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公私夥伴關係」破除補助思維——解密政府、企業與社會創新組織合作的三贏之道

社企流/文:陳星穎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以下簡稱「PPP」),意指「公私夥伴關係」。自從 2015 年聯合國公佈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pment Goals,SDGs),許多國家意識到要創造永續的社會影響力,政府、民間企業與社會創新組織的合作缺一不可。

三方夥伴關係如何幫助社會共創永續發展的模式?2020 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邀請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副處長胡貝蒂、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蘇小真以及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分享他們心中對於的 PPP 的理想樣貌。

擔綱主持的立法委員范雲提及,「傳統公部門與私部門的合作經常是以補助的方式進行,然而補助其實是一個不對等的關係,所以 PPP 希望能夠透過公、私較為平等協力的合作,創造政府、企業、使用者的三贏,達到公共政策的目標。」

社會創新組織、政府、企業三方合作,打造全台首座 NPO 聚落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以去年啟用的 NPO 聚落作為 PPP 典範案例。NPO 聚落原址為北一女教師宿舍,20 多年來因為教師陸續搬離,逐漸成為都市的死角。直到過去 5 年民間團體的倡議,台北市政府才釋出這個閒置空間,由 Impact Hub 將其改造成非營利組織可以進駐的辦公環境。

「政府會主動來找我們是因為他知道 Impact Hub 過去一直有在經營空間跟孵化器,」陳昱築解釋合作牽成的原因,「其實那時候我們公司才 3 年多,還在創業的死亡低谷徘徊,我就很擔心這件事能不能成功。」鉅額的空間硬體建置費,並不是一般新創團隊能夠負擔起的,所幸在友人牽線之下,Impact Hub 陸續得到義美集團、大金空調、悠遊卡公司等企業的支持,讓 NPO 聚落的理想藍圖得以實現。

在 NPO 聚落成型的過程中,陳昱築表示,這次的良好合作經驗是基於政府與社會創新組織彼此的信任,「我們有共同的目標,在解決問題之前,互相信任。」他認為過去政府容易把社會創新團隊視為廠商,除了有比較多的要求之外,甚至可能壓縮廠商合理的利潤空間,「畢竟我們是社會企業,該享有的利潤還是要兼顧的。」

陳昱築表示,當政府與社會創新團隊彼此都願意調整自己的定位,雙方才會是平等的夥伴關係,共同合作的目標也能更順利地實現。

家樂福設立影響力概念店,與 NPO 聯手食物轉型

作為企業端代表的蘇小真,開場即介紹自己的多重身份,「我除了是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之外,也是家樂福的 CSR 跟媒體公關總監,所以我本身就處在一方面是非營利組織,一方面在企業當中。」擁有雙邊經驗的她,認為非營利組織跟企業之間要成功對話的關鍵,在於對彼此的同理。

過去 2 年,家樂福大力推動食物轉型計畫,然而,要推動食物產業的轉型,背後其實牽涉到許多利害關係人。蘇小真表示,「很多企業都非常害怕跟非營利組織合作,因為覺得他們會用非常激進的方式溝通。很多人對不同的組織都會有一些偏見,可是事實上不是組織的問題,是人的問題。」她認為,雙方必須要坐下來對話,了解彼此可用的資源,才能推動合作的發生。

為了讓彼此互相理解,家樂福在 2019 年設立了第一家「影響力概念店」,希望打開關於社會創新的對話空間。

蘇小真說明,「它不是一般的家樂福,我們把這家店設定成未來商店的形式。未來商業放在架上的商品都應該是已經幫助消費者做好選擇,消費者買的任何商品其實都會對社會環境產生正面影響力。」

蘇小真期望影響力概念店可以作為起點,促成政府與民間組織更多的永續發展計畫,也讓民眾看見未來台灣商店的價值,「每一個人其實都可以透過選擇發揮影響力,為了地球,為了社區,為了我們愛的人。不要輕忽每一個人選擇的能力,從一顆蛋、一瓶豆漿選起,你都可以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延伸閱讀:「從價格導向變成價值導向」踏進家樂福影響力概念店,看見商品背後的永續價值、用新台幣做出改變

公部門串連企業與社創組織能量,攜手解決社會問題

接在兩位民間代表的分享之後,公部門代表胡貝蒂表示,聯合國 SDGs 是台灣施政上很重要的目標,然而這 17 個目標只由公部門來推動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必須借助社會創新組織、私部門企業,甚至是消費大眾的力量,才能讓這些目標在 2030 年達成。

過去幾年,在唐鳳政委的帶領之下,政府部門在跨域合作的努力主要有三:

  1. 創建 Buying Power 平台,讓社會創新組織上架具有社會影響力的產品,並且由政府獎勵企業做有意義、有責任的消費與採購。
  2. 舉辦總統盃黑客松,集結各路「黑客(hacker)」實現公民票選出的願望,透過數位應用加速公共服務優化。
  3. 解決新創團隊應付採購程序的痛點,透過「政府採購共同供應契約」,讓創新的服務或產品能夠進到政府部門裡。

胡貝蒂特別介紹獲得 Buying Power 特別獎的案例——「众社企」。過去一直陪伴身障朋友出遊的众社企,因為非常貼近身障者的需求,受農委會與交通部邀請,規劃農村聚落以及國家風景區的無障礙環境。與身障者共同討論、設計後,众社企不負期望,為政府規劃出亞太首屈一指的身障友善旅遊景點。

胡貝蒂表示,社會企業的痛點往往在於找不到合適的通路,而企業則苦於尋找社會創新的案例,政府作為平台,可以串連公私部門的能量,透過揭露資訊的方式促成更多的交流,進而媒合良好的合作機會。

目前在國會服務的范雲總結,「我們需要也樂見更多的 PPP。行政院去年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投資計畫共有 95 件,民間投資的總額已經到 1745 億,事實上並不低,但是我們期待更多。」期待透過法規的改善,降低良心企業與政府合作的負擔,好讓彼此能共同解決更多社會問題。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實現永續發展目標不分國家與世代——專家籲:促進國際社群合作是關鍵
>> 專訪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副處長胡貝蒂:從整備國內環境到串連國際資源,願作社會創新組織成長的沃土
>> 林以涵 X 唐鳳對談:後疫情時代的回顧與展望——社會創新如何從「公民先行」走向「跨國團結」?

為咖啡愛好者量身打造的隨身杯!澳洲「KeepCup」的貼心設計,讓咖啡師也愛用

2020.10.27
合作轉載

近年環保意識抬頭,很多人都開始帶著隨身杯出門。但由於隨身杯大小不一,很多時候去買飲料;特別是咖啡時,店員會先用紙杯將飲料做好,然後再倒到隨身杯中。這樣不但沒有達到環保的目的,而且還增加店家的工作量。來自澳洲的 Abigail Forsyth 決定要用「咖啡專用隨身杯」來解決這個問題。

創新拿鐵/文:戴羽

從法律界轉戰咖啡廳,然後卻因為大量使用紙杯而產生警覺

打造「咖啡專用隨身杯」的 Abigail 其實在大學時期才開始接觸咖啡。Abigail Forsyth 出生於蘇格蘭的格拉斯哥 (Glasgow),但他在澳洲墨爾本長大。從小他家人就是「喝茶派」的,除了爺爺。

Abigail 曾經說服爺爺讓他嘗試放涼了的咖啡,但喝了一口後,他就因為太苦而不再有興趣了。一直到了 Abigail 進入墨爾本大學時,他才養成喝咖啡的習慣,因為那是「長大」、「帥」的表現。由於在大學附近的都是義式咖啡廳,所以 Abigail 接觸都是這類咖啡。

1994 年從法律系畢業後,Abigail 開始向著成為律師的路邁進,於是就在一家律師事務所上班。有一天,他和在英國工作的弟弟 Jamie Forsyth 聊到倫敦的生活。Jamie 提到在倫敦有一些「快速慢食」餐廳,將快速的服務和在地的食材搭配,讓上班族也能享受健康的食物。Abigail 和 Jamie 都覺得這類型的餐廳在澳洲有市場,於是 1998 年,他們一起開了一家名為 BlueBag 的咖啡廳。

這家販賣三明治、沙拉、果汁與咖啡的小店生意很不錯,但不久之後,Abigail 開始發現自己對咖啡廳中使用的大量免洗餐具,特別是外帶咖啡所用的紙杯,變得非常在意。

90% 的紙杯最後沒被回收,讓他決定打造「咖啡專用隨身杯」

於是,Abigail 研究了一下紙杯,發現它原來並非單純的紙類,而是複合式材質。為了要防水,紙杯的內部都會有一層由薄蠟或塑膠提煉的防水薄膜。而這層薄膜讓紙杯在回收處理上常常面對很多的困難。Abigail 發現,超過 90% 的紙杯最後都沒有被回收,而是當成一般垃圾被掩埋或燒掉。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Abigail 想要找一些隨身杯放在店裡賣,以鼓勵顧客們改掉用紙杯的習慣。但他發現市面上根本沒有合適的商品。當時,在澳洲較常見的是美國的「 膳魔師」,但這些「保溫瓶」比較適合美國人喝美式咖啡那種沖一壺,然後喝一天的方式。澳洲人比較習慣用「杯子」喝咖啡,而且一次喝的量也沒有那麼多。有喝過澳洲小拿鐵 Flat White 的人就知道它是多麼的「小」。

另外,「保溫瓶」對咖啡師來說也非常不方便,因為它的瓶身太高,在做飲料時都需要一直拿著,不能直接放到咖啡機的沖煮把手下。於是,Abigail 就開始思考是否能夠打造出一款適合澳洲咖啡愛好者的隨身杯。

不自嗨,透過各種測試驗證自己想法的可行性

由於 Abigail 和 Jamie 都沒有製造業的經驗,所以他們決定要先試試市場的反應再決定下一步。於是,他們在 2007 年底引進了一批「湯杯碗」在店裡售賣。Abigail 告訴顧客們下次來店裡點咖啡時,只要記得攜帶這些「碗」就能夠得到 50 分澳幣的折扣。由於紙杯的成本是 70 分澳幣,因此提供 50 分澳幣的折扣可以說是締造了「雙贏」。

在經過短期的實驗後,Abigail 發現大概有 15% 的客戶願意改用這些「碗」。這讓他們更有信心「隨身杯」是可行的。但當 Abigail 開始和製造商接洽時,他得到的答案都是:「這只是一個塑膠杯,不會有人願意買的!」。這些負面的回饋,讓 Abigail 由開始動搖,直到一天他在為他的小孩喝奶時忽然想起:「我不會用紙杯裝牛奶給小孩,那又怎麼可以用紙杯來裝咖啡?」。於是,Abigail 鼓起勇氣繼續尋找願意配合的廠商。

後來,Abigail 總算找到一家願意幫忙生產的廠商,但是工廠的老闆告訴 Abigail,他生產過很多非常棒的產品,但很少能夠大賣,因為消費者不認同設計者的想法。因此,他建議 Abigail 在開模(製造生產產品的模具)前先嘗試去預售這個隨身杯,以確保這個想法是消費者可以認同的。

Abigail 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建議,因此透過他開咖啡廳所建立起的餐飲業人脈,聯絡不同的餐廳,看看他們是否願意購買或販售 Abigail 設計的隨身杯。Abigail 後來拜訪了 150 家餐廳,途中不停的修正自己介紹產品的方法。最後,在正式開模前,他已經預售了一萬個後來被命名為 KeepCup 的隨身杯。

先讓咖啡師愛用,才能確保消費者不會在使用時覺得尷尬

KeepCup 能夠在短時間內得到那麼多餐廳的認同,最大的原因其實是它在設計上不但考量到了消費者,同時也顧及到了餐廳業者,特別是咖啡師的需求。

由於 Abigail 有經營咖啡廳的經驗,所以他很清楚餐飲業的利潤非常薄。因此,在設計 KeepCup 時,Abigail 完全參考一般紙杯以確保它不會加重咖啡師的工作量。

首先,KeepCup 的高度完全適合放在咖啡機的沖煮把手下,沖泡咖啡時可以直接在杯子完成,不用換杯。另外,KeepCup 的杯蓋採用硬式的設計,讓咖啡師可以放心的用力將蓋子蓋在杯子上。而這個杯蓋要夠緊,確保咖啡不會漏出但同時也要容易開啟,讓咖啡師和消費者不用費太多的力氣。

為了讓咖啡師能夠更輕鬆及精準的準備咖啡,Abigail 還在 KeepCup 內加上了量測線。因此,就算是消費者購買了 12 盎司的中型 KeepCup 隨身杯但想要買一杯 8 盎司的小杯咖啡,咖啡師也能夠用量測線沖泡出對的份量。

Abigail 深信讓咖啡師喜歡使用 KeepCup,消費者才不會不好意思請咖啡師用 KeepCup 來做咖啡。這才能夠鼓勵更多的人願意從紙杯改成用他們的產品。

為了要進一步的減少垃圾,Abigail 也為 KeepCup 設計了隔熱杯環,讓消費者更好拿之餘,也避免他們在購買熱飲時需要另外向店家要紙杯套。

盡力減少地球付出的「成本」,打造出更「綠」的隨身杯

KeepCup 在澳洲大賣後,很快的就將生意擴充到紐西蘭,然後到英國。為了確保生產的產品不會留下太多的「碳足跡」,Abigail 堅持要在澳洲完成所有的生產。當英國的銷售量達到一定的地步時,Abigail 也開始在英國設廠,減少貨運造成的碳排放。

當 KeepCup 的產品線開始從最初的塑膠材質擴充到玻璃和不鏽鋼時,Abigail 發現澳洲或英國都無法生產這些商品。於是,他將策略改變為找一個可以完全生產該種商品的城市。

例如,Abigail 在中國大陸的一個城市找到可以完全生產不鏽鋼KeepCup 所需要的原料。於是,他就派遣團隊到那裡設立生產線。他們不但和工廠討論該如何有效的生產商品,而且還討論如何降低生產中浪費的物料。

Abigail 表示,很多工廠都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要管那麼多。而更常見的是工廠會告訴他們這樣做不但不會 「更節省成本」,反而會花更多錢。但 Abigail 用了很多時間去說服工廠,他們注重的不只是當下付出的「成本」,地球付出的「成本」更是他們在意的。

KeepCup 對環保的重視,讓它們做到一個不鏽鋼隨手杯的碳足跡,等於 8 個紙杯。所以只要用它們的不鏽鋼隨手杯喝超過 8 杯飲料,在環保上就已經算賺到了!

KeepCup 不但在生產時盡量避免浪費,在消費者購買了它們的產品後也繼續鼓吹「環保」。它們產品的任何配件,包括杯蓋、杯環、杯身、活動扣都可以分開購買。所以任何配件壞了,只要買回該配件就可以繼續使用了。

2019 年,KeepCup 也重新設計了產品包裝。這不僅加強了品牌的視覺形象,還將因郵寄導致的產品破損減少了 91%,而包裝的材料消耗也下降了39%。

KeepCup 的銷售量這幾年來節節上升,而它們的客戶除了餐廳和消費者,也擴充到企業客戶,其中包括澳洲航空與英國央銀。公司的年收入目前也超過 500 萬美元,這讓 KeepCup 不需要找人投資也能夠穩健的成長。

今年初開始的疫情,當然也對 KeepCup 造成一定的影響。很多咖啡廳(例如:星巴克)為了避免疫情傳播,開始建議消費者使用紙杯(因為患者的隨身杯上可能會帶有病毒並導致傳染)。但 Abigail 認為這是不必要的,因為紙杯導致的「資源浪費」問題,不見得比疫情少。因此,KeepCup 還特別在官網中架設了專區,教導消費者如何安全的使用隨身杯,在疫情期間也能享受一杯更「綠」的咖啡。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咖啡師和消費者都愛的隨身杯,讓咖啡變得更「綠」!這位女創業家靠著「咖啡專用隨身杯」,建立年收入 500 萬美元的公司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專門裝雞蛋的環保容器!美國有機農場推環保盛裝盒,鼓勵消費者重複利用降低浪費
>> 解決自備環保杯的痛點!英設計師打造「容器循環模式」,外帶咖啡也能做到垃圾減量
>> 大學生組隊赴海外取經:致力優化減塑方案,開啟下一代改變台灣的契機

專為力世代設計、史上最盛大的「2020 社會創新嘉年華」,開放免費報名中!
社企流今年度最後一場盛大活動「社會創新嘉年華」,10/31、11/1 在華山文創園區,有論壇、工作坊、社會創新市集等豐富內容。即刻免費報名,還送 100 元市集 coupon 券,渴望在工作中發揮影響力的你,絕對別錯過!
>>>手刀搶票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