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價格導向變成價值導向」踏進家樂福影響力概念店,看見商品背後的永續價值、用新台幣做出改變

2020.10.16
瀏覽次數:

社企流/文:陳星穎

車水馬龍的台北重慶南路旁,座落著一間以「影響力」為號召的小商店。這是家樂福在台灣進行的一場社會實驗,在大約 30 坪的空間裡,來自法國的量販店龍頭,希望可以聚集關注永續發展的民眾,促成解決社會問題的對話。

家樂福影響力概念店:台灣永續行動的縮影

因為法商背景,家樂福在永續經營有歐洲的先驅能夠參照。2019 年開幕的影響力概念店,也是因應氣候變遷、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 SDGs)等議題的具體行動。

影響概念店所賣的商品品項不若量販店一般多,但是每一項商品背後,都乘載著能啟發思考的故事。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蘇小真以來自荷蘭的「東尼的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為例,為了凸顯巧克力生產過程壓榨童工的不平等問題,這款巧克力刻意以不規則的形狀切塊,其創辦人也自己建立了一套符合公平貿易規定的生產流程,確保不會有不公義的剝削問題發生。(延伸閱讀:一片巧克力帶起零奴隸革命!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呼籲:即使我們是滄海一粟,仍可為世界帶來巨大的影響力

這只是概念店裡其中一則故事,動物福利、塑膠減量、有機農業都是這家店關注的議題。「我不是要開一個純有機、純減塑的商店,我們希望用影響力號召很多不是同溫層的人走進來。」蘇小真解釋,透過多元議題的涉獵,希望可以吸引關注特定議題的民眾上門,進而分享不同領域的故事給客人,「如果這個場域可以讓更多人了解他有哪些不同的選擇,我們覺得可以促成更多人一起參與不同的議題。」

蘇小真認為,數位時代的好處不僅僅在於線上購物更方便,而是網路科技讓資訊變得更透明。「我覺得消費者有知的權利,他在不知道的前提下做的選擇,可能有些結果他自己都很意外。」她進一步說明,「如果消費者喜歡吃巧克力,卻不知道巧克力是來自剝削童工生產,那他購買越多的巧克力,是不是也助長了這個商業行為?」

一個商業的產生會衍生出許多後續行為,而商業的行為也可以產生很多改變。過去,許多人或許只能從網路上看到一則則公益商品的案例,但是當家樂福將其引入台灣,消費者有機會實際購買產品,若銷售成果良好,甚至可以帶動同業的生產鏈做出改變。

「消費者是可以用新台幣去改變這件事情的,所以不要輕忽這件事情。」蘇小真提醒。

小蝦米與大鯨魚互助,落實食物轉型

在推動社會公義的進程上,蘇小真認為除了致力於社會公義的新創團隊須投入心力,商業力量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兩年前,家樂福集團因應氣候變遷等環境問題,效法歐洲開始推動食物轉型計畫,從農產品的最上游把關,在生產過程落實食品安全、生態保護、友善土地等理念。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非籠飼雞蛋的推廣。

所謂「非籠飼」,指的是蛋雞的生活環境不需被規模只有 A4 大小的格子籠限制,在生長過程可以擁有足夠的空間自由活動。自 2018 年起,家樂福開始在量販店設立非籠飼雞蛋專區,推廣兩年,全國分店的非籠飼雞蛋銷售佔比已經從一開始推動的 4% 成長至目前的 22%。

顯著的銷售成長,背後其實仰賴了家樂福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簡稱「動社」)共同的努力。雖然動社推廣非籠飼雞蛋已經超過 10 年的時間,然而直到兩年前家樂福的投入,這個議題在許多商業場合才得以被看見,溝通成效也因此顯著提升。相對地,動社在動保議題的專業建議以及經驗分享,也是家樂福得以落實此一商業模式的關鍵。

蘇小真以大鯨魚與小蝦米比喻雙方的合作,「大家都會覺得大鯨魚(大企業)很不好,小蝦米(小組織)好像很微弱,但是小蝦米有資金壓力,而大鯨魚力量很大,所以大鯨魚的力量放在哪裡是重點。」

食物轉型計畫除了因應氣候變遷之外,家樂福也希望可以促成另類的「以量制價」。「比方說有機葉菜原本很貴,當家樂褔輔導更多農民去種植有機菜,量大普及之後,價格就會更親民,」蘇小真舉例,「我們覺得食物要能夠推廣友善理念,它的價格必須要是可負擔的,而這是家樂福可以做到的事情。」

「企業社會責任是減法」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 CSR) 是減法,」目前同時擔任家樂福企業社會責任暨溝通總監的蘇小真提到,「我自己覺得在 CSR 的部分,『專注』這件事情還蠻重要的。」對她而言,CSR 不在於企業要多做多少業務,而是在很多關鍵時刻選擇「不做」哪些事情,「很多商品還是回到初衷,你要堅持什麼事情,很多東西你就必須要放棄,不能兩者兼顧。」

以非籠飼雞蛋為例,因為家樂福認為是值得推廣的理念,未來所有店面都會朝向專賣非籠飼雞蛋的方向發展,預計在 2025 年,家樂福品牌雞蛋將全面採用非籠飼養的雞蛋。

「消費者不需要很多種選擇,他只需要比較好的選擇,」蘇小真眼神帶著堅定,「當我們系統、供應量跟價格都可以穩定的時候,理想上我們的店應該只賣非籠飼雞蛋,所以顧客進來不用挑,你想要的蛋都是安全或者符合理念的。」

連鎖不複製,與在地夥伴共創分店特色

如今在推動食物轉型計畫、設立影響力概念店之後,家樂福仍不停地描繪未來的藍圖。

「我很希望未來家樂福的分店可以『連鎖不複製』,」蘇小真腦中的畫面十分清晰,「每一家家樂福在不同的分店都應該有它的生命,它就像是社區裡的大朋友,應該要很了解社區、知道鄰居是誰。」

她以家樂福屏東店為例,開幕的時候即引進在地的長安製麵,讓這間歷史超過一甲子的老店被更多人認識,未來也希望能與屏東當地藝術家合作,將文化藝術與生活結合。

即使出身法商,家樂福仍希望與在地連結,長出更多不一樣的性格。擷取歐洲經驗,連結在地夥伴,蘇小真期待家樂福可以在台灣各地實踐「共好」的精神,「我們希望在分店裡面可以有更多的彈性,跟社區創造更多不一樣的精神出來,這樣台灣的每一塊土地都會非常地有趣。」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十年來做社會企業的後盾!星展銀行提供企業資源,助社企突破困境、打破同溫層
>> 多做一點,世界更好一些!他們發起「通路革命」,讓你買得安心、對社會環境也有益
>> 會計師也能不加班!嘉威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從照顧員工做起,實踐企業、社會、環境共好

社會創新能夠提供社會什麼?國際組織「SIX」以交響樂為靈感,與各國參與者合奏「讓世界更好」的新樂章

2020.10.16

社企流/文:蘇郁晴

隨著社會與環境迅速變革,各地不平等的狀況也越來越嚴重,我們身處的社會要如何創新,才能回應社會的改變與需求,儼然成為這世代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2020 年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邀請到致力於社會創新發展的國際組織「Social Innovation Exchange」(簡稱 SIX),分享社會創新的現在進行式、以及疫情發生後各國的現況。本場演講由 SIX 的能力建構暨亞太區主席 Marco Shed 擔任主持人,SIX 的執行長 Louise Pulfoed 和首席營運官 So Jung Rim 擔任講者。

SIX 是提供社會創新知識與經驗交流的全球網絡,他們和許多城市、國家、與國際組織多有合作。「過去 10 年來,我們集結對社會企業有想法、有行動的人,希望可以得到不同的見解、並與更多人合作。」Marco Shed 說道。

近期,SIX 為每年的例行活動「WAYFINDER」訂定新的談話模式,希望能藉此思考如何更有效地推行社會創新。

從音樂找到靈感,展開不一樣的對話

WAYFINDER 計畫始於 2017 年,每年都會邀請全球最頂尖的思想家與行動家,一同探討社會創新下一個 10 年的挑戰、解方與目標。曾獲「全美最具影響力的前 50 大慈善事業」的「Tides Foundation」執行長 Kriss Deiglmeier 就是過去的講者之一。

2020 年,WAYFINDER 計畫雖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但也讓 SIX 有時間檢視過去碰到的問題。「我們總在討論類似的問題、討論希望未來是什麼樣子,但世界各地卻仍沒有顯著的改變。」Louise Pulfoed 分享。

2020 上半年的疫情帶走許多人的性命,頓時讓人與人、人民與政府間失去信任,要如何舉辦正面又積極的活動?「這必須回到我們的初衷——社會創新能夠提供社會什麼?」Louise Pulfoed 說。

為了找出問題的解答,SIX 決定展開更具創意的對話,他們從音樂中尋找靈感,設計出如交響樂的社會創新交流模式「A Devised Symphony in Four Parts」。

第一部分「調音」(Tuning):邀請世界各國的人參與會議,分享彼此目前所面臨的狀況。

第二部分「合奏」(Ensembling):整合每位參與者的見解、深化每個人的關係。

第三部分「演奏」(Playing):開辦餐會等非正式活動,讓參與者可以自由交流,找到與自己有共鳴的夥伴。

第四部分「發揮魔力」(Magic):重新聚焦想要達成的目標,以達成真正的全球化。

「我們希望能驅動實際的行動。」Louise Pulfoed 說。「在這個特別艱難的時刻,我們希望可以提供大家希望。」 

透過「調音」,看見世界的不同樣貌

前 3 個月,SIX 主要進行「調音會議」,藉此了解各國目前碰到的挑戰與現況。

So Jung Rim 分享,在墨西哥,許多年輕人將疫情作為克服暴力與經濟不平等恐懼的轉機,疫情也讓當地人民有時間齊聚、組成民間團體,一同正視老人與兒童孤立的問題;在西班牙,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處理難民與移民的議題等。

了解各國的需求後,SIX 提供這些組織與活動協助、或是傳達他們的關切。SIX 甚至開啟一個新計畫「關懷膠囊」,透過社群媒體對各國表達關心與協助,並不斷思考在疫情下還能做些什麼。

「我們希望可以縮放我們看世界的格局。格局放大,可以宏觀地看全球的議題;格局縮小,可以微觀地檢視具體作法為何。」So Jung Rim 說。

疫情過後,人們對彼此與政府頓失信任,要如何在社會創新中重新建立?Louise Pulfoed 認為,懂得傾聽、並同理他人非常重要,人會因為信任而被賦權,當你用他們的方式和語言溝通與行動,就能發揮很大的影響力。

演講當中,有觀眾提問,社會創新是否適合所有產業?Marco Shek 表示肯定,「大部分產業的討論幾乎都是以人為出發點,只要談到人,就可能與社會問題相關。」Marco Shek 認為,各產業只要開始思考所有利害關係人之間的關係,就可能激發社會創新的產生。

最後,有觀眾詢問,若是沒有網路資源,該如何與他人保持聯繫?Marco Shek 表示,SIX 成立之初也沒有臉書或其他社群媒體,但他們使用最原始的方式——電話聯繫,仍能掌握各國夥伴的狀況。「有時候,過去的事情並不代表不好,這是每個人都可以思考的事情。」Marco Shek 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本文為第三屆亞太社會創新高峰會「想響亞洲」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一片巧克力帶起零奴隸革命!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呼籲:即使我們是滄海一粟,仍可為世界帶來巨大的影響力
>> 不拋下任何人!亞洲各地青年推動平等社會,共塑亞太地區下一個十年
>> 解決社會問題,需要一座城市的力量!他們讓各部門發揮所長,放大社會影響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