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創業從三重底線挖掘生意

2013.07.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南都網/記者王海艷(2013年7月12日)

電子商務、社交網站、社會化媒體、社會企業等新興商業模式繁榮,不僅意味著企業經營方式和邏輯正在發生著根本性變化,而且為應對社會轉型、創造商業機會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日前,南開大學創業管理研究中心主辦“全球化背景下的創業研究:理論和實證進展”國際學術研討會,全球200餘位專家學者論道中國的創業和創新問題。

哈佛大學的C hristopher Marquis(孟睿思)教授接受南都記者專訪。他認為,社會創業不能空喊口號,可從三重底線(社會、環境和經濟)來挖掘生意,落到實處。

從“買一捐一”模式看“社會創業”

南都:什麼是社會創業,和一般商業創業有什麼區別?

孟睿思: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社會創業以社會使命為核心,同時也向社會提供服務或者產品。而商業創業以提供新產品、服務為核心,以創造商業價值。一般來講,社會創業創始人有很強的社會使命感和承諾。比如美國有一家眼鏡企業叫Warby Parker,美國眼鏡此前很昂貴,Warby Parker通過繞過傳統廠家供貨渠道以及網絡銷售的方式,以極低的價格打破市場壟斷。同時,Warby P arker採取了“買一捐一”的模式,每銷售一副眼鏡,就有一副捐贈給有需要的人。這種社會創新模式目前在美國很流行。

中國也有這樣的企業。比如在長沙的遠大集團,也是我研究過的案例。這家企業的創始人非常推崇環保問題,有很強的社會使命感,這也導致他們的產品都是以環境保護為核心,比如綠色空調。創始人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

南都:在承擔社會責任方面,中外創業者是否有區別?

孟睿思:在美國,很多二三十歲的青年對於社會環境問題很關注。過去這些問題主要由非營利組織解決,現在青年人他們看到這裡面有商業機會,也更為關註三重底線(社會、環境和經濟)的問題。在中國,這樣的情況還不是很多,大家的確非常關心環境、食品安全等問題,這些從微博、新聞等都能反映。但是,中國的青年人還沒有將這種關心付諸行動,較少地圍繞自己關心的問題去做一些事情,包括創業。

南都:你認為國內針對社會領域創業機會的關注和利用程度不足,能更多介紹一下麼?

孟睿思:如果你問某個人關注哪些社會問題,他可能會說,食品安全、空氣或者水污染等等。其實這裡面就包含了很多機會。中國政府也會以各種措施做出指引,告訴人們什麼是重要的,這些都是有創業機會的。

北京有一家公司叫青雲創投,他們做投資決策的時候關註三重底線的問題,這和別的投資公司有明顯不同。他們當然關注產品的創新性,但創始人也非常關注環境的可持續發展問題。比如他們投資的一項就是廚房垃圾的回收處理。從數量上看,中國的家庭垃圾大概是美國的10倍。青雲創投投資的那家公司就是用生物技術去處理回收家庭廚房垃圾,他們得到了風投,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用創新的技術去解決環境問題。此外,這也是政府關注的問題,企業創業也可以幫助政府解決一些問題。

讓創業企業告別生存難題

南都:中國企業也非常關注社會責任,但是創業企業首先面臨的問題是生存。

孟睿思:是的,大家都很關注食品安全,關注孩子和家人的安全,讓關心轉化為行動和創業動力,有很多現實的製約,這是時間問題。

南都:你提到中國的小貸公司和微型金融可以創造更多的社會價值,請介紹一下。

孟睿思:在美國,企業獲得貸款相對容易。在中國,銀行體系則傾向於國企和大型企業,中小企業和創業企業很難獲得初始資本,那麼微型貸款就很重要。中國有一家公司叫宜信,他們給了很多創業企業貸款和幫助,這種模式的發展對於中國克服中等收入陷阱都很有幫助。

我個人對中國政府的建議是,給中小企業更多支持,這非常關鍵。為什麼浙江等地地下錢莊會存在?銀行體係對小企業缺乏支持,這給了地下錢莊存在的空間。

南都:中國企業“走出去”希望更好地融入當地,不過有一些負面聲音存在,你對於中國企業在海外運營有什麼建議?

孟睿思: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小部分美國人對於中國企業的成長和中國的崛起​​有抵觸和極端評價,這種負面情緒多是個別政客別有用心的產物,我個人對此並不贊同。在這方面中國政府可以做一些事情,更多地幫助企業在海外推行社會責任,幫助消除當地人民敵對情緒。

[觀點]

現在青年人他們看到這裡面有商業機會,也更為關註三重底線(社會、環境和經濟)的問題。

用創新技術去解決環境問題,這也是政府關注的,企業創業也可幫助政府解決一些問題。

政府可以更多地幫助企業在海外推行社會責任,幫助消除當地人民敵對情緒。

全文轉載自南都網

Ashoka U:改變者的校園

2013.07.19
合作轉載

編譯:吳佳穎

近來媒體常報導大學生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且無法擺脫草莓族的標籤;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讓許多家長已經漸漸改觀,與其一味追求學歷,倒不如擁有一技之長,讓孩子轉向技職教育的懷抱。

追根究柢,填鴨式教育讓孩子只知道考試拿高分,而熱情和興趣卻被壓抑,到了大學也不知自己所求為何,才是最糟的結果。目前大學教育面對的問題,除了學費高漲、資源不均、教學品質參差不齊外,許多大學意識到,目前的經濟模型、企業經營模式、知識傳遞系統及價值判斷等等許多存在已久的觀念,正面臨巨大的挑戰,而社會企業正是此時勢下誕生的創新經營模式,高等教育因應時勢轉型是必要的,也是近年來常被討論的主題之一。

根據調查,70%的大學生表示工作是否能對社會產生影響力,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如果學生帶著滿腔熱情及強烈求知慾的狀況下求學,可想而知的是,這樣的學習成果加倍,且影響力也可獲得加乘效果。大學教育應訓練學生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建立資源分享的社群網絡及培養互助合作的習慣,他們所需的是一種文化氣氛的轉變,一種突破框架的勇氣,而這是一般傳統學校無法提供的服務。

Erin Krampetz和Marina Kim在2008年創辦了Ashoka U,一個透過類似建教合作的方式,將大學校園轉化成社會創新的育成中心,也就是「Change-maker Campus」。

 

 

想要申請成為Ashoka U的合作單位,得經過一連串嚴格的篩選過程,評選委員們不只看重該大學是否有創新的表現,同時也評估他們是否有潛力推動變革。每個學校都必須證明,不論是面對老師或學生、在校內或校外、課堂上或下課,都需充分地貫徹並實踐社會企業的理念。每個學校都有一位總指揮,負責監督管理整個社群,確保團體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並整合校園及外部的所有資源。針對學生的篩選,則希望能找到有潛力的學生,用熱情與知識,解決社會問題,積極地面對阻礙。

Ashoka U也和企業合作,例如ThinkImpact。這專案提供了八周的暑期訓練課程,讓大學生們與非洲當地社區接觸,學習如何找出當地的需求並發想解決方案。著名的西北大學和聖地牙哥大學也都有學生參與,也能從這門課程中獲得學分。這些企業們把Change-maker Campus視為研發部門,樂見他們利用現有的科技與知識透過創新,來解決社會問題。

今年二月的Ashoka U Exchange論壇,展現了Ashoka U與多家大學院校合作的成果,許多學生、老師、管理者與社會企業家齊聚一堂,分享社會創新的想法以及夢想中的未來的發展方向。Ashoka U帶領著一群期許改變世界的莘莘學子,透過熱情的激盪,無私的分享資源與人脈,能在大學時就擁有這一段關鍵性的學習歷程,並在未來將所學發揮,賦予大學文憑開創的價值。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