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深入原住民部落 30 年的美國導遊揭密: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而是山

2018.09.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一天 8 千塊到一萬元來體驗原住民的真實生活,貴不貴?「從沒有客人跟我殺價過,因為他們感受到價值,就不會想要砍價,」專門經營部落旅遊的美國導遊羅雪柔,是怎麼辦到的?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文:顏和正

跟羅雪柔(Cheryl Robbins)約在台北小巷中的咖啡廳見面,她竟然迷了路。「山裡面還比較不會迷路,因為只有一條路啊,」這位住在台灣已經 30 載、專門經營台灣原住民部落深度旅遊的導遊笑著說。

是的,沒有錯,這位來自美國洛杉磯的金髮女子,是個中文流利的台灣原住民專家。她在 2005 年創辦的亞洲部落企業社,是家專營原住民手工藝品的網站,上面還提供深度旅遊,各種行程都有,從到花蓮玉里阿美族織羅部落體驗河裡補魚的迷你行程、台東桃源村布農部落的兩天行,甚至到日月潭與阿里山的 5 天部落行。除了探索山林秘境之外,還在原住民家用餐,住他們開的民宿,跟他們互動,體驗最原汁原味的部落生活與文化。

琳瑯滿目的行程中,唯一沒有的就是「搗小米、看歌舞」這種大巴團常見的行程,因為只是蜻蜓點水停留 2、3 個小時,既無法真正認識原住民,也未必能帶來商機。「團客來參觀兩小時,來的時候叫我們番仔,走的時候還是叫我們番仔,」原住民朋友這樣跟羅雪柔說,語氣中難掩無奈與挫折。

有價值,客人就不會殺價

羅雪柔接的是幾個人的小團體,最多是一輛中巴的規模,主要以西方人為主。透過亞洲部落企業社這個平台,遊客可以跟她聯絡提出需求,她負責替客人量身訂做行程並親自帶隊,合作的旅行社則負責安排交通、保險等行政事宜。

特別的是,她的行程並不便宜,最貴一天從 8 千塊到一萬塊台幣不等。然而,從沒客人抱怨過。「只有旅行社說這太貴了。但以我提供的服務來說,並不算貴,從沒有客人跟我殺價過,因為他們感到有價值,就不會想要砍價,」與其競爭價格與 CP 值,更該做的是提供價值。

雖然人數少,但是經濟效益卻未必低,因為吃、住、買都在部落。她曾帶了 7 個人去苗栗南庄泰雅部落走一天的「文化團」,在部落吃午飯,參加染織工作坊,最後團員還買了手工藝品。「她們跟部落的人建立起情感連結,最後 7 個人花了 2 萬到 2 萬 5。到底要人數多、毛利低,還是人數少、毛利高呢?」羅雪柔說。

小而美,兼顧文化與環境永續

在她眼中,「特色旅遊」(specialty tourism)的潛力雄厚。一方面,許多都會居民因為感覺脫離自然與土地,難免有種空虛感,原住民跟土地的連結顯得分外吸引人。另一方面,部落發展「小而美」的觀光業,也能創造就業機會,讓離鄉青年願意返鄉保存文化。此外,因為人數不多,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也比較輕。

「我們想要保存文化與環境,負責任地推永續旅遊,」羅雪柔說,「原住民擔心跟老外有語言障礙,但是我跟他們說外國人想要認識你們,語言不通也可以溝通。」

這正是羅雪柔自己的經驗。在喜愛亞洲文化的父親的影響下,她在加州大學選修廣東話。畢業後在廣東話教授引薦下,她獲得來台灣教英文的工作機會,就在 1989 年跨越太平洋,從此再沒想要回去美國。

「在這之前,我從沒聽過台灣,我還先去圖書館查了一下台灣的資料,」來台灣之後才開始學國語的她說。

沒聽過台灣,當然更不會知道台灣有原住民。1997 年,因為大學念動物系,她進入台中國立科學博物館做英文導覽與翻譯。館內介紹原住民的「人類文化廳」,讓她開始接觸到台灣的「南島語族」。為了講解,她開始看中文資料,也問館內同事問題。

部落初體驗,愛上原住民文化

剛好有位魯凱族同事要回家,帶她一起去屏東上霧台的部落。從人煙罕至的秘境瀑布、魯凱族的母語、到手部刺青與頭飾用的花,都讓她大為驚艷。之後,她開始自己開車上山逛部落,當地人看到陌生老外出現,不但沒有排斥,反而好客招待她。

「他們會問我會講中文嗎?我說會,他們就會說『太好了,跟我們來吃飯吧。』我開始認識更多人,現在要去沒去過的部落,只要打電話問問有沒有人認識,總是有人會說『你就去找誰誰吧,』」羅雪柔笑著說。

累積多年走訪部落的經驗,她還曾和前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合作撰寫了《真情台灣》一書,介紹台灣各地原住民的歷史文化與推薦行程。曾遠距進修取得英國諾桑比亞大學文化管理碩士的她,因為教育部不承認線上學位,她今年還從台中搬到花蓮,去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念碩士,打算之後再攻博士。「原住民的文化,讓我深深著迷,」羅雪柔說。

讓她愛上台灣不只是原住民,還有這裡的多元性與活力。台灣有漢人與原住民文化,又受到西方與日本影響,而且面積不大,幾小時就能上山下海,旅遊非常方便。此外,跟美國一般人住郊區、下班後就回家的平淡生活相比,台灣非常不同,連書店都有 24 小時,隨時都有事做。

「相較之下,美國生活很無趣,而我在台灣很少會覺得無聊,」羅雪柔說。

來過都愛,重點是怎樣讓人來

其實很多觀光客都跟羅雪柔有同感。台灣人的友善,豐富多元的景色,現代與傳統的並存,總能讓遊客留下深刻印象。然而,為何來台灣的歐美觀光客人數不多?

「幾乎 99.9% 的人來了就會愛上台灣,重點是在怎樣吸引他們來台灣。問題在於行銷,用台灣人的思維,西方人不太能懂,」羅雪柔說。

比方,觀光局宣傳台灣的英文口號是「Heart of Asia」,在她眼中要傳達的意思並不清楚。從地理位置來看,台灣並非亞洲中心。從抽象意涵來看,塞滿了台北 101、美食、喝茶等許多意象的心形圖像,也讓西方人搞不清楚到底什麼代表台灣?

台灣的山,最讓遊客驚艷

台灣的確有美食,但是她認為「有誰會只為了美食飛半個地球特別來台灣?」台灣有很棒的環島自行車路線,但是否能提供自行車族更方便的建議?「例如,3 天的行程可以從哪裡騎到哪裡、騎幾公里等等。」

她覺得更可以大力推廣的是台灣的山。來自洛杉磯的她,住內陸的山邊,從小就是個「mountain girl」,來到台灣後,看到蕞爾小島上竟然就有 269 座海拔 3 千公尺以上的高峰,更是讓她著迷。事實上,在她接觸到的外國旅客中,問台灣什麼最令他們驚艷,答案都是「山」。

「台灣當然也有漂亮的海,但是說實話,那種躺在沙灘上有人端雞尾酒的海灘度假,台灣比不上其他地方。但是台灣不僅有山,這些山還很漂亮,」羅雪柔說,「但是接下來的問題是有沒有山上活動?怎樣讓遊客規劃這些活動?」

亞洲珍藏的秘密

「台灣有利基市場,但是很多優勢沒有發揮,因為台灣總是重複同樣的事,對像我這樣愛台灣的人來說感到很沮喪,我不是要批判,只是希望大家能看到這些潛力,」台灣應該要善用多元性做創新,而不是一昧跟風。

「我覺得台灣的slogan可以是Asia's Best-Kept Secret(亞洲珍藏的秘密),很多西方遊客還不認識台灣,但是劣勢也可以變成優勢,用這樣來勾起他們的好奇心,」羅雪柔如此建議。

全文轉載自CSR@天下,原文標題:【CSR人物誌】在台30年美國導遊揭秘 台灣最吸引老外遊客的不是美食

延伸閱讀
>>「不讓部落傳統隨著耆老離開世界」青年迴游救文化,用金工和旅遊振興高士部落
>>「想復興原住民產業,就要用原住民的方法」泰雅女婿成立獵人學校,找回漸漸遺失的部落價值
>>「透過經濟活動,達到文化傳承及環境永續的使命」原民會助族人創業,讓好點子帶動部落永續發展 

都會裡的永續棲地:走進大安森林公園,拜訪「給螢火蟲住的旅館」

2018.09.1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林家瑄、林至柔

在都市文明蓬勃發展之下,許多台灣野生物種的生活空間受到壓迫,為了能使人類與動物永續共存,2018 年台北市工務局公園處與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合作,共同提出一項「生物旅館」計畫,不僅成功復育螢火蟲,也讓公園內的所有小動物們擁有自己的家。

打造「生物旅館」 留住螢火蟲

台北都市發展日漸蓬勃,但也使自然生態空間受到壓迫,大安森林公園位在市中心,是大台北內少數珍貴的綠地,為了能使這塊綠地的生物得以安心棲息,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日前在大安森林公園第三期生態池舉辦「打造動物的家」活動,為螢火蟲及公園內其他生物架設「生物旅館」,提供這些野生動物一個棲息的家。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顧問吳加雄說,因為大安森林公園內復育的螢火蟲屬於水生螢火蟲,所以一開始是以生態池的方式復育,成功復育螢火蟲之後的生態也更適合小動物們棲息,帶來更多物種,所以有了建造適合各種生物棲息的「生物旅館」的想法。

生物旅館的建造是由北市工務局公園處與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合作,透過辦活動的方式讓民眾參與建造過程,建造的材料都是就地取材,利用公園內的枯枝及木頭打造青蛙、蜥蜴、螞蟻等小生物的家。在活動過程中也順帶提倡民眾對生態的保育意識,讓民眾瞭解到能夠見到這些小動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而這些復育成功的生態環境同時也是小朋友們最好的自然生態教室。

從教育做起 保育觀念向下紮根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說,台北市是全世界唯一在馬路端點會看到綠色山脈的城市,是最療癒的城市,也是最具生態潛力的城市。然而這些優勢條件仍需要大家共同守護才得以永久保存,所以近年來台北市工務局公園處與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合作舉辦許多活動,除了生物旅館計畫之外,還會定期舉辦生態講座向民眾宣導正確觀念。

例如 6 月舉行的「都市啄木鳥計畫」,希望培養臺北市市民具有樹木保護與安全的基本概念,當路樹出現安全問題與風險時,能有基本判定能力,協助通報臺北市政府。參與「生物旅館」計畫的王小姐說,這個計畫能帶著小孩一同參與、認識大自然,讓他們從小就有對環境保育有責任感,是一堂在學校學不到的課程,也是一場非常難得且有意義的活動。

螢火蟲是指標 不是整個生態圈

近年來台灣漸漸掀起「復育螢火蟲」的熱潮,因為螢火蟲外型特別、會發光,特別討民眾喜愛,螢火蟲棲息地也逐漸成為觀光景點,但吳加雄表示,民眾不能本末倒置的為了「想看」螢火蟲而復育牠們,而是應該從復育螢火蟲這個議題看見整個生態系需要大眾一起維護。

他表示,在民眾對於環境保育還沒有基礎的意識之前,透過螢火蟲這類指標性的明星物種,較能喚起民眾的興趣,讓民眾更有意願接觸、了解台灣野生動物生態,然而在了解野生物種面臨的問題之後,更應該去一同守護得來不易的自然生態,才能使這些生物安心的在台灣這塊土地永續棲息。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我們與吳加雄博士在大安森林公園進行訪問,吳博士向我們介紹許多公園內的生態池、物種,也向我們介紹生物旅館的建造過程,以前我只知道大安森林公園是台北市內珍貴的一片大綠地,但我很意外在市中心的公園內竟然有這麼多的物種,還有非常珍貴的螢火蟲。這些都是許多人共同守護、復育的成果。我覺得生活在這週遭、甚至整個台北市民能夠擁有一片這樣的綠地真的非常幸福!採訪當天剛好有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的人員來幫民眾導覽,在大太陽底下他們仍用心向民眾介紹物種、保育意識,這樣的熱忱真的令我們佩服。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大安森林公園建「生物旅館」復育螢火蟲

延伸閱讀
>> 不讓「龍貓森林」成為逝去回憶:搶在財團前買下森林,他們守護故鄉長達半世紀
>> 科技農業的生態應用:他們發明「智慧水族箱」,用雲端監控成功復育珊瑚
>> 商業栽種也能保育物種:Lush 在瓜地馬拉打造永續供應鏈,助雨林重現生機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