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疫情加劇童婚問題!5 個行動讓女孩決定自己的未來

2021.05.06
瀏覽次數:

每到母親節,是向辛苦的媽媽表達感謝的最好時刻。除了送上心意滿滿的禮物,我們還可以關注 「SDG 5 性別平等」目標,讓我們一起許下平權的未來,使所有女性不再因為先天性別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在世界其他角落,仍有某些地區因習俗、傳統等因素,令女性面臨著不同形式的傷害,諸如被迫於未成年時步入婚姻、執行割禮等。非營利組織「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便致力於促進兒童權利與性別平等,讓更多女孩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

社企流/編譯:張方毓

決定是否要結婚、何時跟誰結婚是每個人的權利。然而在全球,每天有將近 4 萬名女孩被迫步入「童婚」。

童婚是一個複雜的全球性問題,在一些發展中國家,許多家長因為習俗、貧窮等因素,會為未成年的孩子安排婚姻,男孩和女孩都受到影響,但受害的女孩比例特別多。根據 2019 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調查,全球各地有超過 7 億起童婚案例,其中有超過 6 億名女性在 17 歲前成婚。

童婚不僅剝奪了女孩的童年,更影響她們受教育、自主生活的權利,在她們的身體與心靈都還沒準備好之時,就被迫要為人妻、為人母。

雖然國際法明文禁止,童婚依然持續在世界多國實行,通常出現在極端貧窮的社區裡。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五項「性別平等」,其中一項指標以「消除一切對女性有害的習俗」為指標,呼籲各國公民、組織、政府共同努力,終結因各種理由對女性造成的迫害,確保女性享有應得的權利。

非營利組織「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便致力於促進兒童權利與性別平等,為了終結童婚,他們採取了以下行動:

1. 透過教育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

要避免女孩步入童婚困境,教育扮演著關鍵角色。事實上,女孩在學校就讀的時間越長,她在 18 歲以前結婚、或是在青少女時期生小孩的機率就越低。

除此之外,教育更能確保女孩學到就業以及扶養家庭所需的技能和知識,得以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防止因經濟因素而發生的童婚。

2. 透過賦權讓女孩有信心決定自己的未來

每位女孩都有權利決定她自己的未來,但並不是每個女孩都知道這件事,這正是為何賦權女孩是終結童婚的一個重要方式。

當女孩對自身能力有自信,且具備自身權益相關知識,在與具備相同能力的夥伴支持下,她們就有力量,能一起對童婚這種不正義的事情說不。

3. 召集更多人替女孩的權益挺身而出

關於決定女孩何時、跟誰結婚,家長的思維和社區的風氣得負起最大的責任。在許多傳統社區,民眾相信婚姻是讓女孩受到丈夫保護、並得以經濟無虞的最好途徑。

然而,事實則指出,過早步入婚姻,讓女孩的身心健康都面臨風險。這些小新娘,在家庭關係中時常成為被奴役的角色,遭受家暴、非自願性行為等暴力對待,且因身體尚未發育完全,使得年輕女性易於因懷孕或分娩的併發症而死。
讓更多地區居民了解童婚的壞處,改變他們的想法,進而能替女孩的權益挺身而出,正是終止這項陋習的重要解方。

2017年,馬拉威修改憲法禁止童婚,這個歷史性進步一個背後推手,是具有政治影響力且受民眾敬重的村長們,他們主動引導社區居民討論童婚的危險。

一位酋長 Theresa 說,她與國際陪幼會接觸後開始採取行動。「我以前不了解村莊發生的事,我很震驚」,Theresa 表示:「我覺得我必須做點什麼。」如今,Theresa 成功阻止 2,500 樁童婚,她甚至被稱為「婚姻終結者」--她欣然接受這個稱號。

「讓男孩女孩都去上學,」Theresa 堅定地說:「當你讓一個女孩受教育,等於教育了一整個國家。」

4. 提供女孩和她的家人經濟機會

多數童婚的發生,是因家庭經濟上的需要,許多貧困家庭為了降低開銷、減少家庭負擔而將女兒「交易」出去。因此除了給予女性教育機會打破貧窮的循環外,國際培幼會也致力提供家庭改善經濟的方式,例如提供微型貸款,讓貧困家庭有機會改善困境。

5. 向政府請願,推動相關法律

在童婚普遍的國家,促進正向改變最關鍵第一步是:向政府請願,要求把結婚的最低年齡門檻提高為 18 歲。最低年齡門檻提高後,必要的行動是持續推動政府官員和社區領導者的意識,確保這些法律落實。

在瓜地馬拉,3 名女孩 Álida、Rosy 和 Mayra 就成功地與國際培幼會向政府請願。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瓜地馬拉 3 成女孩在 18 歲之前結婚,所有生小孩的女性中,有 1/4 是未成年母親。Álida、Rosy 和 Mayra 受這個數據刺激,主動繪製宣傳海報,挨家挨戶倡導童婚問題。經過 3 年不懈的努力,終於成功團結家庭、社區和地方當局,共同反對童婚,目前已成功促使瓜地馬拉把最低結婚年齡從原本的女性 14 歲、男性 16 歲提高到 18 歲。

國際培幼會指出,在 2019 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不少家庭陷入困境,恐加劇出嫁女兒換取經濟支持的現象,讓數年來的努力前功盡棄。我們必須號召更多人關注,加速性別平權的進程,讓更多女孩都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終結她們當女生的那些鳥事!6 大面向實踐 SDG 5 性別平等
>> 一只「助己又助人」的月經杯—— 新加坡 3 姐妹成立「Freedom Cups」,改變偏遠地區女性就學、求職的命運
>> 線上問診、避孕藥送到家——美國社企為弱勢女性提供優質婦科照護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疫情加劇童婚問題!5 個行動讓女孩決定自己的未來

2021.05.06

每到母親節,是向辛苦的媽媽表達感謝的最好時刻。除了送上心意滿滿的禮物,我們還可以關注 「SDG 5 性別平等」目標,讓我們一起許下平權的未來,使所有女性不再因為先天性別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在世界其他角落,仍有某些地區因習俗、傳統等因素,令女性面臨著不同形式的傷害,諸如被迫於未成年時步入婚姻、執行割禮等。非營利組織「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便致力於促進兒童權利與性別平等,讓更多女孩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

社企流/編譯:張方毓

決定是否要結婚、何時跟誰結婚是每個人的權利。然而在全球,每天有將近 4 萬名女孩被迫步入「童婚」。

童婚是一個複雜的全球性問題,在一些發展中國家,許多家長因為習俗、貧窮等因素,會為未成年的孩子安排婚姻,男孩和女孩都受到影響,但受害的女孩比例特別多。根據 2019 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調查,全球各地有超過 7 億起童婚案例,其中有超過 6 億名女性在 17 歲前成婚。

童婚不僅剝奪了女孩的童年,更影響她們受教育、自主生活的權利,在她們的身體與心靈都還沒準備好之時,就被迫要為人妻、為人母。

雖然國際法明文禁止,童婚依然持續在世界多國實行,通常出現在極端貧窮的社區裡。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五項「性別平等」,其中一項指標以「消除一切對女性有害的習俗」為指標,呼籲各國公民、組織、政府共同努力,終結因各種理由對女性造成的迫害,確保女性享有應得的權利。

非營利組織「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便致力於促進兒童權利與性別平等,為了終結童婚,他們採取了以下行動:

1. 透過教育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

要避免女孩步入童婚困境,教育扮演著關鍵角色。事實上,女孩在學校就讀的時間越長,她在 18 歲以前結婚、或是在青少女時期生小孩的機率就越低。

除此之外,教育更能確保女孩學到就業以及扶養家庭所需的技能和知識,得以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防止因經濟因素而發生的童婚。

2. 透過賦權讓女孩有信心決定自己的未來

每位女孩都有權利決定她自己的未來,但並不是每個女孩都知道這件事,這正是為何賦權女孩是終結童婚的一個重要方式。

當女孩對自身能力有自信,且具備自身權益相關知識,在與具備相同能力的夥伴支持下,她們就有力量,能一起對童婚這種不正義的事情說不。

3. 召集更多人替女孩的權益挺身而出

關於決定女孩何時、跟誰結婚,家長的思維和社區的風氣得負起最大的責任。在許多傳統社區,民眾相信婚姻是讓女孩受到丈夫保護、並得以經濟無虞的最好途徑。

然而,事實則指出,過早步入婚姻,讓女孩的身心健康都面臨風險。這些小新娘,在家庭關係中時常成為被奴役的角色,遭受家暴、非自願性行為等暴力對待,且因身體尚未發育完全,使得年輕女性易於因懷孕或分娩的併發症而死。
讓更多地區居民了解童婚的壞處,改變他們的想法,進而能替女孩的權益挺身而出,正是終止這項陋習的重要解方。

2017年,馬拉威修改憲法禁止童婚,這個歷史性進步一個背後推手,是具有政治影響力且受民眾敬重的村長們,他們主動引導社區居民討論童婚的危險。

一位酋長 Theresa 說,她與國際陪幼會接觸後開始採取行動。「我以前不了解村莊發生的事,我很震驚」,Theresa 表示:「我覺得我必須做點什麼。」如今,Theresa 成功阻止 2,500 樁童婚,她甚至被稱為「婚姻終結者」--她欣然接受這個稱號。

「讓男孩女孩都去上學,」Theresa 堅定地說:「當你讓一個女孩受教育,等於教育了一整個國家。」

4. 提供女孩和她的家人經濟機會

多數童婚的發生,是因家庭經濟上的需要,許多貧困家庭為了降低開銷、減少家庭負擔而將女兒「交易」出去。因此除了給予女性教育機會打破貧窮的循環外,國際培幼會也致力提供家庭改善經濟的方式,例如提供微型貸款,讓貧困家庭有機會改善困境。

5. 向政府請願,推動相關法律

在童婚普遍的國家,促進正向改變最關鍵第一步是:向政府請願,要求把結婚的最低年齡門檻提高為 18 歲。最低年齡門檻提高後,必要的行動是持續推動政府官員和社區領導者的意識,確保這些法律落實。

在瓜地馬拉,3 名女孩 Álida、Rosy 和 Mayra 就成功地與國際培幼會向政府請願。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瓜地馬拉 3 成女孩在 18 歲之前結婚,所有生小孩的女性中,有 1/4 是未成年母親。Álida、Rosy 和 Mayra 受這個數據刺激,主動繪製宣傳海報,挨家挨戶倡導童婚問題。經過 3 年不懈的努力,終於成功團結家庭、社區和地方當局,共同反對童婚,目前已成功促使瓜地馬拉把最低結婚年齡從原本的女性 14 歲、男性 16 歲提高到 18 歲。

國際培幼會指出,在 2019 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不少家庭陷入困境,恐加劇出嫁女兒換取經濟支持的現象,讓數年來的努力前功盡棄。我們必須號召更多人關注,加速性別平權的進程,讓更多女孩都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終結她們當女生的那些鳥事!6 大面向實踐 SDG 5 性別平等
>> 一只「助己又助人」的月經杯—— 新加坡 3 姐妹成立「Freedom Cups」,改變偏遠地區女性就學、求職的命運
>> 線上問診、避孕藥送到家——美國社企為弱勢女性提供優質婦科照護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