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隻蜜蜂消失,提醒我們面臨什麼生態危機?

2022.05.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一隻小小的蜜蜂消失,為什麼會引起世界各國的重視,相繼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究?其背後影響的,可不是擔心再也喝不到可口的蜂蜜這麼簡單,而是攸關大自然生態平衡與人類的生存的重要課題。

文:天天里仁

「我已經好幾年沒種絲瓜了,因為全都得靠人工授粉。」在雲林麻園有機農場耕作 12 年的農友卞玉芬說,近年來蜜蜂數量不但明顯變少,活力也大不如前,授粉力大減,使得許多瓜果類作物都得改採人工授粉。絲瓜開花期就得每天仰著頭在花朵上刷上 3、4小時,不僅又熱又累還全身酸痛,完全無餘力顧及其他的作物。不得已,她只好放棄絲瓜這項作物。

農場另一頭,青年農民陳俊男分享他種小黃瓜遇到的狀況。蜜蜂協助授粉完全的小黃瓜長得又直又美,授粉不完全的則呈彎曲形狀,成了格外品。「以一分地來說,正常可收成 2 至 3 噸的小黃瓜,如果沒有蜜蜂可能會降到一噸甚至更少,所以現在小黃瓜都改良成雌雄同體。」

沒了蟲媒授粉,農作物的多樣性將消失

「蜜蜂消失,首當其害的是瓜果類作物,因為瓜果幾乎都得仰賴蜜蜂授粉。」農業專家張世揚博士說。影響所及,就是農作物的多樣性逐漸消失,讓食物來源變少。蜜蜂消失的影響不僅於此,更將牽動整個自然生態的平衡與存續。

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說,蜜蜂消失,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單一的現象。但是,蜜蜂會大量減少,代表其他的授粉昆蟲也有消失的風險。「我們擔心的是,蜜蜂消失可能是連鎖效應,或是冰山一角。因為我們現在看到的僅是蜜蜂,沒有看到其他昆蟲的問題。如果世界上沒有昆蟲會多可怕?」根據統計,全球超過 1/4 的昆蟲種類正在減少,且多達 1/3 種類瀕危、即將消失。

農藥會污染空氣土壤、流入水域

楊恩誠教授表示,不當使用農藥是造成蜜蜂數量減少的原因之一。「農藥噴在農業區,你以為只會停留在農藥區?」楊教授搖頭說,農夫噴的藥劑,大約只有不到 1/10 會附著於植物,90% 則會進入環境,往上混入空氣,往下進入地下水。這些藥劑若被土壤吸收,會造成土壤劣化,並殺死土壤中的昆蟲或微生物。但最讓人擔憂的是,進入地下水層的農藥,隨著流域擴散,危害的影響更深遠。

台灣西部的夏天經常會下西北雨,農友在上午噴藥,下午下雨後,藥劑就隨著雨水全部流到小溪流去了。「即使農藥在水中的劑量很低,還是可能造成比較小的水中生物,或是環境指標生物中毒。類尼古丁的藥劑最可怕之處就在於無法被土壤吸收,而且可以在水中殘留很久。」

根據國外研究,益達胺在水中5年也不會消退,有的類尼古丁藥劑則是 30 年也不會消失。楊恩誠說:「蜜蜂也是會採水的昆蟲。還有像我小時候看到很多蜻蜓,現在已經很少看到。」當天敵消失後,危害人類的昆蟲數量就會增加,這也是蜻蜓越來越少,蚊子越來越多的原因。「破壞生態平衡的後果,不是你我能想像的。」

有機農業不只友善大地,也友善蜜蜂

當蜜蜂漸漸消失,農夫如何因應或自救?卞玉芬想了想說:「很難!」雖然有些作物可以透過改良,減少蜜蜂的授粉需求,但多數需授粉作物,在蜜蜂無法工作後,就只能靠人工授粉。「但台灣農夫普遍高齡,需要大量勞力的人工授粉作物就漸漸沒人種。如此一來,作物的多樣化就會慢慢消失。」

「我們為了追求自身的利益,傷害了很多生物的棲息地而不自覺。透過蜜蜂讓我們知道環境真的變成惡劣了。」卞玉芬說,當務之急,除了找出替代方案,更重要的是把這個農業生產最親密的小幫手找回來。堅持友善農耕,不使用農藥化肥,守護著支持多樣生態的土地,是這群有機農夫實踐永續的任務。

全文轉載自里仁為美,原文標題:你不知道的生態危機發生中

延伸閱讀
>> 沒了蜜蜂,我們再也沒有蘋果吃!加州新創打造智慧蜂箱,解決糧食危機
>> 這家新創成立僅 3 年,年年提交公益報告:The Bee Corp 開發監測 app ,助蜂農把關蜂巢健康 
>> SDG 12 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地球日真心話:我的選擇,可以減少多少浪費?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前往完整專欄

飲酒有助減碳排?美國新創捕捉二氧化碳釀造伏特加

2022.05.11
合作轉載

創新拿鐵/文:陳蔚銘

大家知道圖片裡這純淨透明的瓶子裡裝的是什麼嗎?是一瓶要價 2400 台幣,用「二氧化碳」釀造的伏特加酒!

「Air Company」是紐約一間專注於將空氣汙染轉化為有價值產品的新創公司,這瓶伏特加就是他們打響知名度的首發產品。不過,他們的獨家技術不只能釀酒,還在疫情中對抗病毒,甚至打算要讓人類移民火星!

當酒商遇見化學博士,把骯髒碳排轉化為純淨伏特加

Air Company 是由兩位共同創辦人 Gregory Constantine 和 Stafford Sheehan 於 2017 年創立於紐約,Constantine 原先在酒商帝亞吉歐(Diageo)擔任主管,Sheehan 則是耶魯大學的化學博士。

Constantine 和 Sheehan 在 2016 年 Forbes 舉辦的「30 Under 30」峰會中認識,Constantine 對 Sheehan 的研究主題「如何將二氧化碳轉化為酒精降低溫室氣體」很感興趣、Sheehan 也希望自己的技術能讓更多人意識到溫室效應的嚴重性,兩人一拍即合,開始著手試著把 Sheehan 的技術商業化。

​成立 Air Company 之後,Sheehan 應用所學,以太陽能產生的電力將水分解為氫氣和氧氣,然後將氫氣與二氧化碳結合,產生酒精、水和氧氣的混合物;氧氣可以排放到大氣中、再通過蒸餾除去水,最後留下酒精,調製成 Air Company 第一款產品「Air Vodka」。

Constantine 形容:「過程就像植物行光合作用,但效率更高。」每一瓶 Air Vodka 從大氣中吸收的二氧化碳量相當於 8 棵大樹。

傳統伏特加從蒸熟穀類發酵開始,再經過蒸餾、冷凝的過程後裝瓶,一瓶平均會「產生」5.9 公斤的二氧化碳,但每瓶 Air Vodka 平均會「消耗」450 公克的二氧化碳,也不含傳統伏特加的穀物雜質,據說口感更為純粹。

此外,Air Company 的二氧化碳原料主要來自紐約附近的工業及肥料工廠,這些工廠會把生產過程中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冷卻、加壓、液化並裝罐,送到 Air Company 的工廠中。如此一來,Air Company 有便宜的原料、工廠也有處理廢棄物的管道,彼此都有好處。

不只能做美酒和香水,更在疫情期間扮演紐約救星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大流行,眼見紐約的狀況越趨嚴峻,Air Company 也決定把原先生產伏特加的產線改為生產酒精乾洗手液「Air Spray」,希望能幫忙淨化空氣、對抗病毒,疫情期間,Air Company 總計捐出 1.5 萬瓶的 Air Spray 給紐約的醫院以及非營利環保組織。(同場加映:消毒用品買不到?!美新創「Air Co.」捕捉二氧化碳製乾洗手,盼助抗疫一臂之力

疫情趨緩後,2021 年 Air Company 又有了新的點子。他們委託紐約布魯克林區一間香水訂製服務工作室「Joya Studio」調製他們的第三款產品:同樣以二氧化碳製成的酒精作為基底,溶入「清爽,讓人想起穿過雲層的一束陽光,帶有一絲礦物的海浪」香精調製而成的「Air Eau de Parfum」香水,每瓶約可消耗 36 克二氧化碳。

拯救地球後的下一步:征服火星!NASA 認證的火星移民拓荒者

用美酒和香水讓大家見識解決碳排放的優雅方案之後,Air Company 並不因此而滿足,反而把下一個目標瞄準了火星!

因為在火星的大氣組成中,二氧化碳佔的比例高達 95%;這座幾乎取之不盡的寶山讓 Air Company 的獨家技術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於是他們報名參加 NASA 舉辦的「二氧化碳轉化挑戰賽(CO2 Conversion Challenge)」,在 2020 年的選拔中獲得首獎,隨後也接受 NASA 的邀請,一起研究未來人類移民火星所需要的兩項技術:

第一項是研究如何將生產出的酒精進一步轉化為葡萄糖,葡萄糖除了可以讓太空人直接作為補充營養的來源,也能在實驗室中作為微生物的養份,「培育」出人造肉。

第二項則是研究如何把二氧化碳轉化為低溫液態甲烷,作為運輸火箭的燃料。

也許,再過不久我們可以在火星上用伏特加乾杯!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伏特加、乾洗手、香水有什麼共同點?他們竟然都能緩和「溫室效應」!

延伸閱讀
>> 二氧化碳製衣術!姐妹創業盼降低時尚業污染
>> 挪威電商推「氣候收據」揭消費碳排,有效提升低碳產品銷量
>> 台灣青年為循環手機品牌 Fairphone 減碳排、顧人權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