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他阻財團收購山林,打造與世隔絕的「森林博物館」——無路牌、無商店、來訪還得關手機!

2020.09.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李硯墨

如果你堅持旅行要有物質享受,不要來這裡;如果覺得出遊還得自備碗筷和杯子,太麻煩了,也不要來這裡;如果你覺得必須帶「伴手禮」,太奇怪了,你其實可以不用知道「這裡」是哪裡。究竟是哪裡,出遊一趟得費勁如此心力?

拯救山林 打造沒有圍牆的博物館

從台東市區開車 30 分鐘即可到達的「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沒有圍牆、沒有大門、沒有鋼筋水泥、也沒有邊界,有的只是成蔭樹林。

成立 16 年,已有 70 幾個國家、逾 20 萬人次造訪。聯合國的地球憲章組織曾在此舉辦研討會,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搭乘計程車直奔這裡尋找靈感。這處世外桃源,如果沒有館方人員指引,外人是找不到入口、衛星導航也會出現空白,因為它堅持不做文宣、不設路標,會這麼特別,是因為他,阿力曼。

阿力曼是當地的布農族子民,曾經歷高中母語老師、國會助理、報社記者、生態研究員至大學研究助理的不同職涯。17 年前得知有財團準備要收購這片山林,阿力曼四處籌錢、將自己的房子和土地抵押給銀行,過程中幾度因繳不出利息而被催繳、房子歷經反覆法拍、孩子繳不出學貸。52 歲的他不因此跌倒,在環保及善心人士的協助下,保住了土地和森林。

艱辛搶救後,阿力曼開始思考如何保育這片原始林及部落的未來。尤其原住民有他們的生活方式——跟自然共生共榮的生活方式,但在經濟開發過程中,這些傳統價值一一流失。

眼見太多自然部落生態由大財團發展,發展觀光後,也是一面倒的商業化。「我們不想變成這樣!」阿力曼說,那樣的生活和原民原有生活並不對等,一味的學外面,反而讓原民原有的幽默、風趣漸漸在年輕人身上看不見了。

經過反思,阿力曼以「尋根」為森林博物館的發展方向;堅持不向大財團、政府合作籌錢保護森林,只透過自己以及部落的力量,重建家園。

2004 年,阿力曼獲得多戶族人的結盟,共同合作成立「原始部落重建基金會」開始管理土地,他把土地捐給基金會,希望能透過「環境信託」,將森林留給大家;也經過共同商議,決定將富有自然資產、文化底蘊、部落生態的這裡,命名為「森林文化博物館」。

阿力曼說,「搶救下來,要傳承我們的文化,重新連結人跟土地永續的關係,就是『森林銀行』的概念。我們老人說,只要樹留下來、土地留下來,利息用不完。這裡有新鮮空氣、豐富物種,還有布農族從小堅持的生活倫理、環境倫理,可以永續經營。」

(來源:燚碼音樂工作室 iMa Youtube

暫時關上文明 找回人和自然的關係

為了減低人的影響。於是,「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不特意標上路標,想到來,得先透過網路申請,獲得許可,再由工作人員下山迎接。種種流程,一方面管控到來總量,一來「也算是歡迎你們到我們家來拜訪。」阿力曼說。

為了避免觀光帶來汙染和破壞部落寧靜,全區沒有電力設施、也沒有商店,想吃飯,得要自己生火烹煮,到訪者得自備個人碗筷、杯子,裡頭沒有販售瓶裝飲料、紀念品、農特產品,就連到訪的遊客,也被規定關上手機;導覽時,也全程不用麥克風,這些都是要來訪的旅客,學習找回人與自然的關係。

阿力曼的堅持不只這些,他不稱呼到訪者為「客人」或「貴賓」。阿力曼認真地說:「布農族傳統上將每一位來訪的客人視為朋友,彼此平等對待,所以請尊重我們的生活智慧,不要嫌棄我們用心準備的飯菜,更千萬不要用指導或同情的心態與我們交往。」

即便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前第一夫人周美青、前亞都麗緻董事長嚴長壽到訪,也都是一概平等看待,不以頭銜稱呼,而用餐時間,不論是江院長或嚴董事長都要幫忙盛飯、分菜。

彼此的敬重還包括山林。因此,到訪者不能空手而來,必須準備一包檳榔、一瓶米酒,向山神及祖靈打招呼,也祈求平安及感謝,「我們才會接納你們,同意你們到這個地方,成為我們的朋友。」這些儀式,也是想提醒每一位到訪者「既然來了,就要按照我們的方式。」所以應放下原有的審美觀、價值觀以及刻板印象,對周遭的一切尊重和謙卑。

為什麼有這麼多堅持?阿力曼說:「這裡不是觀光區,也不是旅遊勝地,而是努力搶救下來的家園。」比起觀光,更多是為了我們自己文化的傳承。這些堅持,都是經過不斷反思、拉扯,才慢慢找到屬於他們的價值、位置、核心與部落的希望。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他為後代定存「大自然」-無牆博物館,不賺觀光財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報復性出遊」害地球承擔報復-開始永續旅遊吧!
>> 永續觀光-游智維:對環境最大的努力,最小的改變
>> 教授陳美惠領隊「永續觀光」-讓台灣旅程走得更久
>> 一所不講課的學校——退休校長創辦「野菜學校」,請大小朋友走入田野、親近土地
>> 全台唯一小米種源庫!青年組織「深活共構」,傳承即將消失的部落文化
>> 在新北市遠離都市喧囂——銀河社區整合生態與文化,打造遊客絡繹不絕的自然景點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地方創生,不是把年輕人丟到地方去生活而已——日本組織 NCL 盼實現「後資本主義社會」,與台灣社群聯手打造理想生活

2020.09.07

Next Commons Lab/文: 黃筱雯

「我其實不喜歡『地方創生』 這個詞。」 林篤志這麼說。身為日本備受矚目的地方創生團隊 Next Commons Lab(以下簡稱 NCL)的創辦人,林篤志這句話在聽到的瞬間有點意外,但仔細想想卻能完全理解。

從 2009 年跳離上班族身份、跳離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員,林篤志一直在做的,就是想辦法改變整個社會。不管是創辦人人皆可為師為學生的「自由大學」、目的為活化地方的「土佐山學院」,10 年來的嘗試與努力,他終於得到結論:必須要從頭創造一個全新社會。

於是有了 NCL,以地方鄉村為舞台、以共同價值為理念,自 2016 年起開始了一個又一個地方社群再生的可能。

現在趨近濫用的「地方創生」一詞誕生於 2014 年,好像只要有年輕人願意到地方生活,就算是創生,不僅跟林篤志的想法存在差異,一直以來持續做著的事被以「地方創生」一詞概括定義,不滿的心情無可厚非。

只是如果可以藉此讓更多人知道 NCL 在幹嘛,也不算太壞。

台灣日本聯手的全新挑戰

目前在日本擁有 12 個據點的 NCL,2017 年將觸角延伸至台灣,3 年期間在高雄和台北成立了社群基地,台北由兩位熱愛台灣的日本人駐守,不定期舉辦座談會、活動,除了分享 NCL 的日本經驗,同時也致力創造出台日兩地能產生火花的機會。

至今,NCL 曾經與長榮大學創新育成中心、財團法人台灣經濟研究院合作過活動,地點都是在台灣純經驗分享,2019 年台北的團隊「空屋」發起的《空山石鎚》專案,正式帶領 6 位台灣人前往愛媛縣西条市石鎚山腳下的村落,直接與當地居民面對面交流,由台灣人視角思考當地的可能性。(延伸閱讀:全日本人口最少的村落,如何吸引台灣人造訪?台日交流激盪創生新點子

這是 NCL 第一個日本台灣實地造訪交流的活動,同年也開啟另一個更大的計畫:與國立中山大學的「USR 城市共事館計畫」,攜手挖掘高雄地方潛能的 3 年專案。

這個中山大學的計畫團隊過去幾年持續在高雄舊港區,進行在地文化傳承(例如:山津塢)與跨界轉譯創新的工作,因為理念和行動契合所以主動邀請 NCL,希望可以將 NCL 的模式運用到台灣當地,而這之中有位重要的角色:Ruby。

Ruby 本名為杜晏汝,2014 年在高雄創辦了共創空間「作伙共同生活空間」(以下簡稱作伙),在共同工作、共同生活的號召下,目前社群中有將近 200 位年輕人,一起正在為自己的理想生活打拼。

作為協助年輕人的平台、希望創造資本主義社會以外的可能,Ruby 的理念與林篤志不謀而合,因此在 2017 年認識後,雙方便開始密切合作,在「空屋台北」尚未成立之前,NCL 與台灣溝通聯繫的橋樑就是 Ruby,「我們其實也沒有簽什麼約,一切踩在互信的基礎上,朝共同理想前進」Ruby 打趣地說。

本來 2020 年上半年就該開跑的跨國專案,卻因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而腳步停滯,因為雙方限制入境,原本應該台日面對面的環節只能暫停。「說好的 Team Building 瞬間喊卡,但卻為我們帶來一些慢思考,一些因為疫情為我們帶來的變革。」Ruby說。

因疫情加速的社會改變

台灣專案進度停擺,那日本呢?12 個據點各自的營運沒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喔!詢問的人反而還變多了呢!」林篤志回答。因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日本有許多公司都啟動在家工作模式(リモートワーク),免除因擠電車通勤、密集接觸而感染的可能性。

在家工作,除了必要的線上會議,大部分時間是不會見到公司同事,多以打字取代說話溝通,突然間你會發現每天圍繞在你身邊、長時間相處的人不再是同事,而是親密家人,或是自己一個人。其實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過去工作時間填滿我們大部分的生活,讓我們都忘了所謂自我對話。

不用到公司也能把工作做好,那是不是我也可以到不同的地方生活,一樣也能遠端將工作完成呢?「線上作業這件事,正讓都市與鄉下的距離縮短。」

林篤志認為,過去大家都知道每個人有可以自己選擇事物的自由(Free),現在則進一步的了解可以自己去創造想要的東西(Liberty)。

「重新檢視自己的人變多,嘗試挑戰的人變多,這都是新冠肺炎的影響,加速了社會改變。」林篤志如此結論。

日本模式、台灣做法

場景重新回到台灣,雖然台日面對面的進度喊停,但是其他部分可沒停。中山大學專案的主要設計者中安秀夫與專案協調員蘇韵涵、作伙的 Ruby、中山大學的專案負責人吳涵瑜,目前正積極盤點所有相關資源,為隨時有可能重開的專案做準備。

高雄子弟蘇韵涵,是最近新加入的成員,與 NCL 的相遇是在 2019 年的中山大學專案的啟動說明會。過去好幾年都在北部工作、有視覺設計背景的她,一直想回歸鄉里,為家鄉做些什麼,剛好中山專案需要一個可以日文溝通的人,韵涵便成為那個適合的人。

「說起地方創生,台日年輕人的差異其實不大,但是台日兩地的條件差異很大。」Ruby 說,日本進行地方創生的地區,多是人煙稀少的偏鄉地帶,但台灣人口密集程度,所謂的台灣偏鄉與日本偏鄉完全不同等級。

中山大學位處於高雄西子海灣,擁有觀光、在地人文歷史資源,其中位於鼓山區的「哈瑪星」就是高雄在日治時間最早現代化的城市。NCL 擁有模式與經驗,而作伙長期經營高雄的年輕人社群與整合能力,3 方沒有誰歸誰管,而是作為平行單位,支撐整個專案。

Ruby 表示,「作伙」一直以來都有接到發展地方計畫或空間經營的合作邀請,但大部分的期限都是「一年」就要有成果。或許會有人覺得一年時間很長,但是從企劃發想、資源人力搜集、實際運作,到真的做出個什麼成果,一年時間根本短到不可能達成,很容易淪為辦活動與「大拜拜」的形式。

因此,日本 NCL 的每個地方創生企劃皆為期 3 年,因為這是能做出一點成績與累績經驗的最短時間。

願意至少以 3 年的時間思考與嘗試地方專案,且能與年輕學子一同共事,讓一直想要翻轉年輕人困境的 Ruby,強力邀請 NCL 一定要加入,讓地方的產業機會和潛能,可以有國際台日青年人的交流,各種想法得以實踐的可能之下,開啟了 NCL 、作伙、中山大學的合作契機。

追根究底,NCL 到底為什麼想到台灣成立據點?

天生條件不同,當然無法將日本 NCL 的現成做法直接套用在台灣,但其「模式」,也就是將可用資源、可投入的人力、可創造的可能一一挖掘集中有潛力的專案,並帶著創業(日本稱:起業)的態度經營。

不只是「地方」創生,而是「世界」創新

前面提到,現今日本大部分的地方創生都有著「只要把人從人多的地方往人少的地方拉」就是成功;台灣則常常帶著城市的思維模式想像鄉村該怎麼發展,但是全日本的人口數就是固定,加上嚴重的少子化,就算真的把人導向鄉下也沒有意義,而高齡少子化、城鄉差距,這些都是資本主義的產物。

「看得到問題卻找不到機會,在這資本主義末期的社會,年輕人找不到他們的未來。」Ruby 說。

從 2009 年便跳脫資本主義的林篤志,一直以實現「後資本主義社會」為目標,也就是在現有的資本主義社會外,另外打造一個區域網絡。這個區域網絡各據點彼此連結,但不影響各自發展,發展目標更是自由自在,全憑據點團隊成員的個人意志與喜好,這些網絡據點正是現在 NCL 在日的 12 個據點。

資本主義遍佈全世界,林篤志希望 NCL 的「後資本主義社會」概念也能跨越國境,來到有同樣想法的人身邊,一起發展,所以不只是台灣,未來也許 NCL 也會落腳其他國家。

NCL在日本的腳步也沒停下,與 JR 東日本初創株式會社(JR東日本スタートアップ株式会社,JR 東日本集團旗下子公司)合作「Way-Way專案」,NCL 南相馬的「小高站民間站長」就是其中一例;與 PERSOL 日本知名人力銀行合作「Career Hack(暫定)」,促進遠端自宅工作模式等,而 NCL 更預計在 2025 年的大阪萬國博覽會,向世界展現一路走來的成果,讓新一代的未來社會得以實現。(延伸閱讀:「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沒有最高領導者,是大家一起組織起來的公司

NCL 的最新動態是成立公司, 這看似資本主義一環的舉動,其實是為了讓每個據點的每件專案更加順利推動。NCL 現在的正式名稱為「一般財團法人 Next Commons Lab」,「但是財團法人,有時候在做事上還是會有阻力。」林篤志老實說,所以才需要一個單位來成為靠山,也就是新成立的「株式會社 Next Commons Lab」。

對林篤志來說,一般財團法人 Next Commons Lab 是「社會實驗」,終於現在可以進行到「社會實踐」的公司成立。但這個公司不會上市,沒有最高領導者,是大家一起組織起來的公司,每個人都只有意思意思的一股,未來也不會增加,就算是林篤志也一樣。

NCL 有著一個綽號:義賊。「因為我們都拿政府的錢給其他需要的人用。」林篤志笑說,不過事實也是如此,能夠多得到點錢、多讓目標中的理想社會得以實現,即使被稱為「賊」,林篤志也甘之如飴。

編輯企劃:杜晏汝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因為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可以創造」福島災區創生,從零開始鋪建返鄉之路
>> 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
>> 台日地方創生大作戰:日本組織 NCL 串聯兩地社會創業家,盼互相取經為在地尋解方

《良心很讚,記得要用:實踐企業倫理精神,一起成為改變的力量》專題
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和環境問題,有個東西很讚,我們一定要知道——那就是「企業倫理」。從知名影劇、日常生活與企業經營等角度,認識企業倫理內涵,一起成為促進正向改變的力量!
>>>閱讀完整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