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球首個立法落實男女薪酬平等的國家——冰島:要在 2 年內消弭性別薪資差距

2018.01.31
瀏覽次數:

雖然現代社會越來越重視男女的平等,女性在職場上仍會面臨薪資較同工作的男性低的情形,即便是堪稱為性別最平等的國家冰島,如今仍面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處境。而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最新的報告指出,男女在職場上要完全平等,至少還要再等 217 年。

整理/李沂霖

今年 1 月 1 日起,冰島成為全球第一個針對男女薪資不平等而立法的國家——在冰島所有雇用超過 25 人的企業或政府部門都須提出男女員工薪資平等的證明,否則將會被罰錢;此外,這些公司每 3 年須接受一次政府認證,確保他們有確實遵守這項法律。冰島政府計畫藉此在 2020 年完全消弭性別薪資差距的問題。

「數十年來,我們不斷呼籲男女應獲得薪資平等,但至今仍存在薪資差距,而今立法明定公司是否平等支付薪資需獲得政府評鑑,希望藉由這個機制能更加改善薪資不平等的情形。」冰島婦女權益協會(Icelandic Women's Rights Association)董事會成員 Dagny Osk Aradottir Pind 表示。

同樣在今年,德國於 1 月 6 日開始實施《推進薪酬結構透明度法》,根據風傳媒報導,在僱員人數超過 200 人的公司中,就業者將有權向雇主探聽與他們工作性質、內容相似同事的薪資平均或中值是多少,以期更進一步推動男女同工同酬。

在冰島與德國紛紛立法改善男女薪資不平等的困境之後,法國政府也發布聲明表示,他們將制定一個嚴格而具體的計畫,致力達成男女薪資平等。立法者預計要求企業公布男女僱員的平均工資,並分析這之間的差距。

回溯法國女性爭取薪資平等的運動,據端傳媒指出,在法國時間 2016 年 11 月 7 日下午 4 時 34 分,不少女性員工自行放下手上工作、離開辦公室,以控訴法國長期以來的男女薪資不平等狀況——發起這項運動的女權組織 Les Glorieuses 表示,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統計,在 2014 年,法國男性工資比女性工資高出 15.1%,若將此差距換算成全年工作天數,等於女性要較男性多工作 38.2 天,才能領取跟男性一樣的薪酬,也就是說,自 2016 年 11 月 7 日起,法國女性在接下來的 38.2 天等於是「無薪勞動」。

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的《2016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要實現男女薪酬平等需等到 2186 年,意即還需要將近 170 年。而 ETtoday 報導指出,在今年發表的《2017 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指出,全球男性的平均年收入為 2.1 萬美元,而女性則為 1.2 萬美元。從男女就業機會和薪酬待遇的落差來看,則需等 217 年,女性才能擁有跟男性一樣的薪資和職場比率。顯示出男女薪酬平等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Les Glorieuses  創辦人 Rebecca Amsellem 認為她們 2016 年的街頭抗議已成功引起民眾對此議題的關注,她希望具體的改革進展可以比現有的制度來得更有效,其中一項建議就是對薪資不平等的公司進行罰款。

今年初冰島及德國對於男女同工同酬新法的實踐,盼能成為各國努力的方向,令性別平等真正在職場中落實。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打破非男即女的性別僵局,德國新法承認「第三性」
>>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 蘋果 CEO:「當我們能擁抱他人的不同,創新才能真正萌芽」友善開放的世界從改變職場開始!

枕邊的循環經濟:澳洲床墊製造商加入回收計畫,每年讓 40 萬張床墊起死回生

編譯:吳佳穎

舊床墊不再只能往掩埋場丟,Soft Landing 讓它起死回生。

不管你把床墊埋的多深,床墊中的氣囊還是會讓它浮起來,放在地面一圈圈的生鏽彈簧會勾傷人,腫脹的泡棉則宛如路障。「要把一張床墊分解就像製造床墊一樣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你不會想要看到它明明還有許多配件可以回收再利用,但是卻進了垃圾場!」Joyce 泡棉製造商,業務行銷部門經理 Kathy Jack 說。當澳洲每年有 160 萬張床墊被丟棄,其中有 40 萬張床墊正被社會企業 Soft Landing 和其他企業回收,且數字持續成長中。

床墊供應鏈的上下游廠商一起參與了「stewardship scheme」計畫,他們決定承擔起回收廢棄床墊的責任,「床墊體積大又笨重,還有很多臭蟲,要處理他們真的是一項具挑戰性的任務。」Soft Landing 的床墊回收經理 Janelle Wallace 說。

他們在 2017 年 6 月,於墨爾本舉辦了一場說明會,徵求中小企業和零售商一起加入這個自願性的計畫。當他們承諾加入後,便可用折扣價委託 Soft Landing 回收床墊。業者可以自行吸收這個費用,或是轉嫁給消費者,因為消費者本來就需付一筆錢請人處理廢棄的床墊,大約是美金 80 元。

Stewardship scheme 的主席 Kathy Jack 說,把床墊拆開後,彈簧可以給製鋼廠利用化學原理再製,泡棉清潔後則可做為地毯襯底的材料,由於泡棉的特性是可以維持很久,可以一直不斷地被重複利用。Soft Landing 也回收止滑墊和其他布料來做拳擊沙袋;將廢棄木材削成木屑,做為鋪在苗圃或菜園的農業資材,或是動物農舍鋪在地上的碎屑;床墊的外皮則能鋪在雜草上以防雜草叢生。

每一張床墊都是用手拆解,以簡單輕便的史丹利刀做為工具。Kathy Jack 說,雖然 Soft Landing 一開始的初衷是為了環境,但其實對製造商來說,回收床墊比起送進垃圾場是更有效益的。根據 Soft Landing 的統計,每年回收的這些材料是以噸來計算,每 10 噸回收資材所減少的資源消耗,相當於減少 4 台汽車的排碳量,或是可以提供 14.5 個家庭一整年的用電量,或是省下 3.5 座後院游泳池的用水量。

Soft Landing 以社會企業的形式於 2009 年,在澳洲的 Mission 成立,致力於找出回收廢棄床墊的解決方案,目前是澳洲最大的床墊回收業者,並得到 2016 年最佳社會企業獎(Social Traders’ Social Enterprise of the Year)。Soft Landing 也聘用求職困難的員工,並預計要擴張廠房,讓床墊回收計畫能拓展到整個澳洲,目前在雪梨、墨爾本、伯斯等地都有據點。

Soft Landing目前有 70 多位員工,當中有許多員工以前曾經歷失業低潮,或是身心障礙者和更生人的背景,且超過 75% 的員工有原住民身分。 

「我們稱這家公司是通往就業的道路,我們一開始是創造需要勞力的工作,但是最後我們能夠轉換成一種讓員工認同,覺得穿上制服是種驕傲的工作。」Kathy Jack 表示。

在工作的過程中,會有許多導師會陪伴員工面對遇到的困難和責任,透過正向的引導激勵,使他們最終獲得了工作的技能與自信。其中也不乏許多員工後來又取得大學學歷,並在別的領域找到好工作的例子。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Better bedfellows: how mattress manufacturers are stopping the waste

延伸閱讀
>>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 以改造代替丟棄,美國新創回收瑕疵名牌服飾 獲100萬美金投資
>> 讓塑膠垃圾從掩埋場回到工廠:兩大國際品牌使「拾荒」成為海地的永續產業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