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識魚、吃魚到學會煮魚:小學生化身海洋大使,讓漁村更永續

2020.07.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林雨萱、戴穎慈

宜蘭縣岳明國小以深耕多年的海洋教育,發展食魚教育,透過一系列課程傳遞保護海洋、永續漁業的觀念及其重要性,間接影響學生家長吃魚買魚的習慣,並將其推廣到社區鄰里。

總經理與校長相遇

喜相逢、巴沙魚、魚排是現今營養午餐最常見的 3 種魚類主食。滿腹魚卵的喜相逢雖然無刺,但尚未產卵就被捕獲不符合永續;多數供應商為了壓低成本、賣相佳,將國外進口的巴沙魚浸泡藥水,加上用來製成魚排的重組肉來源不明,潛藏食品安全疑慮。

岳明國小校長黃建榮下定決心改變現況,他說:「在永續海洋研習課程得知,我們已經 20 幾年來都吃這樣的魚,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們不應該,如果我們還繼續這樣,這就不是教育應該做的事情。」他邀請湧升海洋漁業創辦人兼總經理徐承堉到校演講永續漁業,發現兩人理念不謀而合——以最貼近生活的「飲食」為出發點,用「食魚」建立人類與海洋的連結。

經費打哪來?魚刺怎麼辦?

然而,推行食魚教育——教導學生吃食物鏈底層的海鮮、以及如何吃有刺的魚,首先面臨學生誤吞魚刺的安全疑慮,解決辦法是食材的處理方式。先從輪切開始,讓學生練習挑出小段的魚刺和中央骨;再者,將魚切成片狀,依照魚刺的多寡將不同部位分配給各年級食用,例如:魚刺較多的腹部給中高年級食用、讓低年級吃魚刺數量較少的魚尾巴。

其次需要克服經費問題,以食魚教育其中一週主題魚種「午魚」為例,一條魚市價 100 元,是將近一份 41 元營養午餐當中主食支出 12 元的 90 倍。「絕對不能把食材拿來只是吃掉,而是要是徹底地去把該學的都學起來,這個時候這個食材的價值就會划算。」徐承堉認為,老師備課花費的時間、心力遠超過魚的價格,更不能因為現實面的考量犧牲教育、食材的品質,因此多餘支出由他自行吸收。

除了負責食材供應,在課程進行之前,徐承堉會帶著全校老師一起備課,以蘇澳為中心,由近而遠分次講解各式魚種的生長環境、食物與天敵、外型、現況、規範、相關文化意涵。「他會先建立老師正確的知識性,那我會覺得說對於我這個不是自然本科的老師來說,那樣的吸收是有效果,而且是最立體的,比我去上網找,還要更清楚。」岳明國小教師侯季伶曾自行上網搜尋鎖管的辨認方式,結果各方說法不一,相較之下,徐承堉的資訊來源是國內外文獻、論文,具可信度。

各領域老師每次針對單一魚種,花費至少一個小時理解專業知識之後,再根據教授的對象,設計合適的教材、製作教具,前後費時一個月。

軟性教學傳遞硬性知識 讓上課變得好玩

每週一天中午吃魚,每次吃一種魚。早上會先上課,介紹魚種的相關知識,以筆記取代評量,紀錄魚的外觀。

以鯖魚為例,首先介紹花腹鯖和白腹鯖兩種品種;以小魚、小蝦、小蟹為食物來源;鯖魚富含蛋白質、鈣質、維生素 B 等營養,並具備洄游性、趨光性等特性。牠們兩年長成成魚,壽命可達 6 到 12 年;在每年 1 到 5 月產卵。

南方澳是鯖魚的重要產地,鯖魚的捕撈方式包括 60 年前使用的巾著網以及利用假餌垂釣的釣槽仔、目前已經淘汰的大型圍網。漁業管理方面,為了解決鯖魚面臨過度捕撈危機,訂定每年大約 50 天的禁漁期規範。

從魚的 X 光片可知,魚鰭往尾鰭的方向生長,因此要順著尾端方向夾取魚肉。每次用餐之前教導孩子吃魚 5 步驟——剔除魚鰭放旁邊、從胸到尾切中線、順著尾部夾肉吃、挑起整根中央骨、不翻魚身吃乾淨,接著:老師會發下圖卡,讓學生用手當筷子,兩兩一組互相練習,確保雙方熟悉如何吃魚。

為了使學生了解捕撈方式對海洋造成的影響,侯季伶播放影片,讓學生看到用大型圍網魚法捕撈到海龜的畫面,「小朋友會覺得『天啊!這樣子很殘忍』」;或是利用小朋友最喜歡聽故事的特點,講述「箱網養殖捕撈到居然有鯊魚,裡面有 15 隻寶寶。小朋友聽到「寶寶」,就會覺得『唉好殘忍哦』。」,希望他們具備危機意識,未來若是繼承漁業,能夠改善因南方澳傳統捕撈方式「三腳虎仔」扒網漁法產生的過漁現象——小魚還來不及孕育下一代就被捕撈上岸,導致漁獲量逐年減少。

文化是生活的一部份

注重「感受性」是岳明國小的教學特色之一,徐承堉就曾將活生生的鬼頭刀帶到課堂上,讓學生觸摸,他進一步說明:「透過一個文化的方式來記錄,可以看到他們有很多繪畫、遊戲,所以它必須變成是生活的一部份。」老師設計白帶魚大地遊戲、煎魚大富翁、頭足綱拳類綜藝遊戲等,為生硬的課程內容增添趣味性。

以單一主題進行跨領域教學是岳明國小的另一特色:抄寫魚類增加語文字彙量、唱煎魚歌培養音樂素養、介紹飛魚文化認識蘭嶼社會。在藝術與人文方面,老師帶領學生利用絹印製作祝大漁旗——新船下水時插上祝大漁旗,祈求豐收,是南方澳獨有的傳統習俗。

感染更多人 共創「美麗家園」

食魚教育與主題課程「美麗家園」結合,學生參與南方澳鯖魚祭,戴著鯖魚頭套打北管、踩街祈福,藉由實際行動感染當地居民。

另外,岳明國小教師吳冠薇將食魚教育融入社區改造計畫,創辦海味小館,由學生擔任廚師,為長者製作以魚類為主食的海味便當,她說:「只有在處理的時候才會知道說這些食材是不能夠浪費。」學生從殺魚、煎魚等過程中,懂得尊敬食材,並懷著感恩的心享用食物。

漸漸地,學生有了學習動力,主動詢問老師下次要吃的魚種,也會辨認吃過的魚。過往需要家長幫忙剝蝦的學生,經過食魚教育之後,「媽媽不用!我自己來」不但會自己剝蝦,還倒過來剝給媽媽吃。

「家長會對於吃部分的技巧有些驚訝。」侯季伶表示,學生回到家分享在學校的生活點滴,帶動家長產生不買鮭魚等高生態位階魚種、改食用小型魚類的習慣,因為一公斤的養殖鮭魚要吃掉兩公斤以上的小魚,會造成低層食物鏈耗竭。學生會開始跟著家長到菜市場挑魚、買魚,有些家長還會帶著孩子去釣魚。

採訪側錄

中午用餐時,有位小女孩吃到魚刺,只見校長用從容不迫的語氣關心她的狀況,提醒她如果還是很不舒服要告訴老師。我心想,要是大城市的學校發生這種狀況,不只老師很緊張,勢必會引起全班騷動。當下場景著實推翻我的認知,正是因為岳明國小獨特的開放性,創新課程才有機會發生。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吃魚不怕刺 岳明國小從生活教海洋永續

延伸閱讀
>> 在餐桌與世界交朋友!新北市秀峰國小榮獲「營養午餐冠軍」,讓新住民美食校園上桌
>> 讓孩子的餐盤裡不再有剩菜!「營養 5 餐」計畫設計質感菜單,吸引小朋友吃光每一道菜
>> 如何令孩子自願吃下健康餐盒?這間公司讓學童「菜單自決」,改變上千間學校的餐點選擇

地球,我們來罩!黃之揚X詹喬愉:擁抱自然,讓守護環境成為生活習慣

走過新冠肺炎疫情,面對接下來環境、社會的挑戰,我們該以什麼樣的角度思考、並展開公民行動?保德信青少年基金會與社企流共同主辦「給地球公益家的三堂課」直播活動,以環境、土地與數位科技為題,邀請相關領域的耕耘者,與大家一同腦力激盪,共創全新的公民行動力、成為下一位地球公益家!

第一堂課「地球,我們來罩!」,由號召上百場淨灘活動的環保組織 Re-think 創辦人黃之揚,與寫下許多女性第一的登山好手詹喬愉,和大家分享他們如何愛環境、罩地球的經驗與方法。
 

社企流/文:李沂霖

詹喬愉與黃之揚,一個登山、一個淨灘,提及兩人開始「上山下海」的起點,詹喬愉分享,她在高中時矇懞懂懂隨著朋友首次登上雪山,便深受山中風景的吸引,進入大學後便決定參與登山社,慢慢地從地圖識讀、體能訓練、裝備認識等範疇開始學習。從此,登山便從興趣轉而成為詹喬愉的志業與專業所在。

而黃之揚笑說:「我參與的第一場淨灘活動,就是我自己舉辦的。」當時從未有淨灘經驗的他,憑藉著與夥伴喜愛海洋、希望維護環境的熱忱,首次發起淨灘活動,透過每個人反覆低頭、撿拾垃圾的過程,黃之揚感受到聚沙成塔的改變能量,「每個人看似僅是重複手上微小的動作,但這些很小的能量相加起來,就能成為相當強大的群眾力量。」秉持這樣的信念,黃之揚逐步將單場的淨灘活動變為一個非營利組織的行動,持續投入海洋保育及環保生活倡議。

為了熱愛的山與海,再苦再難也不怕

而今,詹喬愉已成功征服全球 4 座 8 千公尺以上的高峰,包含馬卡魯峰、馬納斯魯峰、洛子峰與珠穆朗瑪峰。除了珠峰是繼江秀貞第二,她已寫下許多台灣女性第一。

黃之揚則舉辦一場又一場的淨灘行動,走遍全台海灘清理超過 100 公噸垃圾,更將海洋廢棄物加以整理、分析,打造全球唯一的海廢圖鑑,榮獲德國紅點最佳設計。

在這些亮麗事蹟的背後,是兩人克服一次次困難、堅持下去的成果。最令詹喬愉印象深刻的一次挑戰,是在吉爾吉斯攀冰時不小心跌落冰川、左腳受傷無法動彈的經驗。「當時覺得自己可能撐不下去了。」後來所幸在同行夥伴協助下順利獲得救援。

那次的意外讓詹喬愉左腳神經受損,好一陣子無法自由行走,但她對登山的熱愛從未減少半分。「做任何事情都有風險,遇到問題時,最重要的是檢討背後的原因,並找出解決的方法,而不是就此止步。」詹喬愉堅定地說。

黃之揚也分享,2017 年 Re-think 正式成立協會,他從一名上班族成為創業家,全心投入組織發展。「然而,結合專長和想做的事情,不代表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當時,協會成員僅有他一人,而他幾度發不出自己的薪水,度過一段相當灰暗的日子。

縱使辛苦,黃之揚也從未想過放棄,他透過自己擅長的行銷與社群專業,以風趣的插圖向大眾溝通友善環境的重要,長期的累積下來終究為 Re-think 帶來關注、更獲得不少貴人相助,成為支持組織持續發展的動能之一。

親山近海的第一手觀察:垃圾無奇不有、環境負擔逐年增加

作為親山近海的第一線觀察家,詹喬愉分享,在山中,有人的地方就有垃圾產生,舉凡營地、山徑等。而她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較少人抵達的高海拔營地的垃圾反比低海拔營地垃圾還要多,「當我攀登上聖母峰最高的營地,是我目前為止見過最多垃圾的一次。」

詹喬愉表示,多數人可能認為在高海拔地區難以將垃圾帶下山,「既然能將東西背上來,理所當然就背得下去才對。」詹喬愉呼籲,不能存有「多丟一個小垃圾應該沒差吧」的心態,徒增環境的負擔。

在海灘上的垃圾,則能反映人們日常的習慣——淨灘中常見的垃圾以吸管、寶特瓶等塑膠廢棄物為大宗,近期則可見口罩變多的現象,反映出上半年全球深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黃之揚也提及,在淨灘中撿過最奇特的垃圾,是來自 30 年前的蔣經國軍糧包裝。

兩位的經驗再再顯示,垃圾不僅會存在很長的時間、影響更是無遠弗屆。如何改善這些問題?黃之揚表示,最簡單的第一步,就是讓更多人接觸現場,「環保已經是陳腔濫調了,誰不知道海龜鼻子中有吸管這樣的消息,然後我們做了什麼?」

黃之揚提及,透過網路看到新聞或照片的感受不比親身體驗來得真實,不少人在螢幕前看著海龜因吸管而死亡的新聞覺得好可憐,手中卻仍拿著手搖飲、用塑膠吸管喝飲料。

黃之揚呼籲,想為地球盡一份心力,就從親近自然、並在生活中嘗試減少垃圾開始。

「越是親近環境,自然就會想保護環境。」詹喬愉與黃之揚不約而同地提及,台灣教育對於戶外活動其實相對封閉,不少人常覺得山與海充滿危險性而不敢親近,因而對大自然產生疏離感。

兩人鼓勵眾人,應保持開放的心胸與冒險的精神,並在從事戶外活動前做足萬全準備,張開雙臂擁抱大自然,便能從中體會環境的美好,讓守護環境不是口號,而是日常中再自然不過的習慣。

此文章由保德信青少年基金會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RE-THINK」盼用一次次淨灘行動,換人們一輩子環保生活
>> 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
>> 與其反對你開冷氣,不如先帶你親近土地——「環境友善種子」從教育著手,埋下一顆顆愛護台灣的種子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