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愛上「取之自然」的純粹生存法則:年輕夫妻搬出東京、到奈良展開獵人生涯Photo Credit: 黃筱雯

Next Commons Lab/文:黃筱雯
「因為想當獵師,所以我來到了這裡。」說這句話的是三原惇太郎,這裡則是奈良縣的天川村,惇太郎與太太瑠記來到這裡已有兩年,而讓兩人決定從東京搬到奈良深山裡的原因,竟是惇太郎無意間買的一本書。

東京上班族轉行當鄉下獵師,契機竟是一本書

三原惇太郎,新潟出身,於東京就讀大學並專攻數學,畢業後隨即進入知名企業,成為眾多西裝領帶上班族中的一員,不過只做了 1 年 4 個月,他就知道這條路完全不適合自己。
翻開惇太郎過去經歷,曾是熱愛自由旅行的背包客、職業拳擊手,很能想像這樣的他會每天擠電車早出晚歸。「其實我沒有不喜歡之前的工作。」惇太郎說,那段上班族的日子,忙碌卻有成就感,只是隨著日子過去,他開始不斷問自己:這真的是我想做的事嗎?
在一個禮拜五的晚上,惇太郎買了本書:《サバイバル登山入門》。「サバイバル」就是英文「survive」,帶著最低限度的裝備入山,其他食物、燃料等全部取自周邊環境,如何在這樣的條件下存活,就是這本書的主題。
原先只是覺得這本書有趣,但僅僅翻了 19 頁就令惇太郎豁然開朗。現在有太多只是為錢為名聲所出現的膚淺文章,「像這樣純粹為了活下去,激盪頭腦並用身體實踐,這才是真正純粹、真正有意義的事物!」
恍然大悟的惇太郎於是下定決心當獵師(獵人),想嘗試自己的食物自己採集的生活,「我只有料理過自己釣的魚,但沒有打獵取肉的經驗。」這樣的想法也是發想於書,因為書中也仔細地描述如何肢解獵物,並輔以彩色照片,相當「真實」。
但在大城市東京,怎麼可能當一名獵師呢?
就是如此剛好,惇太郎看到了當時 NCL 奧大和的募集消息,於是立刻報名、面試,然後辭職、搬家,前後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2017 年 10 月,惇太郎與太太瑠記入住奈良縣天川村,正式開啟鄉下生活。
(點燃惇太郎獵師魂的《サバイバル登山入門》,旁邊黑黑的手腳是家中的貓主子。來源:黃筱雯)

從零開始,親手結束一條生命的震撼教育

打獵經驗值為零的惇太郎,在天川村的前半年跟著在地師傅學習,從大自然知識、動物習性到陷阱設置、槍枝學習等,每天上山巡陷阱,觀看師傅實地打獵,半年後才正式取得持槍與打獵許可。
惇太郎回憶,那時剛好東京的朋友來玩,於是兩人便一起上山檢查陷阱有沒有收穫,結果發現在設置有一個禮拜的陷阱抓到鹿。「我當下就是喔喔喔喔喔地驚呼啊!因為根本沒想到會抓到鹿。」
興奮了一會兒後,惇太郎嘗試冷靜,因為接下來才是重點,他必須將鹿從陷阱中取下,取下的不是活生生的鹿,而是鹿的屍體,這表示他必須提槍射擊,也就是殺了這頭鹿。
身為一個獵師,獵殺動物是自然的事;夢想成為獵師,獵到第一頭鹿是興奮的事,可是惇太郎當下心中卻是五味雜陳,充滿猶豫。
「我真的可以開槍嗎?」惇太郎知道該如何做,也知道他會怎麼做,握著槍思考片刻後,惇太郎開槍射擊了鹿的脖子,「因為這是一條生命,是大事。」帶著敬意與決意,惇太郎肢解了鹿,把剩下的骨肉埋至深山,取之於自然也回歸於自然。
(2018 年 3 月,惇太郎開始人生第一次打獵,而第一次獵到鹿的情形現在依舊記得清清楚楚。來源:三原惇太郎)

獵師不僅僅是狩獵,更是農業社會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看到這裡或許有人會有疑惑:奈良耶,在那裡鹿不是神聖的動物嗎?怎麼可以獵殺呢?
的確那些在奈良公園、東大寺吃著觀光客手中鹿仙貝的鹿群深受保護,但在這農村世界中,鹿跟野豬一樣,繁殖過多會破壞農田,反而成為禍害。
在 NCL 奧大和以發展農業為主軸的眾多執行企劃中,惇太郎的獵師企劃顯得突兀,因為其他人都是在培育生命,只有他是消滅生命。「但獵師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核心成員之一的安西紗耶表示,沒有獵師控制野生動物的數量,只會讓農業沒有成果,獵師可以說是必要之惡。
因此除了自己捕獵,惇太郎也會被委託捕捉,第一年的獵師生涯紀錄是 11 頭鹿與一頭野豬。
(別具意義的第一頭鹿,整理乾淨的頭骨現在掛在惇太郎家中牆上。來源:黃筱雯)
惇太郎與自然奮鬥,太太瑠記則是同時兼職 3 份打工。「聽到他說要來鄉下時,我其實只有一點點點反對,然後就一起來了,哈哈哈。」開朗的瑠記與惇太郎在大學時代認識:「他啊,就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如果突然聽到另一半要放棄高薪工作到鄉下當獵師,一般人絕對很難接受,但跟惇太郎相處已久的瑠記則深知其個性,兩人甚至是在天川村結的婚,「這裡對我們來說就是個全新開始。」
跟其他地方創生的人相比,惇太郎與瑠記顯得幸運許多,一般會碰到的地方排外、難以親近、不了解兩人來幹嘛的人可以說是沒有,能有年輕人願意移住到鄉下,對天川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兩人現在住的房子便是地方居民介紹,房東甚至住在隔壁,互相往來話家常,關係很不錯。
(為了成為獵師而來到奈良天川村的三原惇太郎與太太瑠記,現在的家庭成員為兩人與兩貓。來源:黃筱雯)
「不過在這認識的多是 6 字頭的人,很難交到同年齡的朋友。」這情況正是日本「限界集落」的現狀。所謂「限界集落」就是極限村落,居民高齡化,尚可維持聚落機能,但隨著時間過去,居民死去卻無新血注入,限界集落變為「危機集落」,最後終將消失。
天川村其實還不算是限界集落,因為這裡是奈良、大阪一帶有名的戶外 BBQ 聖地,也擁有溫泉,算是小有名氣的觀光度假景點,只是來的都是短暫停留的觀光客,像惇太郎這樣的移住者還是不夠。
於是惇太郎又冒出了新念頭:開設 Guesthouse。「這裡都是溫泉旅館,沒有 Guesthouse,有的話就可以吸引更多年輕人來到這裡。」當然這不是唯一理由,另一個理由很現實:賺錢。
(優質溫泉與溪流相伴的 BBQ 場地,是天川村的經濟命脈。來源:黃筱雯)

僅靠理念有限,正視現實才是關鍵

靠著惇太郎接受捕獵委託、販賣獵捕到的肉與皮,以及瑠記 3 份打工的薪水,加上手邊積蓄,現在夫妻倆的生活不算富裕,但也過得去。但是打獵的時間有所規定,設陷阱捕捉獵物整年都可以,但以槍枝補捉僅限於每年的 11 月下旬至隔年 3 月,換句話說獵師的收入其實相當不穩定。
而每個 NCL 的地方創生企劃皆為期 3 年,在這 3 年間,每個計畫成員每月都會有一筆固定收入,但數目不大,且 3 年後 NCL 的支援結束,企劃能否繼續走下去就要靠自己。這個條件與事實在最初都有跟募集者清楚說明,地方創生的成敗不在這 3 年,而是在這之後。
惇太郎很喜歡天川村,未來也想繼續當獵師,為此他需要開闢新的收入來源,而 Guesthouse 便是他得到的答案。
第一次見到惇太郎時,他正在趕工 Guesthouse 的地板,看他綁著頭巾,耳上插著支鉛筆,流利地切割木板,其實獲得拼裝木板技能不過這一個月的事,因為資金有限,惇太郎自己跳下去跟專業工匠一起做,「多看幾次,自己就會了啊。」
(木屑紛飛的初見面,趕工地板的惇太郎,操作機器有模有樣,看起來根本就是經驗老道的工匠。來源:黃筱雯)
夫妻倆也試著設計 T-shirt 與皮革小物,擺放在瑠記打工的溫泉設施裡放售,圖案是鹿與山林,而皮革當然是來自惇太郎親手捕獵的鹿,未來在 Guesthouse 也將親手料理獵捕而來的肉品,加深Guesthouse與當地的連結,「藉此讓客人感受得到這是個特別的地方。」
惇太郎的獵師企劃即將在 2020 年 10 月結束,而他的 Guesthouse 也預計於 2020 年春天開幕,為了即將到來的未來挑戰,他正在加緊趕工。
來到地方,惇太郎與瑠記除了幸運受到當地居民接納,兩人也早早看清為了實現夢想所要面對的現實,提出解決方法並努力實現。那個在一開始笑笑說著「やっちゃいましたね」(哎呀我竟然就跑來當獵師了呢)的大男孩(惇太郎僅 28 歲,真的是大男孩),獵師魂已深植他的心中,將帶領他在山區中闖出一片天。
編輯企劃:杜晏汝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文章標籤

  • Next Commons Lab :真正的資本是人的創造力

    Next Commons Lab :真正的資本是人的創造力

    在逐漸失衡的社會裡,面對資本主義中人口老化、少子化、環境與社會問題,人們應該如何找到出口?Next Commons Lab 在日本支援每個正在摸索生活方式的人,近期更跨海於台灣尋求合作夥伴,共同為新的各種可能性創造機會。
    Next Commons Lab  在日本協助 10 個地方政府發展地方創生、為移居的青年開啟 100 餘個商業專案,2019 年於台灣高雄成立數位創新的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