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5 分鐘讀懂「影響力投資」與「 ESG 投資」的異同,了解促進社會正向改變的投資趨勢

2020.12.04
瀏覽次數:

文:台灣影響力投資協會共同創辦人 吳道揆

如何讓投資大眾分辨得出:影響力投資與 ESG 投資的異同?在 ESG 鋪天蓋地而來,已成顯學的今天,怕我們影響力投資淹沒在 ESG 裡,發揮不出「影響力」。

既然都叫 XX 投資,那差別一定在 XX。讓我們先把這部分差異區別出來:

ESG vs. 影響力

ESG:分別是環境(E),社會(S),及公司治理(G)。也就是公司在這 3 個方面,是否友善、透明、公平。ESG 評量的,主要是企業的內外作為,對公司,對社會,對地球的企業倫理,包括不作惡(如零碳排),或減少作惡(如減碳)的程度。影響力:是指對社會,或對地球(環境)所面臨的問題,造就可衡量的正面影響。(同場加映:注入一點良心,讓世界更好——從實踐「企業倫理」開始

再來看投資

所以,ESG 投資,通常以負評篩選,淘汰 ESG 評比低的公司,而投資在 ESG 高的公司,以降低風險,並獲取(可能較高)的投資利潤。但被投資公司所作出的改變(對世界的貢獻),通常並非關注目標,也不必做出衡量與報告。

而,影響力投資,不以「少作惡」或「不作惡」為滿足,而要更進一步,積極主動提出解方,以解決特定社會 and/or 環境問題的企業,作為投資目標,並同時獲取投資利潤。通常要求對被投資的企業的貢獻(影響力)做出具體的衡量與報告。

基於這兩種不同的投資思想,在作法上也有若干區別:

資源的分佈

ESG 投資,主要分布在資本市場(上市公司)的各類工具,包括股及債,共同基金及 ETF 等。有 ESG 評分的要求,但沒有針對特定問題的解決,也未必有主題(如醫療、教育、食安等)。

影響力投資,目的在積極解決社會、環境問題,包括服務貧困地區。因此尋找投資標的時,就直接探討它對世界貢獻的可能性及做法,也通常會有主題的選擇。

剛開始時,影響力投資比較聚焦未上市公司(新創事業)及實體資產(如學校、醫院)。自 2016 年 MSCI ACWI 及 STOXX Global 分別推出影響力指數之後,影響力投資在上市公司的份額年年快速成長,即將超越未上市公司。這些指數都先用 ESG 負面篩選,然後再以 SDGs 的貢獻度(影響力)來決勝負。

對獲利的要求

ESG 投資,其投資目標通常是要:打敗同類母體內其他非 ESG 投資的獲利。

影響力投資者對「利潤」的期望,則可分為 3 類:

1. 市場利潤(佔 67%)
2. 低於市場的利潤(concession,佔 18%)
3. 保本就好(佔 15%)

可見影響力投資人的組合與投資目的也與眾不同,其中包括了傳統上的慈善基金會。

根據眾多研究報告,大部分都證實 ESG 投資及影響力投資的投資報酬較其他投資更高。因素很多,包括投資人的覺醒,願意把資源投注在對世界好的公司,進而造成的良性循環。

管理,促進社會「共善」的方法

ESG 投資,基金經理人通常以股東身份,參與(engagement)公司議題,要求被投資公司作出有利於 ESG 的作為,並定期報告 ESG 成果。但通常不需要對其貢獻(改變)做出報告。

影響力投資就不同了。它積極為所有 stakeholders,深化影響力,並關注負面影響的可能。以不同的影響力衡量方法與指標,根據事實及數據,來管理並報告所造就的「可衡量」影響力。

然而,影響力投資發展時日尚短,雖有無數機構,發展出上百種衡量方法,但是尚未完全訂於一尊。目前最主流的衡量參照指標就是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

出場

ESG 投資的出場很簡單,賣掉手中持股,自由處分收益。

但是,影響力投資的出場,就頗為複雜。因為「影響力」是投資的主因,因此出售持股時,也要關注未來「影響力」持續的問題,新的投資人的意願及做法。甚至要簽訂合約,確保被投資企業的影響力,不會受到負面衝擊。

但是,影響力投資在上市公司的持股,如果持股份額較小,其出場方式也較簡單。但是通常還是會被要求,撰寫影響力投資報告,說明期間被投資公司所做出的「影響力」(貢獻)。

結論

總的來說,ESG 投資以負面篩選,投資 ESG 評級較高的公司,減少風險,提升利潤。流風所及,其結果可能引導資金流向「好」公司,也可能吸引其他公司,向 ESG 高的公司學習改善,也變成「好」公司,讓我們的世界更為永續。

影響力投資認為負面篩選不夠,社會及環境問題日益嚴峻,應該要有更積極的作為,發展科技,設備設施,或服務方法,來解決問題,否則世界無法永續。

以籃球隊為例,ESG 投資,更像後衛,讓對手難越雷池。影響力投資則更像前鋒,無論 3 分遠射,或切入上籃,就是要得分。當然,後衛也可能扣籃得分,前鋒也會蓋火鍋。這就是一個 team,有分工、也有補位。

其實,人類為了對抗名叫「不永續」的怪獸,前後派出多支部隊。ESG 投資,可能是目前最大最強的部隊,得到最多資源。影響力投資,則是最新最積極的部隊,假以時日,一定更趨主流。

趨勢,是的,一切都是趨勢。現在投資 ESG,是在趨勢的浪尖上,得風行千里。現在開始關注影響力投資,則是超前部署。這一切,除了獲利,更可以藉著投資,實踐我們的價值觀,永續我們的地球。

全文獲吳道揆授權轉載,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商學院學生搶修課、眾組織齊響應!解密全世界都在談的「影響力投資」
>>「越重視 ESG 的公司,具有越強的恢復力」從環境、社會與治理 3 大面向衡量企業永續力
>> 台灣社會創新發展期中考:社會企業認知度破新高、近兩成民眾認識 SDGs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看英國社企投資之父的故事,談台灣如何建立「台版大社會資本」

2020.11.20

文:台灣影響力投資協會共同創辦人 吳道揆

柯恩爵士(Sir Ronald Cohen),在英國創投界,無人不曉,因為人稱:英國創投之父。在全球社會企業界,亦無人不知,因為人稱:社企投資之父。事實上,在全球影響力投資界,柯恩爵士大名鼎鼎,可能是最重要的推手。

柯恩爵士領導的 GSG(全球影響力投資指導工作組)是全球級別最高的影響力投資推動機構,協同全球33個國家及歐盟的 NAB(國家諮詢理事會)共同推動影響力投資。

唐鳳政委曾經為文:何所冬暖,五家為鄰,記述唐鳳以視訊方式,參與活水影響力投資陳一強總經理,台大社工系馮燕教授,及B型企業協會連庭凱理事長受 GSG 之邀,在首爾參加韓國 NAB 揭幕儀式。(延伸閱讀:台灣可望成立亞洲第四家 NAB——與國際接軌,推廣影響力投資創新模式、完善社企創業生態系

柯恩爵士的人生頗為傳奇。生在埃及,父親銀行家,母親英國籍。12歲時,因政治因素,全家被迫移民英國,身家僅為10英鎊。其後,憑著自己的努力,大學畢業於英國牛津,碩士得自美國哈佛商學院。隨後服務於麥肯錫顧問公司,在英國與義大利工作。

年僅 27 歲的柯恩,在倫敦創建了Apax Partners,是英國第一家創投公司。其後也是英國最大的創投公司,資產超過 500 億英鎊。他也協助成立了 EASDAQ (歐洲版的納斯達克 NASDAQ)。期間影響日大,獲獎無數。

從資本主義發家的柯恩,同時也意識到資本主義的問題與困境,也看到第三部門(社會部門)在專業及資本上的不足,遂逐漸走上資本主義改革及社會部門發展的道路。

柯恩爵士在其後的 20 年,在社會企業投資的領域,甚至全球影響力投資推動上有巨大的貢獻,建樹極為可觀。無法一一列舉,僅略談下列兩件事:

其一,在 2000 年時,受英國財政部之邀,領導「社會投資工作小組」(SITF),研究社會部門發展之道,對政府提出數項政策建議,包括稅務、銀行、投資、修法、准入,設立專門機構,以及後來有名的休眠帳戶專項投資社會公益事業等。

這件事情極為重要。其實全球政府都希望社會部門能有序成長,也都非常歡迎影響力投資高度發展,因為這將帶來資本市場中巨大的資金,與政府及慈善並肩奮戰,共同解決日益嚴峻的社會問題及環境挑戰。而政府政策對影響力投資的生態環境影響至關重要。(延伸閱讀:影響力投資國家隊

在此基礎上,柯恩爵士又共同創辦了幾個有顯著社會使命的投資基金,限於篇幅,按下不表。

其二,比較有意思的是,英國政府採納了上述 STIF 的諸多建議,包括修法,活化了休眠帳戶的屬性,挪出的資金,保留了足供未來帳戶主人的提款需求(換句話說,活化了資金,但並未損害任何存款人的權益),資金餘額拿來投資公益事業,活絡影響力投資生態圈。

英國政府就用這套辦法,提撥了 4 億英鎊,再加上英國 4 大銀行,每家 5 千萬英鎊,合計 6 億英鎊,在2011 年,成立了「大社會資本」(Big Society Capital)。並再度邀請柯恩爵士擔任首任董事長。

光看名字,就知道他是肩負著特殊社會使命的影響力投資公司。與其他影響力投資相同的是:既要賺錢,又要創造影響力。不同的是:大社會資本旨在推動英國影響力投資的產業發展。

大社會資本自己不直接投資新創事業,但是專注培養,並投資各類的「中間商」,例如,其他影響力投資基金,及服務中間商(如顧問、仲介、工具、平台等)。他們也從不單獨投資,但與所扶持的眾多公司,並聯合其他大型金融機構,共同參與,共同投資。其目的除了發揮槓桿,做大規模外,也為了培養行業參與者(players),共同活絡影響力投資市場。

大社會資本以資本的力量推動影響力投資,是產業發展最重要的推手。他們也與全英國 16 萬家慈善機構直接打交道,協助他們轉型影響力投資,投資英國 6.5 萬家社會企業。

這麼多資源資金,搬來轉去,投資誰或不投資誰,差別巨大。但是卻如此不避瓜田李下,也無懼圖利他人的閒話。更有趣的是,2/3資金來自政府,但是營運卻完全「獨立」於政府之外,官派董事為 0。

金融變革,一定需要政府參與,但又不需要太多的控制。這是成熟社會的分寸,其中,權力的克制,制衡的機制,及專業的操守,缺一不可。的確讓我們欽佩與羨慕。

英國人,有決心,有創新,公私部門密切合作。無怪乎,英國,最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同時也是輔助社會部門發展上,最有力的國家。在影響力投資的產業發展上,英國一直是世界的標竿。

台灣呢?

台灣影響力投資協會即將成立,將會逐步推動政策研究,創造環境,發展工具,教育訓練,理念傳播,建立社群。但是也非常需要專業資本,來共襄盛舉。

作為協會的共同創辦人,盼望受朝野信賴與尊重的金融家,企業家,慈善家,創辦台版「大社會資本」,以資本的力量,與協會相輔相成,共創義利並舉,行善致富的社會。

全文獲吳道揆授權轉載,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商學院學生搶修課、眾組織齊響應!解密全世界都在談的「影響力投資」
>> 台灣社會創新發展期中考:社會企業認知度破新高、近兩成民眾認識 SDGs
>> 從「社會創新」到「影響力投資」:社創圈「NAB 暖身小聚」,為台灣社企發展開拓下一哩路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