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由「里山倡議」邁向經濟自主的「里山資本主義」,達到社區自給自足、永續發展的理想

2017.10.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綿延數千年的里山生活

「里山(Satoyama)」是一個日本用語,泛指環繞在村落周圍的山林。

人類在里山定居生活,可以追溯到史前時代;這類在山林與平原間交界處的聚落生活,是種長期穩定、步調緩慢、相對與世隔絕的生存模式。不過在當代由於受到工業化、都市化、資本主義興起等因素的影響,今日里山周遭的聚落已被整合到現代社會之中,成為都市體系中的「邊陲」地帶。大城市不斷吸取里山的人力與自然資源,導致聚落人口老化並走向衰落,導致里山生活有一度被認為是種落後模式。

然而隨著資本主義頻繁地發生危機,工業化留下各式各樣的嚴重後遺症。人類開始意識到,所謂「進步」的現代化生活,其實是破壞環境、製造污染的高風險模式。20 世紀中期環境保護意識抬頭,隨後於 1987 年,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WCED)提出《我們的共同未來》報告,建構了「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概念,尋找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能夠維護生態平衡的成長模式。

人類在里山那種樸素、變化緩慢的「傳統」生活,因而再次受到重視。里山生活能夠綿延長達數千年,代表著它能夠與環境長期共存,進而融入成為當地生態系統的一部份。對追求永續發展的目標來說,里山生活模式無疑能給出良好的啟示。在 2010 年 10 月於日本名古屋所舉辦的聯合國第 10 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中,日本政府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共同提出了「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將里山生活標誌為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理想圖像。

邁向經濟自主的「里山資本主義」

儘管是從生物多樣性的角度出發,里山模式卻遠比乍看之下來得豐富。里山倡議收集世界各地的案例,建立系統資料庫進行分析,歸納出主要面向與通則。根據里山倡議,里山生活模式主要包括土地利用上採用複合式生態系統架構(生態)、整合傳統知識和現代科技的生活形式(文化)、謀求新型態的協同經營體系(經濟)3 個主要面向(the three-fold approach),提供具彈性的推動策略藍圖。(註一)

里山倡議固然擘畫出充滿希望的遠景,但是不可否認地,經歷了過去數百年工業化資本主義的侵蝕,里山間的聚落往往都面臨著嚴重的困境,特別以「經濟」面向最為嚴重。一方面,長年青壯人口外移導致整個聚落的高齡化,人力資源相對匱乏;另一方面,各個聚落往往缺少具競爭力的產業,無法留住資源供在地運用及發展。

也正由於鄉間聚落的產業,無法與大城市的工業商業競爭,里山模式在過去才不可能成為一個選項。因此如果想要真正落實里山倡議,我們便迫切需要建立新型態的經濟模式。

針對此一問題,日本 NHK「廣島採訪小組」自 2011 年起展開為期一年半的深入採訪報導,系統性地思考里山模式中經濟運作的可能性,建構出「里山資本主義」的概念,指出關鍵的思考問題。一個理想的里山資本主義,並非是倡議對抗既有的資本主義、也不是要建立取代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

採訪小組認為,里山資本主義是一種「開放性的地區主義」,是「地區」賦權的時代象徵。里山資本主義的目標是在主流資本主義體制外,建立相對具有經濟自主的子系統,「切斷過去與大都市間的連結關係、不再身為被吸取養分的對象」(註二)。一方面避免天然資源與人力資源持續流失到大都市中,另一方面也避免受到資本主義危機的衝擊。

市場經濟蘊含相當大的能量,卻也是極為危險的雙面刃。過去自給自足的傳統鄉村經濟,一旦加入現代化市場之後,往往會因為缺少競爭優勢,淪為單方面流出資源,固有產業經濟無法因應市場競爭而萎縮。大城市則是市場競爭的勝利者,可以說每一個蓬勃成長大城市的背後,都有著許多衰敗凋零的傳統聚落。因此,里山資本主義必須扭轉市場經濟中單方面失血的困境,利用近代的技術重建能達成自給自足目標的既有產業,當資源於在地流通時,就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就業機會,建立正向的經濟循環。

考察日本國內的里山經濟案例,並採訪走著相似發展路線的奧地利後,NHK 廣島採訪小組提供了一個明確的案例:自現代化林業轉向產生的生質能源產業。

Güssing 鎮的能源重建

Güssing 鎮位於奧地利與匈牙利的邊境,是一個人口僅有 3,700 餘人的小鎮。它正處於冷戰時期兩大陣營的交界,雙方的對峙限制了小鎮的發展。冷戰結束之後 Güssing 鎮也沒有碰上發展的機會,相反地全球化打壓了鎮上既有的農業,迫使鎮上絕大多數的居民必須到周圍城市的工廠裡尋找就業機會。

1990 年 Güssing 鎮的領導者試算過去整體的收支狀況,他們發現為了購買每日所需的能源,整個小鎮每年總共要對外付出 600 萬歐元的費用。這是一筆非常龐大的支出,導致整個聚落長期處在資源流失的狀態。若能改變這筆金錢的流向,讓金錢在區域中循環,則能為整個小鎮帶來更豐富的資源與機會。因此在 1990 年,Güssing 鎮的議會一致通過,決定將小鎮的能源,自(對外的)石化燃料,轉變為(鎮內的)木材燃料。

擬定區域發展計畫之後,Güssing 鎮開始建構區域暖房系統,鋪設熱管線、交由在地居民進行系統的維修工作。1996 年半公營的區域暖房公司成立,擴大了區域暖房網的線路,2001 年熱電連產發電系統開始運轉,轉而向政府賣電。今日 Güssing 鎮的能源達到 70% 的自給率,成功逆轉了資源的流向:從每年必需支付 600 萬歐元的費用,在 2005 年轉而可以獲得 1,800 萬歐元的收益,並成為運用綠能能源的先進代表。(註三)

與風力、太陽能等我們熟知的「綠能」不同,這裡的「綠能」指的是木材,配合上最先進的林業管理、木材產業、以及發電機組等等技術。但所謂綠能的綠意,不也正是因為森林茂密蓊鬱的綠色而得名嗎?

木材相關產業一直是里山固有的經濟模式,是最易取得的資源之一。不過當聚落加入市場經濟後,木材產業則因缺乏競爭力而逐漸遭到廢棄。今日許多里山的聚落,不再以林木業作為核心產業,但這也不代表林木業已經一無是處。以自給自足為首要目標、重新結合最新的技術,仍然可能為在地帶來機會與希望。

建構在地的社區經濟

奧地利需要暖氣設備來對抗嚴寒,為此必須長年支付大量的能源費用。就整個國民經濟的角度來看,過去捨棄木材改採石化燃料的能源策略,具有相當的進步性;但是若從自給自足的里山生活的立場來說,這卻是喪失經濟自主權的第一步。喪失自主性也意味自身變得更加脆弱、更容易遭受整個體系中事故的衝擊。台灣最近頻繁出現的限電、跳電,一座電塔、一個電廠的事故,都會影響到全島的供電情形。這固然指出台灣的電力供應已經到了極為緊繃的現實,其實也是所有的地區都依賴單一的系統,沒有辦法迴避事故的傷害。

不管是供電系統還是資本主義,其實都存在內部高度不穩定的問題,我們所承受的風險,也隨著對其依賴的程度而增高。里山資本主義呼籲建構在地社區經濟的重要性,適度的自給自足不但可以減緩受到系統性事故的衝擊,也能讓在地自然資源永續利用,並活絡地方產業的發展。

然而,里山資本主義並非單純地將資本主義的精神帶回聚落之中,更重要的還有「永續發展」理念的實踐。過去工業化時代的木材產業,採用無節制的伐木策略,掠奪在地資源卻留下長期污染,是造成聚落死亡的主要原因。如今的里山資本主義強調必須將最新的育林知識與技術帶回聚落、以建構永續利用為前提,才能有效達到自給自足、永續發展的理想。

註一:「里山」的理念引入台灣後,有不同的發展歷程,新作坊對此也加以介紹並進行反思。參見吳宗澤,〈從里山尋一條台灣的路〉(上)、(中)
註二: 藻谷浩介、NHK 廣島採訪小組,2016,《里山資本主義》,頁 124。
註三:藻谷浩介、NHK 廣島採訪小組,2016,《里山資本主義》,頁 118。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從「里山倡議」到「里山資本主義」: 社區經濟的發展圖像

延伸閱讀
>> 用「里山經濟」串起台24線的珍珠 看部落與山林共好共生
>> 靠大自然吃飯:日本「里山500選」,替子孫存下自然資本
>> 全球社區貨幣風潮:「自己的貨幣自己印」,擺脫被資本主義蠶食鯨吞的命運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用剩食交朋友:她開創「共享食物社群」,全球 40 萬人響應

編譯:郭潔鈴

有沒有想過童年記憶可能與你對食物的態度息息相關?對於 Tessa Cook 來說,這的確屬實,在她的成長階段,食物對她有極大的影響力,甚至進而改變了她的一生。

Cook 從小生長在位於英國北約克郡、由父母經營的牧場,因此她從小就見證了食物的生產過程,瞭解到生產食物是項需要全時間投入才能完成的事。

「我爸爸至今仍每天凌晨 3 點起床。在鄉下長大時,我瞭解到生產食物需要花費多少心力,像是餵牛、清理牛舍、搬運貨物等工作,這讓我更尊重食物。」現居於倫敦的 Cook 表示。

雖然 Cook 已不從事畜牧業,進入數位產業,但是她永遠不會忘記她的根。「當我一學會走路,我就知道生產食物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成長過程中,我堅信食物應該要被吃掉,而不是被丟棄。」 Cook 表示。



或許大部分人都會同意 Cook 的觀點,然而全球所生產的食物中,有 1/3  會被丟進垃圾桶裡。更糟的是,全世界每 9 個人就有一位正在飢餓或營養不足,這些飢餓的人們卻僅需每年美國、英國、歐洲所浪費的食物中不到 1/4 的數量,就能被充分地餵飽。(推薦閱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們吃不完的食物進了垃圾桶,卻送不到那些需要的人手中

「2 年前當我欲從瑞士搬回英國時,突然靈光乍現。那時我們正準備搬離公寓,冰箱裡卻仍有剩餘的食物,我無法直接將它丟棄,於是我帶著我的小嬰兒,一同出發去尋找有沒有可以給予食物的對象。」Cook 表示。(同場加映:丟棄食物前,你可以有另一種選擇!這個App能「追蹤剩食」,並且直接送到飢餓者手中

但是 Cook 沒能找到願意拿走食物的人,有著數位專業的她,驚訝地發現,居然沒有為此情況設計的 App。

於是 Cook 與一起就讀史丹佛商學院的同學 Saasha Celestial-One 合作,在 2015 年 7 月發表了一款名為 OLIO 的 App,希望以此開創食物共享革命。

OLIO 可供免費下載,目的為連結左鄰右舍與在地店家,使即將過期的食物能被共享。無論是那罐不喜歡的果醬、吃不完的蔬果、出遠門前仍剩下的食物,你都可以將它張貼在 OLIO 上。另一位在附近的 App 使用者,若願意接受你的提案,就會登門拜訪,取走原本會被浪費的食物。

Cook 夢想的食物不浪費革命,成功地迅速擴大規模。至今已註冊 App 的會員已遍布 41 個國家、超過 26 萬人次,更有 40 萬份個以上的食物被分享、17 萬份餐點逃離被丟棄的命運。

「我們相信渺小的行動可以帶來巨大的改變。每次拯救一個杯子蛋糕或胡蘿蔔,這些行為積沙成塔後,我們就能建構一個更永續的未來,使我們最寶貴的資源可以被共享。」看見 App 使用者熱衷於共享食物,Cook 對此感到興奮與激動。

人們不只可以捐獻個人的剩食,還能參加 OLIO 的 剩食英雄計畫(OLIO’s Food Waste Heroes programme),參與計畫的志工會將當地商家的多餘食物,分送給社區裡的人。(同場加映:別辜負賣不完的美味!丹麥惜食App:以平價販售餐廳剩餘美食

「我們的志工每周花費一點點時間,推著滿載美味食物的手推車走遍社區,讓他們覺得自己像社區裡的聖誕老人。志工遇見對食物感到歡喜的人們,若沒有這些食物,他們將無法餵飽自己的家庭。有不少志工寄 email 表示,分送食物的行為,也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Cook 認為,人們持續使用 OLIO 的原因,來自對社區的認同感,而社區也是讓世界產生正向改變的原動力。

「大部分人都渴望有歸屬感,共享食物可以促進這點,與別人分享你的食物只需花費 10 秒,就能形成真誠的友誼。」Cook 補充道。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is Global Citizen of the UK Hates Food Waste So Much She Launched an App to End It

延伸閱讀
>> 全民救剩食:台灣有望立法設「實物給付」專章
>> 把剩食「賣光」的國民女英雄:5年來與全民合作,成功減少丹麥25%食物浪費
>> 兩個MIT商學院畢業生打造剩食APP,串連食物供應鏈 三個月內搶救3600公斤剩食


社企流推出年度專題「打造韌性城市」與精華懶人包,並同時舉辦系列活動講座,從社會、經濟、環境三大層面分享國內外韌性案例及發展趨勢,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城市做體檢,讓我們的城市更韌性!
手刀報名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