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魅力吸觀光客 紙教堂照亮桃米

2013.01.16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周美惠

(圖:敲希望的鐘 南投桃米社區的祈福鐘,後方為紙教堂。 圖╱顏新珠攝影、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承載著台灣與日本震災記憶的紙教堂,在九二一大地震災後十年聳立在埔里桃米社區,爆發出不可思議的能量。回首來時路,新故鄉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以「偶然」做為引言。

(圖:新故鄉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說,新故鄉轉型社企,採「盈餘不分配」模式,若有盈餘悉數回歸母基金。 圖╱顏新珠攝影 新故鄉基金會提供)

地震前,桃米人口結構老化、產業經濟衰退,是埔里最貧窮的社區之一。震災後,新故鄉調查社區資源發現桃米有豐富的生態資源。在政府挹注下,新故鄉協助桃米發展結合生態保育與旅遊的社區產業。藉由社區體驗學習的過程,讓在地居民與外來客彼此學習,以呈顯地方的價值、自信及尊嚴。
二○○五年,九二一重建委員會結束重建業務,在政府資源退出後,「新故鄉」面臨極大壓力。廖嘉展思忖著下一步:「如果沒有發展出新的產業,讓參與者、社區的青壯人口有在地就業的機會,人口還是會繼續外流,社區重建將只是曇花一現。」因而試圖朝「社會企業」方向轉型,結合生態保育、休閒體驗與教育,讓桃米發展成「生態、生產、生活」的三合一社區。為此修改新故鄉組織章程以便附設「見學中心」,並從日本引進紙教堂。

然而隔行如隔山,企業經營原本就不容易,而社造/藝文組織比社福團體產業化遭遇的困難更多。在轉型社會企業的過程中,新故鄉體現了「非典型商業邏輯」實踐的可能性,也遭受來自內、外部的挑戰。

外部環境的挑戰是政府部門的落差,廖嘉展分析,法令上「沒有任何與社會企業有關的條文,」租稅制度的不合理及貸款不易等,都讓非營利組織邁向社企之路困難重重。而新故鄉轉型的過程中,外界曾質疑「新故鄉要做生意賺錢囉!」內部成員也會困惑「是否會忘記原本的核心價值與使命?」面對種種挑戰,都得透過內部對話,讓成員重新了解組織的願景與使命。

新故鄉轉型社企後,採「盈餘不分配」模式,若有盈餘悉數回歸母基金;而除償還興建見學園區負債,從二○一○年起並開始贊助其他非營利組織。

廖嘉展說,社區營造最終的關懷是要看到人的轉變、變得肯為公眾付出,進而帶動社區的轉型,形成新的社會動力,這是很深刻的文化工程。目前新故鄉正建構「再現埔里蝴蝶王國」的大計畫。藉由「蝴蝶」的中性介面、情感依據,希望喚起更多的居民對埔里邁向生態城鎮的想像,朝向新的可能邁進。

【2013/01/16 聯合報】 原文連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