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募資不求人 五大障礙一次搞定

2014.08.04
瀏覽次數:

編譯:Red Jacket

社會投資者希望社會企業做好風險管理,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是風險趨避者,不但重視企業的營運計畫,而且有其特殊的投資偏好。Inspire2Enterprise的Chris Hardy除了點出五個社會企業募資必須面對的事實外,還告訴我們應該如何解決這幾個問題。


圖片來源

1. 太過華而不實的計畫將寸步難行

對剛起步的社會企業來說,社會投資者不會把資金投入一家無法看到前景的企業。 許多社會企業一開始都是依賴無償的補助獎金,而沒有對外募資的經驗,因此對新創社企而言,向外募資是一件相當具有挑戰性的事。

此時便需要尋求社會企業中介組織(Intermediaries,提供社企家創業過程所需的協助)的指導與建議,他們通常能夠替社會企業定位,使其做好募資的準備。社會企業必須及早和投資者建立關係,以便瞭解他們要的是什麼,並且持續和投資者保持對話。此外,社會企業也需要反思自己的商業計畫,並重新思考組織的營收來源及成長的速度。

2. 社會投資者不喜歡意外

社會投資者不會想看到他所投資的社會企業周轉不靈,或發生無法預期的資金問題。

因此,良好的財務規劃以及瞭解現金的流向就顯得十分重要。現金周轉問題通常是企業倒閉的主要原因之一,維持充足的現金能使社會企業穩定成長,並且在景氣不好時度過難關。此外,社會企業貸款時,必須確保自己有還款的能力;過度相信自己的還款能力很容易讓自己陷入險境。

3. 別羞於談獲利

對一般企業來說,沒有收入就等於走向滅亡;對於社會企業家來說,也必須學會如何像商人一樣的思考。

如果一個社會企業裡面沒有人擅於談獲利,那就必須尋求外部專家的協助;想要達到自籌營運資金的目標,不僅需要時間,也需要不同的思維。如果你的組織提供服務給公部門,就需要了解不同公部門支付費用的方式;如果對象是私部門,則需要瞭解如何與企業合作,更要懂得如何削減成本,以及重新思考組織的策略。當社會企業引入外部資金後,也需要對外部投資者負責,而這些投資者往往會更加重視企業的營運計畫和績效,並且要求企業做好風險管理。

4. 投資者有其投資偏好

能獲得投資人青睞的通常是營運風險較低的大企業,而不是營運風險較高的小企業。雖然新創的社會企業不能把自己偽裝成大企業,但是仍然有一些方法可以吸引投資人。

首先,要盡可能善用資源。比方說,除了能幹的營運首長是必備條件之外,邀請一些經驗豐富的人士當顧問,將對新創社會企業產生很大的幫助。即便這些人士只是提供諮詢,但至少能使投資者安心。此外,主動評估社會影響力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甚至可以在合約上註明社會影響力的目標。社會投資人通常有自己一套衡量社會影響力的方式,或要求社企聘任專人來做社會影響力評估,這讓投資者得以在社會企業的運作上產生影響力。

5. 募資是一條漫漫長路

社會企業實際花在募資的時間,絕對比原本想像的久。比方說,就算投資者都點頭了,並不代表資金已到手,繁雜的書面程序,將花掉大半的時間,也會讓人開始打退堂鼓。

如果你決定要募資,最好先確認資金實際入帳要花多久時間。一年半前,有一位CEO啟動了他的募資計畫,但資金硬是比他原本預期的時間晚六個月才到,為了確保不受影響,CEO只好硬著頭皮調度其他資金應急。因此,一旦你決定要募資,最好有曠日廢時的心理準備。


資料來源
5 Hard Truths About Social Investment and How to Handle Them

延伸閱讀

是不是社會企業,有那麼重要嗎?

2014.08.01

文:金靖恩

你聽過「社會企業」嗎?

經過這幾年的獨立媒體洗禮,社會企業這個名詞對許多人而言應該並不陌生,政府還將今年定調為「社企元年」,積極催生各樣社企行動計畫,甚至在前陣子提出一項新政策──想要在國家公園內開民宿、闢魚塭,並將之稱為社會企業。這項政策引發的爭議在此不多做討論,但它的確帶出許多人共同的疑問:究竟要符合什麼樣的標準,才算社會企業?

每當在分享社會企業的過程中,我經常被問及社企的定義,也常常聽見大家對於社會企業的各種疑問與質疑。

舉個例子,當我談到Motherhouse在孟加拉建立溫暖的微笑工廠,提供兩至三倍的薪資與健全福利制度,讓他們能愉快、有尊嚴地生產高品質皮件時,便有人追問Motherhouse身為社會企業,究竟有多少比例的盈餘用於回饋當地?或是應該回饋多少比例,才能稱作社會企業?

當我分享World Bicycle Relief(WBR)非營利組織如何在第三世界國家建立自行車品牌,同時結合捐助與銷售模式,幫助當地人民取得耐用的代步工具,使偏遠地區的醫療、教育與經濟能夠得到適切發展時,便有人不解若還需要接受捐款,怎麼能稱作社會企業?

類似這樣的疑問其實列舉不完,舉凡盈餘捐贈的比例、社會企業能否接受捐款、能否分紅、能否以非營利組織的形式存在…等,每個人都有一長串用來檢核社企定義的清單。

然而,社會企業的定義並沒有標準答案,找一百個人來問,可能還會得到一百種回答。因為社會企業並不是一個專有名詞,也不是什麼新的組織形態,而是一種精神與態度;社會企業最重要的核心精神,就是「不以追求私利為最終目標」,除了賺取利潤,更努力達到社會與環境三方面的平衡。

因此任何一個組織,若致力於追求三重基線—Triple Bottom Line,達到企業在財務、環境與社會使命三要素的永續發展,那麼管他是否符合任一媒體或學者的社會企業定義,都是一間具有「社企精神」的企業。

全美最大戶外運動服飾品牌之一的Patagonia,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間年營業額高達兩億六千萬美元的企業,除了破天荒的自我課徵「地球稅」,捐出1%的營業額支持環保團體之外,更自發性地做起內部環評調查,在消費者尚未察覺工業棉花對環境造成重大污染的年代,便果斷地全面改用100%的有機棉,不僅促使Nike、Levi’s等產業大頭跟進綠化,更帶動整體有機棉產業的發展。

在社會議題層面,Patagonia也特別關注其生產線工人的權益,並將於今年秋天推出公平貿易認證的服飾,每售出一件便提撥一筆金額作為工人福利金,由製衣工人們共同決定要如何使用,可以作為獎學金、急難救助金與交通費補助,當然也可以分紅。

像Patagonia這種追求財務、社會及環境一同永續發展的公司,不論其是否接受捐款、有無分紅給股東、或提撥多少比例的盈餘作為環保與工人福利金,它都是一間不折不扣、符合社企精神的社會企業。

不過,如果不特別加以定義,要如何避免這些名詞被濫用,或是被人濫以社會企業的名義申請補助?的確,若要推動社會企業的相關法規,或是訂定申請補助之門檻,還是有建立審核標準的必要,才能避免有心人士魚目混珠。

然而對一般人而言,我們不需要拿著放大鏡和一長串的問題清單仔細檢查,因為這不僅無助於社企的發展,還有可能模糊焦點,讓人忘記社會企業的精神並不在於能否分紅、或是應回饋多少盈餘等企業的「運作形式」,而是其兼顧社會、環境、與財務永續發展的「三贏」思維。

因此,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是不是社會企業、如何定義社會企業,對於想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我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photo credit:klara.kristina  (CC BY 2.0)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