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蘋果 CEO:「當我們能擁抱他人的不同,創新才能真正萌芽」友善開放的世界從改變職場開始!

2017.12.27
瀏覽次數:

編譯:李沂霖

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在  2015  年 10 月 30 日於 Bloomberg 的投稿中表示「我以身為同志為榮」,首度向世界出櫃, 打破職場出櫃的巨大藩籬。在《財富》雜誌所評選的全球美 500 大公司中,Tim Cook 是首位公開出櫃的執行長,他表示,自己是極度重視隱私的人,從不想刻意引人注目,然而站在備受矚目的位子上,他認為自己有責任為社會大眾做更多的事情。「我深信馬丁路德博士所說,『生命中更持續且迫切的問題是,你為別人做了什麼?』」

在出櫃宣言中,Tim Cook 寫到:「這些年來,我從未刻意隱瞞我的性傾向,許多蘋果的員工都知道我是同志,而他們並未以異樣的眼光看我。我深知當我們能真正擁抱他人的不同時,創意與創新才能真正萌芽,我知道自己非常幸運能待在如此創新的公司,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能這麼幸運。」(Tim Cook 完整出櫃宣言請參考:Bloomberg

許多商界領導者皆對 Tim Cook 的態度表示讚賞,儘管在庫克宣布後的這 3 年內,並沒有其他大公司的執行長出面表態他們的性向或性別身份,但如今,在《財富》雜誌所評選的全球 500 大公司中,有超過 90% 的公司明令保護 LGBTQ 員工權益,使他們免於歧視,比例遠高於 20 年前的個位數字。然而,在美國大多數州,因身為同性戀或跨性別者而遭解僱仍是合法的。

那麼,在 Tim Cook 出櫃踏出歷史性的一步之後,對於職場到底有何改變?

為深入了解這個問題,美國《Fast Company》雜誌與紐約市 WNYC 公共廣播台合作,歷時兩個月,對近 3 千 人進行了調查,揭示他們在工作中的性別認同,也揭露了多種缺乏公平的工作場所。對此,他們發現了潛藏其中的根本問題在於「領導力」——在職場中,所謂「可以接受」的範疇,大多是從高層來定義,並由上而下延伸,逐步對每個層級產生影響。

在 Tim Cook 的出櫃宣言中提及:「我不認為自己是激進份子,但我深切的了解到,現在的我不至於過得太辛苦全因前人的犧牲努力。因此,若讓大家知道蘋果執行長公開承認自己也是同志,能幫助那些面對自我認同感到困難的人、能帶來支持及溫暖給任何感到孤獨的人、能啟發更多人堅持追求公平,那麼,要用我所珍視的隱私來交換也是值得的。」

工作場所既是一個改變的實驗室,也是未來的預示,在公司中關於性別認同的談話,即反映出背後更廣泛的文化,我們不能再將職場視為獨立的領域,而是需反思背後更大的社會現實——我們在工作中相處的方式,無論作為同事、合作夥伴,甚至是競爭對手,表明了我們平時如何待人處事。

平等且開放的空間,能夠催生出更好的工作表現,而當職場變得更友善寬容,也能觸及更多不同天分的人才,讓更多創新的點子能夠生成。要達到這樣的目標,除了法律上的改革,更需深入從文化著手改變,而開放友善的職場其實也具有商業意義,這意味著市場將趨向於鼓勵更多友善的工作環境出現。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這群「織毛衣的男人」用編織挑戰父權社會,盼織出更包容的世界
>> 這款桌遊讓爸爸和女兒聊天不再尷尬,因為多了一個新話題——女權
>>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關於職場出櫃,一名同志老師的告白:「孩子們想的跟大人不一樣」

2017.12.18

編譯:李沂霖

Brian Rieper 是一名加拿大的國小老師,他的丈夫 Chris 則在天主教學校教書,自他們共同養育女兒開始,他們就重新思考「出櫃」這件事,「當我們變成雙親(parents)時,出櫃的意義也就變得不太一樣了。」

今年是 Brian Rieper 教書的第 6 年,是他擔任「父親」的第一年,也是他第一次完全公開同志身份。

在學校,他其實並未向同事隱瞞他的身份,他向同事出櫃、手上帶著婚戒、學校鑰匙上掛著「family Pride」字樣的彩虹吊飾,然而,跟學生出櫃則是另一回事,「今年,是我第一次在見到學生的 5 分鐘內就向他們出櫃。」Brian Rieper 表示,「有了女兒之後令我更加不想待在『櫃子』裡,因為我永遠都不願意讓我的孩子因身在兩個父親的家庭而感到一絲的羞愧。」

回想第一次欲向學生出櫃的經驗,Brian Rieper 表示,當時,他還是實習老師,一直思索著該如何與學生開口談論他的身份,而帶領他的教師卻告訴他:「我不認為大家都能接受這件事,我建議你不要告訴大家。」讓他感到十分挫折。

即便如此,Brian Rieper 仍選擇揭露真實的自己,而他也認為此舉將能打造出更開放的教室環境。

在一次課堂中,Brian Rieper 向學生分享他為女兒申請出生證明的經驗,他必須在證明上登記為「母親」的身份,即使加拿大已於 2002 年起承認同性婚姻,還是得被分類為「爸爸」或「媽媽」。

令 Brian Rieper 深受感動的是,他的學生為此寫信給地方首長,要求改善這個情形。「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經驗,他們並不在乎我是不是同志,而是在乎這件事是否符合公平正義。」

此外,去年學生們開始發起學校應落實性別友善廁所的倡議,他們認為,性別不僅有二元之分,針對不同的性別認同,應打造出合宜舒適的空間,因此他們寫信給校長,並成功地促使校園中每層樓設置性別友善廁所的訴求。

同樣在多倫多教書, Brian Rieper 的丈夫 Chris 在職場出櫃的過程則不如 Brian Rieper 那般順利,當 Chris 在表單上的伴侶欄填上 Brian Rieper ,並將性別勾選為男時,表格卻被退了回來,暗示著:「我想你應該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填寫這份表單。」

「孩子的思考並不如成人一般,是他們給了我勇氣,讓我能安心在職場上出櫃。」Brian Rieper 表示,他非常希望孩子們在成長過程中,能擁有更大的同理心去面對不同的人事物,就如在他帶領的 5 年級學生當中有一名是跨性別者,而同學們並未對此感到奇怪或驚訝。他期盼在未來,無論孩子在什麼年紀,都可以繼續保有這樣的包容心,如此才是他與 Chris 盼望給予女兒的世界。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A Gay Teacher’s Epiphany: “Kids Don’t Think The Way Adults Do”

延伸閱讀
>> 打破非男即女的性別僵局,德國新法承認「第三性」
>> 同性婚姻究竟該不該合法?從大法官釋憲案看各方說法
>> 這群「織毛衣的男人」用編織挑戰父權社會,盼織出更包容的世界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