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實現永續發展目標不分國家與世代——專家籲:促進國際社群合作是關鍵

社企流/文:陳星穎

若要在 2030 年之前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pment Goals,簡稱 SDGs),除了需要有國與國之間的「全球行動」、國家內部的「地方行動」,更需要有人類集體的「全民行動」。

在 2020 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上,來自 4 個不同國家的永續發展工作者——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秘書長項恬毅、印尼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社會政策顧問 Angga Dwi Martha、國際合作機構創新協作部門負責人 Christian Gmelin、以及亞洲開發銀行非政府組織及公民社會中心負責人 Christopher Morris,以「跨國合作-國際社群的影響力」為題,分別就自身的經驗,分享他們對於國際社群合作的見解。

整合需求與資源,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為台灣落實國民外交

項恬毅服務於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國合會」),他認為國際合作對於台灣這個島國的意義重大,「我們一直想要為不同國家的利害關係人創造永續的福祉。」早在 1959 年,國合會就曾派技術團前往越南、非洲等地提升當地的農業發展。1989 年,國合會也組成更多多元的技術團,前往有需要的國家進行經濟方面的國際交流與合作。

「我們的工作其實都因地制宜,而且涵蓋不同的發展領域,」項恬毅介紹。農業、環境、公共衛生、教育或者資通訊,都是國合會關注的面向,而其中又能聚焦成 4 個發展目標:糧食安全、氣候變遷、偏鄉發展跟醫療健康。透過教育訓練、借貸投資、人道救援與技術合作,國合會針對當地的需求給予相對應的支持。

然而,世界上有許多國家仍然飽受饑荒、疾病與天災所苦,光靠現有的體制沒有辦法達到理想的標準。於是國合會擴大合作的範圍,期望有更多民眾可以參與國際交流的工作。

以今年的疫情為例,國合會在台灣發起群眾募資,在一個月內募集一萬美金資助飽受疫情衝擊的開發中國家,項恬毅表示,「我們幫助這些外國夥伴,也是在幫助國內人民增進對國際局勢的理解。」

透過 4P(people、private、public、partnerships)的整合,假以時日,將有更多台灣民眾能參與國際合作計畫,強化與外國夥伴的羈絆。

印尼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顧問:「不要低估年輕人的影響力」

在印尼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服務的 Angga Dwi Martha ,長期聚焦在青年影響力的發展。「我在印尼的家鄉很靠近山,」他從自己的生長地介紹起,「這裡有很多人務農,而他們每天都在面對貧窮。」因為沒有錢,貧窮的孩子不被鼓勵上學,自小就要承擔養家糊口的壓力。「對他們來說,有錢人才會一直念書。」他解釋。

然而鮮少人知道,光是印尼的年輕人口就有 6419 萬,幾乎與英國人口的 6665 萬一樣多,Angga Dwi Martha 進一步指出,「新加坡光靠 500 萬的人口就可以把經濟往前推,那印尼呢?如果印尼年輕人的力量被集結起來,能產生的影響力將多麽可觀!」

Angga Dwi Martha 認為,實踐聯合國 SDGs,除了跨國協力,也需要跨世代的合作,然而年輕人參與公共事務經常遭遇兩大挑戰:

  1. 年輕人給其他族群的形象都是只在乎自己。在推動永續發展時,人們總是認為只有年輕人會受益。
  2. 許多握有權力的長輩經常倚老賣老,很多人認為要跟政府溝通或跟聯合國合作必須要有足夠的資歷。

面對上述困境,Angga Dwi Martha 認為大眾需要培養足夠的包容性。對於年輕人,他建議他們把握機會精進自己,包括訓練語言能力、打造社群人脈、建立社會連結等等。至於長輩,他鼓勵他們多注意周遭的年輕人,認真評估他們的潛能,並且給他發揮的空間與機會。

簡化採購流程,國際合作機構持續推動永續發展的跨界合作

遠在德國科隆視訊參與高峰會的 Christian Gmelin,目前在德國國際合作機構(Gesellschaft für Internationale Zusammenarbeit,以下簡稱 GIZ)負責帶領創新協作部門。GIZ 創建於 1975 年,是代表德國政府推動國際合作的企業,目前組織內共有兩萬兩千名員工。

Gmelin 介紹,「我們是一個非常大的組織,我們的員工遍佈各處,而且我們在公私部門的各個領域裡面也都很活躍。」

GIZ 的合作對象從最高層的政府部門到最草根的新創團隊都有,在國外如印尼等國家,他們也與 Impact Hub 的國際網絡合作,由他們串連當地既有的資源,讓 GIZ 得以尋找新的合作網絡。

比較大企業與新創組織的特性,Gmelin 提及,「我們在發展 SDGs 的過程非常複雜,通常需要經過非常繁瑣的程序,過程中還要聯繫非常多的機構;相對地,像 Impact Hub 這樣的單位,他們組織規模精巧、團隊運作敏捷而且靈活,做起事來很有彈性。」

當要串連起這些不同領域的社群,Gmelin認為「信任」是合作的關鍵,「民間組織要信任政府有意願與能力來配合他們,政府也要知道企業做事的方法及風格。」然而即使有合作意願,對於新創團隊而言,政府部門的採購程序實在過於繁瑣,於是 GIZ 居中協調,讓新創團隊可以只用半張紙的空間來說明他們的計畫,如果方案可行,政府就會進行採購。Gmelin  期待這樣的計畫能持續規模化,在合乎法律規範的前提讓溝通更順暢,如此一來才有可能實現更多創新的想法。

亞洲開發銀行啟動創投計畫,解決亞太地區貧困問題

座談最後,由亞洲開發銀行(以下簡稱「亞銀」)的 Christopher Morris 分享對於亞洲發展的想像。

Morris 指出,在今年疫情的衝擊之下,亞銀在 4 月已經投入 200 億美元來幫忙抗疫,同時也支持地方政府進行抗疫行動,「目前我們與 19 個國家政府合作,提供他們醫療資源、醫療基礎建設、安全網絡,並且提供金融服務,幫助失業的人口跟特別弱勢的貧窮人口。」他認為,亞銀之所以可以這麼快做出回應與公司的發展息息相關。

1996 年成立的亞銀,成立初期就與 40 國政府合作,此外他們也與 GIZ 這樣的民間組織合作。「我們所有的計畫除了追求投資報酬率以外,還必須帶來社會影響力,」Christopher 強調,「亞銀的目標是要解決亞太地區的貧困問題,這個目標也跟聯合國的 SDGs 一致。」

今年,亞銀啟動了新的創投計畫,支持新創企業或社會企業的營運以達到 SDGs。Morris  身為 NGO 和公民社會中心的負責人,主要的工作就是幫助公民組織串連公司部門,讓這些組織有在地的人脈能為弱勢族群發聲。

他期望亞銀能促進亞太地區的交流與合作,讓全球社會更接近永續發展的目標,「亞太地區是全球最年輕的地區,如果能夠動員這個人口,影響力真的非常大。」

相對於歐美國家的年輕人,亞洲青年被認為比較不會參與 SDGs 的落實。對此,Angga Dwi Martha 最後補充,倡議者應該想辦法將 SDGs 跟日常生活連結,「我在印尼提到永續發展目標的時候,很多人都不知道,可是當中有人做的是森林保護的工作,其實這就是在實踐 SDGs 了。」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不拋下任何人!亞洲各地青年推動平等社會,共塑亞太地區下一個十年
>> 解決社會問題,需要一座城市的力量!他們讓各部門發揮所長,放大社會影響力
>>「面對挑戰要想著贏,而非不能輸」愛迪達副財務長 Brad Casselman 提出疫情衝擊之下的企業因應之道

「面對挑戰要想著贏,而非不能輸」愛迪達副財務長 Brad Casselman 提出疫情衝擊之下的企業因應之道

2020.10.21

社企流/文:陳星穎

在 2020 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之下,全球的社會與經濟發展皆受到莫大的衝擊,但劇烈的環境變遷,也讓人們開始關注社會創新的方法。面對急劇變化的時代,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邀請歐洲愛迪達總部副財務長 Brad Casselman ,以一位企業經理人的角度分享,企業如何回應突如其來的世界衝擊。

​Casselman 指出,從今年歐洲的疫情發展、2019 年阿根廷總統選舉的「黑天鵝效應」、印度長期的貪污問題等各地的危機,他個人深刻體悟到危機的發生是難以避免的。然而正因為擁有這些經驗,讓他體悟在挑戰來臨前,人們必須隨時做好準備。

提醒一:正向的團隊文化是企業永續的根基

他首先提到了「文化」的重要性。Casselman解釋他對於文化的理解,「對我來說,文化是可以被觀察的。所謂『文化』就是在沒有人監控的情況下,你所觀察到的團隊行為。」在最自然的狀態,團隊會基於本身的價值取向展現他們的行為。他以愛迪達為例,「我們擁抱的價值包含:自信、合作,以及創造力。」

Casselman  眼中的「自信」,就是勇於承擔任務,精進自己的專業能力以達成目標,並且對最終的結果負起責任。此外,有自信的人也會不斷尋求他人的回饋,砥礪自己持續進步。

談起「合作」,Casselman 認為與其專注於自身的利益,人們應該重視更宏遠的目標,從各個利害關係人的角度思考,並且打造持續性的關係。

他透露,「合作是我今天會出現在這裡很重要的原因。」2019 年在 Impact Hub 的牽線之下,愛迪達有機會與社會創新團隊進行技術交流,這是大企業如愛迪達一直希望可以做的事,內部的員工也一直希望可以改變產業的環境。

因為去年雙方的合作,才讓 Casselman 有機會參加今年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的演講,並且進一步認識社會企業的環境,甚至跟社會創新團隊產生連結。

至於「創造力」, Casselman 認為相對於應對眼前所見的問題,人們可以試著跳脫框架,提出更系統性的解方,並且將想法付諸行動。

面對全球當下嚴峻的挑戰, Casselman 認為上述 3 者價值的展現必須兼顧:自信地擁抱成長型思維、「傾聽」合作對象而不只是「聽」、不設限地面對環境變化⋯⋯這些都是值得謹記在心的精神。

他強調,「文化是所有企業永續的根基。」他鼓勵社會創新的實踐者找到屬於自己的核心價值。

提醒二:用最少的能量促使效益極大化

 Casselman 接續提出了另一個關鍵字——能量。

他補充說明,「我們都活在一個時間和資源有限的世界。或許許多人同意時間有限,然而我們最稀缺的資源其實是自己的能量,而不是時間。」

在個人能量有限,資源也有限的情況下, Casselman 建議管理者思考:「什麼樣的事情會讓自己得到能量?什麼樣的事情對自己又極為耗能呢?」他認為企業永續發展的重點在於訂出目標的優先順序,「我們要想的是,怎麼用最少的能量促使效益極大化。」當企業管理者能夠掌握能量與資源之間的競合關係,他將會更清楚發展的方向,並且持續為社會帶來正向影響力。

提醒三:與其採取守勢,不如積極進攻

在 2020 年嚴峻的環境下, Casselman 認為,人們的目光應放得比當前的危機更遠,並且將預見的可能問題轉化成實體的行動。儘管 Casselman 不覺得自己是黑天鵝事件的分析專家,但在他眼中,現在的世界局勢就像黑天鵝事件一般。

「黑天鵝最重要的特徵就是沒有人有辦法預期,也不知道現在自己做的事情會有怎樣的結果或反應,但是理解到『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預期』,正是面對黑天鵝問題的第一步。」

很多企業在數位時代會提倡數據分析對於決策判斷的助益,但 Casselman 提醒人們不要一味地迷信數據,「我們要能夠分辨每件事情是『因果關係』或者『相對關係』。」他以自家品牌為例,有數據顯示愛迪達用戶對於品牌的觀感與氣候變遷的程度呈現一定的相關性,「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Casselman 莞爾一笑。

很多時候,數據並不能呈現完整的洞察,數據分析的特色在於參考過往的經驗「避免失敗」,因此通常會保守地建議人們採取守備狀態。「GDP 等金融統計數字不應該成為商業判斷的唯一參考指標。」 Casselman 指出。受疫情影響,的確有許多國家的國民所得大幅下滑,消費者的行為也與過往大為不同,但是企業或組織能不能脫離目前的困境,端看管理者有沒有辦法做出正確的決定。

「下一回合,我們要想的是怎麼贏,而不是別輸。」 Casselman  表示,著眼 2021 年,人們應該密切注意經濟能不能回穩、景氣能不能回溫等動態,「有些人在戰場上只希望不要輸,所以繼續採取防備守勢,如此一來他們進攻的機會將會越來越少,最終只能看著那些積極進攻的人搶得先機。」

或許人們無法預測世界局勢的變化,但是保持積極的態度,不輕言鬆懈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從自身做起的, Casselman 總結,「堅持自己的價值、投資自己的能量、保持自信,那麼危機就可能變成轉機。」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將永續概念融入品牌,更能帶動公司成長」看中華電信、金百利克拉克等大企業如何兼顧商業與社會影響力
>> 社會創新能夠提供社會什麼?國際組織「SIX」以交響樂為靈感,與各國參與者合奏「讓世界更好」的新樂章
>> 解決社會問題,需要一座城市的力量!他們讓各部門發揮所長,放大社會影響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