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選擇有限下,該給誰資源才符合正義?」社企競賽評審的反思與權衡

2019.03.20
瀏覽次數:

文:余孟勳(Simon)

最近參與一項亞洲社企競賽的評審工作,強調數位科技應用,在我所接觸的十餘個參賽提案中,有些經驗和反思。

幾乎所有提案都與 SDG 10 (減少不平等)直接或間接有關

這項競賽要求提案者說明與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直接關聯,以及間接有關的目標。一方面代表 SDGs 已經成為衡量社會性的框架之外,另一方面也可證明各種社會環境議題都與不平等有關。因此,我在思考給分時有個重要的邏輯,就是這件事與不平等如何有關。也不是說一定要能解決不平等,而是團隊怎麼理解不平等、做了多少功課,除了那些「理所當然」之外。

更直白地說,就是回到社會問題本身,而不偏重技術。

型態多是平台,領域多是教育,有些可能有國家差異

數位科技的優勢就是可以整合並 leverage(善用)資訊的力量,因此很多提案都是要做數位平台。有的是著重在傳遞整合後的資訊,有的則是做預測。實際上從事議題的領域則仍是教育,並未與當前的慈善關懷有顯著不同。

另外有些差異我無法確定是國家不同,還是個別團隊,只能大致說像新加坡這種已開發國家,與印度、馬來西亞等開發中國家所面對的問題不大相同。也因此,這裡就出現給分的其中一個困境:究竟是解決那個國家的問題比較有影響力?

也就是說,不同的社會環境,可否拿來一齊比對?

影響力的權衡,求深還是求廣?

這件事有各種爭論,但這次的競賽讓我感受深刻的原因是,有兩個不同國家的提案具有類似的模式,對比更加強烈。其中一個服務使用者針對特定弱勢,顯然問題會在「誰來付費」;另一個則是廣大的群眾,巿場性很足。財務角度來看,誰的分數高很明確。

不過以社會意義來看,就沒有那麼明確了。針對弱勢者,是改變弱勢者的處境,但數量規模有限,深度則難以量測;針對大眾者,是解決廣泛的問題,數量龐大。因此,單純以社會報酬來說,是求深還是求廣?

這就是另一個困境:在選擇有限下,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該給誰資源才符合正義(我所想像的)?

評審也有自己的限制

2017 年就已經分享過評審經驗,有些還是適用。特別像是提案者提供多少資訊連結,對我而言是重要的。事實上這也是提案者在既有的提案格式之外,唯一替自己發聲的機會,但很少被善用。(同場加映:「評審沒有懂得比較多」—— 社企競賽評審 7 項經驗分享,告訴你評選看重的是什麼

不過很現實的是,幾個我曾參與的線上評審競賽都沒有報酬,只有在網站被列名感謝。所以身為社工(誤,是志工)的狀況下,評審願意花多少時間、貢獻多少價值就很難說。而這也是舉辦這些競賽必需面對的:如果要提升品質,怎麼會認為評審無償是應該的?又不是在找城巿代言人?

對我而言,每次評審或多或少落入某種「電車難題」:解決誰的問題比較重要?如果只有改善一點點,要不要試?改善一點點可能是旁觀者看到的,對於受助者本身其實是不對稱地巨大?

所以我想對這些參賽者說,競賽就是有著各種觀點和限制,不要太在意。如果你得獎,得以更順利地進行計劃,恭喜你,那非常棒;如果沒被選上,真實的世界和你的關懷都還在那裡。

延伸閱讀
>> 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 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 從「社會創新」到「影響力投資」:社創圈「NAB 暖身小聚」,為台灣社企發展開拓下一哩路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5 年間失敗 29 次,淬煉出身障者 AI 軍團——若水執行長陳潔如專訪

2019.03.20
合作轉載

從訓練身障者學習把建築管線配置化為 3D 建模的 BIM 技術,到培育必須在家工作的身障者 AI 標記的工作,若水成功在科技領域裡找到身障者的就業機會。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數位時代/蔣曜宇

2007 年創立的若水,以社會企業創投的定位起家,後來逐漸轉向企業開拓者的角色,探索高科技領域身障就業的可能性,目前成功組成了 BIM(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建築資訊模型)團隊以及專門做 AI 標記的居家工作團隊。

對肩負這個艱難任務的陳潔如來說,佛家的哲學概念或許最能描述她的心境:「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

見山不是山——5 年內失敗 29 次,終於找到身障者的就業商機

從資通業的資深經理人,轉變為社企創業家,陳潔如一開始在心態上做了很大的轉變。她說,社會企業要關注的客戶有兩種,一種是外部客戶,也就是真正購買產品和服務的顧客,另一種是內部客戶,社會問題中需要被服務的對象——對若水來說,就是身障者。

若水從社企創投轉型成社企本身的過程中做了 29 次失敗的嘗試,主要是苦於找不到兩者的平衡點。

「科技創新、趨勢結合、尋找商機等,其實都是在商界裡磨練出來的能力。但社企有其社會性的本質,要了解它,心態就必須歸零。」陳潔如表示,以專業經理人的角度看很多創業機會的時候,會覺得在隔山打牛,沒辦法真正注意到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是什麼。後來她靜下心,花了兩年探究身障就業的結構性問題,才終於找到切入點。

在台灣,身障者的就業有著 M 型化的趨勢。上層的有能力進職場,下層的有庇護型的組織如陽光基金會等協助,中間許多人只能以「一年一聘」的約聘方式到處流浪。

陳潔如說:「在統計數字上,中間這部分人的就業問題看似被解決了,但約聘制代表的是身障者的職涯沒有被累積。身障者其實不是只有一份工作就好,而是要擁有自己的職涯。」

若水團隊做了 29 次嘗試,終於在第 30 次找到了知識含量高、附加價值高,但是需要大量人力的 BIM,讓身障者能夠建立起自己的職涯。而中間失敗的過程也累積成經驗,讓若水在孕育下一個 AI 標記團隊的時候,只花了當初建立 BIM 團隊時一半的時間。

見山還是山——回歸「多元」常態,扭轉身障者的劣勢

找到了商業模式,如何培訓、營運就變成了下一個挑戰。以一間有多個不同障別身障者的公司,要怎麼管理比較合適?針對這個問題,陳潔如反問:「你認為把同一個障別的身障者統整在一起比較好管理、還是不同障別混在一起比較好?」

若水一開始也認為同一個障別的身障者統整起來好管理。但相對的,那個障別的劣勢也會一併被放大。舉例來說,每次一到下雨天,脊椎損傷的朋友就很容易身體出現變化,一下子所有人都請假。在營運上這就會造成很大的問題。

一般企業可能有很多元化的團隊,裡面有不同人種及國籍的人才。若水的團隊由身障者與非身障者組成,其中又有不同的障別,「過去對多元的定義很狹隘,可能只是不同的專業、國籍,現在發現,不同的障別,不也是正向的多元性?」陳潔如說。

社會層面上來說,身而為人,本就充滿多元性,一間企業也應該正常地展現一個社會的全貌。陳潔如體悟到「見山還是山」的心境,發現障別的多元性是一個優勢,讓身障夥伴們能夠相互截長補短,透過團隊的合作來打一場持久戰。

對一般企業來說,打持久戰就怕員工流動率高,團隊必須重新培養默契。陳潔如說,雖然若水的培訓成本高,但因為身障朋友流動率低,成本攤平下來比較,其實不一定比一般企業來得高。「身為一個社企,我們也得到了一些一般企業沒有的優勢。」她說。

不以身障就業為賣點,陳潔如:我們用產品說服客戶

對其他想要達到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陳潔如也提供了她的建議:「要以產品說服客戶,而不是 CSR(企業社會責任)。」

她說,在和客戶談合作時,若水不會一開始就把身障就業這件事點出來。「像 BIM 這樣複雜的技術,一般人會懷疑沒有相關背景的身障者能不能做得好——但如果對方是從產品來認識我們,就會知道我們不僅能做到,還能做得好。」她表示。

用結果來說服客戶,之後再繞回來說明公司的願景,才能達成穩定的合作關係。CSR 或許可以導入第一桶金,但有沒有下一次誰都不知道。陳潔如表示:「若水的定位就是顧客的供應商。唯有持續提供有價值的服務,才能和客戶走得長久。」

對於未來 5 年若水的願景,陳潔如表示,若水一直在做的就是提供沒有得到資源的身障者就業機會。

對於 BIM 團隊來說,是協助出得了門的身障者,對於 AI 標記團隊來說,則是協助出不了門的身障者。

未來若水會努力創造一個商業模式,能讓兩者很完整地搭配起來。陳潔如說,目前已經有其他外國社企團隊來參觀過,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這個新的商業模式也能夠被推廣到亞洲其他國家,幫助更多的身障者們建立職涯,在工作上得到信心與肯定。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

延伸閱讀
>> 另類咖啡廳服務生:漸凍病友遙控機器人,用「分身」滿足與人互動的渴望
>>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 開創 14 萬名身障者居家就業契機:若水首創「數據標註師」職務,打造 AI 應用背後的數據大軍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