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貧窮 V.S. 環境破壞,兩害相權取其輕?中國在非洲的投資與環境爭議

2015.07.16
瀏覽次數:

文:邱韻芹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研究員唐曉陽日前受邀以「社會責任或發展責任:中國對非洲投資的社會和環境影響」為題進行演講,分別就企業、中國和非洲當地政府的角度來探討非洲發展的利弊得失。

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在2012年已累計超過200億美元,其中約有半數企業的營業範圍包括製造與採礦等可能破壞環境的活動,四分之一的企業則從事營建開發。就製造業主而言,他們往往因為不了解非洲各國當地法規而在製程中汙染環境。另有其他研究指出,製革業等高汙染的中國企業正逐漸向非洲移動。

採礦業則呈現兩極化的趨勢。大型國有企業因忌憚媒體與國際環保組織的監督,因此傾向於建立企業社會責任(CSR)準則,將永續發展列入年報指標。但為數眾多的小型公司則往往漠視地方法規,非法開發。營建業雖有環境評估程序,但這項要求卻往往淪為形式,甚至成為地方政府官員索賄的工具。

對於破壞非洲環境的商業活動,中國政府認為應尊重他國主權,採取「不干預」原則;意即中國政府雖然從2007年開始多次發表海外活動社會企業責任準則,鼓勵中資企業遵守地方法規,但其中並沒有明確罰則與規範。筆者認為更值得注意的是,準則中強調環境議題,但對勞動人權卻著墨有限,令人自然對該海外準則與中國國內開發及勞動現狀產生聯想。

唐曉陽主張社會責任之外另有「發展責任」,意指「貧困國家的發展需求和環境影響必須被放在一起檢視」,且「發展責任並非忽略社會責任,也要將社會平等納入考量」。換言之,他認為在各援助國家強調環境保護及勞工權益等社會責任的同時,也應該尊重受助國的政府對商業開發及工業發展的期待,協助這些發展中國家充實基礎建設,脫離貧困––即使這些開發案可能帶來環境沖擊。

他以中國出資建造的蘇丹Merowe大壩為例,指出此大型水利設施雖造成迫遷、灌溉失調、摧毀生物棲地等社會和環境問題,但也讓蘇丹的能源供應量加倍。唐曉陽在結論呼應中國的不干預政策,指出在發展的兩難––環境和經濟孰輕孰重––之間,雖然中資企業應加強回應國際輿論,但「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最終決定權,仍應回歸到非洲當地政府的手中。


後記:發展中國家在追求經濟成長與保護環境之中,應該要如何權衡輕重、拿捏優先順序,一直是個矛盾的複雜議題,這篇文章摘錄了另一位學者不同的看法,無論是否認同該學者的觀點,都值得我們理解不同的聲音。


延伸閱讀

自己的食物自己種─古巴夏灣拿的都市農業

2015.07.15
合作轉載

文:Chris Wong

古巴首都夏灣拿(哈瓦那)擁有獨特的農業設施,今天成為世界值得學習的模式。

Cuba-urban-farming-2

要理解古巴農業,不能忽視一段國際關係的歷史。

1962年,美國禁運使古巴無法參與國際貿易。

1989年,古巴與蘇聯中斷貿易,該國面臨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和蘇聯中斷貿易之後,古巴幾乎和整個世界切割開來。

隨後幾年,古巴努力出口食糖和柑橘類水果,進口最關鍵的產品:穀物、玉米和肉類。

那是古巴糧食危機剛剛開始的時候。那時,古巴人失去了日常所得的卡路里的三分之一。政府實行糧食配給。大多數古巴人都經歷過飢餓的感覺。

失去蘇聯的進口,古巴沒有動物飼料、肥料和燃料,無法持續古巴島上的農業生產。缺乏石油,便無法農藥和化肥,不能大量運用拖拉機和各類工業設備,最終也無法建構起運送蔬菜、肉類和水果的交通和冷凍網絡。

眼見食品供給系統幾近崩潰,古巴政府重新整修島上的農業,大力支持有機耕作、另類農作物和義工參與的種植計劃。在城市地區,游擊式地種植農產品的行動得到國家的大力支持,也有大量義工參與。

夏灣拿(哈瓦那)是當中的模範。夏灣拿人口200萬。糧食生產的設施和城市的不同角落連結起來--從民宅的後園到城市周邊的農場被稱為「有機庭園」(Organopónicos)。古巴政府也結予培訓和支持,主持幾十所受資助的農產品特賣場,三個堆肥生產基地,七個手工農藥實驗室,和四十個獸醫診所。

結合從上而下的國家資助和從下而上的公民參與,這些計劃都被證明是成功的。經濟學家Sinan Koont估計,夏灣拿的都市農業(urban agriculture)佔地超過35000公頃的土地。不同規模的陽台花園到多公頃的農地,都是夏灣拿的農業地帶。生產的糧食一般是用作人類和動物食用,但也支援生產堆肥、生物燃料和畜牧業的運作。很多空間都是在城市之中的空置物業運作,把每一丁點的空間都用盡。

例如:就在某個68平方米的天台,一個農民便養了40隻豚鼠、六隻雞、兩隻火雞和一百多隻兔子。整個「農場」採用閉環永續原則(closed-loop permaculture principles)--他種菜、回收有機動物的排泄物、收集水、並利用了不同的物種作協同效應。他自己建立了烘乾和保存飼料的機器,從附近的市場和商店收集豐富的垃圾堆肥。他的「天台農場」摺附近的餐廳和市場供應肉類。他是在夏灣拿上千個小型牲畜飼養者之一。

古巴在特殊時期所產生的農業模式,被不少人視為「都市農業在世界上最成功的例子之一」。古巴的都市農業包括組織基層、挪用公共空間作種植用途、共享技術和教育。對比世界各地戰時及災後的案例,古巴非常高效率,使它能自給自足,甚至對環境整治和改善管治都有深遠影響。在不少國家及城市都在思考糧食自主的今天,古巴的案例大概有著不少值得學習的地方。

這短片介紹了古巴的「有機庭園」(Organopónicos)

 

來源:Architectual ReviewArchi DailyCity Farmer News

圖片來源:BPBTreehuggerHavana-liverogerrannis

本文轉載自Outside,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臉書專頁:Outside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