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完美也很好——從今天開始「無痕飲食」,在家出外都可輕鬆實踐

2020.06.20
瀏覽次數:

社企流/整理:郭潔鈴

回想一下你家裡的垃圾桶裡由哪些東西組成,可能有許多種不同材質的塑膠、牛奶罐、香蕉皮還有已經過期的食品。過去幾個月,人們因為疫情更常待在自家廚房煮食,使得「無痕飲食」的概念,獲得了大眾更多的關注。

根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在城市裡被丟棄的固體廢棄物中,有 22% 為食物。同時,根據美國農業部(USDA)估算,在 4300 億磅的被製造出來的食物中,有 31% 不曾被人吃過,也就是說,人們生產出的食物有 1/3 都被浪費。

而多數家庭產生的垃圾,大部分集中於廚房,當我們想要在家實踐永續時,第一步便可從廚房開始嘗試。

什麼是無痕飲食?

無痕飲食的實踐方法,取決於有意識地減少食物垃圾的簡單行動。儘管字面上來看,「無痕」似乎代表完全不產生垃圾,但是許多專家學者同意,完全不產生垃圾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無痕飲食的倡議,更強調透過減廢、重複利用、回收等步驟,達到最小化垃圾量的目標。

「每個人對無痕飲食的定義都有點不一樣,」知名零廢棄廚師 Anne-Marie Bonneau 表示,「對我來說,無痕飲食目標是盡可能減少送進掩埋場的垃圾,但是剛開始執行時,要做到完美是很難的。」

Bonneau 經營她的廚房時,秉持 3 大原則:無包裝、無加工食品、無垃圾。這些無痕哲學,也激勵她改變料理的方法。比起遵從食譜、購買所有特別的食材,最終沒用完的食材卻在食物儲藏室腐爛,Bonneau 現在傾向發揮創意,活用手中既有的食材。

「無痕飲食讓你得以檢驗生活中的每個層面。舉例來說,當你拒絕塑膠包裝,你將開始吃進更多健康食物和新鮮蔬果,因為大部分的加工食品都會用塑膠包裝,這都影響了我料理的方法。現在我會優先思考手上有哪些食材、該如何料理它們。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思維模式。」

但是,實踐無痕飲食,需要一段學習的過程,有時候廢棄物就是會產生。「雖然最好不要製造剩食,但如果不小心讓食物腐壞或超過保存期限,可將其用於堆肥,而不要直接丟進垃圾桶中。剩食造成的一大問題,是當它們在掩埋場堆積後,將被厭氧細菌分解,並釋放出甲烷,而甲烷是比二氧化碳更強力的溫室氣體。」

其實實踐無痕飲食並非專家才能做到的壯舉,只要稍微改變生活方式即可。Bonneau 分享了幾招簡單方法,讓人人都可以輕鬆開始。

改變 8 大日常習慣,實踐無痕飲食

  • 一次專注改變一件事就好

「不要嘗試一步到位,例如你可以從簡單改變購買食物的地點開始。」Bonneau 分享,她只在農夫市集購買食物,並在不製造任何包裝的情況下,將美味蔬果帶回家。

  • 隨身攜帶購物袋和保鮮盒

「有時候你並不需要塑膠包裝!」若只買了兩顆洋蔥,就將它們丟進購物車就好。如果賣場有鮮食區,可以請店員直接將食物放進自備的保鮮盒中。

  • 學著烹調簡單的菜餚

「秘訣是盡可能活用食材,」Bonneau 表示,「例如湯品就是可以簡單活用食材的料理。我曾經用了一把豌豆,製作了一碗碗豆湯,你不需要學會烹煮複雜的料理,只要好好地使用食材。」

  • 停止飲用瓶裝水

安裝濾水器,將能減少使用塑膠瓶。Bonneau 分享,她會將活性炭置於水中,水中的雜質會吸附在活性炭上,因為水中的雜質會受到活性炭中的碳吸引。這是天然又有效的方式,既去除水中的氯等有毒物質,又保留礦物質和鹽分。

  • 購買散裝的無包裝食物

雖然購買散裝無包裝食物,運送至店裡的途中,可能仍會需要包裝。但是一個大包裝,仍比許多個小包裝好上許多。此外,購買散裝食物還可能為你省下金錢。

  • 提前計劃

舉例來說,若今晚將與朋友出外聚餐,可以預先準備保鮮盒,帶走吃不完的食物。一開始可能會感到有些尷尬,但是思考一下過去丟掉了多少外帶包裝,而自備餐具跟保鮮盒的簡單行動,將能減少這些垃圾。

  • 改良環保容器款式

比起重複使用塑膠容器,金屬、玻璃容器將更耐用。Bonneau 分享,過去她會重複利用優格盒等塑膠容器,但是塑膠會耗損,最終仍得回收或丟棄。

  • 自製飲料或用環保容器盛裝飲料

Bonneau 表示,在有些地方,你可以自備容器盛裝飲品,而她也會在家釀造蜂蜜酒或薑汁啤酒,微醺效果就跟外面賣得一樣好。

出門在外自備餐具,來一趟無痕旅遊

除了於在家的日常生活中實踐無痕飲食,出外旅遊時也可以透過自備容器、租借餐盒等方式,最小化購買食物產生的包裝垃圾。

在外食族眾多的台灣,更出現青瓢好盒器等容器租賃服務,讓人們於辦活動、逛小吃攤時,可以租用環保容器,並於用畢後歸還。此服務不僅讓人們方便使用環保容器,更能促進環保容器的重複使用。

舉例來說,台灣設計品牌印花樂,曾於赴高雄兩天一夜的員工小旅行中,嘗試實踐不製造任何垃圾的無痕旅遊。出發之前,印花樂夥伴向青瓢租借環保餐具,並提前將餐盒送至當地店家,再從台中送上火車,一行人即可享用不製造垃圾的火車便當。

不僅如此,他們更隨身攜帶餐盒,於晚上享用 BBQ 烤肉時再次重複利用,完全不使用塑膠免洗餐具。印花樂員工坦言:「雖然旅程中背著餐盒有點佔位置,但是 40 人的小旅行,不製造任何垃圾的超綠色行程,其實真的很有趣!」

實踐無痕飲食精神,不侷限於完美落實、完全不製造垃圾,更重要的是,有更多人願意從不完美開始,一步步地加以實踐。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印花樂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乘上企業永續之風——3 間無痛實踐綠色行動的台灣品牌
>> 5 間東南亞必訪的無包裝商店:來趟輕裝上路的無塑之旅
>>「沒有垃圾桶」的餐廳:英國綠色概念餐廳實踐零浪費,要讓你吃一頓最「乾淨」的晚餐

當綠能走入社區:前銀行家打造開放透明的經營模式,讓太陽能成為支持在地的綠色引擎

2020.06.18
合作轉載

今周刊/文:林韋伶

金融海嘯發生時金融業讓人咋舌的獲利方式,一度讓他以為開了眼界,「但後來發生金融海嘯,看到在香港、台灣的朋友都受影響,那種感覺很像丟下原子彈後,再去街上逛…」微電集團董事長王愍迪所訴說的,是自己放棄高薪、離開新加坡金融業,回到台灣的契機。

擁有台大電機系學士、台大經濟所碩士學位,畢業後就到新加坡從事金融業、年薪破千萬,這樣的條件,任誰看起來都是「人生勝利組」,但王愍迪卻一度在 34 歲的人生黃金期,感到焦慮。

他之所以一度迷失方向,就是因為在金融海嘯期間,親眼見證金融業令人咋舌的獲利方式。

金童棄超高年薪返台  一度迷失人生方向

王愍迪回憶:「一開始團隊還很興奮,因為獲利策略成功,但隨後看到全球陷入蕭條,而且那種蕭條不是發生在遠處,我在香港、台灣、新加坡朋友身上,都看到後果,感覺很像在廣島丟原子彈之後,再去街上逛,本來覺得達成科學上驚人的成就,但看到街上那樣子,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同時,全球央行為了救市大印鈔票,在利差不斷縮減的情況下,金融業想維持獲利,只能放大槓桿,但這時就會出現風險控制的問題,王愍迪因此判斷,傳統金融要式微了,毅然決然離開金融業。

2012 年回到台灣的他,有 4 年時間沒有明確方向,一度因為台灣吹起青年返鄉務農風潮,他也開始全台跑透透。有趣的是,他身上的銀行家 DNA 沒有消失,在宜蘭、花蓮、台東、屏東、台南與青年農人交流時,王愍迪最常做的事,就是幫他們規劃財務、介紹財務管理工具,他說:「很多青年農人、NGO、NPO 只有高度熱忱,但沒有財務觀念,好的理念需要對的財務模型來支撐。」

助太陽能發電在台遍地開花 微電打造開放、透明經營模式

因緣際會下,他接觸到一人一千瓦社會企業,非常認同台灣只要每人投資一千瓦太陽光電,就能平衡自己用電的概念,因此開始投入太陽能發電領域。在 2014 至 2015 年補足相關知識後,他發現,要實現理念還缺乏核心技術、支持系統,尤其若要讓太陽能發電遍地開花,不能只做大規模發電板,但規模太小的發電板,找不到團隊願意建設或維修,王愍迪因此在 2015 年創立微電能源,「我的目標就是讓硬體技術發展起來,打造一支不管發電 3  kWh 或 300 kWh 都願意蓋、願意修的團隊,以解決一人一千瓦缺乏工程能力、管理能力的困境。」

5 年後的今天,微電集團已經發展成台灣前 3 大太陽能營運商,旗下的微電能源負責硬體,索拉能源太陽能資產管理平台負責軟體,讓參與者能以圖像化介面,即時查看案場的建置與營運狀況,發展出一套整合「電流、金流、資訊流」,且開放、透明的全新太陽能經營模式。

以微電其中一個專案——汗得福克斯來說,汗得高中是一間實驗學校,成立者希望把德國訓練工匠技術的系統帶來台灣,但當時,這所學校面臨一個大問題:家長擔心,若未來 3、5 年學校倒了,小孩不就成了實驗品?

這又是另一個需要財務規劃來支撐的理想,微電幫他們試算後發現,若這些家長募一筆學校基金、蓋一座太陽能電廠,靠著發電帶來的收益,可以支應學校 20 年的所有支出,電廠頓時成了支撐實驗教育 20 年的綠色引擎。

一人一千瓦創辦人韋仁正,看著微電從無到有,認為他們透過金融化、財務化,將太陽能發電導正成大家較容易接觸的形式,讓每個人都可以接觸。

除此之外,相較傳統太陽能開發商,慣用高價買農地建置電廠,當地佃農生計或當地居民的意向,都不在考慮範圍內的作風,微電更希望推動的是共榮式開發,要讓電廠跟在地人利益結合。

王愍迪舉例:「如果開放一座只有台南市民可以去定存的電廠,一般人定存利率是 1%,太陽能定存則有 3%,這些市民就會覺得太陽能跟他有關連,甚至會主動希望附近有太陽能電廠。」

核心理念獲肯定 國發基金、福華集團、聯邦創投都是股東

而微電旗下的索拉能源,讓投資人管理太陽能發電更容易,這點也讓福華飯店總裁廖東漢,在微電成立後不到一年,就決定投資他們。廖東漢說:「發電板是串聯的,有一塊壞掉,整體發電都會受影響,過去都是要等台電來結帳,才知道發電板壞了,可能要一至兩周時間才能補救。但現在有微電團隊的技術,馬上就可以知道,當天發電是否有異常、馬上修復,把損失降到最低。」

對王愍迪來說,微電把破碎的太陽能產業鏈串起,用更透明的方式面對公民,他希望微電能串接教育、公益、文化、消費、金融等事業與志業,把太陽能的影響力深入社會每個層面,讓每個太陽能電站,變成提供永續資源的綠色引擎。

全文轉載自今周刊,原文標題:放棄金融業高薪 他為何轉戰太陽能資助別人夢想?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日本電力自由化之後——這間建築公司邁向 100% 再生能源,成為綠色投資首選
>> 台電之外的購電選擇——台青年組再生能源新創「瓦特先生」,提高買賣綠電自由度
>> 自己動手蓋綠建築!台灣夫婦創建築實驗教育機構,帶領孩子造起一個永續世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