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打造獨居蜂的專屬旅館!台灣青年為授粉大軍開闢城市棲所

2021.05.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池建增、張綱、廖嘉瑜

通常提到「蜂」,大家腦中浮現第一個畫面往往是電影中大批自衛中的蜂群,或者是卡通中正在辛勤製作蜂蜜的蜜蜂。然而大家有所不知的是,以上這些畫面中出現的蜂類都只占了約蜂類群體的 15%。占峰類族群 85%以上的獨居蜂類在生態中扮演為植物授粉的重要角色,然而隨著環境棲息地漸漸遭受破壞,城市中的獨居蜂在繁衍上遇到挑戰。城市方舟工作室 3 位創辦人透過推廣獨居蜂旅館的概念,讓城市的獨居蜂在一個個設計過的小木屋中有棲息的旅宿。

3 青年發現獨居蜂重要性

相比大眾較有耳聞的蜜蜂、虎頭蜂等,獨居蜂類與牠們最大的不同便是少了族群間的組織分工,從築巢到繁衍等工作皆獨來獨往。雖然不能產蜜,但因族群龐大和和種類繁多,使獨居蜂族群在授粉工作上比其他蜂類有效益許多。

獨居蜂旅館計畫是由 3 位城市方舟共同創辦人王庭碩、扶尚睿和謝宗叡所發起。當初王庭碩和扶尚睿在台大昆蟲系實驗室研究蜜蜂時意外的發現,在系館頂樓所養殖的蜜蜂不會去為旁邊種植的花類授粉,反而是其他蜂類在為這些花類作授粉工作。

在經過觀察和查找資料後發現這些蜂類是獨居蜂類。在經過翻找資料中更多了解這些獨居蜂類的習性,也發現獨居蜂對於授粉產業貢獻的重要性。然而在過程當中卻也發現很多容易被大眾忽略的地方,包括獨居蜂種類繁多能為較多種植物授粉的這個優勢。在參考國外文獻之後發現有獨居蜂旅館這樣的發想後,開始試著帶入國內開始測試獨居蜂旅館在台灣使用的可能性。

萌生在城市中蓋起獨居蜂旅館的想法

2008 年,科學家透過長期觀察發現全球蜜蜂正在大量減少的現象,大家也開始關心生態平衡是否會受到波及,「其實蜜蜂消失真正的問題是授粉,其他這些獨居蜂類他們也是很重要的的授粉者」扶尚叡說。畢竟獨居蜂類除了授粉效率較高、能較其他蜂類為較多植物授粉之外,龐大的族群也使得牠們成為強大的「授粉大軍」。

「對我們來說,獨居蜂旅館主要使用的地方反而是在這些都市中,獨居蜂稀少的地方,而不會是在自然環境中,這些獨居蜂比較充足的地方」扶尚睿說。獨居蜂最常使用斷木、土牆,或土堆斷掉的竹子等自然築材去築巢,繁殖下一代。然而在城市中有時候是很難找到這種已死植物,因為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清掃掉,因此他們開始萌生在城市中蓋起一個個獨居蜂旅館的想法。

3 人成立城市方舟工作室

3 人在 2015 年組成了台灣第一個推廣獨居蜂旅館的團隊 COME BACK toME 並創立了城市方舟工作室,以「COME BACK toME x 城市養蜂是 Bee 要的」粉絲專頁作為與民眾親近的平台。透過一篇篇的文章和圖片對獨居蜂和環境議題的解釋,也幫助民眾能更輕易對獨居蜂有更多的了解與距離的拉近。

城市方舟工作室平常靠著在網站 COME BACK toME 上的獨居蜂旅館販售外,也和舉辦許多獨居蜂旅館議題相關演講及課程維持營運。3 位共同創辦人都是兼職做獨居蜂旅館,因為都各自有學業和課業在處理。

在工作室中,平時除了例行事務如工作室內部及外部工作包括行銷推廣、網路經營、課程編排、商品理貨…等等需處理外,因為還有本職及家庭需兼顧,因此多數事務都採「互補制」及共同討論決議大小事務。

還給獨居蜂「居住正義」是他們團隊在網站「COME BACK toME x 城市養蜂是 Bee 要的」上所寫的標語之一。謝宗叡認為其實如獨居蜂的原生生物比我們更接近原住民的身分,因為在人類出現在這片土地上之前他們就已經存在了,但人們卻在入住土地之後把這些原生生物趕走或消滅,在有舒適生活之餘忘記這些生物的「居住正義」。

「很多動物不只獨居蜂,像石虎、台灣黑熊都是,那不同單位在為牠們發聲,那我們注意到是授粉生物中的獨居蜂,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每個都去關注,但是我們發現獨居蜂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群。」因此獨居蜂旅館開始被蓋起,作為提供城市中獨居蜂一個暫時的居所。

依照獨居蜂習性設計出一個個獨居蜂旅館

按照獨居蜂喜歡在築巢或產卵喜好找空隙產卵的習性,獨居蜂旅館裡面的木板在設計上就會鑽很多孔洞以吸引獨居蜂入住。然而不僅如此,包括欲鑽的洞口徑和深度都需要注意以符合入住的獨居蜂身型大小。此外,台灣的氣候潮濕,也使得木製的獨居蜂旅館在擺放屋中些版片和外殼上讓它可以在台灣的天氣下使用較長久。

「其實最根本的概念就是製造這些適合它使用的洞,並擺設在適合的地方,因為他們在野外找的洞不會像我們鑽的這麼漂亮、這麼的好」扶尚叡說,因為獨居蜂能在野外找到的動口或空隙一定比獨居蜂旅館的要老舊或殘敗,卻更自然。

因此 3 位創辦人在組件獨居蜂旅館內部空間時,只能盡力給獨居蜂蓋一個更能貼近他們使用的空間,透過多次的實驗嘗試之中也會發現設計獨居蜂旅館需要注意的地方。在設計當中,透過獨居蜂的行為判斷設計方向並會在所合作的學校等地實際擺放以試驗成果。

獨居蜂旅館不只顧生態也要好看

他們發現在設計獨居蜂旅館的時候除了講究它的功能之外,有一件事情是它必須夠好看。「獨居蜂旅館目前的功能是可以幫助蜂類,可是如果你要把一個不好看的東西擺在庭院或許可以幫助生態,但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這不是他願意作的事情」扶尚叡說。

在獨居蜂旅館中加入適當的美學元素成了另一種使人群靠近的方式。例如工作室有跟百貨公司合作建立獨居蜂旅館專賣據點,增添過美感元素設計的獨居蜂旅館比起一般環境議題更容易接近民眾,「因為就算她不認識它對獨居蜂一點都不認識,也不會覺得它長得很詭異」王庭碩說。

多功能多種類的獨居蜂旅館

當居住在城市中的民眾將獨居蜂旅館擺設自己家周圍時,一隻隻獨居蜂就能在城市中有棲息之所。加入美感元素的獨居蜂旅館也可以變成像雕飾一樣,為環境中增添美感的效果。

除此之外,對於工作忙碌或是獨自一人生活的人來說,看到擺設的獨居蜂旅館內出現「訪客」時,心中也會雀躍不已。謝宗叡說,有民眾在忽然在某一天發現有獨居蜂入住自己擺設的獨居蜂旅館後,竟開始會跟獨居蜂「對話」,感覺住在旅館的獨居蜂正在聽他說話。

此外,獨居蜂旅館也有教育觀察的功能。獨居蜂旅館內的觀察版片使民眾可以直接觀察到獨居蜂的行為,如獨居蜂正在育嬰時。「其實你觀察的到、你看的到,你知道說他存在又知道成長過程的話,那個感動就不一樣。」謝宗叡說,這也是當初在獨居蜂旅館設計透明隔板的原因。

目前「COME BACK toME x 城市養蜂是 Bee 要的」平台上主要有 3 種不同的獨居蜂旅館供民眾選擇購買,大小、旅館內木片和版片擺放數目略有不同。因應擺放場域的不同城市方舟平台工作室團隊會給予不同的建議,例如較大型的獨居蜂旅館因為比小型旅館容易適應潮濕氣候,因此更能擺放在室外。

此外,天氣的變化也造就了台灣獨居蜂旅館樣式與歐美的不同,例如為了使獨居蜂旅館達到防潑水的功能,在獨居蜂旅館取材上會採用強化處理過的屋簷搭配蜂蠟漆。

謝宗瑞表示,由於台灣天氣變化大,生物性變化非常高,因此獨居蜂種類非常多,因此在設計上針對一些台灣常見的獨居蜂讓他們能夠入住到這裡」。

多管道親近民眾

3 人除了透過臉書粉絲專頁和學校現場演講之外,也會偶爾透過戶外現場擺攤的方式接觸民眾,以透過獨居蜂旅館讓獨居蜂的相關知識能進入民眾心中。

在擺攤的時候透過擺放很多蜂類標本並把它放在一個小燈泡的瓶子裡,運用攤位旁掛的很多漂亮瓶子勾起民眾好奇,進而吸引他們來觀看。

在推廣獨居蜂旅館時,民眾對獨居蜂背景知識的不足帶出的害怕,這是 3 人在推廣獨居蜂旅館時需突破的問題。「在推行上的時候有蠻多民眾會誤認獨居蜂就是蜜蜂、虎頭蜂或者他認為蜂就有攻擊性」謝宗叡說,因為大家害怕蜜蜂又不知道除了蜜蜂之外還有多種蜂類,而其實它們的生活習性是不一樣的,例如獨居蜂相較其他蜂類較溫和、獨居蜂較無蜜蜂群體間的組織分工等等……

因為短時間內能回答的問題有限,3 人決定透過一些短講和演講以回答大眾常會對獨居蜂類有的疑問,例如「那我們要養蜂那它會不會給我蜜?」並給予說明獨居蜂雖不產蜜卻在環境中扮演的重要授粉者角色。「至少在這麼多年後大家已經可以開始接受『獨居蜂』這個名詞,至少它可以跟群聚性的蜂分別,這就很重要了」謝宗叡說。

目前成果與未來計畫

「現在全台灣大概有上千個家裡面是有放這個旅館,都是由我們這邊出去的,因為我們會有作一些紀錄」王庭碩說。對於某些家庭,平常在臉書中社團能透過單向發問、雙向溝通來交通。

有些學校也有作些比較長的監測或研究,並運用獨居蜂旅館成為學校研究的一個材料,並會使用工作室的產品去研究或觀察讓學生發現更多有關獨居蜂有趣的知識,有時也會透過與工作室合作帶狀課程已讓學生們更認識獨居蜂。

「我們最終會希望獨居蜂旅館可以用在農業上,逐漸變成授粉產業其中一個部份」扶尚叡說。因為了解到許多植物並非是靠蜂類授粉的,透過持續的試驗和推廣,3 人努力朝著運用獨居蜂旅館和相關的研究去改變目前授粉產業專門靠蜜蜂的狀況。

以防在未來獨居蜂有可能持續減少的情況下,授粉產業不致於出現重大破口,因為一個個屬於更多授粉昆蟲的旅館正在被興建……。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獨居蜂旅館 提供城市裡的獨居蜂棲所

延伸閱讀
​​>> 這家新創成立僅 3 年,年年提交公益報告:The Bee Corp 開發監測 app ,助蜂農把關蜂巢健康
>> 這間新創為蜜蜂研發專屬益生菌——增強蜜蜂免疫力,並助環境更永續
>> 別讓奈良鹿吃塑膠!當地店家研發環保包裝,鹿群吃下肚也安全無虞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氣候變遷致命程度與新冠病毒相當」比爾蓋茲籲:能建立零碳產業的國家,將領導全球經濟

2021.04.29
合作轉載

文:比爾蓋茲;譯者:張靖之, 林步昇

你也許以為地球升溫 1.5 度或 2 度沒什麼差別,但從氣候科學家模擬的結果看來,情況卻很不妙。在很多方面,溫度升高 2 度的情況,不是只比升高 1.5 度糟糕 33%,而是倍增的,例如難以取得乾淨用水的人口會多一倍,熱帶地區的玉米產量衰減也會多一倍。

氣候變遷造成的效應,單單一項就夠慘了,但你不會只遇到炎熱天氣,或只遭受洪災。氣候變遷的效應是環環相扣的。

以新冠病毒來做對比,這樣所有正在經歷這場大流行病的我們會更容易理解。想了解氣候變遷的破壞有多大,看看新冠病毒疫情,再想像一下同樣痛苦程度持續更長的時間。如果不把全球碳排放量減到零,這場疫情造成的人命損失和經濟苦難,將是日後經常會發生的狀況。

先說人命損失:比起新冠病毒,氣候變遷是否會造成更多人死亡?

我們用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和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數據,估算出的結果是全球平均每年每 10 萬人口中,約有 14 人因大流行病而死。

比起氣候變遷,哪個死亡率較高?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全球氣溫升高導致的全球死亡率增幅和大流行病一樣,也就是每年每 10 萬人中約有 14 人因此致死。而到本世紀末,要是排放量仍然持續增加,氣候變遷將導致每 10 萬人中約有 75 人因此致死。

換句話說,到本世紀中葉,氣候變遷的致命程度可能就和新冠病毒一模一樣,到了 2100 年,氣候變遷要比新冠病毒致命 5 倍。

經濟情勢也很黯淡。雖然氣候變遷對經濟可能造成的影響和新冠病毒不大一樣,也因使用的經濟模型而異,但結論確定無疑:未來 10、20 年內,氣候變遷造成的經濟損失就像每 10 年發生一次新冠病毒大流行。

就算還有科學不確定性,我們理解的也已經夠多。有兩件事是我們可以做的:

  1. 努力適應:努力把已經發生和確定會發生的暖化衝擊減到最小。蓋茲基金會的農業團隊把工作重點放在幫助農民適應。例如,資助許多新品種作物的研究,希望研發出耐旱、耐洪的作物,以對抗未來更頻繁、更嚴重的乾旱和洪水。
  2. 減緩暖化:另一件我們不得不做的事,是停止排放溫室氣體到大氣中。若想要躲過災難,全球最大排放國(富裕國家)必須在 2050 年以前實現淨零排放,其他國家不久後也要跟上。

有人反對富裕國家應該先減排:「為什麼是由我們來承擔?」答案不只在於暖化問題主要是由富國造成的,還因為這是大好的經濟機會:有能力建立起成功的零碳公司和零碳產業的國家,將會在未來幾十年中領導全球的經濟。誰有辦法在能源上取得重大突破,並且證明這種突破能在全球廣泛運用,價格又不會太高,誰就能在新興市場中找到許多願意買單的客戶。

本文摘錄自《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原文標題:氣候變遷比新冠病毒致命五倍,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延伸閱讀
>> 展開永續生活的第一步——認識 SDG 13,採取對地球更好的氣候行動
>> 如何面對氣候災難?比爾蓋茲:用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 迎接「1.5℃ 新生活風格」——多走路、少吃肉、用綠能,從日常行動減碳救地球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