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友善社會如何實現?「通用設計」不只考量弱勢需求,更要讓全民皆可用

2016.10.18
瀏覽次數:

文:郭潔鈴

無障礙空間在台灣行之有年,卻也引發不少爭議,例如博愛座該不該坐、導盲磚如何設置等議題。而最近有更加新穎的觀念: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旨在消弭弱勢族群跟一般人之間的隔閡,令所有使用族群都能友善地利用空間。

若將通用設計的觀念導入公共空間中,會帶來什麼改變呢?

一年一度由台北市文化局主辦的「台北文化護照」系列活動,邀請推廣通用設計10年之久、現任台灣互動設計協會理事的余虹儀,分享通用設計的理念,以及如何在公共空間中實踐通用設計,讓生活更加便利。

為什麼我們需要通用設計?

1980年代,美國欲用法律保障身障者的人權,身心障礙法案簽訂的過程中有學者提出,不如直接規劃專門給身障者的社區,令他們使用方便,出入無礙。然而做出這樣的社區,另一派學者認為會使弱勢族群跟一般人的隔閡更加擴大。於是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的教授羅恩.梅斯(Ron Mace),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了通用設計的觀念。

關於通用設計的宗旨,余虹儀說道:「我們的社會環境要能夠融入所有的使用族群,而不是把特殊的使用族群另外安排在另一個世界裡。」

余虹儀進一步說明,通用設計是觀念、沒有準則,如何判斷是否為通用設計,則端看該設計有沒有容納更多使用族群。例如台灣的無障礙空間,多半針對輪椅使用者,若再標示出推娃娃車的民眾也可以使用,就符合通用設計。

此外,為了不增加使用者心理負擔,通用設計也強調不凸顯使用者差異,例如臺北捷運博愛座在設計上,做了淺色與深色的區隔,反而讓有隱性需求、例如懷孕初期或女性生理期者不敢入坐。

有別於無障礙設計強調預留座位給弱勢,余虹儀表示,通用設計則認為,應推廣「讓座給需要的人」這個觀念,毋須區分座位,每個位子都能是博愛座。

通用設計看似很難,究竟該從何下手?

設計者可以依循通用設計常見的七大原則去發想,七大原則包括公平性、靈活性、易操作性、易感性、寬容性、省能性與空間性,產品不需全部符合七大原則,只要有為更多使用族群著想,就能成為好的通用設計。

例如日本Tripod Design設計出通用設計筆,較大的孔洞令手跟腳都能抓握住,末端扁平的形狀讓用嘴巴寫字的使用者免於唾液滴出的困擾,儘管只符合公平性原則,仍很好的實踐了通用設計理念。

公共空間中的通用思維

根據出席講座的文化局代表表示,通用設計在台灣還是很新的思維。余虹儀老師也坦承,在台灣推廣通用設計10年來,成效非常緩慢,但是因為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的關係,政府單位有更加關注這個觀念。

余虹儀舉例,近5、6年來,台灣推行的低底盤公車,讓身障人士、推娃娃車、還有提大型行李的旅客,都能輕鬆上下車,是通用思維的最佳展現;而台北市的國泰醫院,在地板上用清楚的顏色標示各科的位置,讓民眾不需詢問志工就能自己找到方向,省時又省力。

而台灣目前尚未定案的導盲磚存廢問題,若能導入通用設計思維,或許會有更好的解法。余虹儀補充說明,設計導盲磚時需注意「連續性」,路走到一半突然消失,視障者將無所適從,但是有些脊隨損傷的輪椅使用者,無法承受經過導盲磚時的顛簸,因此日本的地鐵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在導盲磚中間空出輪椅剛好能通行的間隔,視障朋友也不會因此找不著路。

「我們要考量到更多使用族群的公共設計跟服務,才能實現每個人社會參與的需求。」余虹儀老師表示。

正轉型成高齡化社會的台灣,到2060年每10人會有4人是老人,為了滿足老年人想維持獨立性,能自己出門社交、散步的需求,通用設計未來必然成為趨勢。高齡化速度比台灣更超前的日本,通用設計的觀念也更加普及,所累積的經驗值得台灣借鏡。

最後,余虹儀老師說道,其實通用設計可以只用8個字來說明,就是「設身處地、將心比心」。把通用思維導入日常生活中,對自己和周遭的人一定有幫助,若公共空間設計考量到每位使用者的需求,社會將更加友善。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 產品設計如何發揮影響力:注意使用者情境和產品可用性

>> 非洲聽障生的上學法寶:平價太陽能助聽器 電池壽命比一般多出36倍、售價只要1/3
>> 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 4組臺灣團隊進入決賽!

以租代買 擁有,不需天長地久

2016.10.18
合作轉載

想像一下這樣的生活:月付350,就能使用市價3萬5的高級冰箱;月付5百,就能用市價5萬8的高級洗衣機。「以租代買」新商業模式,讓消費者也能促進循環經濟、企業願意做出耐用的產品,也更願意回收再利用。

天下雜誌/辜樹仁

先從一個故事說起。

美國加州舊金山附近一個名叫利佛摩(Livermore)的小鎮中,有個已成觀光景點的消防隊,因為它的車庫中懸掛著一個古董電燈泡。

40多年前的某一天,當地居民發現這個燈泡是早在1901年製造的,到今天仍然發著微弱的燈光。2001年,當地社區還特地辦了一場生日派對,慶祝那顆燈泡的百歲誕辰。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百年前的科技水準,就有能力造出非常耐用的產品。

但20世紀初,燈泡開始成為大眾商品之後,當時燈泡製造商組織太陽神卡特爾卻將技術上已可做到2千4百小時的燈泡壽命,統一縮短到1千小時,為的是讓消費者不斷購買,製造商就可以大量生產、銷售,增加收入。

這個被稱為「燈泡陰謀論」背後,其實就是現行必須依賴消耗大量原物料、大量生產銷售,才能創造成長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蘋果2到3年就推出iPhone新機,吸引消費者頻繁換機,不斷增加銷售量,光去年就賣了2.3億支,就是今天線性經濟最典型的代表。

改變現在的買賣邏輯

若這種成長模式不變,不論是廠商或消費者,都不會有足夠動機減少生產、消費,再厲害的回收再利用,可能都趕不上資源消耗和廢棄物產生的速度。只有改變商業模式,才能從根本上扭轉線性經濟的惡性循環。「以租代買」及「賣服務、不賣產品」的創新商業模式,因此開始在荷蘭和歐洲逐漸普及。

兩年前,一位荷蘭青年彼德斯(Marcel Peters)成立了一家新創企業邦德斯(Bundles),和德國精品家電品牌美諾(Miele)合作,新創「不賣洗衣機、賣洗衣時數」的服務模式。

邦德斯向消費者提供「洗衣解決方案」,附帶一台市價5萬8千元台幣的美諾高檔洗衣機和保養維修服務,每月根據洗衣次數,收取5百到1千元月費。消費者可根據自己的洗衣頻率,選擇不同月費方案,就像手機一樣。

邦德斯透過一個看起來像旅行用轉接插座、有聯網功能的「智慧插座」,將每台洗衣機和公司電腦系統串聯起來,隨時記錄每台洗衣機的洗衣次數,也幫消費者監看洗衣機狀況,可主動發現故障,提供上門維修服務。

「對消費者來說,每月付點小錢就有最高檔洗衣機可用,也可省去自己保養維修的麻煩,」彼德斯說,「洗衣機用舊了,我們就直接收回來,翻新再用,或是拆解回收零件。」

循環經濟燈號

產品壞了?廠商免費修到好

「大家可以試想,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洗衣服』,不是那台洗衣機,所以不需要『擁有』它們,」歐洲循環經濟先驅、永續建築師勞爾(Thomas Rau)說,「我們不會為了去紐約而買一架飛機吧,只需要買張機票,也就航空公司提空的運輸服務,我們可以把這樣的商業模式,應用到其他消費性產品上。」

幾年前,荷蘭社會住宅營運組織Eigen Haard和德國家電大廠博世(Bosch)合作,設計一套租用冰箱的商業模式。

旗下社會住宅的房客和博世家電簽訂7年的冰箱租用合約,只需月付10歐元(約350台幣),就可使用市價1千歐元的博世冰箱。換句話說,消費者向博世買「冷藏服務」,博世保留冰箱所有權,合約期間負責所有維修服務。合約到期後,博世回收冰箱,可以再租出去。若太舊,就拆解回收原材料,拿去生產新冰箱。

勞爾分析,以租代買的好處,就像飛利浦的「Pay per Lux」模式(見飛利浦 不賣燈泡 改賣「那道光」),廠商保留產品所有權,就要對產品負起所有責任。

廠商就會有商業動機,製造更堅固耐用的產品,也會更積極把舊產品回收到自己手上。因為在收取固定月費的商業模式下,產品愈堅固耐用、維修次數愈少,或是零組件回收再利用,都變成降低成本、增加利潤的最好方法。「也就是增加收入的方式變成『用最少產品,提供最多服務』,」勞爾形容 。

(全文未完,閱讀全文請見天下雜誌

延伸閱讀
>> 循環經濟遊戲 等你來闖關
>> 環拓 消滅廢輪胎巨山 每個環節都能賣
>> 飛利浦 不賣燈泡 改賣「那道光」
>> 荷蘭奇蹟 我們的字典裡沒有廢棄物
>> 法規障礙多 有心企業難循環
>> 循環經濟:垃圾Bye Bye!今日的產品都是明日的資源
>> 這間「只租不賣」的嬰兒服品牌,讓寶寶有穿不完的可愛衣服、爸媽再也不用煩惱舊衣物
>> 「大自然會怎麼設計地毯?」全球最大地毯商用仿生學和循環經濟,要在5年內達到零廢棄

主題
看更多主題