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社區小店漸漸消失、被大型線上商店取代…這間新創讓你支持社區商店,又能享受環保便利的物流服務!

編譯:賴菘偉

一般人可能因為沒時間,而在網路上買衛生紙、鞋子、洗髮精或其他日常用品。這樣雖方便,卻可能產生幾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例如減少當地店家的收入,且因運送貨物而增加了許多碳足跡。因此,德國一家新創企業正在嘗試新的模式:一個只以當地店家為主的網路商店,並以載貨腳踏車運送,提供當天送達的服務。

「一年前,當我們看到員工網購送到公司堆積如山的包裏,也覺得網購真的很方便,但仔細想想,這其實有點不太對。」當地設計公司Scholz & Volkmer的員工,同時也是Kiezkaufhaus計畫的負責人Nanna Beyer如此說。

例如,當你從線上訂購一本書,它可能會由幾百公里之外送來給你,但出版社可能就在附近。在德國,貨車大隊馳騁於公路上運送各式各樣的物品,每天甚至有80萬個包裏被退回,這代表產生400噸的二氧化碳,而且這還沒計入包裝廢棄物。

在這個新模式中,當地的店家參與了合作社形式、每個人都有相同股份的全新線上平台,而建立這個計畫的廠商(Scholz & Volkmer)除了可以幫助社區,也賺取10%的營業額。每天只要有40筆訂單,這個平台的收支就可以打平。

對顧客而言,這是個讓自己喜歡的小型店家可以繼續存活的方式,他們最終也可從社區貢獻的營業稅中得利。

Beyer說:「我們都知道,如果我們喜歡的店家關門是多麼讓人感到沮喪。現在的城市看起來越來越像,充斥著相同品牌所建立的商店。單一店家無法在數位時代單打獨鬥,更遑論建立物流系統來與其他人競爭。但店家形成的網絡就可以,也就是Kiezkaufhaus這個計畫要做的。」

這個平台在周末會關站,因為要鼓勵民眾親自到當地店家消費。它提供書籍、禮物、咖啡、酒及其他日常用品,未來還想增加衣服、鞋子及其他品項。此外,他們的價格很有競爭力。Beyer提到:「如果我們能將物流系統做好,就可以讓當地線上購物平台比起大型量販店,提供更多種類的商品及合理的價格。」

圖片來源

雖然AmazonFreshGoogle Shopping Express目前也在某些城市與當地店家合作,但這個計畫仍有支持小型商店及減少貨車運送的雙重優勢。

有趣的是,每筆訂單都由當地年長者利用載貨腳踏車運送。「他們喜歡騎腳踏車,因為很健康。我們也想要讓他們融入社會,給予他們一個重要的角色。在Kiezkaufhaus計畫中,這些長輩直接面對顧客,送貨到你家門口。比起穿的很潮的年輕人,這些騎腳踏車的阿伯反而更有吸睛效果。」Beyer說。

這個模式可以輕易地複製到其他城市。目前這項計畫正在Wiesbaden這個城市實驗,但其實這是個有點不可思議的選擇,因為這個城市被選為德國境內對腳踏車最不友善的城市。而且它也不是以創新而聞名,是個保守的城市。「如果在Wiesbaden也行得通,那在任何城市都可以。」Beyer如此說。


資料來源

 

這個非洲的線上課程完全免費 還「付錢」讓學生上課—錄取率比哈佛還低

編譯:賴菘偉

在肯亞的首都奈洛比,大部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亦無法負擔大學的學費,因此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當教育先驅Jeremy Johnson在肯亞首都,以「教育的未來」為題演講時曾被問到:「如果大家都付不起學費,要如何才能擴大高等教育?」

當時Johnson任職於一家名為「2U」的新創公司,是一個與大學合作提供線上學位的平台。那次演講結束後,Jeremy Johnson無法停止地思考在非洲提供教育所面臨的挑戰。

他突然靈光一現:「假如不像傳統教育系統一樣收取學費,而是反過來付錢讓人來學習呢?」這個想法最終讓他辭去原本工作,展開新的事業。

Johnson因此創立了Andela這家公司,將教育與市場上的人才缺口(軟體開發)互相連結,讓學生透過工作來賺取供自身學習的資金。

「特別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有些技能本來就相當有價值,但人才缺口卻非常大。在美國,平均現在每一個軟體開發者,就有四個工作機會,而且現在約有一萬四千個資訊產業的職缺尚未找到合適者」Johnson補充。

圖片來源

這個新的課程計畫,就利用了上述市場對軟體人才的需求來資助學生的學費。學生花六個月參加線上的程式設計培訓,然後使用這些新技能為海外的客戶工作。跟典型的程式開發者比起來,美國的公司只需付給Andela大約一半的金額,但這已足夠讓Andela給予學生中等的薪水,並資助更多新學生。在四年的課程中,Andela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投資了將近30萬台幣,讓他們不但接受更多的教育,同時又能獲取職場上的實戰經驗。

Johnson分享創業的心得時說到,「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領悟,就是我們了解到雇主最想雇用的是有產業經驗的學生,因此學生必須兼顧學術及實習的經驗。我們所做的基本上就是複製這個模式,為軟體開發者創造出現代化的組織。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新的教育系統,利用學生的工作成果來自給自足,從某方面來看,這很像是中古世紀的學徒制模式。」。

圖片來源

去年夏天嘗試運作此模式後,Andela公司在去年秋天正式啟動,很快地就收到非常多申請,造成此項計畫的錄取率甚至低於哈佛大學!半年內,此計畫已成為全非洲最難進入的科技訓練課程。在線上能力測驗中的頂尖申請者會被邀請參與面試,在一萬兩千位申請者中,只會挑選出六十位成為第一屆的學生。

Andela公司發跡於奈及利亞的拉哥斯,是一個高達90%年輕人未充分就業的大都市。計畫將擴展到肯亞、迦納和南非等國,十年內可望訓練出十萬名軟體開發者。

這樣的教育模式能擴展到幾乎任何地方。然而,對於並無興趣成為約聘軟體工程師的年輕人來說,這種模式是否可以複製到傳統教育或其他技職教育的領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Startup Pays African Students To Learn How To Code

延伸閱讀
>> 用寫code改變非洲,專訪盧安達行動軟體團隊HeHe
>> Google的一小步,女性科技人才的一大步
>> 他們不宅,他們用科技愛台灣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