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靠山或是束縛?日本與芬蘭的社會企業法案比較

2014.05.09
瀏覽次數:

文:陳昱安

法律的制定會如何影響社會企業?在這裡我們討論兩個國家—日本及芬蘭。日本作為亞洲社會企業發展最成熟的國家之一,但是並沒有特別針對社會企業制定法律,社會企業基本上是受「推廣特定非牟利活動法(Law to Promote Specified Nonprofit Activities)」 規範。芬蘭則為北歐福利系統的代表,在2003年制定「社會企業法(Act on Social Enterprise)」。兩個國家共同面對的問題為鄉村地區年輕人口的移出、以及人口老化。

首先,比較看兩國社會企業普遍形成的過程。日本方面,一個關心身心障礙人士就業的社會企業家,其創業過程可能是:創業家開始和身心障礙人士接觸並成立社會企業,成立之後再向政府申請補助。芬蘭的模式則有所不同,一開始是由政府先提供身心障礙人士服務,再透過先導計畫(pilot project)尋找可以經營此服務的企業。兩個國家最大的差異在於政府的介入。日本的社會企業和公部門的連結較少,比較偏向第三部門的角色。芬蘭的社會企業則是作為整體就業、福利政策的一部份,用以輔助公部門的不足。

從實際案例來探討兩國之間的差異

「Hominsya」是位在日本本州北方、青森縣津輕地區的社會企業,宗旨為幫助嚴重身心障礙者能夠住在離家人和朋友近的地方,而非只能待在收容機構。Hominsya由成田先生在1994年創辦,但由於日本政府規定社會福利機構最少需有20名員工、還有其他嚴格條件,所以Hominsya在創立初期未取得任何政府核准執照,無法獲得政府的財務補助。於是成田先生便成立了一個基金會來募款,只是仍然無法填補資金缺口,一直到2000年Hominsya才終於達到法律規定的社福機構標準,取得政府執照。Hominsya所面臨的困境是日本每個社會企業都曾有過的經歷:取得社福機構執照的嚴格條件往往將社會企業拒於公部門的門外,沒有了政府補助,社會企業的經營將是困難無比。

「A-pesu」是位於芬蘭西部南博滕區區的社會企業,在2008年由艾拉維斯市政府(the City od Alavus)創立,作為市府僱員政策的其中一環,製造工作機會及減少市政府的失業補助支出。芬蘭長期失業人口的補助,是由地方政府和中央勞工局各付一半。A-pesu的員工為長期失業者或是年輕失業者,提供的服務主要是洗衣,另外也有勞力派遣及老人照護的工作。A-pesu自成立以來大幅減低市政付的失業補助支出,並且獲得盈餘。於是艾拉維斯市政府將A-pesu轉型成更加營利導向的公司模式,申請成為社會企業獨立經營,不再直接由政府管轄。A-pesu是一個標準的芬蘭社會企業成立模式—先由政策設立,而後轉型為企業。然而,看似有效率的芬蘭社會企業,目前仍有些顯而易見的問題-第一是成立社會企業需要經歷煩瑣的申請過程,然而通過認證後得到的優勢卻太少。再來是各個區域對芬蘭社會企業法案的解釋不同,一個在西芬蘭受認可的社會企業,到其他地區有可能會被視為違反自由市場運作的組織。值得欣慰的是芬蘭政府已經打算修正法案,以上的問題可以期待被解決。

沒有制定社會企業相關法案的日本,常需要靠社會企業家的單打獨鬥。政府補助不多,整體的社會企業走向比較偏向慈善事業,經濟效益較小。但沒有政府認證的束縛,社會企業家自由主動的去發掘改善社會問題,也造就了非常多元的社會企業環境。芬蘭的社會企業法如同南韓,是針對長期失業、身心障礙人士等回歸就業市場所制定,定義比較狹隘。再者,成為社會企業需要許多申請程序,但法案並沒有提供相對應的稅賦優惠,欠缺申請誘因。芬蘭的社會企業法提供社會企業的優勢是:一般企業限制次數領取的僱員補助,社會企業能不限次數、上限金額領取。由這項優勢也可以看出政府將提升就業率的順位擺在了其他社會目的前面。而芬蘭社會企業的強項就是和政府緊密的連結,由政府發起,再由社會企業加強政策的執行。這樣比較下來,可以看出法案的設立與否皆有利弊,但重要的是政府一定要有支持的態度,社會企業才得以茁壯。

作者簡介:陳昱安,目前就讀陽明大學牙醫系五年級,兩年前的暑假她在北京和香港參與中美大學生交流論壇,認識了社會企業概念。期待自己能從公共衛生的角度改變社會。

新加坡、香港社會企業環境介紹(上)

2014.05.09

文:陳威霖

社會企業的苗圃─生長環境

進入21世紀以後,社會上除了傳統的政府、營利事業與第三部門所形成的共同體,社會企業這塊苗圃也在香港與新加坡漸漸萌芽。一塊苗圃能健康的生長並逐漸壯大除了需要園丁(社會企業家)的照料,更需要一個供其生長的良好環境。在新加坡和香港,社會企業的生長環境主要是由政府形塑,從2000年開始向社會大眾推廣社會企業的概念,並塑造對社會企業友善的環境。

在2006年時新加坡設立社會企業委員會(Social Enterprise Committee),開始著手社會企業的推動,並於當年發表的報告中明確提出在社會企業方面的三大策略:
1. 鼓勵並幫助具社會責任的企業(Encouraging and facilitating Socially Responsible Enterprise)
2. 建立友善社會企業的環境(Building a Pro-social Enterprise Environment)
3. 創造社會企業精神的文化(Creating a Culture of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而在香港,社會企業苗圃的環境則是由扶貧委員會所營造。扶貧委員會於2005年成立,宗旨與新加坡的社會企業委員會大同小異。扶貧委員在社會企業的推動上最主要的特色在於公共採購,如社會企業聘僱身心障礙人士達某個比例,則可在公共採購的招標上獲得加分的作用,藉此鼓勵社會企業在身心障礙人士福利的發展。這項特色具體表現了扶貧委員會的字面意義,因為當初香港政府為社會企業設立專責單位時,便是以貧窮、身心障礙人士為主要服務的對象。
   
社會企業的發展除了政府的支持,也需要民間團體的力量。新加坡在民間的主要推手是社會企業協會(Social Enterprise Association),除了作為社會企業與政府之間的橋樑外,也提供社會企業管理上的諮詢,並定期提出研究報告供大眾了解社會企業發展趨勢。香港的權威機構則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扮演的角色和新加坡的社會企業協會相同。

圖片來源

如何種植自己的社會企業

有了良好的生長環境後,園丁們便可以開始種植作物(社會企業),首先他們要決定哪一種作物最適合現有的環境。這段介紹的是在香港和新加坡有哪些組織形式可以讓社會企業家選擇,以及其中頗具特色的形式。

想在香港成立自己的社會企業,可以選擇的組織型式有三種:公司、合作社與社區經濟發展項目,其中最具特色的是社區經濟發展項目,其組織形式可以包括公司或合作社。社區經濟發展項目的理念是以社區為服務對象、以社區為一個單位、且社區的居民皆是這個組織的成員。成員間沒有一定的服務提供者或接受者,而是以互通有無的方式滿足成員的需求,其中最經典的例子是香港的聖雅各福群會的社區計畫,在下篇文章中將有更詳細的介紹。

新加坡的社會企業的形式非常多元,可以是獨資、合夥與公司等。其中較有特色的是公共擔保有限公司(Public 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和合作社(Cooperative Society)。公共擔保有限公司的組成並非股東(shareholders),而是成員(members),這是與一般股份有限公司最大的不同。之所以稱為擔保(by guarantee),是因為每位成員在出資成立時就保證了在公司結束時所需負擔的債務額度。且在稅務上如果組織的剩餘基金(surplus funds)(註一)或收入符合一定條件,該組織的盈餘便可獲得免稅待遇,對於社會企業家來說是理想的組織型態。

合作社是具有共同社會目標的個人,透過共同擁有、民主管理的方式所形成的組織。其與一般公司有幾項相異之處。首先,每位成員有相同的投票權,不像一般公司依所持股種類、股權等等來賦予不同的管理決策權力。再者合作社是成員的結合,而一般公司是資本(capital)的結合。最重要的是,合作社主要目的是滿足成員的需求,例如醫療、保險、住宅、授信及其他福利等。因此,不論是公共擔保有限公司或是合作社都可以是社會企業家理想的選擇。

圖片來源

肥料從哪裡來

苗圃裡的植物除了需要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營養的肥料(獎勵與輔助)也是茁壯地生長所不可或缺的元素。資金就好比是社會企業的肥料,有了資金,社會企業的運作才能順利。香港和新加坡政府設立不少計畫提供社會企業在創立初期所需的「肥料」,以下將介紹香港和新加坡政府具代表性的補助計畫。

香港的民政事務總署自2006年起推行「伙伴倡自強」計畫,專門提供非營利機構種子基金來成立社會企業。申請的社會企業必須要提出營運計畫書,供審查機構評估其可行性。得到補助後的每一年亦需要提出年度報告,並請會計師簽證,讓政府單位審查其績效。除了提供資金,廉政公署也針對社會企業制定了一套關於內部管理的建議─「防貪錦囊」,讓社會企業家在管理時有指引可以參考。「夥伴倡自強」是目前在香港頗具規模的計畫。

圖片來源

新加坡有一項特別的基金:社區基金會基金(Community Foundation Funds)。此基金並非提供社會企業資金,而是尋求所得較高的捐贈者,依據捐贈者想要投入的領域、提供的金額等因素,與有資金需求的社會企業進行媒合,作為社會企業與捐贈者的媒合平台。

在初步了解香港和新加坡社會企業的生長環境後,下篇將帶領讀者認識這兩個地區的苗圃中,園丁們種植了哪些茂盛的作物。

作者簡介:陳威霖,在就讀研究所時認識了社會企業的概念,身為商業背景的學生,發覺第二和第三部門的結合可以創造前所未有的社會影響力。在社企流實習認識了各國的社企環境,希望日後能在這個領域盡一分力量。目前就讀台大會計研究所。

註一:剩餘基金指的是當某項計畫執行結束時,在償還負債、支付稅款後剩下的資金。一項計畫或公司有剩餘基金意味著該計畫或公司是獲利的。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