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同學啊,你們急著國際交流前,有沒有先用心做好「國內交流」?

2015.06.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近日,臉書上出現一個新的粉絲專頁《什麼?你也愛用消費台灣原住民族來「文化交流」?》,成立不過短短 2 天,粉絲人數已經突破 600 人,乍看之下有些不明就裡,而其專頁內的簡短說明則寫著「這裡蒐集各種濫用原民文化元素聲稱交流的狗屁倒灶照片影片和事件,歡迎大家提供。」原來,這是原住民青年針對各式各樣誤用、濫用原住民族文化的事件所做出的回應之一。

默許錯誤「文化交流」的社會結構應被檢討

我們仍然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眾多可怕的影片,許多不同背景的人們依然穿著奇特的衣服、跳著奇特的舞蹈在世界各地「宣揚台灣之美」或「展現台灣多元文化」。

關於原住民族文化被錯誤挪用的故事要從哪裡說起呢?這問題一時之間還真是難以回答,因為這樣的情形實在太常見了,不論是原住民或非原住民,都可能因不了解而導致對原住民族文化的誤用、濫用甚至扭曲。不過非原住民確實比較容易犯這類型的錯,尤其在諸多要展現具有台灣多元文化特色的國際文化交流場合,原住民族的圖騰、傳統服飾及樂舞常常是熱門選擇,然而我們卻不斷的在各種國際場合看見原住民族文化遭到不當使用、甚至對族人來說是醜化的「表演」。

前年(2013)夏天,網路上出現許多讓族人深感驚嚇的照片、影片,許多大學生身著不符文化規範甚至難以辨識的四不像服飾,唱跳著與真實文化嚴重脫節的音樂及舞蹈,更驚人的是這些學生正準備帶著這樣的「成果」到世界各地進行國際文化交流!進一步了解才發現,原來這些團隊是由外交部主辦之國際青年大使徵選計畫所遴選出來的國際參訪團,然而,這些團隊所呈現之粗糙且錯誤百出的原住民族文化讓族人很難接受,這在當時引起一陣廣泛討論,族人也召開記者會嚴正表達拒絕被文化消費的立場

又幾年過去了,這樣的情形改善了嗎?大家有更了解多元文化的真諦了嗎?我想事情好像沒有多大的進展,因為我們仍然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眾多可怕的(對,看在族人眼裡就是可怕)影片,許多不同背景的人們依然穿著奇特的衣服、跳著奇特的舞蹈在世界各地「宣揚台灣之美」或「展現台灣多元文化」。

在這裡我所欲批判的對象並非做出這些不適當行為的個人,而是容忍甚至默許這類事件反覆發生的社會結構。

主流社會的教育養成從來沒有機會讓人了解原住民族,所以認真說起來,這些個人會犯錯也不完全是他們的責任,但是在這類事件發生後,卻總是不斷出現「只是表演沒有惡意」、「學生已經很用心了」、「將影片下架」這類逃避面對錯誤與承擔責任的態度。說穿了,這不就是台灣社會大多數人面對原住民族的態度嗎 ── 既不特別在意也不真的尊重,但有些時候總會想到。

每次原民歌舞演出,都應是文化生命故事的再現

服飾上的每個紋路、每個配件、每種穿著方式,歌舞裡的每個音符、每個字詞、每個律動,都仔仔細細的敘說著關於祖先流傳下來的生命故事。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說「不過就是個幾分鐘的表演、幾件衣服」,然而對原住民族來說,大家眼中沒甚麼大不了的「表演」其實是原住民族「文化」的重要載體,你得先了解你所欲呈現的文化內涵是甚麼,才能適切的展演它。

前幾天,我去看了一場非常棒的演出,是由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舞團(以下簡稱「原民舞團」)所呈現的「原漾台灣」,該舞團受邀參加僑務委員會 2015 年北美地區臺灣傳統週巡演活動,將於 2015 年 5 月份前往美加地區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巡迴演出,這天的演出便是行前驗收的一部份。

在開演前,原住民民族學院院長童春發 vuvu(排灣族語,對祖孫輩的稱呼,這裡指年長的男性長輩)的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

「原民舞團並不是為了表演而表演,每一次的演出,都是一次文化生命故事的再現。」

對原住民族來說,傳統服飾及樂舞承載了豐富厚實的文化,那不只是一件漂亮的風格化衣服,也不只是一首好聽的歌,服飾上的每個紋路、每個配件、每種穿著方式,歌舞裡的每個音符、每個字詞、每個律動,都仔仔細細地敘說著關於祖先流傳下來的生命故事。有些人搞不懂原住民怎麼這麼難相處,我又沒有惡意要消費,有這麼嚴重嗎?

我想,如果你真的懂得原住民的文化,你就不會覺得原住民小題大作了。

(原民舞團於東華大學演出的出訪行前驗收場次。Photo credit : Varanuvan Mavaliw)

共同生活同一塊土地,多元文化尊重不分族群

如果一個卑南族的學生可以克服文化差異完美呈現泰雅族的舞碼,我想不出有甚麼理由一個漢人學生無法好好搞懂原住民族的樂舞文化內涵。

當然,我並不認為只有原住民可以展演原住民的樂舞文化,事實上,就算是原住民本身,也得小心謹慎的處理樂舞編排、服飾搭配等文化展演細節。

就拿上述的原民舞團來說,他們每一支舞碼都是經過深厚紮實的文化考究甚至實際進入部落進行田野調查才產出的,而舞團內的成員來自各個族群,大家也必須跨越族群身分的界線學習不同族群文化的內涵,包括語言、音樂、舞蹈、服飾細節等等,才能精準呈現每一支代表不同族群文化的舞碼。台灣原住民族各族之間的文化差異甚大,如果一個卑南族的學生可以克服文化差異完美呈現泰雅族的舞碼,我想不出有甚麼理由一個漢人學生無法好好搞懂原住民族的樂舞文化內涵(最起碼應該可以把衣服穿對吧),如果有,那我想是缺乏對原住民族的基本尊重。

我相信有很多人是發自內心覺得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很美、很棒、很想跟大家分享,但是,能不能請大家用更多的小心、更多的學習、更多的謙卑來面對另外一個與你截然不同的族群?

還有,在你急著出國進行國際交流之前,先好好在國內與真正的原住民進行交流吧,原住民不是只存在網路、書本或博物館裡,我們其實就跟你們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啊!

(原民舞團十周年慶於花蓮市區進行快閃活動。hoto credit :  Varanuvan Mavaliw)

全文轉載至 Mata Taiwan


作者簡介 :

Snayian,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研究所畢,為青年組織「東華原民院街頭陣線」之成員。

從公務員變身織布大師!YUMA不畏中國巴西:我想和年輕人一起打造臺灣苧麻工藝產業!

2015.06.07
合作轉載

是什麼動力,可以讓一位織女每天工作 18 – 20 小時,整整廿年不中斷?

是什麼使命,讓一位織女不僅僅織布,還忙碌地學習做個策展人,做個研發人員,甚至成為商人?

記得第一次對這位織女的印象,是來自於當年在雪霸國家公園舉行的「色舞繞森林之心」泰雅服裝秀。

當年「色舞繞森林之心」在雪霸國家公園開展時, 當一位位臉孔深邃的模特兒從一片青翠的森林裡走出伸展台,大夥無不驚呼 ── 怎麼這些「傳統服飾」的配色可以如此時尚,剪裁如此現代?

更令人驚奇的事實是,這些看似新潮、時尚的服飾,全都是一位織女親自從世界各國的博物館發掘回來,再親手用 20 年來所學習的泰雅族傳統織法,一經一緯,慢慢織回來。

這位織女, 就是現今泰雅織布工藝首屈一指的大師之一 Yuma Taru!

剪裁、用色等設計,泰雅族傳統服飾均不遜色於現在的時裝。

離職返鄉學織布,Yuma:我想找令我有熱情的事

我是一位好公務員,也是一位好老師,但這些都無法激起我生命的熱情。

Yuma Taru 來自苗栗縣泰安鄉大安部落(Nghu Ruma)。過去廿年來,她除了成立泰雅織物研究中心及野桐工坊,努力找回屬於各族群的織物與織紋外,還集資於部落成立民族學校,試圖用泰雅族人自己的方式教育下一代,讓部落的孩子可以在大自然圍繞的傳統泰雅建築裡,學習族語,學習祭儀,學習所有屬於真正的泰雅文化。 只是這些事,無不需要募集大量經費,無不需要投入大量時間。但在廿年前,Yuma 原本日子是可以過得安安穩穩的。

畢業於中興大學中文系的 Yuma 老師也曾是位國文老師,也曾當過公務員,這些以現在多數的眼光來看,都是令人稱羨的安穩工作,但她卻毅然離職,開始了接下來廿年的挑戰。為什麼?

「我是一位好公務員,也是一位好老師,但這些都無法激起我生命的熱情。」「我想找找看我還可以做些什麼,是能讓我有熱情、有想法的事!」

於是 Yuma 回到自己從小生長的部落,開始種起苧麻,擁抱起屬於她泰雅族的重重織布機。

現在由於有 Yuma 等前輩的努力耕耘,年輕人要學織布並非是一件難事,然而在廿年前,由於當年日本人曾禁止泰雅族人織布,加上外來布料引進,族人的織布技術傳承曾面臨很大的斷層,許多中年人,甚至老一輩的族人,早已不會織布。

「雖說我的啟蒙老師是我外婆,但她太久沒織布,工具也沒了,連整經都忘了。」「她七拼八湊,才勉強把織布的輪廓拼出來。」

家中長輩無法傳承完整的織布技術,但看著年輕的 Yuma 那麼想學,就只好幫忙找鄰近部落還會織布的長輩。

礙於泰雅族的織布是家傳而不外傳,長輩還請部落頭目去拜託一位還會織布的族人,請她破例傳授給 Yuma,沒想到又在最後一刻被這位老師的婆婆知曉,命令她不准教授織布給家族以外的人。「最後老師就只是讓我在旁邊看,也沒有正式教我。」Yuma 無奈地說。即使學傳統織布的開始並不順利,Yuma 老師仍從此鑽進織布的世界。

Yuma 正與訪客分享泰雅族的傳統染織工藝,她的小女兒也在一旁聚精會神地聽著。

要做就要做大格局,廿年工作無休

她的小女兒還會央求大家:「你們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叫我媽媽工作?」

「我每天工作 18 – 20 小時,廿年來,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看見媽媽這麼累,常常好幾天都無法見到她的小女兒還會央求大家:「你們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叫我媽媽工作?」

這樣的毅力,廿年無一天休假,現今絕大多數人都無法辦到,而一位來自深山的泰雅織女卻如此日復一日地工作、織布。

但 Yuma 從來就不是只有織布而已,除了研究與傳承織物,她還希望在新的「跨越與連結-色舞繞染織產業區域整合暨國際發展計畫」裡,建立根自於泰雅族,屬於全臺灣的苧麻產業生態體系!

有專家曾問她說,她為什麼總是要做那麼大的計畫?

她的回答是:「 如果沒有辦法做最大的可能,那就乾脆不要做。」

「我必須要讓族人能靠它生活,這樣她們的父母親才願意讓她們來學(織布)!」

曾是博物館研究員的 Yuma 也覺得自己最初就像個研究員,努力跑遍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探尋泰雅等各族的織布文物,嘗試把這些祖先的古老智慧「研究」回來。但從現在開始,她希望為泰雅染織工藝開創更不同的格局。

「過去廿年,我重心放在織女的培養與知識的傳遞,但到了第三個十年,我要有更多不同能力的人:行政、設計、財務等,把(泰雅染織工藝的)未來與世界接軌的橋樑建立起來,把這些文化與技術變成產業。」

如何將泰雅傳統染織轉為族人能賴以為生的產業,將是 Yuma 將著手的大課題。

跨越八部落廿個組織的染織工藝產業藍圖

憑什麼,讓各自發展有一片天的眾人,都願意和 Yuma 老師攜手合作?

從文化到產業,一張偌大的藍圖開始在 Yuma 的心中展開:

穿過故鄉群壑的大安溪由於地處偏遠,早年交通不便,因而保存了非常深厚的泰雅織布技術與文化,未來將成為以苧麻織物為主軸研發生產中心。

往北走,苗栗南庄本身就是擁有每年超過 200 萬名遊客來訪的知名景點,還有發展逐漸成熟穩定的石壁染織工坊供遊客進行染織工藝體驗,因此很適合發展成染織工藝的觀光體驗中心。

往下延伸,台中市和平區本身也有許多觀光人潮與資源,擁有專注行銷推廣的原藝屋,又接近台中市都會區,Yuma 因而期待這裡能成為泰雅苧麻織物對大台中都會區的都市行銷中心。

而 Yuma 最終的計畫,是希望中部一帶的泰雅族部落能成為世界學習、傳承、推廣泰雅織布工藝的重鎮,並能轉型成一家社會企業,以創新的商業模式持續營運,永續推廣文化,讓全世界看見泰雅織布之美的同時,又能讓族人在故鄉安居樂業。

於是計畫裡,洋洋灑灑含括了大安溪沿線八部落近 20 個組織……

但憑什麼,讓各自發展有一片天的眾人,都願意和 Yuma 老師攜手合作?

野桐工坊所在的象鼻部落旁有群山環繞,風景優美。

臺灣發展苧麻染織產業,大有潛力

回歸市場的現實面,中國或巴西仍為世界兩大苧麻生產國,加之國內紡織加工廠外移,都使臺灣發展苧麻染織產業供應鏈更不利……

「因為(他們)都看見我、相信我,我這廿年來並沒有辜負大家,一直想把大環境做起來。」

「我在做的,從來都不是想我 Yuma Taru 一個人,而是一個族群未來的生存。」

若將此攸關族群生存的計畫比喻為一棵樹,那麼根部就是以苧麻染織技術為核心的社會企業,貫穿其中的樹幹為泰雅族的傳統染織工藝文化,而以創新的國際行銷品牌合作為枝葉,茂盛地向外延伸,展現於世人眼前。臺灣原生種苧麻生命力強,能做很好的水土保持,因此族人很早就知道將苧麻種在缺水的坡地或田邊。此外苧麻生長期短,一年最多四穫,全株從頭到腳均有用處:韌皮作為織布纖維、葉可堆肥或種植香菇、殼可做富含蛋白質的飼料、籽可榨油、根可入藥,是經濟價值極高,又非常適合大安溪流域一帶族人種植的傳統原生種作物。

「(全球)麻類纖維織物的需求量以每年 15% 至 20% 的速度增長。」「臺灣真的有發展苧麻染織工藝的潛力!」

然而回歸市場的現實面,中國或巴西仍為世界兩大苧麻生產國,加之國內紡織加工廠外移,都使臺灣發展苧麻染織產業供應鏈更不利,若要開創出一番新產業,需要有更多資金、創意與創新商業模式的投入。但願意投身文化又願意回鄉發展部落產業的年輕人又在哪裡呢?「我好累!」談到此,Yuma 面露疲態地感嘆。

野桐工坊裡,掛滿了一捆捆甫染好的苧麻纖維。

想一起推廣織布的年輕人在哪?

我們最近的 7-Eleven 在 3、40 公里以外……(他們)到了部落,才發現理想和現實不同。待不到一個禮拜就走。

「我累不是因為長時間工作,而是因為內部沒有力量出來。」「當我們版圖越遠,部落腳步跟不上,就會覺得很累。他們不一定接受或改變。」

那麼 Yuma,過去支持妳努力廿年的動力到底是什麼?

「是因為老人家對我的期許。」她回答,「以前我都跟 7、80 歲的老人家一起學習,我請他們唱歌,他們說:『Yuma,我們沒有力氣唱歌了,要換你們年輕人唱。』」憑著這些期許,Yuma 努力了廿年。

於是廿年過去,她希望和更多年輕人一起唱織布歌,「因為我的年齡差不多到了,我可以跟他們(年輕人)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少,我必須在我還有能量唱的時候,和他們一起唱歌。」

一轉頭,卻看不見能一起留在部落唱歌的年輕族人。「我們最近的 7-Eleven 在 3、40 公里以外」「(他們)到了部落,才發現理想和現實不同。待不到一個禮拜就走。」

「我希望找到更多有興趣的人,卻一直遇不到。」Yuma 無奈地笑說 。

隨著會織布的老人日漸凋零,如何讓傳統工藝傳承給下一代也將成為越來越重要的課題。

為了為下一代開創更大、更遠的路,Yuma 現在非常積極在尋求各種對原民文化尊重且友善的產業人士,「曾有品牌專家建議我可以走『可憐行銷』,但被我婉拒了。」「我的族群的確有些(傳承)問題,但這不應該是被拿來宣傳的手段!」

Yuma 策展的織布特展中,一對女性訪客細細看著各紋面族群的傳統服飾,邊評論著:「這剪裁、用色怎麼那麼時尚,一定不是傳統,有改良過!」── 是啊,該到哪找百年後仍看起來那麼時尚的傳統服飾呢?也只有這些老祖先才辦的到吧!

祖靈已經留了這麼多永恆的瑰寶,又由 Yuma 這樣的前輩織開,如今就只等更多年輕族人去傳承了。


編輯後記

本文為 2014 年底訪問 Yuma Talu 老師的訪問稿。Yuma 老師今年已透過《Mata‧Taiwan》徵才,相信有許多有意投入部落產業的大朋友小朋友,都已經踴躍以試。

如果你也對 Yuma Talu 老師需要的人才或其他部落工作有興趣,歡迎逛逛《Mata‧Taiwan》

全文轉載自Mata Taiwan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