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廢棄茶葉製苗盆!讓茶樹在家中發芽,兼顧環境友善與文化傳承

2021.07.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宋瑞文

「化作春泥更護花」這一句耳熟能詳的詩,從現代的眼光來看,也可以當成完成生命周期的一次永續循環。最近日本有一項永續產品,是利用廢棄茶葉製成可生物分解的苗盆,在廢茶葉化為春泥之前,還能保護樹苗,並替代一般的塑膠製苗盆。

發想這項產品的丸山達平,曾經做過漁夫,對於塑膠碎片污染海洋的問題深有感觸。心想自己能否做點什麼來改善現況。在眾多海洋的塑膠垃圾之中,他特別在意的是塑膠製的、培育樹苗用的苗盆、樹盆(大型花盆)。

而後丸山達平發現,有塑膠是加了茶葉製成的(合成樹脂)。如果做成生質塑膠,還能 100% 在土壤中分解。於是和合成樹脂公司 Daishin、五十鈴東海公司合作、反覆實驗,終於用廢棄茶葉做成可以 100% 生物分解的苗盆。

丸山達平在生產前提出群募計劃「我的茶」,除了原本的可分解苗盆外,又搭配種在盆裡的茶樹樹苗。茶樹生長得快,消費者買回家後,可以體驗茶樹的葉、花,以及該苗盆帶有的兒茶素氣味。目前群募成績將近預定金額的 4 倍。

​參與這個計劃的 Daishin 公司老闆大石親嗣表示,他每天都會到公司所在的,靜岡縣牧之原台地的茶園飲茶,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多了解一點茶的魅力。不過因為自己是做汽車用合成樹脂產品的公司,從未想過對茶能有貢獻。在完成這個計劃後,他相信這樣的苗盆可以成為教材,讓小朋友學習認識茶文化,讓茶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

「我的茶」群募計劃裡的說明提到,一般咖啡或紅茶可以賣到高價,但一般茶葉泡的茶,常常免費給人招待。年久月深之後,泡茶,逐漸消失在人們的生活中。小時候每個人都曾看過長輩沖一壺茶的模樣,而現在這樣的習慣已經少見。

取而代之的,「喝茶就喝罐裝茶」,成為現代人的飲茶風景。罐裝茶雖然方便,但人們忽視了泡茶的香味及其熱度。茶葉的需求與價格走向下坡,相關的日本茶文化,也越來越少人傳承。因此「我的茶」群募計劃除了環境的永續,還有文化的永續。

同樣參與這個計劃的牧之原台地茶園「萩埜」的園主說道,儘管泡茶的市場在萎縮,但最近因為疫情,在家飲食的機會增加。綠茶又被認為有抗病毒的作用而受到矚目,消費量有回升,這對茶農來說是最大的喜悅,也是守護茶園的方法。

當消費者購買「我的茶」的茶樹樹苗及其苗盆回家,等於在家中有了一方「茶園」。一年到頭都能與茶為伍,隨時都能在家享受「茶的時間」,感受身心的平靜。「若能透過這樣的企劃,讓更多人對茶產生興趣,是我們茶農的幸福。」

全文獲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標題:日本廢棄茶葉製成 100% 可生物分解苗盆 環境永續兼顧文化傳承

延伸閱讀
>> 一款會開花的禮盒——以廢棄筍殼、甘蔗渣製包裝,種入土中搖身變盆栽
>> 別讓奈良鹿吃塑膠!當地店家研發環保包裝,鹿群吃下肚也安全無虞
>> 「Mijily」循環鞋履計畫,回收舊鞋種出花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社會企業如何加速轉型,掌握新成長動能?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參與贊助者限定線上座談,邀請您一同了解後疫情時代的社會企業最新趨勢>>> 瞭解更多

前往完整專欄

迪卡儂舊衣架變購物袋!台灣塑膠界的「回收魔術師」,吸引國外品牌爭相合作

2021.07.13
合作轉載

一條龍打造循環商品,讓法、日、香港品牌都找上門,大豐環保除了把衣架變成購物袋、還可以把廢棄印表機零件變成 3D 列印材料!

數位時代/文:吳元熙

台灣人超愛喝手搖飲,根據經濟部統計,國人一年平均喝掉 10.2 億杯!你知道這些喝完的塑膠杯,除了能夠回收、減低垃圾量之外,還可以製成各種商品嗎?

要做出一款循環經濟商品,同時滿足客戶的美觀與減碳需求,少不了關鍵業者——大豐環保公司(後稱大豐環保)。它不但是國內少數從回收、再生到打造循環商品的一條龍業者,更堪稱台灣塑膠界的「回收魔術師」,能夠協助業者變出可重複使用的瓶身、瓶蓋或展架、購物袋,與美妝保養品牌歐萊德合作的 100% 可溯源再生塑膠瓶器,就是知名作品之一。

成立 20 年來,大豐環保擅於解決廢塑膠難題的名聲,已傳至海外,連法國、日本和香港品牌都找上門。

幫外商做永續,上噸廢衣架脫離拋棄命運

來自法國的連鎖運動品牌迪卡儂(Decathlon),就找上大豐環保,協助處理塑膠衣架的回收。

為了節省門市鋪貨的人力、時間,迪卡儂會直接在成衣工廠內,先將衣物掛上衣架。一般來說,商品出售後留下來的衣架,都是運回工廠內重複利用,但由於台灣只有門市通路,便只能讓每年上噸衣架淪為廢棄品。

大豐環保公司再生循環處專案經理呂智偉表示,像迪卡儂這種規模的外商,相當重視環境永續,會希望廢棄物處理不只是回收焚化,還可以做到再生利用。

為了確保再生料的品質與耐用性,回收的塑膠種類就要夠單一,但迪卡儂使用的衣架有 3、4 種,包含不同的塑膠材質或參雜其他添加物所組成,因此如何分類再利用就成了最大的困難點。

大豐環保公司再生循環處研發經理許程宇解釋,循環經濟的基本功在於塑膠再生料的品質須符合業者要求,聽起來雖然簡單,但是從清洗、粉碎製程、人員分類訓練,到再生料認證等,每道手續都有其必要性。

在大豐環保協助迪卡儂建立分類機制後,成功將廢衣架製成購物袋,而這些購物袋未來若不再被使用,也可以再回到循環系統裡。

號召企業、設計師,加大循環經濟影響力

日本辦公設備品牌富士軟片資訊(原富士全錄)則是與大豐環保合作,將廢棄印表機外殼變成文具。

過往在台灣,富士軟片資訊會透過工廠拆解廢棄印表機,販售回收零件,光是回收產線的維護費用,每年就要上千萬元。透過大豐環保的研發技術,協助材料改質,讓這些再生塑膠粒子,陸續製作成名片架、原子筆與 3D 列印材料。

呂智偉進一步解釋,「印表機的塑膠材質(ABS)碎片回收,大概一公斤 10 幾塊錢,延展成 3D 列印捲材後,每公斤價值就能提升到 5、600 元。」

不過,呂智偉也強調,提升價值的好處比較像「誘因」,獎勵這些願意投入永續發展的企業,但是重點不應該放在這些環保商品的售價,而在於「有多少同業、設計師了解到,他們能夠這樣設計商品。」

像是在募資平台上,常見的環保商品幾乎都是由「寶特瓶」再利用而成,就是一種成功的文化推廣。

​「企業也常會有迷思,希望自己的塑膠產品回收後,只能用在相同商品上,簡單說就是瓶子出去、瓶子回來。」許程宇表示,這種「封閉循環」雖然同樣值得鼓勵,不過大豐會積極跟業者溝通,真正對環境衝擊的是各種一次性塑膠,如果把回收牛奶瓶製作成洗髮精瓶身,並採用不同塑膠來源做出再生商品,而非限制在自家商品,會是更有效的循環經濟。

相較多數業者僅提供「回收」業務,塑膠再生服務需建置產線,除了初步分選,還須執行粉碎、清洗、 脫水壓出等步驟,容器才能變成乾淨塑膠粒,門檻較高,因此類似大豐環保這種擁有回收、再生上下游技術的業者並不常見,目前每月再生塑膠粒產能約一千噸,但並非都用於台灣市場,預估每年使用在台灣市場的再生瓶器約可達 15 萬個。

大豐環保表示,再生塑膠經過多次循環後,的確會對材質耐用性有一定影響,因此過去常被認為「價格太高」不划算或只能用在低階產品上,事實上,只要妥善找出「利用價值」,再生塑膠仍有許多發揮空間。

儘管量能規模有限,但是這間勇於嘗試,曾推出回收平台「zero zero」、有 30 萬會員的環保公司看好,當企業及消費者都知道「綠」的重要性,最快 5 至 10 年內,台灣就有機會設計出更多循環商品。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迪卡儂舊衣架變購物袋!台灣塑膠界的「回收魔術師」,如何打造循環經濟?

延伸閱讀
>> 將衣服邊角料化為美麗胸花——鈕扣職人的手作美學
>> 辦公室裡的循環經濟:日本影印機龍頭與台灣廠商合作,讓影印機轉生為手中的筆
>> 廢物大改造!日本高速公路的施工布條,變身要價上千元的精品托特包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社會企業如何加速轉型,掌握新成長動能?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參與贊助者限定線上座談,邀請您一同了解後疫情時代的社會企業最新趨勢。>>> 瞭解更多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