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地方創生,不是把年輕人丟到地方去生活而已——日本組織 NCL 盼實現「後資本主義社會」,與台灣社群聯手打造理想生活

2020.09.07
瀏覽次數:

Next Commons Lab/文: 黃筱雯

「我其實不喜歡『地方創生』 這個詞。」 林篤志這麼說。身為日本備受矚目的地方創生團隊 Next Commons Lab(以下簡稱 NCL)的創辦人,林篤志這句話在聽到的瞬間有點意外,但仔細想想卻能完全理解。

從 2009 年跳離上班族身份、跳離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員,林篤志一直在做的,就是想辦法改變整個社會。不管是創辦人人皆可為師為學生的「自由大學」、目的為活化地方的「土佐山學院」,10 年來的嘗試與努力,他終於得到結論:必須要從頭創造一個全新社會。

於是有了 NCL,以地方鄉村為舞台、以共同價值為理念,自 2016 年起開始了一個又一個地方社群再生的可能。

現在趨近濫用的「地方創生」一詞誕生於 2014 年,好像只要有年輕人願意到地方生活,就算是創生,不僅跟林篤志的想法存在差異,一直以來持續做著的事被以「地方創生」一詞概括定義,不滿的心情無可厚非。

只是如果可以藉此讓更多人知道 NCL 在幹嘛,也不算太壞。

台灣日本聯手的全新挑戰

目前在日本擁有 12 個據點的 NCL,2017 年將觸角延伸至台灣,3 年期間在高雄和台北成立了社群基地,台北由兩位熱愛台灣的日本人駐守,不定期舉辦座談會、活動,除了分享 NCL 的日本經驗,同時也致力創造出台日兩地能產生火花的機會。

至今,NCL 曾經與長榮大學創新育成中心、財團法人台灣經濟研究院合作過活動,地點都是在台灣純經驗分享,2019 年台北的團隊「空屋」發起的《空山石鎚》專案,正式帶領 6 位台灣人前往愛媛縣西条市石鎚山腳下的村落,直接與當地居民面對面交流,由台灣人視角思考當地的可能性。(延伸閱讀: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這是 NCL 第一個日本台灣實地造訪交流的活動,同年也開啟另一個更大的計畫:與國立中山大學的「USR 城市共事館計畫」,攜手挖掘高雄地方潛能的 3 年專案。

這個中山大學的計畫團隊過去幾年持續在高雄舊港區,進行在地文化傳承(例如:山津塢)與跨界轉譯創新的工作,因為理念和行動契合所以主動邀請 NCL,希望可以將 NCL 的模式運用到台灣當地,而這之中有位重要的角色:Ruby。

Ruby 本名為杜晏汝,2014 年在高雄創辦了共創空間「作伙共同生活空間」(以下簡稱作伙),在共同工作、共同生活的號召下,目前社群中有將近 200 位年輕人,一起正在為自己的理想生活打拼。

作為協助年輕人的平台、希望創造資本主義社會以外的可能,Ruby 的理念與林篤志不謀而合,因此在 2017 年認識後,雙方便開始密切合作,在「空屋台北」尚未成立之前,NCL 與台灣溝通聯繫的橋樑就是 Ruby,「我們其實也沒有簽什麼約,一切踩在互信的基礎上,朝共同理想前進」Ruby 打趣地說。

本來 2020 年上半年就該開跑的跨國專案,卻因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而腳步停滯,因為雙方限制入境,原本應該台日面對面的環節只能暫停。「說好的 Team Building 瞬間喊卡,但卻為我們帶來一些慢思考,一些因為疫情為我們帶來的變革。」Ruby說。

因疫情加速的社會改變

台灣專案進度停擺,那日本呢?12 個據點各自的營運沒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喔!詢問的人反而還變多了呢!」林篤志回答。因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日本有許多公司都啟動在家工作模式(リモートワーク),免除因擠電車通勤、密集接觸而感染的可能性。

在家工作,除了必要的線上會議,大部分時間是不會見到公司同事,多以打字取代說話溝通,突然間你會發現每天圍繞在你身邊、長時間相處的人不再是同事,而是親密家人,或是自己一個人。其實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過去工作時間填滿我們大部分的生活,讓我們都忘了所謂自我對話。

不用到公司也能把工作做好,那是不是我也可以到不同的地方生活,一樣也能遠端將工作完成呢?「線上作業這件事,正讓都市與鄉下的距離縮短。」

林篤志認為,過去大家都知道每個人有可以自己選擇事物的自由(Free),現在則進一步的了解可以自己去創造想要的東西(Liberty)。

「重新檢視自己的人變多,嘗試挑戰的人變多,這都是新冠肺炎的影響,加速了社會改變。」林篤志如此結論。

日本模式、台灣做法

場景重新回到台灣,雖然台日面對面的進度喊停,但是其他部分可沒停。中山大學專案的主要設計者中安秀夫與專案協調員蘇韵涵、作伙的 Ruby、中山大學的專案負責人吳涵瑜,目前正積極盤點所有相關資源,為隨時有可能重開的專案做準備。

高雄子弟蘇韵涵,是最近新加入的成員,與 NCL 的相遇是在 2019 年的中山大學專案的啟動說明會。過去好幾年都在北部工作、有視覺設計背景的她,一直想回歸鄉里,為家鄉做些什麼,剛好中山專案需要一個可以日文溝通的人,韵涵便成為那個適合的人。

「說起地方創生,台日年輕人的差異其實不大,但是台日兩地的條件差異很大。」Ruby 說,日本進行地方創生的地區,多是人煙稀少的偏鄉地帶,但台灣人口密集程度,所謂的台灣偏鄉與日本偏鄉完全不同等級。

中山大學位處於高雄西子海灣,擁有觀光、在地人文歷史資源,其中位於鼓山區的「哈瑪星」就是高雄在日治時間最早現代化的城市。NCL 擁有模式與經驗,而作伙長期經營高雄的年輕人社群與整合能力,3 方沒有誰歸誰管,而是作為平行單位,支撐整個專案。

Ruby 表示,「作伙」一直以來都有接到發展地方計畫或空間經營的合作邀請,但大部分的期限都是「一年」就要有成果。或許會有人覺得一年時間很長,但是從企劃發想、資源人力搜集、實際運作,到真的做出個什麼成果,一年時間根本短到不可能達成,很容易淪為辦活動與「大拜拜」的形式。

因此,日本 NCL 的每個地方創生企劃皆為期 3 年,因為這是能做出一點成績與累績經驗的最短時間。

願意至少以 3 年的時間思考與嘗試地方專案,且能與年輕學子一同共事,讓一直想要翻轉年輕人困境的 Ruby,強力邀請 NCL 一定要加入,讓地方的產業機會和潛能,可以有國際台日青年人的交流,各種想法得以實踐的可能之下,開啟了 NCL 、作伙、中山大學的合作契機。

追根究底,NCL 到底為什麼想到台灣成立據點?

天生條件不同,當然無法將日本 NCL 的現成做法直接套用在台灣,但其「模式」,也就是將可用資源、可投入的人力、可創造的可能一一挖掘集中有潛力的專案,並帶著創業(日本稱:起業)的態度經營。

不只是「地方」創生,而是「世界」創新

前面提到,現今日本大部分的地方創生都有著「只要把人從人多的地方往人少的地方拉」就是成功;台灣則常常帶著城市的思維模式想像鄉村該怎麼發展,但是全日本的人口數就是固定,加上嚴重的少子化,就算真的把人導向鄉下也沒有意義,而高齡少子化、城鄉差距,這些都是資本主義的產物。

「看得到問題卻找不到機會,在這資本主義末期的社會,年輕人找不到他們的未來。」Ruby 說。

從 2009 年便跳脫資本主義的林篤志,一直以實現「後資本主義社會」為目標,也就是在現有的資本主義社會外,另外打造一個區域網絡。這個區域網絡各據點彼此連結,但不影響各自發展,發展目標更是自由自在,全憑據點團隊成員的個人意志與喜好,這些網絡據點正是現在 NCL 在日的 12 個據點。

資本主義遍佈全世界,林篤志希望 NCL 的「後資本主義社會」概念也能跨越國境,來到有同樣想法的人身邊,一起發展,所以不只是台灣,未來也許 NCL 也會落腳其他國家。

NCL在日本的腳步也沒停下,與 JR 東日本初創株式會社(JR東日本スタートアップ株式会社,JR 東日本集團旗下子公司)合作「Way-Way專案」,NCL 南相馬的「小高站民間站長」就是其中一例;與 PERSOL 日本知名人力銀行合作「Career Hack(暫定)」,促進遠端自宅工作模式等,而 NCL 更預計在 2025 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向世界展現一路走來的成果,讓新一代的未來社會得以實現。(延伸閱讀:「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沒有最高領導者,是大家一起組織起來的公司

NCL 的最新動態是成立公司, 這看似資本主義一環的舉動,其實是為了讓每個據點的每件專案更加順利推動。NCL 現在的正式名稱為「一般財團法人 Next Commons Lab」,「但是財團法人,有時候在做事上還是會有阻力。」林篤志老實說,所以才需要一個單位來成為靠山,也就是新成立的「株式會社 Next Commons Lab」。

對林篤志來說,一般財團法人 Next Commons Lab 是「社會實驗」,終於現在可以進行到「社會實踐」的公司成立。但這個公司不會上市,沒有最高領導者,是大家一起組織起來的公司,每個人都只有意思意思的一股,未來也不會增加,就算是林篤志也一樣。

NCL 有著一個綽號:義賊。「因為我們都拿政府的錢給其他需要的人用。」林篤志笑說,不過事實也是如此,能夠多得到點錢、多讓目標中的理想社會得以實現,即使被稱為「賊」,林篤志也甘之如飴。

編輯企劃:杜晏汝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 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
>> 台日地方創生大作戰:日本組織 NCL 串聯兩地社會創業家,盼互相取經為在地尋解方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深化旅行的意義!「島內散步」不帶走馬看花的導覽,更為企業設計獨特的在地化旅程

​社企流/文:蘇郁晴

「島內散步」致力推動永續旅行,創辦人邱翊於 2012 年在大稻埕開啟第一場導覽行程,在 2019 年將品牌名稱從「台北城市散步」改為島內散步,代表服務範疇擴及全台,希望能藉由他們的導覽與旅程設計,帶領大家看見不一樣的台灣風景。(延伸閱讀:不疾不徐地在「島內散步」——他們在台北帶過上萬場導覽,現在盼建置全台的永續旅行生態系

下半年疫情逐漸趨緩後,台灣出現嚴重的報復性旅遊,離島地區甚至因前往觀光的遊客人數超載,而開始考量徵收「入島費」,以保護當地的環境與生態。當各旅遊團欲乘著這波遊客潮,推出大量引人注目的觀光行程,彌補上半年的營運虧損,致力推動永續旅行的「島內散步」仍以旅客人數與當地環境狀況為出團的優先考量,讓旅行得以永續。

「前幾天發生小琉球導遊和當地潮間帶的管理人員打架,因為導遊不在乎當地的管制人數。」島內散步創辦人邱翊說。「這都是因為大家只想體驗當地活動,卻沒有理解當地的狀況,沒有意識到有些活動要在一定的承載量下進行。」

為了落實永續旅行,同時兼顧每一位遊客的旅行體驗,島內散步在帶團出遊前,皆會優先評估客戶的人數、旅行地點的人數乘載量,以及當地的帶路人或導覽員是否有能力可以承接龐大的人群。

以新竹舊城區的導覽活動為例,島內散步考量當地的人行步道空間較窄小,不像台北大稻埕可以容納約 300 人,評估舊城區的環境與旅客體驗後,決定只帶 100 人以下的團體,給當地和旅客都留有喘息的空間。

秉著永續的理念, 7 年來島內散步先後推出給個人與企業的旅行方案,以遊戲帶孩子認識地方文化和歷史的教育交流、和提供企業客戶客製化預約等服務,在每個旅行活動中,島內散步皆會結合當地的歷史與文化,讓大家都能深入認識當地。邱翊認為,若是每個人都能理解地方的歷史發展和物產特色,才會知道如何尊重、並產生認同感,進而付諸行動守護環境

為企業客製旅程,讓永續旅行更為人知

今年疫情嚴峻時,也讓島內散步停下腳步,思索組織的下一步應如何持續擴大永續旅行的影響力。過去 7 年來,島內散步所發起的旅行,已經累積逾 7 萬人次的參與, 其中也包含了 500 個以上的企業客製旅行,如 Google、麥當勞、誠品書店等,都曾是島內散步服務過的企業。

同時,島內散步也注意到,2020 年發布的《台灣暨亞太永續報告現況與趨勢》,SDGs 12 「責任消費與生產」是台灣企業最關注的議題前五名,這項目標下即包含了「永續旅行」。

邱翊認為,若能更專注於為企業擬訂符合永續議題的旅行或活動,藉由企業的影響力讓更多人認識島內散步的經營理念,也許就有機會吸引更多人參與永續旅行。

「我們會針對企業想關注的議題,設計符合需求的永續旅行。」邱翊表示。舉例來說,2019 年,島內散步就為台灣印花布設計品牌「印花樂」,設計前往印花樂商品生產地之一的高雄杉林村產地小旅行,透過與「大愛縫紉工作室」的媽媽們交流,讓印花樂的夥伴能親自體會產品如何在工作室誕生,並回應組織所推廣的「讓生產者工作有保障」議題,深化內部夥伴對於議題的理解,進而凝聚對於印花樂的認同與向心力。(延伸閱讀:不只是設計品牌——從藝術家、創業者到串連者,「印花樂」回應社會議題、盼建立永續共好價值鏈

除了設計符合企業關注議題的產地小旅行外,島內散步提供的客製化員工旅遊或 team building 服務也大受企業好評。「我們擅長把地方的風土或歷史文物,轉化為遊戲的形式提供給企業客戶。」邱翊說。

台灣紡織成衣公司「信源紡織」在規劃宜蘭員工旅遊時,在利用有限材料製造船隻的「海邊造船活動」與宜蘭舊城區的「在地文化實境解謎遊戲」中,選擇後者,也就是島內散步的行程,活動包括幾米主題解謎遊戲、體驗傳統工藝、品嚐在地小吃等,個個緊扣在地文化特色。

「島內散步的遊程規劃,都會結合當地環境與歷史文化,注重參與夥伴間的團隊合作,並顧及參與者的安全與當地的永續性。」邱翊解釋。相較在任一處都可進行的海邊造船活動,島內散步更希望可以設計出「只在當地才能進行的行程」,讓參與者能與在地產生更多互動。

成為「台灣最有影響力的永續旅行品牌」

今年邱翊加入社企流 iLab 加速器計畫,希望能透過加速器導師的專業經驗,找到島內散步的關鍵成長動能。

「社企流加速器的導師都是大型企業的專業經理人,所以帶給我們的不僅是專業的知識,更引導我們提升思考層次和優化溝通方式。導師所傳達的觀念,不管是影響力、領導力、營運力等課程都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邱翊說道。

在 iLab 加速器期間,除了導師輔導針對事業上的提供洞察的方向,邱翊也提到,在成長課程中,資歷豐厚的講師也傳授了組織在經歷「轉大人」的成長階段時,該如何應對這些轉變,如訂立與落實願景與使命、內部溝通效率改善、建立共識等議題,這些都對島內散步團隊有很大的幫助,為下一階段打好更穩固的基底。

雖然 2020 上半年的疫情對島內散步影響不小,但他們也利用這段期間盤點裝備、再次出發。 對於未來規劃,島內散步期待有超過 15 萬人次參與他們的永續旅行,同時希望能夠培育更多在地導覽員及帶路人、持續開發新的旅行路線,且讓更多企業一同響應永續旅行,進而讓每個人都能成為守護台灣土地美好的一份子。

核稿編輯:李沂霖

【 iLab 加速器徵件申請開跑!】Becoming More,加速成長

針對擴張成長階段的使命型團隊, iLab 加速器提供 3 對 1 的導師策略輔導、成長課程,以及緊密連結的專業夥伴及資源網絡,幫助團隊在計畫期間深入分析營運現況,並共同挖掘出成長動能,進而勾勒出社會影響力與商業營運共同成長策略的藍圖!

► 了解更多 iLab 加速器
► 這次孵化器與加速器同時開啟徵件,還搞不清楚自己適合哪個計畫嗎?iLab 診斷測驗,8 個問題馬上搞懂 
►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立刻申請加速器

延伸閱讀
>> 科技賣菜商——「菜蟲農食」打造不一樣的農業供應鏈,促進從產地到餐桌間的效率
>> 不只是設計品牌——從藝術家、創業者到串連者,「印花樂」回應社會議題、盼建立永續共好價值鏈
>> 苦茶樹園中的文化復興——「茶籽堂」拾起土地上的美好,盼讓台灣文化驕傲地站上世界舞台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