的是,由於全球幾個聚光型太陽熱電(Concentrated Solar Power, CSP)發電廠在去年底陸續啟用,去年一年 CSP 成本竟下降了 26% 之多!探究背後成本下滑的原因,可歸功於太陽熱電可伴隨裝設儲能設施以儲存熱能,因而不受夜晚無陽光限制,仍能夠增加發電時數。

當然,技術逐年進展,也讓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裝設成本下降、容量因數(Capacity Factor,可理解為全年發電比例)上升,使全生命週期的均化發電成本大跌。IRENA 預估,太陽光電和陸域風電的成本在未來仍將持續穩定下跌,在 2020 年時的太陽光電成本將下跌 13%,至每度 0.048 美元(約 1.44 台幣),陸域風電成本將下跌 8%,至每度 0.045 美元(約 1.35 台幣)。

小水力與地熱 在台也有發展潛力

當然,低廉的價格帶動了風光的快速發展,去年全球太陽光電裝設了高達 60GW,占全部再生能源的 55% 左右,而陸域風廠則安裝了 45GW,水力為 21GW。除了較成熟的水力及風光以外,其他再生能源也頗有發展潛力。由於近年大型水力電廠因影響生態之虞,各國不易找到適當場地興建,反觀小水力發電,因為少了大興土木的必要性,相較而言是較好的解決方案,也漸漸引起大家的興趣。

以各國近年小水力容量因數約達 46% 至 67% 來看,與大水力發電 34% 至 62% 的因數相近,這說明了即使是小水力發電廠,在水力充沛情況下,發電潛力不輸給大型水力發電。台灣山高水急,河流高低落差大,或許可將發展小水力視為一種兼顧生態與在地能源需求的解決方案。

再來看到地熱發電,全球均化成本多落在化石燃料成本的低標,容量因數多落在 8 至 9 成的高檔,幾乎可說是全年發電的再生能源,潛力大且成本低廉。富有地熱資源的台灣,也許可以朝這方面努力發展,讓地熱在風能與光能之外,成為綠能發電量的第三隻腳。

既然再生能源新建電廠的成本愈來愈低,不管是以經濟或是減碳角度,各國應大力發展。但配套的智慧電網、電網管理與儲能設施也愈見重要。報告指出,今後將不只看發電成本,還需逐漸以整體系統成本來考量。若擴大考慮到環境外部成本,各種綠能互補搭配而成的發電組合,將會是今後全球能源配比的藍圖。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綠能發電成本將比燒煤還便宜?IRENA 報告掀震撼

參考資料
Renewable Power Generation Costs in 2018(IRENA)

延伸閱讀
>> 企業瘋綠電【下篇】 IRENA報告:綠電不求人,「自發自用」受歡迎
>> 再生能源只能發電?三大智庫齊說:「錯啦!」
>> 如何突破綠能障礙?IRENA:擴張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雙管齊下!
>> RE100 國際綠電年報紀要:台灣首度被寫入報告、企業對綠能需求看漲
>> 讓太陽能板在陰影下也能發電!他用垃圾桶裡撿來的靈感,吹響太陽能革命的號角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