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他曾目睹人們因等不到藥物而死亡,現在要創辦科技平台,讓每一位非洲人都有藥可用

2019.06.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黃文萱)

電影《我不是藥神》說:「世上只有一種病,是窮病。」在發展中國家,想拿到需要的藥物路上往往困難重重──找不到藥物或付不起藥費都很常見。非洲缺乏醫療工作者,導致人們依賴私人藥局,需求強烈但缺乏監管,令問題叢生。

生於西非國家加納的 Gregory Rockson 本來一心想在美國實現科技夢,卻在家鄉目睹一宗因缺乏藥物而失救致死的案件後,決意成立科技公司 mPharma,從根本改革整個非洲藥物採購流程,以科技流通資訊,讓藥物能夠適時送到所需的病人手上。

90 後的 Gregory 於加納長大,11 年前離開家鄉,到美國密蘇里州讀大學。Gregory 雖然主修政治及社會學,但對科技相當有興趣,曾在美國三藩市住過一陣子,夢想加入科技巨擘 Google。人算不如天算,兩年前 Gregory 卻因一宗事件而決心回到家鄉服務。

在加納一間教學醫院,一名患有心臟病的人送院等待救治。醫生和護士雖然明知病人需要哪種藥物,卻足足花了兩小時去聯絡附近的醫院與藥廠,想要找到該款藥物,最後病人失救致死。目睹一切的 Gregory 無法接受,他認為一個明明可以治癒的病患,就因為等不到藥物,引起這樁悲劇。

供應鏈分散,價格難統一

藥物問題是非洲國家的巨大挑戰,由於衞生工作者極度不足,政府亦缺乏承擔,使私人藥店成為許多非洲國家的主要醫療保健提供者。但在非洲,同一條街上兩間藥局的價錢可以完全不一樣,Gregory 很快把藥物問題的起源聚焦在藥物的採購,因為非洲藥物主要靠進口,藥局的供應鏈極度分散,因而亦更難統一藥品的標準價格。

Gregory 同時直指:「提供最大空間予欺詐、賄賂及貪污的,就是採購程序。我們現在就是要打開這個缺口。」

如何可以解除藥局及醫院面對採購的壓力?這是 Gregory 一直在想的問題。他嘗試去理解他們的內部採購流程,然後發現供應鏈往往不是物流的問題,而是資訊的問題。

Gregory 於 2014 年成立 mPharma 科技公司,透過建立「網上藥物資料庫」,來解決資訊問題。這套軟體操作十分簡易,藥廠只要定時記錄他們每款藥物的庫存數量,醫生透過這套系統,就能得知哪家藥廠有他們需要的藥物。

查資料便捷,發處方訊息

此外,為響應環保,醫生會透過手機短訊傳送電子處方籤給病人,病人到藥局出示序號就可以領藥。同時,資料庫幫助醫生了解病人過去的藥物病例,以及藥物有否產生哪些副作用,方便醫生追蹤病人的健康情況,以及在未來開藥時有更多參考資料。

「這套系統漂亮之處不只是讓 mPharma 擁有整個供應鏈的所有權,它同樣為藥局和醫院融資空間,這個簡單獨特的賣點就是,你只須在病人需要拿到藥物的那一刻付款買下藥物。」

Gregory 指出,mPharma 主要為機構管理藥物,專注建立資料管道,讓醫療機構可以服務他們的病人,不會再出現藥物缺乏或滯銷的情況。病人不必到處去尋找藥物,亦可以用更低價格去買藥。

數據賣廠商,不依賴慈善

mPharma 的獲利模式是,把這些數據(區域位置、藥的數量及價格)賣給國際大型製藥廠商,讓他們更準確掌握非洲市場。這些賺到的錢一部分當作員工薪資,另一部分則是加強他們電腦的性能。Gregory 表示:「我們公司對非洲來說是一個新的里程碑,我們不用再依賴西方國家的慈善幫助,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們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mPharma 已在加納、尼日利亞、贊比亞和津巴布韋提供服務,覆蓋 70 多個據點,每月服務超過兩萬名病人。早於 2015 年,著名創投機構 Social Capital 已對 mPharma 投入種子輪投資 500 萬美元,及後多家國際投資機構又對這家公司進行 A 輪跟投。mPharma 在今年榮獲「斯科爾社會企業家大獎」(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Gregory 亦同樣登上《富比世》30 under 30 的精英榜單。

領取斯科爾獎項的時候,Gregory 的得獎感言非常謙虛亦令人動容:「我覺得我不值得這個榮譽,因為我沒有每天在決定買藥還是買食物之間作決定,亦沒有在看醫生還是讓孩子上學之間作決定,這些並非一個公義社會中該有人作出的選擇。」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非洲藥物資訊平台 科技改革採購

延伸閱讀
>> 爸媽不記得吃過藥了沒?新創結合「計時藥罐」與智慧醫療平台,把關長者服藥安全
>> 用 AI 就能預測遺傳疾病!杜奕瑾偕醫界推「基因分析 PTT」,協助醫生邁向精準醫療
>> 從一份課堂作業到拯救 20 萬新生兒,Embrace 創辦人:「為一個大於自己的願景而努力,你就能無所畏懼」

食農新創的專屬加速器:WeWork 成立「食物實驗中心」,為永續餐飲創造更多可能

2019.06.21
合作轉載

文:Yutin

以共享辦公室聞名的 WeWork 公司經過內部重整後,現已更名為 The We Company,旗下除了原有的 WeWork 外,更設立共享公寓 WeLive,以及教育領域的 WeGrow。根據 《Eater》 報導,由 WeWork 領導在全球已有超過 50 個據點的創業服務部門(WeWork Labs),這次將跨足到飲食界,設立以食農新創企業為主要服務對象的食物實驗中心(WeWork Food Labs),以下簡稱 Food Labs。

Food Labs 全球負責人 Roee Adler 說: 「我們期待新創公司能夠製作出革新性的食品,也相當關注那些可能創作出對農民或食農相關企業有幫助的軟體的公司。」 這表示 Food Labs 不單只是要匯集餐飲業的公司,而是期望涵蓋所有在食物產業鏈中的類別,包括 AI 人工智慧、替代性食品、食品物流業、廚房設備、食品營養等,建立一個由企業家、投資者和行業專家組成的食品創新者社區。

Food Labs 將分為兩個項目進行,Food Labs 會員和 Food Labs 加速器計畫,公司將直接提供後者 100 萬美元(約 3000 萬元台幣)的投資,希望透過扶植食品新創事業,推動永續食物的理念和創造未來食物的可能。

Roee Adler 說:「現在我們如何對待食物和永續發展,將影響下一代,而作為一個國際企業,在推動食物產業的變革上,我們扮演著獨特的角色。」

事實上,這不是 WeWork 第一次做出與永續發展有關的動作,2018 年,WeWork 將紅肉及家禽肉類食物從共享空間及公司舉辦活動的菜單中移除,預估此舉至 2023 年可減少 631 億公升的水、2 億零 190 萬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和 1500 萬隻動物。

目前已有許多研究未來飲食的實驗室,舉凡 Ikea 設立的 Space 10 以蟲肉和藻類入菜創造出具營養價值的替代食物;Nordic Food Lab更研發樹皮、昆蟲等料理,推廣未來食物的多樣性。而 Food Labs 的角色則是加速器,提供資源和空間助長這類有永續精神的創業家及企業發展。

和 WeWork 其他項目一樣,Food Labs 提供研發空間、商品零售區、戶外活動場地等空間,目前沒有規劃商業廚房,但 WeWork 表示能夠幫助會員找到合適的地點。另外,參與這項計畫的會員能與專業顧問團隊進行交流,包括紐約素食快餐廳 By Chloe 創始人 Samantha Wasser 和紐約大學營養學教授兼食品學者 Marion Nestle。

Food Labs 的旗艦店將於 2019 年秋季於紐約曼哈頓開幕,目前已經開放申請。

全文轉載自 NOM Magazine,原文標題:食農新創產業的新平台:WeWork 共享空間推出食物實驗中心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未來的漢堡沒有肉?蔬食商機遍地開花,步步攻佔速食市場
>> 未來吃的肉在實驗室裡:細胞製成「乾淨肉品」,不傷害動物且友善環境
>> 減少碳足跡,從少吃肉開始:這間公司推蔬食主義,預計 5 年內減少逾兩萬噸碳排

保德信人壽與社企流攜手合作,透過專題、論壇與工作坊,線上線下帶領大家一同認識何謂「財務健全」,更盼望助大家一起當自己人生的財務長,掌握人生大小事!
如何做你人生的財務長?>>>專題文章這邊請
如何編織財務安全網?>>>趨勢論壇開放免費報名中
如何在生活與職場中落實財務健全?>>>工作坊免費報名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