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再生塑料製展架、雷射取代蔬果標籤——看通路的 N 種減塑行動

2020.12.18
瀏覽次數:

​社企流/文:蘇郁晴

一次性塑膠對環境造成嚴重破壞是大家都不陌生的問題,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2019 年統計,全球每年生產超過 3 億 3 千萬公噸的塑膠,有 75% 最終成為塑膠垃圾,無法回收再利用,且有 1/3 直接進入自然環境中,造成永久性的塑膠污染。

有鑑於此,近幾年來,從民間組織、企業到政府,皆吹起減塑的號角,而大眾更將目光聚焦在生活中常常接觸到的餐廳、便利商店等零售通路,期待這些企業採取永續行動。調查指出,消費者越來越傾向光顧實踐環保永續概念的店家。

進一步檢視零售通路的減塑行動,根據綠色和平組織《2020 台灣零售通路企業減塑評比報告》指出,台灣 5 間大型通路光是自有產品的一次性塑膠提供量至少就有 22 億 6828 萬件,零售通路對於拋棄式塑膠的使用量逐年增加,相對於減塑的應對則著力太少。  

通路減塑挑戰多

許多零售通路的確想朝著減塑的目標前進,但牽涉到供應鏈的配合和消費者的購物習慣,讓減塑執行起來困難重重。以討論度最高的生鮮蔬果為例,並不是所有品項都適合裸賣,像細嫩的葉菜類蔬果若少了包裝,容易因水分流失而降低新鮮度,一旦賣相觀感不佳,造成滯銷便成為通路的耗損,間接形成食物的浪費。

有些通路選擇完全去除蔬果包裝,將它們陳列在開放式的冷層櫃,並搭配噴霧設備,不時以此為蔬果降溫,維持新鮮度。這樣的做法雖然減去了包裝,但也會造成用電量增加與碳排放提升的副作用。

除了裸賣蔬果外,也有通路嘗試以環保包材包裝商品。例如,台灣蔬食通路「里仁」選用可堆肥生質袋包裝表皮細嫩的瓜果、及容易水分流失的葉菜。但是台灣目前尚未有可堆肥生質袋的回收機制,里仁便邀請消費者回收用畢的包材,統一集中送至合作的堆肥場,製成種樹用肥料。

不過,上述的回收流程需要建立完善的回收機制、與堆肥場合作制定對應的配套措施,也需消費者願意改變購物習慣,要徹底落實並非易事。

​賣好物也要愛地球——通路的減塑行動

雖然通路減塑挑戰多,但仍有不少通路在不同層面、運用不同的方式突破減塑遇到的種種難題。

行動一:從自身做起,盡量減少塑膠使用量

以新北市的無包裝商店「Unpackaged.U」為例,主要販售米、豆、零食等乾糧,店內便以密封罐盛裝產品、防止食物受到汙染,並鼓勵消費者自備容器盛裝所需分量,將塑膠的使用量降至最低。

​而生鮮超市「安永鮮物」,則從商品展示架著手減塑,他們選用奇夢籽社計的輕型展架——不但完全由再生塑料製成,更具備輕便、易組裝、可重複使用等特性,能依照需求變更不同陳列方式,取代生命週期較短的商用展示架。

​行動二:轉彎思考,不用塑膠的創新提案

在台灣,里仁提出「乾式設計」提案,將難以去除塑膠包材的洗髮精與潤髮乳,改為可使用無塑料瓶罐盛裝的洗、潤髮皂。

在國外,瑞典連鎖超市 ICA 則與荷蘭蔬果供應商 Nature & More 攜手合作,以雷射的方式取代酪梨和地瓜上的標籤貼紙,以減少塑料生成與二氧化碳排放量。

​行動三:聯合消費者,向塑膠袋說 bye bye

面對消費者,時常會遇到民眾忘記自備購物袋,而必須向通路購買塑膠袋的情形。在澳洲便有多家通路發起「出借購物袋」運動,由民間組織「Boomerang Bags」將回收布料製成購物袋,並分配到合作通路中,供忘記自備購物袋的民眾使用、當下次購物時再歸還,相當便利。如今這套服務已遍及全球超過 900 個社區,顯示出該模式之成功。

​當超市、超商和量販店成為主要的採購場域,通路商如何回應減塑風潮便相當重要。目前已有不少通路商開始採取行動,但在這條路上仍有許多困難待解,有賴企業持續研擬方案、展現減塑決心;消費者則從自身做起,支持並響應通路的減塑行動,才能一起邁向更永續的未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里仁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做農友的後盾!放下外觀與價格的評斷標準,選購友善土地的蔬果
>> 多做一點,世界更好一些!他們發起「通路革命」,讓你買得安心、對社會環境也有益
>> 剩食變佳餚!兩大解方延續蔬果的第二生命,解決從生產到消費的浪費問題

巴黎協定 5 週年:盤點 5 項成就與 5 大未竟之功

2020.12.16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編譯:姜唯

巴黎協定宣示在本世紀末前升溫不超過 2°C,於 2020 年 12 月 12 日迎來 5 週年紀念日,多邊主義再度興起,承諾與行動之間距離似乎再次可望拉近。對此,氣候媒體《氣候之家》盤點了巴黎協定 5 年來所實現的 5 項成就,以及 5 項未竟之功。

金融市場轉向乾淨能源 巴黎協定 5 項成就

一、政治韌性

毫無疑問,美國的退出對巴黎協定是重大的打擊。在川普 4 年任期中,全球第二大排放國美國不曾認真減排,也給了其他國家不努力的藉口。

幸好此事這並沒有像部分人士所擔心的,導致其他氣味相投的民族主義者也脫離巴黎協定。伐林代表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也還是留下了。美國雖獨自退出,但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 12 日在推特上重申,將於他宣誓就任總統的第一天,重新加入巴黎協定。

國家自主減排計畫的結構和問責機制每 5 年就會更新一次,正或多或少地發揮作用。同時,擔任締約方會議 COP21 主席的法國,與商業界和國家以下領導人大量互動,在某些情況下彌補了缺乏國家行動的不足。

二、1.5℃ 常態化

巴黎協定最大的驚喜之一就是讓1.5℃成為全球暖化極限的理想值。

長期以來,最脆弱的島國不斷疾呼 1.5℃ 攸關他們的生存,過去大國認為這並不可行,2℃ 才是合理的目標。

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應邀針對 1.5℃ 的科學問題撰寫了一份特別報告,並於 2018 年發表,強調這 0.5℃ 的差異會如何影響數百萬人的生命。

官方對 1.5℃ 的認證並沒有使它變得比較容易達成,但卻把風向從 1.5℃ 支持者設法捍衛其可行性,轉移到 2℃ 支持者必須說服其他人犧牲弱勢社群。

三、淨零常態化

隨著中國、日本和韓國加入歐盟和英國腳步設定碳中和目標,淨零排放正迅速成為 2020 年的流行語。

這種趨勢起源於巴黎協定。但當時受關注的程度不及升溫目標,但簽署者確實同意最終實現碳中和。

淨零排放的目的是,「在本世紀下半葉……使人為排放與清除量之間達成平衡」。它將控制全球暖化變成更實際的里程碑,影響了今日的投資活動。

如果目標是 30 年內實現淨零排放,那麼建造一個典型壽命為 40 年或更長時間的污染性燃煤電廠、輸油管線或天然氣接收站就變得沒有意義。

四、轉型乾淨能源

如今金融格局已產生了決定性的變化,就是轉向乾淨能源。巴黎協定傳遞的訊息是,乾淨能源技術是值得且安全的投資,而化石燃料的風險卻越來越大。今年的武漢肺炎(COVID-19)危機更強化了這個訊號。

2015 年春天,聯合國前氣候主管德布爾(Yvo de Boer)表示,燃煤電廠仍然是發展中國家的「合理選擇」。 到了 2020 年,就連保守出名的國際能源機構都說風電和太陽能比化石燃料更具彈性,更能因應武漢肺炎引起的需求下滑。

亞洲金融機構開始跟隨西方腳步將煤炭列入黑名單,中國環境部最近的立場正是如此。

乾淨能源巨頭的市值已超過石油公司。分析師對石油需求高點的預測越來越早,業內部分人士則認為需求可能永遠不會回到大流行前的水準。

五、制度上的改變

巴黎協定沒有中央執行機構。這並不代表它無法被執行。從金融監管機關到地方政府,各種機構都將巴黎協定目標和原則納入其政策,為問責制開闢了新途徑。

超過 400 家公共開發銀行努力將其業務與巴黎協定保持一致,少數尚未跟上的亞洲銀行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2015 年起,歐盟將遵守巴黎協定作為所有自由貿易協定的條件。巴西的濫砍濫伐成為與南方共同市場簽署貿易協定的潛在障礙。

世界各地的律師開始在打官司時引用巴黎協定內容。在英國,律師們正在嘗試用巴黎協定阻止希斯洛機場(Heathrow Airport)的擴張。

碳排、溫度持續上升 巴黎協定 5 項未改變之處

不過,對巴黎協定進展保持樂觀的同時,仍必須面對殘酷的現實。

一、碳排持續上升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持續成長,2015 年至 2018 年之間年排放增加了 10 億噸。這個趨勢是亞洲新興經濟體主導,因為現有的能源產業正以各種方式盡可能滿足發展的企圖心。

2014 年至 2016 年中國排放量進入高原期,人們以為有望將其經濟成長與污染脫鉤,但隨後這個數字又開始上升。先進經濟體也沒能迅速或持續地減少排放以抵消其他地方的成長。

為了阻止新冠病毒傳播,2020 年幾個月內,世界大部分地區的旅遊和經濟活動大幅減少,這預計只會將全球能源相關碳排放量較去年減少 7%。

在沒有發生足以達到 1.5℃ 目標的致命疫情的情況下,這個步調必須維持住。

二、氣溫持續上升

溫度隨著排放量的增加而升高。儘管聖嬰現象有降溫作用,但 2020 年將比工業化前時期高 1.2℃,並且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前 3 年之一。

「史無前例」一詞不斷出現在氣象報告中。北極野火,颶風無預警襲擊非洲部分地區,乾旱和洪水重創全世界自給農民。

科學家越來越肯定,這些極端現象跟全球暖化脫不了關係。2019 年日本發生一次致命的熱浪,研究者發現,如果沒有人類對氣候的影響,根本不會發生這種熱浪。

大氣溫度將繼續破紀錄幾個世代。由於二氧化碳會在空氣中累積,排放量達到淨零,溫度才會穩定下來。

三、化石燃料產量繼續上升

巴黎協定中沒有出現「化石燃料」這個詞,「煤炭」、「石油」或「甲烷」也沒有。

要實現巴黎協定目標,絕大多數碳氫化合物都不應開採,但這對經濟上依賴化石燃料的國家來說太難以讓步了。

儘管武漢肺炎對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未來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但許多政府仍在支持著這些污染產業。

化石燃料生產者抱著清倉大拍賣的心態在做生意,趁著還可以賣的時候盡可能地開採。這為依賴石油維生的工人、社群、公民以及氣候都帶來了風險。

而巴黎協定沒有足夠的能力來因應這個動態,有人呼籲採用 OPEC 減產協議來使化石燃料產量穩定下降。

四、弱勢群體吃足苦頭

在國內和國際上,最容易受氣候危機影響的是貧窮和邊緣人口。

巴黎協定並不僅涉及減少排放,也涵蓋適應氣候變遷的影響,並承認某些族群將遭受無法減輕或適應的損害。它呼籲發達國家透過金融、科技和培訓來支持較貧窮的國家。

富國政府的氣候資金流量從表面上看有所增加。但是,大多數是貸款而非贈款,這增加了發展中國家的債務負擔。對中等收入國家來說,綠色成長永遠優先於保護貧困人口,讓他們承擔別人種下的苦果。

氣候災難的受害者沒有任何賠償,但他們必須支付保費。要使巴黎協定對脆弱社群更友善,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五、國際運輸沒能做出更多改變

巴黎協定的早期草案明確呼籲,負責國際航空和運輸的聯合國機構制定產業減排目標和政策,以實現協定目標。不過最後沒有定案。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和國際海事組織(IMO)持續針對氣候協議進行談判,但皆尚未與 1.5℃ 或 2℃ 的全球目標對齊,還不斷的弱化,ICAO 甚至在社群媒體抨擊氣候批評者。

論壇上產業都占主導地位,而民間社會觀察員和媒體則受到嚴格的限制。決策者與飛行常客屬於同一個精英階層,而運輸業則是盡可能避重就輕。

目前這兩個產業的碳足跡(目前約佔全球排放量的 5-6%)將會成長,在沒有更強力行動的情況下將越來越高。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巴黎協定五週年 外媒提五項成就與五大未竟之功

延伸閱讀
>> 展望 2021 全新局面,我們的城市該如何展開氣候行動?
>> 迎接「1.5℃ 新生活風格」——多走路、少吃肉、用綠能,從日常行動減碳救地球
>>「我們就是氣候銀行!」全球最大開發銀行 EIB 挺能源轉型,擬 2020 年撤資化石燃料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