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裡的減塑日常!ZERO BOTTLE 建立洗沐用品租借模式,創造消費者、店家與環境的共好循環Photo Credit: ZERO BOTTLE

倡議家/文:李婉婷
根據統計,台灣每人一年平均使用沐浴用品約 10 罐,以總人口兩千萬人計算,光是一年就製造出兩億罐空瓶垃圾。用完的瓶子,後來都到哪去了,真的都被回收且妥善處理了嗎?
「我們應該再往前想一點,大家製造垃圾的速度太快,為什麼不在它們被回收、變成垃圾前,繼續被使用?!」眼前這個八年級的大男孩 Toby 侃侃而談,他將租借餐具概念帶入清潔保養瓶器,2020 年 10 月成立「ZERO BOTTLE」,用不同以往的商業思維讓環保成為有趣的生活!
(ZERO BOTTLE 設計出一套消費者、店家、生產者與自然環境,多方共好的商業模式。來源:ZERO BOTTLE

結合過往工作經驗,重新設計共好商業

Toby 關心環境,不是突然出現的事,小時候對於大自然、動物、昆蟲充滿著好奇與熱愛,直到現在,他仍舊鍾情自然生態的魅力。2016 年,就讀台大研究所時,無意間看見一部海洋生物紀錄影片,
保育團隊拔除海龜鼻內吸管塑料的畫面震撼了他,「為什麼人類在陸地使用的吸管會跑進海龜的鼻子裡,是我當下疑問。」生產過度的人類,除了製造出大量工業廢棄物,一次性餐具生產的速度,也快得遠超過環境負擔。
而後,他結合自身大學粧品學系的專業知識,也先後在關心自然環境的品牌任職,包括綠色品牌歐萊德,也曾於容器租賃團隊「青瓢」工作。
「理念很重要,但如果不能先養活自己,什麼都不用談,但自己也不想只賺錢。」嘗試在理念和獲利間找到平衡,Toby 決定再挑戰一次,這回他決定將 4 年來的工作經驗化為「ZERO BOTTLE」的創業養分。在 2020 年,以個人清潔保養用品出發,將食器租借的服務概念帶入,重新設計出一套消費者、店家(通路)、生產者、與自然環境,多方共好的商業模式。

提供美好消費體驗,讓環保更簡單輕鬆

洗沐用品的租借模式,究竟是什麼?Toby 表示,當消費者使用完 ZERO BOTTLE 的產品,只要將空瓶拿至歸還點,或者選擇便利商店「店到店免運寄送」,消費者協助歸還瓶器便可享有折價回饋,而瓶器清潔消毒過後,即可重新裝填使用,此外,在合作店家與通路端,則祭出鼓勵金制度,只要幫忙回收瓶器亦能獲得現金獎勵。
(消費者可以選擇便利商店店到店免運寄送,輕鬆歸還瓶器,還可享有折價回饋。來源:ZERO BOTTLE
「不論銷售、生產或消費都應該負起環境成本的責任,客人與店家幫忙回收瓶器,整個商品的利潤也必須要和他們共享,這才是一個合理、共好的循環。」他說。以往的商業模式,品牌總是佔盡資源與利潤,但 ZERO BOTTLE 想讓回收變得簡單且容易,以雙贏的消費模式,吸引每個人參與減少製造垃圾、降低瓶器浪費。
不過,Toby 也強調,零廢棄是品牌最想說的故事,但消費者得先愛上 ZERO BOTTLE 的商品,才有機會瞭解售後回收機制;目前推出的洗髮露,從瓶器、外包裝都有特別設計與巧思,內容物更是測試與調整多時,也採用全天然、全植物性成分,在每一個細節提供最好的消費體驗,「環保可以很有趣!我希望消費者收到時,會是幫自己、幫環境都能加分的禮物。」Toby 說。
(ZERO BOTTLE 在合作店家祭出鼓勵金制度,消費者回收瓶器就能獲得現金獎勵。來源:ZERO BOTTLE

不一樣的消費選擇,對環境更好一點

不光內容物愛地球,使用過後的空瓶,不是進入回收重製,而想讓瓶子能夠多次使用,減少廢棄物。因此,ZERO BOTTLE 回收後的空瓶,經過浸泡、冲瓶、烘乾、紅外線消毒等清潔過程就可再重新填裝,但是,由於目前台灣清洗廠產線多半以洗滌餐廳餐具為主流。為了實現回收瓶器再利用計畫,Toby 只好硬著頭皮買進清洗設備、租下場地與人力產線,他苦笑道:「這真的是在燒錢。」
儘管成功與否仍未知,但 Toby 認為,環境的破壞分秒進行,與其等待政策與完善回收體制,最有效率的方式還是透過個人改變日常消費模式。下一階段,ZERO BOTTLE 也將加快腳步增加更多清潔保養品項,讓使用量體提升,瓶器回收才能發揮更大效益,他甚至有個更大的夢,期待未來開發無壓頭瓶器,且整個瓶器可拆開清洗、組裝再利用,真正做到百分百零廢棄!
也許生活在都市叢林太久,久到有了「手上的垃圾丟到垃圾桶、回收桶就會消失」的錯覺,然而它們只是以不同形式、在不同地方存在著,且終將回到我們身邊,ZERO BOTTLE 正提供了一個選擇善待環境的機會,也給了善待未來自己的機會。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浴室裡的減塑日常!ZERO BOTTLE 連洗澡都愛地球

文章標籤

  • 《倡議+》 一人加一點,世界好一點

    《倡議+》 一人加一點,世界好一點

    世界從不缺看見問題的人,而是少了動手提出解方的人。作為媒體,《倡議家》不只點出永續社會遇到的問題,更要攜手企業、社創夥伴、意見領袖,打造「倡議聯盟」,提出倡議,並且落地行動,共同解決問題。 承擔社會責任,不是企業的事,也非政府之責。人人「+1」行動一點點,從《倡議家》到「倡議家們」,就能快轉台灣,讓社會變好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