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Girls In Tech Taiwan 助科技業女性發展,邁向職場性別平等

2018.06.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廖梓鈞、吳珩瑜

世界經濟論壇《2017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指出,在職場上要達成真正、完全的性別平等,至少還要再等 217 年。評比各國的性別落差指數,冰島最為平等,台灣排名第 38 名。Adriana Gascoigne 觀察到女性在科技業的發展困境,於 2007 年在美國舊金山創立國際非營利組織 Girls In Tech,致力讓女生可以走進科技。台灣分會則於 2015 年 11 月,由會長 Jane Shih(石舫亘)引進。

陽盛陰衰 不平衡的科技業

曾在美國 eBay 擔任財務經理的 Jane,從 Women In Technology 公布的數據中得知,當時公司職員男女比例,管理職女性佔 40%,技術職女性佔 20%。「eBay 已經是不錯的數字,但也是沒有到50%。」這樣的職場生態,讓 Jane 不禁思考,那台灣呢?

將 Girls In Tech 帶進台灣後,Jane 常利用交流的時間,詢問其他與會者公司裡男女比例的情形。Jane 發現台灣的數值和美國相去不遠,但一樣是陽盛陰衰、不平衡的。「比較特別的是,走技術職的台灣女性,留在職場且升職主管的比例較美國低。」

以專門走技術職的資工系、資管系女生為統計對象,大學時期約佔 18%,進入職場的約有 10%,5 年以後變成主管的卻只剩 1%。深入探究便會發掘,造成科技業女性人口流失的原因,幾乎都與職場性別刻板印象掛鉤。

職場性別刻板印象的桎梏

履歷表的格式要求,就是職場性別刻板印象的開端。Jane 表示,在美國填寫履歷及主管面試時,都不允許個人的婚姻、家庭狀態被揭露,「但在台灣是要寫出來的,面試時考官也會問,妳有沒有男朋友?妳要結婚了嗎?妳最近要生小孩嗎?妳懷孕了是嗎?」

這些問題,即顯現出職場對女性的不友善。當女性有結婚、生小孩等人生大事規劃時,面試官便會覺得女性可能在職場待不了太久,也就不見得會讓女性進到下一關,Jane 認為,「這是非常大的、無形的職場障礙,而且它是一個被容許的文化。」這也是為何,許多女性沒辦法在生完小孩後成功回到職場,「主管會覺得職業媽媽無法全心全意、好好地為公司效力。」

即便順利進入職場,女性依舊逃離不了性別刻板印象的桎梏。核心志工 Judie Liu(劉思敏)說,不論是升遷管道、薪資表現、重要場合的發言空間,「男女的機會是不一樣的。」Girls In Tech Taiwan 接觸的科技公司中,許多主管反饋,之所以會更傾向提拔男性擔任主管,就是因為覺得可以節省較多的訓練時間與溝通成本。職場刻板印象認定女性柔軟、決策不果斷,「萬一女生哭了,怎麼處理?」Jane 陳述出普遍男性主管的既定想法。

改善困境 從女性自身開始

要如何改變職場刻板印象,進而解決女性所面臨的困境,Jane 認為是要讓更多的女性可以擔任主管,能夠出來創業。如同 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提倡的概念,「女性要坐上主管的位置,藉由決策、領導權力,改變職場對女性的不友善。」

對內,Jane 分享自己會長的職責權力。發掘團隊志工能力不錯時,便全權讓志工負責統籌專案。職場心理學系列活動,即由兩位志工擔任主導。不論成功或失敗,Jane 都堅持,要讓志工們有機會主導,「這就是 Girls In Tech Taiwan 的方式,讓大家都有機會坐在領導的位置決議。」

對外,Girls In Tech Taiwan 在科技專業、領導能力、女性創業等面向,設計相關課程、聚會、講座,以協助女性在科技業擁有更好的發展。例如促進女性學習程式設計的 Hour of Code、使女性跨領域組織合作的 Hack for a Cause、提供女性創業問題解答的 She Startup Ask Me Anything 等。

樂事勸功 伯樂一顧

每年三八婦女節舉辦的 Girls in Tech Taiwan 40 under 40,也是希望讓社會看到女性對科技產業的貢獻,同時激勵更多女性投入,一起讓台灣的科技產業變得更好。

成立近 3 年,Girls In Tech Taiwan 在科技女力領域的耕耘,博得越來越多公司的賞識,自願加入支持的行列。梅隆銀行出借活動會議室、台灣新創競技場和三創育成給予幫助、TomTom 前來募集女性工程師、設計師和分析師,例子不勝枚舉。「我覺得這是很棒的互動。如果可以把更多的女生,帶進他們公司,是 Girls In Tech Taiwan 很樂見的事情。」Jane 微笑地說。

採訪側記

小至一面之緣的過客,大致遙不可及的偉人,生命中總有一些人,是你一觀看到他的行為舉止,便會下意識欣賞、喜歡他的。Jane 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如此。身為 Girls In Tech Taiwan 會長,她不張揚、不攬功,以身作則,將會長的權力,下放給團隊志工。鼓勵、信任她們,跟她一起用女性的力量,為科技業注入更多的女力。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Girls In Tech Taiwan 為科技業注入女力

延伸閱讀
>>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 全球首個立法落實男女薪酬平等的國家——冰島:要在 2 年內消弭性別薪資差距
>> 蘋果 CEO:「當我們能擁抱他人的不同,創新才能真正萌芽」友善開放的世界從改變職場開始!

專訪巫馥彤:「唯有親身去實踐,才能了解他們的需求」芒草心陪無家者走一段自立的路

2018.05.21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對無家者充滿關懷的巫馥彤,便是勇於實踐的「實踐者」,她透過親身與無家者互動,理解他們真正的困境,進而提供最適切的服務,協助無家者逐步脫離流浪生活。

文:郭潔鈴

華燈初上,家家戶戶點起了燈光,看似繁華的城市,卻始終有一群人瑟縮於陰影之中。當台北車站川流不息的旅客散去後,沿著車站大樓的牆邊,無家者悄悄拿出紙箱,或坐或躺,他們看似已習慣了街上的生活,但這份淡然的背後,有著許多「不得已」的無奈。

街友、遊民、流浪漢,這群住在街頭的人,有著許多名詞代稱,而這些名稱不只代表沒有家的狀態,背後更常隱含「好吃懶做」、「愛喝酒」、「危險」等負面標籤。然而無家者流浪街頭的原因有百百種,可能是產業外移後失去工作,或是突然生病卻無法負擔醫藥費,大部分無家者都曾經過著和你我一般安然的生活,卻因為生命遭逢的不幸被迫流浪街頭。

在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以下簡稱芒草心)服務多年的巫馥彤,從高中時買給街友一碗關東煮開始,便再也無法把這群人從心中放下。

感受: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無家者困境

始終對周遭人事物充滿關懷的巫馥彤,高中就注意到無家者議題,「念書時走去圖書館的路上,會經過一個公園,公園裡常常有街友躺著。有一次寒假去念書時,天氣很冷,我買了一個關東煮給公園裡的一個伯伯,可是那個伯伯一直說不用,讓我有點難過。」

至此之後,原本在城市角落悄悄生存的無家者,映入巫馥彤的眼簾,再也離不去。「高中去台北車站補習的路上,會看到很多街賣者在賣玉蘭花或口香糖,我每次看到都會有一種很難過的感覺,很難把視線移開。」

當時還是學生的巫馥彤,常常會花 10 塊、20 塊向街賣者買東西,不過時間久了她卻發現,單純的購買行為很難根本地解決這個問題,無論買了多少次,街賣者隔天仍然出現在同個地點。

「幾乎每個人都有看過街友,我們每天在上班、回家的路上都會看到,這件事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裡,沒辦法不去正視。」為此巫馥彤大學便進入社工系就讀,而且尚未畢業就加入芒草心,渴望尋找問題的解答。

正如 DFC 挑戰的前兩個步驟「感受」與「想像」,巫馥彤察覺了周遭的問題,並試圖想像解決方法。不過巫馥彤坦言,若只靠單方面的想像,難以真正理解無家者的困境。

「我從一開始留意街友,到我嘗試想要做些什麼,像是買關東煮,或買街賣產品,都只是根據自己的想像做出的行動,」一如 DFC 挑戰注重的「實踐者」特質,巫馥彤不斷地勇敢實踐,「唯有親身去實踐,去跟他們互動理解,你才能了解他們的需求。」

實踐:芒草心建立自立支援網絡,打破流浪循環

加入芒草心後,巫馥彤觀察到無家者即使有了工作、租了房子,仍有許多人會再次回到街上,不停地經歷流浪循環。如此的選擇,絕非無家者愛上流浪的浪漫,而是迫於現實的無奈。

「無家者租屋後,大部分每天下班回家,就回到一個人小小的雅房,雅房只有兩三坪大,剛好一張床的大小,回到家後只能看著床,也沒有人可以講講話,只能看著電視、喝著酒到睡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上班,也不知道生活究竟為了什麼。」

對生活迷惘的無家者,不少人會選擇再次回到公園,至少有街頭朋友可以聊聊天;甚至有些人在雅房裡出了意外或突然失業卻無人求助,人際關係的斷裂,讓無家者被迫獨自面對人生的挫折。

為此芒草心盼望為無家者建立「自立支援網絡」,使他們能永遠地脫離在街頭流浪的宿命。

「我們要讓他們不只是一個人,而是有其他的朋友,不管是社區的鄰居,或是其他無家者、友善團體等等,都成為他的支持系統,當他發生了任何事情,就有一整個社會的力量把他支持起來。」

4 大要素助無家者邁向自立之路

藉由在街頭多年的實地考察,芒草心歸納出無家者邁向自立的 4 大要素,包括穩定居住空間、就業資源、社福資源以及人際關係連結。為了協助無家者自立,芒草心借鏡國際上的成功案例,開發出適合台灣的創新專案。

芒草心團隊參訪日本中繼居住單位後,決定在台灣建立相似的模式,「自立支援中心」因而誕生。有別於傳統對於收容所的印象,在自立支援中心裡,街友擁有很大程度的自主性,不僅有個人的置物空間,有電腦可以上網,還有廚房可以使用,而且沒有門禁,可以自由進出,就像是家一般的居住空間。

「住在這邊的人不只是被收容的關係,他們自己就是居民,彼此之間是室友,所以他們在這裡會產生更多的自主性,以及凝聚感與歸屬感。」巫馥彤強調。

自立支援中心不僅帶給無家者穩定的居住空間,也促進住戶重新與人產生連結。除此之外,駐點社工更積極協助無家者取得年長、身心障礙、低收入等福利身分,並媒合適合無家者的工作機會,讓他們盡快獲得經濟上的保障,邁向自立之路。

除了媒合工作機會外,芒草心更創造為無家者量身打造的工作機會。取經自英國 Unseen Tours 的「街遊 Hidden Taipei」導覽服務,讓最熟悉台北大街小巷的無家者擔任導覽員,帶領遊客一探城市中不為人知的小角落。透過不斷地向人群述說自己的生命故事,無家者不僅能擁有經濟收入,還能重建自信心。

另一個芒草心發起的專案為「起家工作室」,藉由發掘無家者潛藏的技能,組織他們成為工班師傅。「我們在工作中發現,很多中年無家者有修繕的技能,他們會油漆、水電或做木工,可是因為年紀大了,手腳沒有年輕師傅那麼有效率,不過他們還是有很棒的技術。」

工班組織起來後,不僅透過接案獲得安穩收入,還有能力為弱勢家庭提供免費的修繕,「師傅都覺得很高興,他不只是有穩定的工作,還從被幫助的人成為幫助別人的人。」

從體制上做出改變,讓無家者不只是生存

目前芒草心的自立支援中心已服務超過 200 位無家者,其中有 6 成的人順利於社區內租房子,或轉介到合適的單位,重新過上自立的生活。而街遊導覽服務已培訓了 4 位導覽員,並有 10 位無家者師傅在起家工作室組成工班。

巫馥彤分享道,無家者落入貧窮的困境,往往是生命際遇中遭遇到突如其來的不幸,並非個人的咎由自取。例如在自立支援中心中,有位大哥叫做阿條,以前曾經是萬華的成衣熨燙師傅,每天清晨五點上班、晚上九點才下班的他,拼命工作都是為了讓妻小溫飽。有一天阿條在工作中受傷,需要 6 萬元開刀費,他向平時負責管理帳戶的妻子請款,才震驚地發現妻子竟將自己的薪水全部拿去在中國老家買房子,阿條因此憤而離婚,無法工作又沒有存款的他,在傷心絕望之際開啟了流浪的生活。

「無家者其實跟我們沒有不一樣,」聽過無數個流浪者的故事後,巫馥彤堅定的表示,「當我們知道貧窮或無家的狀態,不只是個人的選擇或咎由自取,就能從體制上做出更多改變,也避免更多人再落入底層的困境。」

為了讓社會大眾更能體會無家者的真實樣貌,打破過往的刻板印象,芒草心舉辦 36 小時的「流浪生活體驗營」,讓街頭老鳥帶領街頭菜鳥,用只有 100 元的悠遊卡和簡易盥洗用品渡過三天兩夜,體會最寫實的流浪生活。

當人們更能同理這群無家者的處境,將能打造更加友善的社會。「我認為人不應該只是生存,而是可以真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巫馥彤眼神堅定而溫柔,從吃飽穿暖到尋求自我實現,芒草心陪伴無家者走一段自立的路。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李取中:「不要太早定義自己的人生」保持飢餓、保持未知,我們不應停止探索
>> 全球首創「無家者專屬販賣機」,24 小時提供日用品領取服務
>> 柯文哲願提供選手村 3400 戶給街友住宿,社工回應:無家者的服務應考慮「全人」配套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