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來一瓶「對世界最好」的啤酒——全美第四大精釀啤酒商「新比利時」,從福利到環保都不馬虎

2019.08.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全美第四大精釀啤酒品牌「新比利時」(NEW BELGIUM BREWING)醞釀豐盛的就業及在地環境。

文:B 型企業協會

據《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報導,直到 2012 年,全球啤酒產量都控制在幾家大廠,但在過去的 10 年中,發生了奇怪但非凡的事;啤酒廠的數量增加了 6 倍,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2018 年美國有近 7 萬名啤酒廠的員工,這數字幾乎是 10 年前的 3 倍;平均啤酒售價上漲了近 50%,消費者為更優質的產品付出代價。而 2007 年至 2016 年間,安海斯布希(Anheuser-Busch)、海尼根(Heineken)等主流市場啤酒商的總出貨量卻下降了 14%。

照理說,技術升級應使現代工業更有效率,但啤酒廠卻需要「更多的人」來生產「更少」的啤酒,這有可能嗎?那麼新增的人力都去了何處呢?美國釀酒貿易商協會(Brewers Association)的首席經濟學家巴特沃森(Bart Watson)給了一個不錯的答案,他說:「我們已看到了精釀啤酒興起的 3 個主要因素,更豐富的風味,更棒的配方及強烈支持當地企業的消費者行動。」答案揭曉,原來都去了有著爆炸性成長的精釀啤酒產業了!

精釀啤酒運動受到消費者需求的推動,根據美國釀酒貿易商協會的定義,精釀啤酒廠(Craft Brewery)也稱微型酒廠(Microbrewery),是以「社區酒吧」和「在地人」作為主要客群,經營著地區性的生意並不斷摸索技術創新,嘗試供應在地人好喝、有趣的啤酒風味,如果產量足夠,再把產品送往都市裡的瓶裝啤酒專賣店販售,讓更多人品嚐。

據 Business Insider ,與 20 年前相比,美國精釀啤酒的數量增長了近 500%。2017 年約有 6 千 266 家精釀啤酒廠投入營運,而其中第四大的「新比利時啤酒(New Belgium Brewing)」更是其中的翹楚。

30 幾年前,比利時啤酒愛好者 Jeff Lebesch 和 Kim Jordan 在科羅拉多州的地下室釀製的「肥輪胎愛爾(Fat Tire Ale)」啤酒非常受歡迎,他們決定在 1991 年將其商業化生產。從那時起「新比利時」已成為美國精釀啤酒廠的第四大,分別在科羅拉多州與北卡羅萊納州擁有兩家啤酒廠,年銷售額約 2.5 億美元(約 77.6 億新台幣),員工超過 700 人 ,也獲得《富比士》(Forbes)雜誌評選最佳小巨人企業(Small Giant)。

2013 年成為認證的 B 型企業,2018 年登記成一家共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致力於透明的公司治理和社會環境可持續性的承諾。而其永續的企業營運實踐和 100% 員工擁有股權的企業文化,讓他們成為得分相當高的認證 B 型企業 。

(來源:New Belgium Brewing)
 

走進位於北卡羅來納州阿什維爾的「新比利時」閃亮的啤酒廠時,每個手工製作的瓷磚馬賽克圍繞著不銹鋼大桶,擁有不同的主題:水、山脈或啤酒花。 酒吧採用廢棄牲畜拍賣市場回收的材料製成。再來,自行車無處不在,啤酒廠的大門由自行車焊接在一起,自行車停在建築物周圍和走廊內,狗似乎就像是你家的寵物一般的友善地互相打招呼。 員工坐在桌子上,打乒乓球,看顯微鏡或讀溫度計,這種氛圍輕鬆而且合情合理。

「新比利時」的發言人 Michael Craft 對公司獨特的文化感到自豪。他說:「我們的共同創始人及 CEO Kim Jordan 認為工作可以充滿樂趣和充實,並開始創造一種支持這種信念的文化。 當然,一份良好的工作始於公平的工資,健全的醫療保健和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但『新比利時』遠超越了這些。開放式管理是『新比利時』的企業文化核心,在每月全體員工會議上讓每個人都參與財務管理,透過內部網站分享生日、工作紀念日和個人發文等建立團隊情誼,也一起致力於社區問題;從減少啤酒釀製過程中用水的創新想法、到最近為資深員工推出的為期 4 周的休假等,這些使得『新比利時』持續創新。」

他繼續說:「一旦建立了那種喜愛自行車,熱愛啤酒,熱愛狗的文化,其他創新的商業——如 2013 年成為認證 B 型企業和『員工持股制度』(Employee Stock Ownership Plan,簡稱 ESOP)——是自然而然的事。」

2013 年 1 月,Kim Jordan 召集全體員工並宣布該公司已被出售,令員工震驚。她告訴員工他們的椅子上的信封包含了買方的身份,員工在信內發現了一面鏡子,拿起來一看,是自己!原來老闆把公司賣給員工,員工才是「新比利時」的新主人。

「新比利時」在成為 100%「員工持股」的公司前,創辦人 Kim Jordan 與管理團隊花了 3 年時間研究最適合公司並在未來保持核心價值觀的策略,包括上市的可能、找策略買家(strategic buyer)、賣給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管理層收購(management buyout)等。但只有「員工持股制度」這個選項是最適合「新比利時」的核心價值,也就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員工共治的企業文化。

員工工作滿一年後可獲得一輛免費的休閒自行車(Cruiser Bicycle),服務滿 5 年後獲得一個禮拜的比利時啤酒之旅。 為了慶祝工作紀念日,舉辦公司員工日,鼓勵員工參與及贊助許多社區活動,如著名的「環肥自行車賽(Tour de Fat)」,至今已舉辦第 20 年,是一個結合旅遊、音樂和啤酒與自行車的節慶活動,為當地的非營利組織募集超過 600 萬美元(約 1.87 億新台幣)的資金。

「新比利時」不是指對人好,更認識到啤酒製造是一個水資源密集產業,對環境造成相當的影響,因此也要對環境更好。啤酒釀造的主要原料是穀物,而其穀物種植的農業型態卻占用大量土地資源和水資源,釀製過程中也會產生大量的排放。

據《衛報》 普通啤酒廠內,生產一加侖啤酒需要 7 加侖的水,但在效率較低的啤酒廠,這比例可高達 10:1。 而根據「新比利時」永續報告書,其 2014 年的啤酒釀造之水密集程度,為生產一加侖的啤酒需要 3.9 加侖的水,預計 2020 年達到 3:5:1;更利用堆肥,回收和再利用啤酒中的大部分原材料,將廢物減少到幾乎為零。

此外,他們也監控水和能源的使用,並測量整個供應鏈的碳排成本,包括裝啤酒的瓶子、運送啤酒的冷藏車和用於包裝的紙箱。在北卡羅萊納州阿什維爾啤酒廠的當地環境復育工作,讓原本污染的河流變清澈了,並與當地市政府合作,在河岸建立了綠色走道,讓員工可騎自行車上班。

「新比利時」品酒室的桌椅採用舊廠區的木材及金屬而製成, 而 90% 的啤酒廠藝術品都是由 3 英里範圍內的當地藝術家精心打造而成的,以增加當地的人才活絡及經濟收益。「新比利時」更在所有啤酒廠的生產設備取得包含品酒室白金級、釀造廠的金級和配送中心銀級的美國綠建築(LEED)認證。

「新比利時」更與其他精釀釀酒產業的同行分享他們的永續營運策略並幫助其技術上的提升,讓整體的精釀啤酒產業的可持續發展計劃繼續蓬勃發展,成為永續精釀啤酒產業最具影響力的領導品牌之一,持續「對世界最好」。

台灣的精釀啤酒市場業者也不遑多讓,根據《食力》報導,消費者市場策略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指出,2016 年台灣精釀啤酒市場規模更已成長到 1.7%。以台灣國產啤酒市場 232 億來看,精釀啤酒的營業額已達近 4 億,比 2015 年增長 70%,成長非常迅速。

雖然市場壟斷的狀況改善,據《網路溫度計》調查,消費者也對啤酒的口味越趨精緻化,且認同本地食材,孕育獨特風味等訴求的台灣獨立精釀啤酒品牌也不少,更有飲料大廠投入搶佔市場佔有率。因此,借鏡國外的精釀啤酒市場現況及企業的實例,在台灣,這個夏天,除了消費者能有更多的選擇、投入的廠商能得到更多經濟效益的同時,是否也可能看到喝啤酒不是只是銷售喝啤酒這件事,更是醞釀著豐盛就業機會與造福環境的好機會。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原文標題:這啤酒有濃濃的人與環境味!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救救月光族的員工!Rhino Foods 推出「收入提前計畫」,照顧公司成員的財務健全
>> 以商業模式解決剩食問題!全美 3 大醜食訂閱組織為什麼選擇「共益公司」的經營模式?
>>「社會創新市場是一片廣大藍海」連庭凱:社創組織應深化使命、合作串連,讓影響力為品牌加值

讓廢塑膠重生!這對在台灣生活的紐西蘭兄弟,用來自世界各國的塑膠垃圾,打造舒適的 MIT 環保拖鞋

2019.08.12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張璦、陳葳倫

綠色和平組織指出,全世界每秒有超過 200 公斤塑料被傾倒入海洋,每年有超過 800 萬噸塑料留在海洋當中。全球政府積極推動減塑之際,有一對來自紐西蘭的兄弟,創立 Subs,用回收塑膠製作環保拖鞋,企圖翻轉海洋塑膠污染局面。

海洋塑膠污染 30 年後海中垃圾比魚多

20 世紀初,人工材料合成塑膠問世,開啟輕便的塑料時代,100 年過去了,塑膠除了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更隨著洋流飄散世界,海洋碎片在中心環流積累循環,最後被沖上海灘,影響海洋生態圈。

根據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發表的報告中指出,每年約有 8 億噸塑膠垃圾以不同方式進入海洋,相當於每分鐘就有一台垃圾卡車,將車上的垃圾都倒入海中,科學家估計海洋裡約有一億 5 千萬噸的塑膠垃圾,「在一切照常的情形之下,到 2025 年,海中每 3 噸的魚當中,就有一頓塑膠垃圾,持續下去到 2025 年,海中的垃圾(重量)將會比魚還要多。」

極圈到赤道、沙岸到河口、河床到海面,盡是人造塑膠垃圾的蹤跡。多數塑膠塑膠無法分解,嚴重威脅海洋周邊生態,海灘上時常可見魚類、海鳥、海洋動物陳屍,解剖後發現死因正是誤食塑膠。

不可能棄用塑膠 不如讓它重生

要世人立刻終止使用塑膠宛如天方夜譚,不如讓海洋廢棄膠脫離殺手封號。許多新興產業利用回收塑膠製成新品,來台灣多年的賈斯丁·藍比和安德魯·藍比也是如此,不只是讓塑料重生,他們更想把從沙灘上的塑膠垃圾,變成可以在沙灘上使用的物件。

從小住在基督城濱海潘德瓦斯地區的一個農場,在 1980、1990 年代,在太平洋波濤與沙岸之間除了時常看到死亡的海鳥被魚網纏繞沖刷上岸,也看見了一個個標示中文及日文的塑膠垃圾,當下只好奇為何異國垃圾會飄洋過海到他們的家鄉,如今卻成為他們創業的發想。

30 年前的漂流垃圾 成在台灣的創業幼苗

來到台灣初期以教英文維生,哥哥賈斯丁同時在紐西蘭經營拖鞋公司,被合夥人開除後一時不知所措,在 2016 年萌生了環保拖鞋創業理念。有感於海洋塑膠污染持續數十年仍未獲解決,賈斯丁決定利用自己製作鞋履的經驗,利用回收垃圾製做夾腳拖鞋。

怎麼把回收塑膠製成夾腳拖?最首要的問題就是要找誰幫忙製作。其實紐西蘭沒有技術與能力處理回收塑膠製品,回收垃圾基本上都是花錢送去給各國處理,而台灣正是回收大國,由於已在台生活一段時間,賈斯丁決定帶著弟弟安德魯走訪台灣各家廠商,卻因對方認為「垃圾很髒」而屢屢拒絕兄弟倆,直到在彰化找到一間願意合作的廠商,創業之路才邁出第一大步。

開發期跌跌撞撞 一年半找出配方走出新路

製作研發初期的過程並不順利,賈斯丁和安德魯剛開始製作出來的拖鞋太軟,不適合行走於山坡高地,接下來製作出來的拖鞋卻又太硬,穿著不舒適。

 

歷經一年半的軟硬測試,兄弟倆終於找到在舒適性與耐用度之間找到平衡的配方,安德魯穿著最終的夾腳拖樣品到台灣的山上進行測試,一路走到山頂接著下山,這新配方的夾腳拖既沒損毀,也沒讓他的腳不舒服,第一雙好穿耐用的環保拖鞋 — — Subs 就此誕生。

世界各國的海洋垃圾 打造MIT環保拖鞋

安德魯說:「很難得知這些塑膠垃圾(Subs原料)從哪裡來,因為台灣接收從世界各國來的塑膠進行回收處理,我們自己也會去淨灘,再把垃圾交給台灣回收系統。」賈斯丁和安德魯運用台灣環保處理廠處理過的回收塑料打造一雙雙 Subs 拖鞋,賈斯丁解釋著,每雙 Subs 夾腳拖都是由 500 公克的廢棄塑料做成,全程 MIT 台灣製,連包裝紙盒和吊牌都用回收紙製成,絕不採用塑膠製品。

廢棄塑料百百種,究竟哪些可以運用在製作拖鞋上?賈斯丁說:「我們夾腳拖用的是回收塑膠瓶的材質,也就是一般 PVC,經過處理後變成環保 PCU。PVC 毒性高,要是不處理直接丟入掩埋場,會對土地造成很大的傷害。」環保 PCU 較無毒且易於重新分解,賈斯丁和安德魯接受消費者將穿壞穿舊的 Subs 拖鞋寄回公司,將其再次回收,重製成一雙新的拖鞋。

以海洋為名的設計 Subs命名由來

拖鞋側邊印有淺水艇或是藍鯨等海洋生物,深藍色拖鞋柄的款式則由海中失落古城亞特蘭提斯命名,拖鞋體則有水波壓紋,談起拖鞋品項名稱與設計理念,賈斯丁表示當初創業時就設定所有設計都是與海洋相關的,畢竟原料是在海灘撿起來的,故以海洋之名設計產品。

至於Subs命名由來,賈斯丁解釋著,當初在紐西蘭經營拖鞋公司時就想創立一個子品牌(sub brand),殊不知提案一直被合夥人拒絕,最後對方竟然偷走了賈斯丁的創意,另起爐灶。Subs 除了意味著賈斯丁年輕時的創業夢,也呼應著現在的品牌理念,賈斯丁説:「sub 有在下面的意思,就是隱含拖鞋穿在腳下,substitute(替代)也意味著subs環保塑膠替代了初始的海洋廢棄塑膠。」

身體力行去淨灘 盼更多人重視海洋污染

賈斯丁和安德魯時常主辦淨灘活動,身體力行將海邊垃圾「淨化」成環保商品。五月底時更首次協辦 TAO(taiwan adventure outings)全國淨灘日,其中台中場大安海灘就吸引了 100 多位志願者,清出高達 2700 百公斤的海洋廢棄垃圾,安德魯更笑著表示:「我們簡直太厲害了!」

談到台灣過度使用塑膠的問題,賈斯丁揚起聲音說:「台灣實在用太多塑膠了,之前買河粉的時候發現,碗上的蓋子是塑膠,裏頭又用一個塑膠袋裝河粉,裝醬料、筷子的都是塑膠…」安德魯接著表示,台灣人多外食,塑膠也就用得多,紐西蘭人大多在家裡吃,這問題也就沒那麼誇張。

參與 TAO 全國淨灘日砂崙場,來自克羅埃西亞年僅 10 歲的志願者萊妲(Leda)和 12 歲的哥哥巴爾托(Barto)一邊清著垃圾,一邊笑著說這已經不是自己第一次淨灘了,賈斯丁和安德魯主辦淨灘活動,就是希望讓更多人能注意到污染議題,用一己之力還給世界乾淨美麗的沙灘。

愛海洋做公益 紐西蘭兄弟不變的初衷

Subs 即將邁入成立第 3 年,之前更與紐西蘭兒童慈善機構 KidsCan 合作,推出了限量款拖鞋,捐出售價的一半金額。賈斯丁說:「有時候在辦公室整天都沒有來訂單,我都在想怎麼辦才好,但有時候電話接不停,很忙但是我很喜歡。」儘管知名度不高,收入也不穩定,兄弟倆表示,將盈餘捐出並不會虧錢,當直營的好處就是省去中盤商的抽成,將這抽成捐出,就能讓 KidsCan 所幫助的貧困孩童度過難關。

如今賣出拖鞋所消耗的和淨灘活動所清除的塑膠,已高達近 17 萬公斤。對於未來目標,賈斯丁認為計劃趕不上變化,首先必需挺過創業前 5 年的艱困期,再來是擴展產品線,但不變的初衷以及終極目標仍是希望更多人重視海洋環境議題,藉由 Subs 回收塑膠製拖鞋,開創環保新路。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海洋垃圾的重生 Subs 拖鞋走出環保新路

延伸閱讀
>> 迎向零塑消費時代:從小超市到零售商齊心減塑,共創市場與環境雙贏
>> 從搖籃到搖籃,重新定義塑膠的生命週期!美科學家研發可完全回收的塑膠
>> 給「想對環境更溫柔,又離不開衛生棉條」的妳:這款棉條導管可重複使用,減少數億廢棄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