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社會創新」到「影響力投資」:社創圈「NAB 暖身小聚」,為台灣社企發展開拓下一哩路

2018 年 12 月 19 日,近 50 位社會企業領域代表聚首台北市社會創新實驗基地,為台灣建立「國家諮詢委員會」(National Advisory Board ,簡稱 NAB)暖身。該場會議由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總經理陳一強發起,偕產、官、學、研代表討論社會使命企業的政策可能性,以祈為台灣的社創體系建構更完備的投資生態圈。

文:梁元齡

這場為台灣影響力投資鋪路的「暖身小聚」,產、官、學、研皆有代表列席參與,如政委唐鳳、前政委馮燕、眾多社企聯盟代表、多個部會的政府官員以及社企流等社創生態中介組織;金融及投資基金方面,亦有十多名業者及代表人出席。

建立 NAB :推廣影響力投資、活絡社創生態圈

倡議 NAB 的呼聲由全球知名創投金融家 Sir Ronald Cohen 率先提出,由 G8 衍生出的全球影響力投資策導委員會(Global Steering Group for Impact Investing,GSG)推動。

陳一強指出,GSG 在各國推動 NAB 的目的,是希望能集結社創生態系內的意見領袖們,建立一個國內對話與國際交流的社群平台,並借重其國家級的角色推廣影響力投資,造就符合聯合國永續發展指標(SDGs)的市場能量,進而催生更多創新創業、活絡社會金融(Social Finance)體系。目前,全球已有 20 個國家設置 NAB,其中 3 國位於亞洲,包括日本、印度及南韓,而台灣有望成為亞洲第四個設置 NAB 的國家。

陳一強表示,永續發展指標 SDG(主題面)、社會企業(需求面)、影響力投資(供給面)與社會創新(行動面)實為「四位一體」,不可偏廢。

GSG 認為,社會與環境的挑戰,往往來自投資者過於著重短期獲利,使得投資項目不利永續發展,甚至造成對大環境的危害。

因此,建立為影響力把關的投資系統,不僅能減低資本造成的危害、實踐企業社會責任,對於致力提出解方的創新團隊,更是極為強大的鼓勵。強健的投資方案,可以支持創新團隊將成熟的解方規模化並建立公信力,以緩解全球性的問題。

台灣為什麼需要 NAB?

根據 GSG ,社創生態系共有 5 大基石:資金供給、資金需求、中介組織、法規政策以及生態建構。而設置 NAB,便能有效整合各方資源,開啟協作、共創,讓社創生態更完善。

陳一強以自身對社創生態的觀察,將台灣社會企業的發展分為 3 個階段:自 2006 年至今,台灣的社會企業已從草根運動、意識提升為主的第一個階段「倡議行動」,走向強調「社會創新」的第二個階段;預期 2020 年後,台灣的社企生態更將進入第二次典範轉移,邁向第三個階段、也就是建立「投資生態系」。而要發展影響力導向的投資體系,台灣必須具備上述「5 大基石」。

因此,陳一強呼籲,接下來,各路夥伴應將投資視為台灣社企的發展重點,協助具有社會使命的組織進行規模化。而欲改變投資生態,就必得突破現行資本市場中只著重報酬及風險的限制,國家級的政策方針因此成了當務之急。

發展影響力投資生態圈,台灣具備良好條件

「2020 年以後,我們得將生態圈裡的能量放大——我們必須思考:如何釋放資本市場裡的資源、讓資本確實發揮社會影響力。」陳一強說道。

他也指出,台灣位居季風帶和地震帶,天災頻仍、屢屢重創民生,緊接而來的銀髮海嘯更是社會不可小覷的挑戰。更由於政府預算有限,穩健的社企生態圈或能成為諸多社會問題的解方。

陳一強形容,這一波社會創新的變革,是「跨世代的社會公民實驗」,而台灣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台灣坐擁 2300 萬人口,加上民主體制健全、公民社群強韌,使得 NGO 等公益社群相當蓬勃;此外,台灣的中小企業林立,有利激發創業精神。基於上述種種原因,他認為台灣很適合建構永續發展的影響力投資體系。

整合投資系統,台灣取經亞太影響力投資工作坊

2018 年 2 月,陳一強偕前政委馮燕、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連庭凱,赴南韓首爾市,參與由 GSG 等團體共同舉辦的「亞太影響力投資工作坊」(Asia-Pacific Impact Investment Workshop),唐鳳政委當時亦透過視訊會議參與討論,以遠端方式關心影響力投資系統的整合關鍵。(同場加映: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曾任政委、現為台灣大學社工系教授的馮燕指出,社企的內涵有 3 個重點:「針對社會解決問題」、「產官學研的跨域協作」、以及「向上向善」。她表示,當今社會大眾容易著重問題面,而社企則更在乎如何解決問題。

「台灣人很有創意,也已經有很多人透過社企的概念,去面對各式各樣的問題,台灣其實充滿著希望。」馮燕相信,台灣的產、官、學、研彼此能夠合作無間、引領社創生態圈的建立。

馮燕也敦促當天與會者,希望在成立 NAB 的過程中,大家能夠彼此合作、互相幫忙,一同維持社會企業的熱度。

亞太 B 型企業協會理事長連庭凱也分享當時參與工作坊的情況,他表示與會者皆熱情滿溢、對於推動公益投資不遺餘力,而他也觀察到,「參與工作坊的與會人士,在自己國家或地區內,都有很豐厚的人脈網路和資源,各國都很積極地在打組織仗。」

「台灣跟國際脫節太久了,不論是年輕人或企業家,都花了很多心力在推動社會創新。但若不參與國際網路,規模化的能力便受限。」連庭凱表示:「相較其他地區,台灣在投資面發展得比較慢。」

他並指出,台灣的社企深度夠,也很能感動人心,但產業規模化的能力,如數位化、管理及人力資源調配等專業,目前尚未從傳統產業流向新創產業。他期許,在未來,上述專業能被帶進社企環境,活絡市場能量。

善用「系統模型」,提升投資效率

尋找資金固然是建立生態圈的重要一環,但如何確保資金被有效運用、進而達成影響力,是使投資系統永續、健全的關鍵。

任教於哈佛大學等名校、Omplexity 系統管顧公司創辦人薛喬仁(Joe Hsueh)向來賓介紹 GSG 提出的影響力投資系統(圖二),剖析社企創投的各階段,並解釋如何透過系統加以改善「效率不彰」的問題。

他指出,影響力投資的目標有 3:避免危害、創造利益、提供解方。行動者在運用資金時,若缺乏完善考量、沒有評估該筆投資的影響力,便貿然挹注資金,將使成效大打折扣,甚至可能出現反效果。

若要達成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行動者應該把眼光放遠,透過規模化的設計,儘快將早期解方進化為成熟解方,積極尋求規模化成長、達到更大的影響力,最終透過健全的財務回報,達成永續發展。

而在組織的每個發展階段中,應該透過中介組織的協調,引介適合各階段的投資;待組織規模化之後,更應善用影響力評估機制,深化影響力實踐、建立良善的循環。

薛喬仁建議,建置 NAB 時,可以善用投資系統思考圖、召集各利害關係人,找出彼此潛在的合作可能性,一起邁向永續發展。

以 NAB 帶台灣社企跨出下一步

走過社企發展的第二個階段「社會創新」,台灣社企逐漸邁向下一哩路、進入第三個階段,也就是「影響力投資」,而設置 NAB 將是完善投資生態圈的催化劑。有了完善的生態圈,台灣要躋身國際、擴大影響力,都能更加如魚得水。

「台灣人善於合作,大家容易有共識、聚在一起找出解方。」連庭凱說:「但要建置完善的生態系統,不能只靠台灣單打獨鬥。我們還是得踏進另一個網路裡頭、與國際接軌,讓資源進來,同時也帶領產業走向世界,讓台灣成為全球影響力投資網路的一份子。」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商周專欄:何所冬暖,五家為鄰
>> 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解決社會問題,必須由公私部門協力」看韓國政府如何「錢」進社會企業
>> 政府、企業與社企齊聚,談跨界合作成功心法:建立信任、持續創新、發揮影響力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永續價值襲捲市場!面對全新消費世代,企業如何實踐品牌承諾?

2019.02.11
合作轉載

美國有機超市品牌 Whole Foods 透過旗下出版的雜誌與業界的合作夥伴及消費者分享,訪談一群有機保健營養品及生活用品品牌及供應商,為了實踐企業對社會及環境的使命,透過 B 型企業認證來協助企業營運的檢視及持續改善,並讓員工、消費者等瞭解他們行動的實質意義。

文:B 型企業協會

你知道有些事情在那裡,讓你的生活、你的世界是一個更美好的地方。你可能沒有親眼見到,但你一定感覺到了。 B 型企業社群就是像這樣,是一群企業運用商業力量共同努力讓世界向更好邁進。

至今全球已有超過 130 產業的 60 個國家/地區,超過 2700 個 B 型企業。B 型企業都是通過高度驗證的「商業影響力評估標準(B Impact Assessment, BIA)」,評估公司治理、客戶、社區、員工和環境領域的影響力表現。

由於 BIA 擁有依照產業類別及規模大小的 78 組題組,且會依據「填題目的程度」動態延伸出其他的題目。更容易讓企業有機會將全部的資訊被清楚的揭露。一旦獲得 B 型企業認證,企業透過支付認證費加入全球 B 型企業社群,就可以共同支助 B 型實驗室(註一)的工作並參與倡議一個全球永續經濟體。

隨現今社會從自我滿足轉向同理心消費,B 型企業的崛起也隨之而來。埃森哲(Accenture  Strategy)顧問公司 於 2018 年 12 月公佈全球約 3 萬名消費者的調查結果:

  • 62% 的受訪者表示希望企業能對他們所認同的社會、環境、文化問題也能採取相當的認同立場。
  • 63% 的受訪者表示會從反映他們的個人認同價值的公司購買產品和服務。
  • 74% 的受訪者表示渴望瞭解一間公司是如何採購產品並確保員工有安全的工作條件;
  • 消費者還希望了解公司在重要社會及環境問題上的立場及作為。

2014 年獲得 B 型企業認證的美國麻州 Cambridge Naturals 公司的願景執行長(Chief Visionary Officer, CVO)Michael Kanter 表示:「B 型企業運動帶來一種適時的需求,更多企業不僅尋求盈利,且重要的是將有價值的勞工和環境實踐及社區支持納入其使命。不同類型的公司,有不同的加入動機。而我們發現所有這一切的基礎都是期待企業可以成為一股良好的力量。」

在有機保健營養品及生活用品產業中的越來越多的公司在獲得 B 型企業認證的路上,更有許多公司已在這路上多年。

位於美國佛蒙特州的 New Charpter 是經營有機維他命品牌的一家 B 型企業,其永續及風險、品質法規遵循副總監 Amerigo Pennoni 分享:「我們品牌核心價值是讓許多人關注自然環境與認同的理念,能透過我們的服務範圍來實踐。」

「事實上,雖然過去我們的營運已然有 B 型企業精神,但認證成為 B 型企業則是策略性的改變,協助我們與消費者和零售合作夥伴共同執行超過 30 多年的「品牌承諾」,如此 B 型企業認證與我們的品牌價值相輔相成。」

New Charpter 在 2014 年經過 B 型企業商業影響力評估(B Impact Assessment, BIA)並獲得了總分 96 分的認證。2018 年重新認證,總分增加了 11 分。 也被評為「對世界最好(Best for the World)」(註二)獎項中的創造改變家的企業(Changemakers)。

對那些已專注於成為「對世界最好的企業」而言,B 型企業認證有助於將此一使命更加聚焦。

加拿大的 Traditional Medicinals 品牌永續發展經理 Ben Couch 則說:「自成立以來,我們就希望將社會公正、環保和經濟發展的公司使命與我們的商業模式緊密結合,並在整個供應鏈中透過第三方驗證來確認最佳實務。B 型企業的評估不僅讓我們衡量供應鏈實務的適切度,更幫助我們追蹤改善進度並在當責、社區及環境層面最佳實務的優先順序。」

B 型企業還幫助新澤西州的 Herbalist&Alchemist 公司提高了他們的影響力。CEO Beth Lambert 表示:「 2009 年我對 B 型實驗室的工作使命及衡量其產品對環境影響的標準、還有公司對社區發展的意義、及如何對待員工等議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 B 型企業的商業影響力評估標準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因此我們立即投入資源並檢視我們的企業,並於 2010 年首次獲得 B 型企業認證。」

Herbalist&Alchemist 之後重新認證並專注改善其公司政策和程序,將其核心價值觀與公司日常操作緊密連結。從中更新了其品質政策 Quality Policy,確認對當地供應商採購的承諾,及僱用當地員工。

CEO Beth Lambert 表示:「身為一家擁有廣泛產品和堅持高品質原料的公司,不能總是從我們所在的當地區域採購。因此過去的作法,我們只會盡可能地努力。而現在,我們修改了供應商採購品質流程,考慮新供應商及品質標準時,「地點」會是必要選項。」

雖尚未成為認證的 B 型企業,但佛羅里達州天然植物成分供應商 HP Ingredients,支持在世界各地維護野生植物的原住民社區,如馬來西亞的 Orang Asli。

CEO Annie Eng 分享:「這不僅是每家公司內部營運的提升——這已是整個產業的永續競爭力。我們注意到有更多的品牌商夥伴獲得了 B 型企業認證,而我們主要供應 2 至 3 個品牌商,他們也是 B 型企業,因此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在我們這個產業中越來越多的公司將成為 B 型企業。這是很自然的群體聚集力量。」

New Chapter 維他命品牌的永續及風險、品質法規遵循副總監 Amerigo Pennoni 進一步說明:「我們認為成為 B 型企業是我們的義務,提高我們採購原料和員工生活所在社區的彈性。員工全人身心福利更是我們優先考慮,提供為期 12 週的全薪產假政策並改進 401K 退休金福利計畫。」

Traditional Medicinals 品牌永續發展經理 Ben Couch 分享:「成為認證 B 型企業的一個重要優勢是,幫助我們公司進一步成為經過加州州法立法的共益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幫助我們不僅考慮到股東的財務回報,更尋求從農民、員工到使用我們產品的家庭,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利益。」

「這有助於將企業使命深化到我們的章程和治理中。與其他產業的 B 型企業互相連結、合作和分享想法是我們加入這個社群的其中一個好處。例如,在區域性聚會中,我們從「升級再造(upcycled)」紡織公司 Sonoma USA 了解到當地循環經濟,或與 Guayaki 瑪黛茶或 Dr. Bronner 有機清潔生活品牌等同行共同討論供應鏈管理的最佳實務。」

B 型企業認證還幫助 Traditional Medicinals 找到一個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 Group)Builders Fund 公司,也是一家 B 型企業,成為其財務合作夥伴,協助保護企業使命的同時更健全其財務管理及拓展業務。 Couch 繼續:「這項投資合作夥伴關係讓我們在 2017 年獲頒「基業長青獎(Built To Last Award)」。

正如 Cambrige Naturals 等的許多零售商實踐 B 型企業一樣,都是先從同理心及道德訴求開始的。

然而 Herbalist&Alchemist 品牌 CEO Lambert 表示:「許多我們所供應的客戶也都是獨立零售商,他們的使命就是要推廣負責任生產的產品,他們在當地的商業活動就是『全球思維 在地深耕』(Think Global Act Local)的最佳明證。

「我看到他們加入 B 型企業不是只是停留在道德訴求和同理心訴求,而是因為它一個持續改善的機制,能持續地來檢視對客戶、員工和社區的承諾。 我們的很多零售商客戶在這個行業已經很久了,我想這就是他們所相信並存在的價值。」

CEO Lambert 繼續:「如果你問我,那成為 B 型企業認證會為這些品牌及零售商帶來更多客戶嗎?非常可能,因為下一世代的價值觀已經每一個當地的社區興起。讓自己的品牌在認證的過程,不僅將能幫助品牌或零售商與新一代的消費者進行有效溝通,更能協助這一群人擴大他們的影響力。這件事值得長期的支持。」

Cambridge Naturals 的 CEO Kanter 同意並補充:「其實在我們的社會中最深的消費需求就在我們生活的社區(也就是一群有相同價值觀的人群)。雖然我們的零售店現在做得很好,每天當消費者進來時讓他們感到我們與他們就像是同一社區的鄰居那樣親近。」

「他們或許不完全明瞭 B 型企業認證是什麼,卻信念一致地與我們站在同一邊,透過消費來支持我們,這就是與我們一起走在 B 型企業的路上!此外,我們網站上 B 型企業的說明吸引了那些希望瞭解 B 型企業的年輕人並想要參與這相同使命的員工們。」

最後,雖然許多 B 型企業的企業主和經理人都表示,成為 B 型企業的最大的好處在於,能永續地成就更多的共益。但 New Charpter 品牌永續及風險、品質法規遵循副總監 Pennoni 也提醒並澄清對於 B 型企業的迷思:「它不是完美的救主,而是一個積極且持續地自我改善的機制及社群。放大你的想像力,如果每家公司將自己的業務成為積極變革的使命傳遞者,那麼這個世界一定會變的更好。」

註一:B 型實驗室是一家非營利組織,服務「人們致力使商業活動發揮對社會及環境共益影響力(people using business as a force for good™)」的全球運動。主要業務包含 B 型企業認證 B Corpations®(B Corps™),及維護管理商業影響力評估等標準並倡議治理框架如共益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的立法。B 型實驗室的願景是一個對所有利益相關人都能共享、永續的經濟體。

註二:每年 B 型實驗室會在全球獲認證的 B 型企業當中,選取企業在 5 大影響力面向:公司治理、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照顧和客戶影響力,以及總體分數得分名列全球前 10% 者,加以公開表揚。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 成為「對員工最好」的企業:這間價值數百萬美元的 B 型企業,100% 由員工持股
>> 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