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政府忙推豐年祭觀光,但為何只有小吃攤賺到錢?

2015.09.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林奕伶

在奧地利念觀光學程時,聽了一場澳洲客座教授關於澳洲發展原住民文化觀光的分享,其實澳洲與台灣遇到的問題很相似(也許有原住民的國家都有類似問題),有幾個點我覺得可以再深入思考:

文化是生活展現,遊客消費的是既有產業

會讓觀光客掏錢的,也許是逛街逛累了,找家看起來「時尚」的咖啡館喝杯咖啡,有財力的就直接到精品店內消費。

「文化」是一種生活的展現,本身是可以免費取得的,也就是說文化觀光是無法「直接」透過觀光賺錢的,例如你只要走在巴黎街上,感受這城市的氛圍或是看看街頭時尚的人們,逛逛精品大道拍拍照,你就已經知道並體驗在巴黎的「時尚文化」,這些是無須付任何一毛錢的──會讓觀光客掏錢的,也許是逛街逛累了,找家看起來「時尚」的咖啡館喝杯咖啡,有財力的就直接到精品店內消費(還可以炫耀這是在巴黎總店買的等)。

這些會讓觀光客掏錢的,是已經存在已久的基本商業模式,說穿了就是在香榭大道上,賣你一杯咖啡。

(咖啡文化就是一種強烈的西方文化影響東方,我們東方人已經把喝咖啡當作顯學,一種很「chic」(編按:時髦)的文化表現?哪天我們也將喝豆漿發揚光大呢?!喔,台灣的珍珠奶茶倒是在歐美慢慢興起。)

那我們的原民文化呢?

產業市場未聚焦,部落無法得益

大量讓觀光客來看豐年祭的目的是甚麼?看了豐年祭就會了解原民文化,進而尊重?還是原民部落從中可以獲得甚麼觀光財?

每年接近 7 月,各部落豐年祭「落落長行事曆」又出現了,台灣這幾年一直大量包裝(或是消費?)以原住民文化為出發點的觀光策略,但仔細想想,原住民「文化」到底是在「推廣」甚麼?有真的讓觀光客掏錢嗎?(同場加映:光原社企董事長:「尊重是關鍵字」

有沒有想過大量讓觀光客來看豐年祭的目的是甚麼?看了豐年祭就會了解原民文化,進而尊重?還是原民部落從中可以獲得甚麼觀光財?(給觀光客吃、給喝、給住、給東西買)

目前看來只招來一堆拼命拍照的觀光客,還有在會場外突然爆滿的臨時攤販?(也許攤販是唯一透過豐年祭有經濟效益的個體)

其實澳洲也差不多,每年有為期一星期的 festival(註1),在這一星期就會有很多節目,但是也就這一星期,其實澳洲代表也坦承,這都還是有很多問題存在,很多原民認為文化是資產,並不想「賣」文化,(雖然他們也清楚觀光業對部落是有經濟效益的)。

再來是市場問題:原民文化推廣主要的目標客群是哪個?國際遊客?很難,要也是極少數而且多半是有學術研究背景的原因,所以主要是國內旅遊。

但是在澳洲有個很弔詭的現象:大多數國內白人「不太敢」到部落來觀光,主要是「罪惡感」,因為早期就是白人有迫害原民的行為。雖然澳洲政府已經逐漸恢復原民權益,包括歸還土地,但是心理上的障礙導致國內旅客也不太碰觸部落觀光,這彷彿就進了死胡同,知道目標客群就在這,但是看得到吃不到。

文化觀光,應回到產業的基本面與在地文化的活化

如果發展觀光,還是要回歸基本的商業模式,也就是旅客總是要吃、要喝、要住、要買東西。

唯一讓澳洲代表覺得有在成長的是藝術文化觀光,也就是原民有許多獨特的藝術天分,如繪畫、雕刻等,這些也可以轉換成商品,獲得實質的經濟效益,所以他們在部落裡建設藝廊(gallery),不是「手工藝品店」喔!從建築設計到藝術品陳列都維持相當的質感,讓旅客可以貼身感受原民的藝術文化,進而消費。

不過,藝術文化不見得是所有觀光客都有興趣的,所以這仍然只在特定族群。而且這部分也是讓原民「每天去藝廊上班」,訪客看到的也只是展示的藝術品,對於真正原民生活圈是隔離的,完全不瞭解。

文化有相當程度的在地性,是在地生活的表現,也因如此,才可以讓各個部落發展其獨特的文化呈現。但如果發展觀光,還是要回歸基本的商業模式,也就是旅客總是要吃、要喝、要住、要買東西嘛!

部落風味餐館,還是在地風格民宿,如何運用創意表現在地文化,讓觀光客透過吃、住、活動來感受,最終是要靠部落長久生活下來的智慧!至少我覺得我們的原民部落都是在依山要不就傍海的地方,無敵美景已經是先天的優勢,澳洲的原民是生活在沙漠中,很多部落還是搭帳篷或是草寮在過日子。

文化,必須要從在地認同開始,一種隨時間而累積,保存起來的精神與精隨,無法複製,更無法「打造」,而活化也不等於商業化(然而台灣目前就是朝商業化在做),文化價值需要被喚醒,再來有共識,會是一種找回傳統,賦予價值,並成為在地驕傲的一種進程。

註一:原住民族祭典多與祖靈信仰有關,較偏好譯為 ceremony(祭典),而 festival(節慶)則常指涉較歡樂的慶祝活動。

user372844_pic545562_1435573705
(圖片來源:林奕伶)


作者簡介:林奕伶,台東人,喜歡藉由旅行與學習不同語言看世界!會說英、德、法語,目前不定期學習西班牙語中,造訪過 27 個國家,超過 150 城市。在歐洲生活幾年,繞地球一圈後,決定回到家鄉台東。於 2015 年成立工作室 Solo Studio Taitung,一個分享旅行、歐洲文化生活、語言學習還有咖啡的小角落。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solostudiotaitung

全文轉載自MATA TAIWAN

延伸閱讀
>> 新「旅行的意義」—2015夏,五個台灣村落的公益旅行提案
>> 同學啊,你們急著國際交流前,有沒有先用心做好「國內交流」?
>> 「古諾楓之歌」 布農族文化真實呈現

「古諾楓之歌」 布農族文化真實呈現

2015.09.03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林旻柔

偏鄉地區資源本來就少,加上少子化及人口外移的影響,位於花蓮縣的卓楓國小,正面臨因學生過少可能遭裁併的危機;該校的學生、家長,及當地的居民,對於學校的未來存廢未知,都深感不捨,決定盡全力爭取保留。「古諾楓之歌」是一部描繪卓楓國小及在地部落生活的微電影,歷時一年多的拍攝,為當地孩童及部落樸實的生活留下珍貴的紀錄。

卓楓國小以布農族為主,位於風光明媚的花蓮縣,全校學生不到30人,孩子們個個快樂開朗。歌唱,是他們的天賦,也是表達情感的方式,更是生活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布農族的八部合音聞名遐邇,推展原住民合唱也是卓楓國小的重點發展及優良傳統,學童們組成一個八部合音的合唱團,時常在一起練歌、彈琴,生活快樂而滿足。

經過多年的努力,卓楓國小合唱團漸漸闖出名號,曾數度代表花蓮縣參加歌唱比賽,屢屢獲得佳績,也曾協助財政部拍攝電子發票的微電影。

然而,花蓮縣政府著手進行「小型學校整合發展計畫」,討論裁併30人以下的學校,卓楓國小是其中一個。面對未知的未來,家長及學生們覺得茫然,有家長甚至說,學校是一個地區的靈魂,絕對不能拆;因此,他們決定同心協力,爭取保留學校。

在因緣際會下,國泰世華基金會與卓楓國小有了交流,在某一年的暑假期間,基金會聽到了卓楓國小合唱團美妙的歌聲,決定出資贊助他們錄製CD,經過討論後,後來改為拍攝紀錄片。

「古諾楓之歌」的拍攝,歷經了大約一年的時間,拍攝團隊精心紀錄與觀察古楓部落的生活及教育現況。該片以三位學生為主要拍攝對象,以他們的生活、視角及話語為主軸,呈現真實生活的面貌;此外,並收錄原民童聲及部落八部音,用簡單的運鏡,保留、紀錄孩子們的純真及部落的傳統生活。

(圖片來源: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古諾楓之歌」不只是一部原住民的微電影而已,該校校長表示,此部紀錄片的拍攝,對當地部落及孩子的意義非常深遠,保留了孩子的童年記憶、歌聲、純真的生活;未來,這將是一項寶貴的無價資產。校長分享,非常熱愛與孩子們相處的時光,偶而也協助校園的割草工作;在此部紀錄片中,可以看出孩子的態度及想法,都不輸給老師。

他說,希望在有限的時間裡,能讓孩子多學技能,多到外面走走看看,有更多元的學習機會。他並舉例,卓楓國小學生曾到新北板橋區的學校交流,在過程中,他們很快的學會自己打包行李、處理旅行過程的一切,孩子們的學習潛力真是無窮啊!

部落小學是少數保有純真、自然的學習環境,即便因處於偏鄉、人數過少,但保留天賦歌聲及原始部落傳統,意義更為重大。透過「古諾楓之歌」,可以體會部落族人對故鄉土地的熱愛,及布農族歌聲所帶來的感動;從孩子們快樂的唱跳,就可感受到那份對於家鄉土地、文化的熱情。

因「原住民教育法」規定,裁併學校需徵求學區居民同意,目前雖可暫免憂慮,但是,未來原住民文化與生活,及偏鄉孩童的教育,仍需社會大眾的關懷與支援,方能保有已漸消失的傳統文化。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 從公務員變身織布大師!YUMA不畏中國巴西:我想和年輕人一起打造臺灣苧麻工藝產業!
>> 農產再製 Manna創造新的可能
>> 一群大孩子網路賣蛋糕 圓部落11年重建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