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這家新創成立僅 3 年,年年提交公益報告:The Bee Corp 開發監測 app ,助蜂農把關蜂巢健康

2019.08.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楊智銓

關於 The Bee Corp

2016 年 2 月 The Bee Corp(下稱 TBC)成功登記註冊為美國印第安納州的共益公司,公司的獨特之處在於公司團隊是第一家以共益公司之姿獲得印第安納大學科學與科技商業競賽(Building Entrepreneurs in Science & Technology)首獎的新創團隊。

TBC 結合農業、生態與科技,開發與維護其推出的蜂巢監測軟體 Verifli。該軟體旨在協助養蜂人搜集蜂巢內的生命徵象,同時得以確保蜜蜂的安全以及農業生產的穩定性。TBC 使用紅外線技術,讓養蜂人可以透過不具侵入性的方法偵測蜂巢內蜜蜂活動的情況,也能幫助養蜂人取得蜂巢的健康數據與規模及概略的蜜蜂數據。相較於傳統具侵入性的統計與觀測方法,Verifli 可以讓使用者節省 93% 的監測作業流程成本,也更精確。

受益者:養蜂人與農主

推出 Verifli 軟體前,TBC 與超過 100 位養蜂人合作商討哪些資訊對於產業界最有幫助;儘管養蜂人是軟體的主要使用族群,但透過該軟體所匯集的資訊也都同樣會提供給大宗糧食作物的農主。因此,養蜂人與農主可以擁有對等的資訊進一步確保蜂巢的健康狀況與食物安全。

農主與養蜂人的合作如此緊密是因為許多作物皆透過蜜蜂授粉得以成熟,乃至於製成食品運送到世界各地,常見者如草莓、西瓜、咖啡、南瓜、檸檬及酪梨。事實上,超過 1/3 的作物都是透過蜜蜂授粉而得以成熟結果。當農主需要授粉者協助作物受粉時,便會找上養蜂人,訂購需要的蜜蜂數量,而後養蜂人再將蜜蜂運往目的地協助作物受粉。

然而從訂購到送達遠距離目的地的過程具高成本與高度危險性,運送過程所消耗的石化燃料對環境有害,且長途運送容易讓蜜蜂焦慮導致疾病發生。為了更精準的篩選存活度較高的蜂巢,養蜂人須事前審慎評估蜂巢的健康狀況與規模大小。

Verifli 的影響力

TBC 創辦人 Ellie Symes 表示,Verifli 幫助養蜂人可以運送較少但更強壯的蜂巢至目的地。這樣的結果不但可以降低蜜蜂運送途中死亡的機率也讓足夠的蜜蜂得以成功至目的地協助授粉,以免農作物產量不足甚至不能開花結果。她也補充說明,現階段 Verifli 主要合作的農作物種類以杏仁為最大宗,因為世界上將近 8 成的杏仁產區在加州;她也相信這款軟體的開發未來可以協助整個農業生產者,讓他們更精準預估所需的蜜蜂數量。

年度公益報告

TBC 自 2016 年註冊登記為共益公司以來,每年皆出具公益報告。主要內容有 3,說明公司的使命與價值、公司經營所產生的影響力與未來目標,以及第三方之影響力評估。其中公司經營內容如圖所示,詳實記錄過去一年來針對 2 方面——養蜂人與糧食安全——TBC 所做的貢獻,也檢視公司自己可能的不足以及檢討方向。

作者認為內容的細節性與精確性雖比不上大型共益公司的年度公益報告,但參考去年公司法修正草案中,公益報告完整度以企業規模為標準,亦值得嘉許,按規模大的公司所出具的報告即需更確實,規模較小的公司則依其能力所為,讓公益報告不致成為中小企業的負擔。此外 TBC 公益報告後段亦揭示 B 型企業認證(第三方)所為之年度影響力評估,大幅提升 TBC 公益報告之真確性。

TBC 的案例讓我們知道,縱使只是員工不到 5 人的新創團隊,具洞察力且得以規模化的商業模式仍然可以讓公司兼顧獲取財務上之報酬及發揮影響力嘉惠一定族群。

全文轉載自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原文標題:The Bee Corp: 新創蜂巢監測軟體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為了實現「救蜜蜂」夢想,4 歲女孩創立銷售全美的蜂蜜檸檬水品牌
>> 這是一家好公司嗎?請「BIA」來幫忙,給消費者更透明可靠的品牌資訊
>> 北半球四分之一的蜜蜂離奇消失,《沒有果實的秋天》為你解開蜜蜂集體失蹤之謎


作者簡介:楊智銓,律師高考及格,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及政大法科所,於法科所修課期間開始關注責任投資、共益公司相關議題,以及我國公司法修正動態。

「產品銷量不是一切」衡量組織影響力,從顧客調查做起

編譯:黃維萱

幾年前,耐心資本影響力投資先驅「聰明人基金」(Acumen)開發了一種稱為「精益數據」(Lean Data℠)的獨特評測方法。日前,Acumen 已著手將這項技術獨立出來、成立一家新的營利企業——「60 分貝」(60 Decibles)。

Lean Data℠ 透過智慧型手機技術與影響力企業的低收入客戶互動,藉由問答形式,向他們取得第一手的產品或服務使用經驗,再將數據彙整成有效資訊。在過去 5 年中,團隊收集了來自 33 個國家、共 8 萬 5 千多名客戶的社會影響力數據,合作對象包含 150 多家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同場加映: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這一切都要從 2014 年說起,當時 Sasha Dichter 和 Tom Adams 正在領導 Acumen 的影響力和創新工作,他們的目標是重新思考:該如何把影響力投資做得更好?即便當時, Acumen 已是影響力投資圈內經驗老到的領導者,但他們自認還不夠。

「投資之前,我們會先研究一番、建置影響力檔案;接著再透過計算裝置的銷量,來衡量該筆投資的影響力成果。」但 Adams 也說:「然而,僅僅因為你銷售更多東西,卻並不一定意味著你的影響力更大。」

於是,他們著手研發新方法,來獲得更準確有效的數據,並且優先考量客戶的使用體驗。這是一樁需要多方測試的大工程,但在研發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關鍵:參與 Acumen 計畫的企業與客戶互動的頻率極高,也許他們可以善用這些互動來取得數據,再構建出新的評估指標。

比起由上而下、為各家企業定義何謂影響力,Acumen 反其道而行,把這個權力交給顧客——由顧客自己來詳述:使用該企業的產品或服務後,對他們的生活帶來哪些影響。

Acumen 由一家旗下投資的救護車公司著手,向致電呼叫中心的客戶詢問了一系列問題,來確認來電者的貧困程度。從提案發想到取得數據,整個實驗前後僅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比他們預期的少得多。他們因此意識到,可以透過手機對話,有效收集所需數據。

最後,Dichter 和 Adams 為特定領域都建立了定型化問卷,任何企業均能使用;調查完成後,由該調查蒐集數據會產生性能評估指標,可以用來與其他著重相同領域的企業相比較。舉例來說,針對企圖達成財務兼容的公司,問卷內會包含評估受試者財務健全度的問題;而食農企業則會將重點放在收入水平等面向。 「透過標準化的性能指標,你可以判斷自己的表現是超標或是不佳。」Dichter 說明。

前兩年,這套技術僅在 Acumen 內部使用。接著,當他們投資的企業開始向外界分享影響力數據成果後,漸漸有投資人上門詢問 Acumen,可否也為他們提供類似服務。這樣的業務需求量漸增,驅動 Acumen 成立新公司 60 分貝來提供服務。

「我們開始接下更多的外部委託案,再也不只限於內部作業需求,因而發現我們可以把這套技術獨立建置成一家公司來運作。」Dichter 說。

Acumen 並不是唯一將旗下技術獨立出來、成立公司的影響力投資者。今年 3 月,eBay 創辦人麾下的「Omidyar Network」影響力投資基金,便將其投入財務兼容的資源獨立出該單位,成立了創投公司「Flourish」,專門支持企業家,去創辦具社會影響力的金融服務企業。

核稿編輯:梁元齡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如何衡量「企業社會責任」?一次看懂 4 種 CSR 評估標準
>> 當網路革命遇上氣候變遷:「資料經濟」來幫忙,以商業力量打造循環永續的世界
>> 同樣是影響他人,你選擇 influence 還是 impact?認識關注他人想望的「B 型影響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